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位面审判者金条

作者:鸿门陆殇 来源:飞卢小说网

那女人问他们买不买账。

麦尔离当然想说“买”,话都到嘴边了,还是刹住车,看向何七。

何七修长手指一直紧紧包住拳头的两只手突然松开了,而后大拇指开始摩挲自己的骨节。

“那地底下,好像藏了金条。”他淡然自若地说,“我们,要去偷几根出来。”

麦尔离闻言见了鬼一样转向何七。

...

方易骨没有想到,自己的接受能力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强了。

方才听闻他们要去偷东西,自己竟然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淡定地跟他们约好明天一起下地窖。

不知是不是因为今天一整个晚上神经都紧绷着,或是这几天接连接了太多炸弹,又或是跟何七待了几个钟头后也学会了他波澜不惊的那一套,方易骨只觉得现在来个人告诉她天要塌了,她都不会感到稀奇了。

何七和麦尔离离开后,麦尔离又开始叽叽喳喳个不停了,“不是我说,哥。你咋就这么老实交代了?

何七淡淡说:“交代清楚了,也该知道我们是什么样的人了。”

“你说...这女的不会是看上你了吧。我看她刚刚盯着你看了老半天。”

何七睨了麦尔离一眼,“她没看你么?”

“不是,我是说她看你比较久啊。”麦尔离强调,“她看你的时候像是在欣赏一块美玉,看我的时候明显就像是在打量一头豪猪...”

“麦尔离,月底了。”何七沉声说,“这个月,我们还什么都没有。”

麦尔离心一沉,不做声了,不过心里仍在呜哩吗哩。

次日晚。

方易骨独自在窗边守着,又到了夜半时分,不过她发现自己竟然不是很困,反而还隐隐有些激动。

或许这就是年轻的好吧,她感叹着,真是越晚越有精神啊。

一点整,古老板再次现身。一刻钟后,方何麦三人如约而至在地窖口碰头。

今晚月明星稀,微风带来阵阵青草的气味,拂过人的鼻息。知了声忽远忽近,催得过路人阵阵恍惚。

何七率先蹲下,轻轻扒开草皮,接着高举起手电示意方易骨上前。麦尔离仍在身后放着风,方易骨小心地一手把爻锁水平捧在手心,另一只手照着记忆中的顺序一一调整锁扣的角度。顷刻,只听得“哒”一声,掌心的阴阳图案竟从中间打开了,露出一截有些生锈的金属银色把手。方易骨用食指一勾,整个地窖盖子就起来了。

那窖门竟比想象中轻了许多,怪不得之前开开合合这么多次,自己一点没察觉到动静。

她一颗心扑通扑通跳着,手上分量不大却有沉甸甸的错觉。

地底下微弱的黄光忽闪忽闪,方易骨探头,只看到底下的石头地和正中间一个黑盖的木桶,视野有些狭窄。

她和何七对视一眼后,便一个翻身朝下,轻飘飘地落在了有些凹凸不平的石地上。随后何七也跳下来了,额前碎发一抖一抖,墨黑眼眸若隐若现。

麦尔离无人可以对视,于是他可怜了一下自己,摸摸鼻子自个儿踩着地下正中间的木桶也下去了。

三人站定,何七率先检查了下被麦尔离拿来垫脚的酒桶,发现是个空的。

头顶一盏白炽灯摇摇晃晃,虽然没有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但方易骨总有一种它下一秒就要砸下来的感觉。

她借着这微弱光线打量四周。

周围都是石壁,脚下乃至头顶也是。要方易骨说,这里简直可以称得上是一个原始石窟洞了。而王婆所说的酒桶,应该就是四周堆得有一层楼高的黄色木桶了。这些个酒桶倒是被排列得整整齐齐,叠了三层。

麦尔离见了,似是有些失望,小声嚷嚷道:“这老板怎么回事?一天到晚往这里跑也没见得把这里修成座金殿啊。”

没人理他。

方易骨轻身一跃,踩着一个木桶查看更高处的木桶。

何七径直走到一排木桶前,将耳朵贴在酒桶上,曲起食指敲了敲木壁,说:“在这。”

方易骨闻言也重新回到地上,加了一句:“开口都在侧面的上端,用塞子塞住了。”说罢,便动手要去抠那个塑料塞。

“没时间了,先走。”何七一下子站起来,带起一阵微风,声音却还是不紧不慢。

一边一直竖着耳朵的麦尔离也开口了:“有人来了。快!”

