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平行绝爱不共戴天

作者:林霡霂 来源:17K小说网

这话一说出来,司马超帅简直想找个洞钻进去。旁边的人也是给弄得哈哈大笑。

厉英说完话,眼里还闪烁着崇拜的光。华灵月捂着嘴,偷笑个不停。

可是一看到厉英再也没有了双臂,华灵月的心里不禁有些忧伤。

厉英见他们笑的开心,可是自己却笑不起来,回过头才发现华灵月神情悲伤,似乎是有心事,厉英问道: “月儿,你怎么了?”

问着华灵月的时候,厉英还是忍不住想到华灵月捶打死尸的场景,他现在有些害怕,可更多的还是担心。

“大师兄,你的手臂…”华灵月说着说着,声音哽咽起来。

十大混蛋纷纷看着两人,只有司马超帅插嘴道:“厉兄弟,你一个人先在这里练会,华姑娘,你就帮我们监督他。”

华灵月还未回答,司空不惯突然问道:“他留这儿,那我们去哪里?”

欧阳不倒见他如此不开窍,说道:“我们当然是回去办正事。你难道忘了你的柳芸妹妹了?”

其余几人一听柳芸,纷纷围着司空不惯,并将他拉了起来。

“好家伙,这个什么柳芸小妹妹你又是哪儿弄来的?你这样下去可不行,得注意身体啊。”归海流云一个劲调侃,同时拽着司空不惯往前走。

司空不惯平常是个非常无赖的人,但是在他们的面前,司空不惯简直就是个涉世未深的小孩儿,只有心里不停地说着:“你们这些家伙,可比我无赖得多了。”

拉拉扯扯大半天,十大混蛋吵吵闹闹的终于离开了苞米地。

气氛突然变得静寂,苞米地只剩下厉英和华灵月两个人。

暖阳和煦,洒在华灵月娇俏的脸蛋上,华灵月盯着厉英,一双眼睛如雾般美丽。

“他们的感情真好。”厉英望着十大混蛋离开,默默地说道。他的心里也变得很舒服,他的眼里带着羡慕,敬佩,还有泪。

华灵月随口答道:“是啊。”

说话间,华灵月还是在盯着厉英,厉英才是她想要的。

这时候,厉英回过头,两个人对视着,没有说一句话。

厉英转了转眼珠,缓缓说道:“你不用担心我,我只是没了手臂,又不是没了腿。”

华灵月眨着眼睛,刚要开口,却又立刻闭上了。

“对了,你姐姐呢?”厉英想起了华灵萱救过自己,随口问道。

哪知厉英这随口一问,华灵月的眼睛却睁得更大。华灵月扭过头,道:“回去了。”

她的声音慢慢的变得冷淡,眼里的神采也恍然消失。她现在才明白,厉英一直把她看成了华灵萱,原来厉英喜欢的根本不是她,是华灵萱。

厉英见到华灵月的神情,又道:“你到底怎么了?你这个样子,更像你姐姐。”

这句话一说出来,就如同一把刀劈碎了华灵月的心。华灵月咬着嘴唇,猛的回头盯着厉英。

“我们本来长得一样!”华灵月几乎是吼着说了出来。

厉英扫视着华灵月,忽然笑了,又继续说道:“怎么会,你现在的样子可一点都不像你,又冷漠又不讲理的。”

华灵月张大嘴,眼泪已模糊了眼角,她突然站起身,说道:“好,既然我又冷漠,又不讲理,那我走。”

说完华灵月迈开步伐,走了几步却停了下来。华灵月回头看着厉英,很希望厉英能够明白她此刻的心意。

可厉英却微笑的看着她,不说话,连动也没动。

华灵月跺了跺脚,已是气的哭了出来,她瞪了厉英几眼,随即转过身头也不回的走了。

坐在地上的厉英一直微笑着,直到华灵月是真的走了,真的消失不见,厉英才收起了笑容。

“其实,无论是华灵萱,还是你华灵月,我都是当做亲妹妹看待。何况,我和你们的父亲不和,我又如何能接受你的爱意呢?我这种人,一辈子晦气,跟我在一起,你永远不会幸福的。”厉英神色黯然,嘴里还在不停地念着。