三人蹬着木桶又回到了地面。方易骨将地窖门盖好,手忙脚乱地将爻锁的阴阳图案合上。只听得一旁的麦尔离不停催促道:“快快快,要过来了。”

她将锁放回原位,又胡乱扯过一张草皮盖了上去,在手电光束照来的一刹那滚进了一旁的草垛子里。她悄悄透过杂草看去,见那人没往自己这边看,松了口气,而后眯起眼想看清帽檐之下的脸,可惜那人实在是遮挡得十分严实,唯一露出的一双眼也被帽子的阴影盖住了,迷雾笼罩。

那鸭舌帽壮汉蹲下,把手电筒放在地上,欲要解锁,却突然顿了一下。

方易骨暗叫不好,这才想起之前那次,何七好像是把盖在爻锁上的草皮稍微扯歪了的,自己刚刚匆匆忙忙的,好像直接就把草皮整个儿盖上了。

她握了握拳,无声地深吸一口气,做出一副随时可以出去跟人干架的样子。

那男子似是在思索,过了片刻,倒是没什么其他动作,只是接着开了锁下去。

方易骨松了气,给另外两人使了个眼色,悄无声息回到了自己家。

一屋三人,两盆一凳。

还没坐下,麦尔离就迫不及待呼道:“好险,好险。差点就被发现了。”言罢,又继续说:“何七哥,你咋知道金子就在那酒桶里的?”

何七有条不紊地坐下,缓缓说:“窖里无风,说明是个密闭空间。如果如你所说,地下藏了金子,我们却又看不到,八成就在那些桶里。”

“那你为啥还要敲一下?”麦尔离不解。

“我敲桶的时候,听出来桶里面是中空的,也就是说,没有液体,但不排除有没有贴着桶身的固体。而那些桶的样式又和唯一那个放在中间的一样,所以质地应该也相同。你踩着桶跳下来的时候,脚底下的桶身略微摇晃了一下,而...”

何七看了眼方易骨,好像在斟酌开口,“方小姐此前也站在那周围的一排木桶上,但不管她是上去还是下来,木桶都纹丝不动,这说明桶内应该有重物。因此,加上剩下两成可能性,那些金条就在里面。”

麦尔离听了,连连点头。

方易骨也肯定地点着头。

她莫名心情不错,因此语调有些上扬,“我估计里面有三十桶左右。”

麦尔离闻罢,正在挠下巴的手不受控地一抖,心里突然有些冒汗:听这语气,这人不会是也想顺一桶走吧...

“我一直有个疑问。”方易骨继续说,“你们是怎么知道地窖里有金条的?”

闻言,麦尔离答:“啊,就是之前...”

“麦尔离。”何七突然出声打断,“方小姐,我也一直有一个疑问。”

方易骨看向他。

“你一个清白人,和我们毫无关系。为什么要帮我们?”

方易骨心中哑然,却指指四周,面不改色道:“你们没看到吗?我家太破了。所以这金子,我也想要。”

麦尔离心惊,下巴快掉到了地上:天,还真是这样..

何七没有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还是直直看着她,眼里黑沉沉。他记得这女人在知道地底下有金子之前,就已经一脚掺和进来了。

“姑娘。我不知道你是出于什么目的,但是,干我们这行的就像是进了沼泽。趟了这趟浑水,再想擦干脚底抽身走人,就没那么容易了。”

“你们...不用我开锁了吗?”

“之前多谢了。之后,我们会看着办。”何七回答,依旧让人品不出喜怒哀乐。

方易骨感觉有点肺疼。她没敢再看他的眼睛,自觉承受不起那似有似无的拒人千里。

这是用完就拍拍屁股走人吗?