现在的阳光已变得冰凉,风景也变得苍凉,心更是一片荒凉。

厉英干脆躺了下去,仰望着天空独自发呆。

“悸北兄,若是你见到我这副模样,你一定会给我一杯酒的,是吗?”厉英问着蓝天,心里又是阵阵剧痛。

他想到了华天枫,想到了丁锋,周雪晴,华灵月,华灵萱,想到了十大混蛋。最后,厉英想到的,还是悸北。

佳丽三千不足挂齿,知己一见此生无憾。

亲情成了厉英心中永远的痛,爱情是厉英从来不愿意触碰的东西。只有友情给了厉英最大的希望。

正在厉英想念着悸北的时候,一男一女的说话声打断了厉英的思想。

“张大哥,你带我来这里干嘛呀?”女人娇滴滴的说着话,笑声如银铃般悦耳。

“你不如猜猜看。”男人的声音很调皮,而且非常熟悉!

厉英听到这声音,整个人已经站了起来。

女人嘟着嘴,盯着张仲川的下身说道:“我要看,不要猜。”

张仲川坏笑着,说道:“这东西不能看,也不能猜,得好好感受。”话音落下,张仲川忽然将女人抱了起来。

这女人“啊”了一声,笑的却是更加高兴。

“畜生!”厉英大吼一声,已跳到了张仲川面前。

张仲川定睛一看,愣了片刻后大笑起来:“哈哈,这不是大师兄吗?怎么才两天不见,就不见了两只手啊?哎呀,看样子,你瘦了很多呀。”

那女人听了后,也是毫无顾忌的大笑。

厉英只字不提,两条袖子已扬了起来!张仲川见状,立马丢掉了女人。

长袖直立,张仲川吃惊的退了两步。

“流云飞袖?”张仲川不敢相信,他不知道厉英是在哪里学来的。

根据华山卷宗记载,流云飞袖在三十年前就已经失传了,如今怎么会再次见到?

“受死吧!”厉英抖动长袖,忽见长袖里竟射 出毒蒺藜,梨花针,穿心镖等几十种不同的暗器!

女人吓得落荒而逃,完全不顾张仲川的死活。

张仲川惊慌失措,根本知道流云飞袖竟然突变成了暗器。刹那间,张仲川只能上蹿下跳的闪躲着暗器。

暗器虽多,可厉英却是第一次使用。诸葛天残教给他的也只是一些基本功而已。

张仲川轻易的躲过暗器,已从腰间拔出一柄软剑!软剑如蛇,在眨眼间便将厉英的长袖削成了碎片。

“哼,厉英,让你见识见识华山派的不传之秘,清风流云一剑引!”

顺势之下,张仲川脚尖点地,人也退出十步,百步之远。厉英顿在原地,竟是不知如何才好。

剑影带风,风卷着地下的苞米叶子,推着厉英往张仲川的方向而去。

厉英的全身都似乎是被点住穴道,人却在飘然前进。

张仲川猛的定在原地,剑指厉英心口,笑道:“此乃华山绝密剑法—百步穿心!”

说完,张仲川的人和剑已从百步之外冲到厉英面前。

长剑全部穿透了厉英的心口,张仲川借着势头,又是一掌打在剑柄上。

剑柄插进厉英的心口,厉英张大嘴,瞳孔忽然变大,整个人瞬间便倒了下去。

张仲川踩着厉英的头,狰狞着脸狂笑:“去死吧,你给我去死!”

厉英吐了一口血,痛苦不堪的叫唤着。

“住手!”就在这个时候,一群蒙面的红衣人出现在张仲川面前。说话的人反手一掌将张仲川打倒,张仲川惊魂未觉,人已到了百步之外。

这群红衣人扛起厉英,对着领头的红衣人说道:“先生说了,张仲川也一并带走。”

领头人顿了顿,说道:“我怎么不知道?”

十八个红衣人不明觉厉,正要解释,领头人却掏出一把匕首。

领头人摘下面巾,面巾下赫然是周雪晴!

匕首从十八个红衣人咽喉划过,十八个红衣人一转眼就成了死尸!