她觉得,自己应该怒火中烧才对,可怎么也气不起来,生出一种一拳头打在棉花上的无力感。

她是真的无话可说,人家都拒绝得这么明显了,总不能再死皮赖脸贴上去,耗尽了那最后一点薄面吧。

屋里的空气似乎冷得快要凝结起来了,而方易骨的脸色也有些难看得不像话。她抿着嘴,想说些什么。

无法挽留的,总得让分别看起来美好一些吧。

可她实在是说不出话来。末了,何七站了起来。麦尔离见状也一下子站了起来,瞄了眼方易骨,后者没起身,似乎正盯着何七的鞋子出神。

“今天欠下了姑娘一个人情,如果日后有用得到我的地方,我一定竭尽全力出手相助。”何七说完这句,就带着麦尔离离开了。

方易骨只觉得那木门吱吱呀呀的声音有些刺耳。她关上了门,最终却只能无奈笑笑。

...

方易骨一边每晚留意着何七他们的动静,一边白日里照常上班回家。只是她莫名觉得,原本平凡的生活,不知为什么,生出了几分乏味来。

直到三天后,麦尔离突然一个人急急冲到方易骨家门口来。

那时,她正在看黄历,上头写着“时来运转,桃花将至”。

方易骨正嗤笑,抬手撤下那张薄纸捏成一团要扔掉,一阵巨响无比的敲门声在身侧响起。她吓了一跳,一下子停住了动作,或许伴随着一点点自己也没察觉的期待。

不会吧,这么准的吗?

方易骨开了门,看到一个矮胖的身躯。

麦尔离站在门外,风尘仆仆,一双眼睛瞪得老大。

他仿佛看到方易骨的脸从容光焕发,变到黯然失色,最后娥眉微蹙,但他一时管不了那么多了,仓促开口道:“方...姐,出事了。”

其实方易骨在看到麦尔离的那一刻就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她敞开门:“进屋说。”

待方易骨关上门,麦尔离连地儿都顾不上挪,立在门边慌慌张张地说:“那酒桶里藏的根本不是金子。”

他咽了口口水。

“是...是毒/品。”

“可..可是我们放不回去了。”

“我们自己那儿也没地方藏。”

“然后何...何七哥要报警。”

“可是我们是贼啊。哪能和警/察扯上关系啊。”

“这不就是把自己往火坑里推吗...”

“我拦都拦不住他。”

“方姐。你去劝劝何七哥吧。”

延伸阅读

贝福特儿童摄影加盟  http://www.mollybaykennels.com/zoj.shtml
贝福特是来自韩国专业摄影机构,多年来我们致力于专业的儿童摄影,宝宝成长中每个阶段里憨

今禾诺加盟  http://www.mollybaykennels.com/gwbg.shtml
暂无

克里奥减压枕加盟  http://www.mollybaykennels.com/ai8x.shtml
北京柯芙特家居用品有限公司以舒适贴心为设计理念,时尚潮流的不断产品更新。是一家以减压

诚康加盟  http://www.mollybaykennels.com/dre8.shtml
诚康汽车座垫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欣皇加盟  http://www.mollybaykennels.com/dnqp.shtml
暂无

松山加盟  http://www.mollybaykennels.com/p9db.shtml
上海松山工程机械制造厂是一家大型熔模铸造企业,由日本PEDS松山总公司投资建厂,总厂

祺娃娃加盟  http://www.mollybaykennels.com/dm68.shtml
祺娃娃牌少售是一家普通自行车、儿童自行车、山地自行车、折叠自行车及自行车配件的经销批

耀光加盟  http://www.mollybaykennels.com/dg2w.shtml
耀光工程塑料厂生产PA棒.PA板.PA6板.PA6棒.PA66板.PA66棒.尼龙棒

亲恩母婴用品加盟  http://www.mollybaykennels.com/ug8y.shtml
亲恩母婴用品爲了拓展中国大陆市场,专门针对中国0-3岁婴幼儿的养分需求,对出口的自然

彩娜菲诗加盟  http://www.mollybaykennels.com/uxzi.shtml
彩娜菲诗是一家集化妆品研发、加盟连锁、培训教育、营销咨询、店务管理为一体的综合性美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你是我的宇宙星河在线阅读第6章