“周…周…”厉英半天说不出一句话,不一会儿便昏死了。

周雪晴蹲下身子,说道:“大师兄,我会通知十大混蛋来救你的。对不起,以前欠你的,我今日一定还清。”

此时的周雪晴眼神坚定,像是换了一个人。周雪晴说完话,朝着张仲川走去。

张仲川惊颤着想要逃走,却被周雪晴给扛在了肩上。

“二师兄,你作恶多端,真该天打雷劈。我现在就送你去见司徒无极!”周雪晴恶狠狠的说道。

张仲川念叨着司徒无极的名字,偷偷的笑了。但是他的嘴上却说道:“不要,不要把我交给那个疯子。小师妹,我是真的知错了,你放过我这一次吧。”

周雪晴绷着脸,说道:“你休想再骗过我。”

“我真的没有骗你,我可以证明给你看。”张仲川哭丧着脸,继续哀求着周雪晴。

“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再相信你,你不要再枉费心机了。”周雪晴听着张仲川杀猪般的哀嚎,心里已是下定了决心,这次是绝不能心软了。

张仲川大声嚎啕,活生生的像个疯子一样。可是周雪晴竟然像没听见,不但往前走,而且越走越快。

走着走着,两人也就走到了一座小镇里。

本来装疯卖傻的张仲川渐渐变得安静下来,不仅没有嚎叫,反而还哈哈大笑起来。

延伸阅读

宝乐迪量贩式KTV加盟  http://www.clarkcountyhomesnow.com/s1cs.shtml
2010年,宝乐迪量贩式KTV率先在中国提出了量贩式KTV连锁加盟概念,利用特许加盟

爱尼智能家电加盟  http://www.clarkcountyhomesnow.com/gy71.shtml
爱尼——专注热水20年引智能未来,浴生态温泉打造智慧热水生态圈不做,只做先吃螃蟹只做

蓝影女装加盟  http://www.clarkcountyhomesnow.com/xedw.shtml
蓝影女装,集产品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集合当今出众的发展思路、出众管理、设计理念、

非常布艺窗帘加盟  http://www.clarkcountyhomesnow.com/n251.shtml
非常布艺窗帘是赢嘉布艺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主力品牌,利用其得天独厚的设计理念,及时捕捉

永亮加盟  http://www.clarkcountyhomesnow.com/xqav.shtml
40000平方米设备超市环保家纺

鑫飞达加盟  http://www.clarkcountyhomesnow.com/y0ep.shtml
鑫飞达毛绒公仔总部主营的是毛绒玩具、玩偶、娃娃、公仔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联沃加盟  http://www.clarkcountyhomesnow.com/pjk3.shtml
联沃手机壳是Remax品牌产品工厂直供,保护,优势批发remax品牌产品及其他销量节

阿多拉加盟  http://www.clarkcountyhomesnow.com/x67k.shtml
阿多拉家纺布艺总部主营四件套、枕芯、毛毯,经工商部门批准注册,南通阿多拉贸易有限公司

麦卡夫进口优品生活馆加盟  http://www.clarkcountyhomesnow.com/df7.shtml
麦卡夫进口优品生活馆统一发货,保证货源,统一客服,统一进行活动宣传,统一售后,为您解

自助售货终端(中国)运营总部加盟  http://www.clarkcountyhomesnow.com/g38y.shtml
h4style=border:0px;font-family:hiraginosan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还珠重生之情难自已在线阅读我只是救个人儿

    【世界】噬魂:紫月你够了。不是吧?卢青青目瞪口呆。噬魂是她无间阁的管理员!她还挺看重这小伙呢,竟然在外面沾花惹草招得一群桃花债!【世界】洛默默:切。【世界】紫月:魂哥哥,你竟然说我?你不会是真的喜欢上这个贱人了吧?【世界】洛默默:喂,那个紫月,你说话注意点!【世界】紫月:怎么样?贱人贱人贱人!洛默默

  • [洪荒]三个师尊没水喝在线阅读撞见沐浴

    【你还要看多久?】第二天,韩彪带着几名兵士来到韩宅,接韩灵回将军府。年轻丫鬟们待在后花园,一来是怕冲撞了将军,二来也是为了避嫌。只有南珠偷偷摸摸跑到内院——就算杀不了大胡子将军,也要狠狠地瞪他几眼!还没到,便听到了小孩子的哭闹。“灵姐姐,我不让你走!”一个浑身胖乎乎像个发面馒头似的小郎君扯着韩灵的披

  • 弑神者的青春物语果然有问题第十章在线阅读

    第二天黎明,空气里弥漫着泥土的清香。经昨夜大雨洗礼过后,宫里似乎多了一份纯净。万沙趁着天暗,将书送去了万书阁,以免再生事端。万沙坐在重华宫的墙头,咬着手指头皱眉想着:这样即便是皇后发现书不见了,只要书在万书阁,我再死不承认,就不会降罪到重华宫这边。而且那本古籍对皇后来说本来就不是什么稀罕物,所以丢了

  • LOL之冠军射手充满着秧歌的新世界

    这里是哪里?在睁开眼睛之后,楠子很快便感受到了四周有些阴暗和压抑的环境,似乎让人有些有些喘不过气来。在楠子稍微动了动自己的手指之后,她便感觉到了身上的力量开始不断的涌出。正如空子所说,她现在的能力已经完全失控了。也就是说,现在她只要稍微动一动手指很有可能就会将地板打穿。时间回到一天前...不对,其实

  • 重生女配翻身记在线阅读第二节

    慕莲笙看夜惊魂坐着四翼灵鹫离开,终于明白了为什么龙渊谷有着强悍的妖虎兵团镇守竟还有人能够进入到谷中来,也知道了小九为何说那人是飞着进来的。“可是惊艳了?”风道子在秦霸的陪同下缓缓地走出屋来。“嗯,没想到此人竟能够驾驭如此庞大的灵兽。”四翼灵鹫展开翅膀足有百米之巨,而夜惊魂竟然凭借一声口哨就可以将其唤

  • 大秦之慕言在线阅读第七节

    来到后山,徐莫入眼处就可以看见一大片树林,而在树林不远处则有一块空地。空地之大,足以让他随意折腾而不必担心,自己会撞上任何的建筑物。此时也不知是因为时辰尚早,或是什么其他原因。这一整块后山中,居然连一个人都没有。不过,整颗心都系在圆叶飞盘上的徐莫却是没有发现这一幕。拿起方才放入储物袋里的圆叶飞盘,徐

  • 特摄英雄在驱魔人的世界之叙述【修】

    听着自家oma讲的故事,权沁怡感觉到很奇怪,“oma,怎么你的内容里面没有我和aba呢?”对于女儿的问题,权至龙轻笑了一声,“那时候你oma还没有和aba认识,怎么会又有你呢?不过,如果你要听关于aba的故事,aba可以讲给你听。”权沁怡眨了眨眼睛,她想到自己在网上看到的一些信息,说自家aba是BI

  • 猎谍第三章在线阅读

    “深仇大恨?确定不是过家家么。”顾世砚眯了眯眼眸。陆千盈勾起红唇,并不打算由自己来抹去他眼底的好奇:“快去让叶秘书调查我啦,太长了我说不完,让他讲给你听。”她口中的叶秘书是叶幸唯,顾世砚的左膀右臂,从陆千盈口中听到他顾世砚并不觉得奇怪。“好。”顾世砚叹了一息,在旁边围观的女佣们被这声宠溺甜到瑟缩在一

  • 超时空契约网之穿越天龙武侠世界(2)

    自从意外获得女娲补天石,刘胜天就像着了魔,每天满脑子想的,就是如何获得更多贡献值。然后换取哪些令他眼馋的绝世神功,和父亲一样,做个行侠仗义的大侠,一直都是他的梦想。这天他决定去镇上逛逛,看有没好的途径去获得贡献值,毕竟镇上人多,做好事的机会也更多。刘胜天约了同村的玩伴一起去镇上玩,碰巧有长辈要去镇上

  • [文野/双黑]淹没在线阅读少年的羞涩

    人们喜欢夜晚,因为他不仅可以给人带来一种心灵般的舒适,也能安抚人们枯燥的内心。不过,对于谭玄影来说,他还可以掩盖那份来自于男人的羞涩。淡淡地月色随意的洒下,在平息了一天的躁动之后,也照亮了李清月那张绝色并且充满着灵气的脸庞,同时谭玄影的心情也随着那张绝色脸庞的清晰而变得更加紧张。和往常一样,李清月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