    由于一个单身女青年住在偏僻简陋的大队药铺(上学后改叫为卫生室)不安全不方便、俺大那段时间因在枣庄市委工作的俺大舅的关系暂时脱离教师岗位到位于市郊的各塔埠铁厂干合同制电工不常回家、家里没有大男人只有三个小男人、俺家相对于其他社员家还算比较干净……所以大队安排她住在俺们家里。最后俺娘郑重嘱咐俺们弟兄三人

  • 九界九华风云在线阅读第8节

    这天,师傅G.S.D让天信去诺顿那儿取之前预定的一剂力量药。来到诺顿店铺前,诺顿正在炼制秘药,’咕噜咕噜(药剂的沸腾声)’诺顿:“你来拿药的吧?不过,抱歉!你师傅要的力量药还差最后一种材料,这种材料我找了很久都没有弄到…”天信:“诺顿大叔,到底是什么材料呀?”诺顿:“嘘!这种材料只有格兰之森的猫妖身

  • 龙婿(完本)直男

    吴芬芳母女遭到了语诺一家秒杀式还击,吴凤酿气得浑身哆嗦,她甚至觉得周围善意的笑声全都变成了,恶意的嘲讽尤其是耳边齐志雄肆无忌惮的大笑,更是如一根根尖锥刺进她幼小的心灵。吴芬芳则是在心中诅咒了语诺一家千百遍,顺带问候了一遍整个齐家的列祖列宗,不过他终究是成年人,调整情绪的速度你自己女儿要快得多,她明白

  • 安安的七零年在线阅读第6章

    唐浩东回到寝室,给手机充了电。他给陈磊回了个电话。陈磊得知他已经回到了宿舍,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浩东,你今天真牛鼻大发了。明天校长恐怕得亲自来找你谈话。”“你早点休息吧,有什么事咱明天再说。”唐浩东没急于把自己退学的计划告诉陈磊,他知道陈磊特别关心他,这件事告诉陈磊,陈磊恐怕又睡不好觉了。为了让自

  • 万界之王者荣耀第5章在线阅读

    陈当背着两个大旅行袋,一个袋子装的是辛迪收集到的食物和水,另一个袋子则装的全是从酒窖里拿的酒,陈当一跑起来这袋子就叮当作响。辛迪表示见过嗜酒如命的,但是没见过像陈当这么不要命的,都这种危急时刻了,居然还要装这么一大袋子酒。而乔治医生背着一袋子药品和酒吧老板的霰弹枪,辛迪负责那把小手枪就行。三人就这样

  • 真千金不干啦之初入**(3)

    在这个所谓的家里,韩睿吃了一些泡面之后,便感觉有些无所事事了。在小区里面锻炼身体之后,在公寓里的面馆打包了几个炒菜带回家,吃完之后剩下的放在冰箱当做宵夜,静静地等待着昊天的开启。慢慢地,时间已经到了八点四十,拿起那帅气的头盔套在头上,进行了虹膜扫描锁定后,那清冷的电子合成音又响起了对不起!**尚未开

  • 我的世界满天繁星在线阅读第五节

    第五章“你们回去吧,我不想被人打扰了宁静。”一个身着素袍的中年男子挥了挥手,示意眼前的两个男子回去。“陶无忧前辈,我们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您,您就这么赶我们走吗?我们是西粤学院最顶尖的学生,身上都有着不错的灵脉,我们是诚心诚意想来向你请教一下灵脉的运用的。”其中一个高瘦的男子说道。“曾听闻无忧前辈对于

  • 万界之天道饶命第五章

    秦氏回过神,她缓缓抬手按住赵菁的手,“你不用担心,在母妃心里,你永远是母妃贴心的女儿。”王府家大业大,那祁玉瑶回就回来,总不至于王府连两个孩子都养不了。秦氏这么想着,却丝毫没有想过宸王会不同意,毕竟宸王向来没有拒绝过她的要求,再者从前宸王那般宠爱赵菁,十五年的父女情非一朝一夕可以斩断的。赵菁却不可置

  • 邪君宠妻无度在线阅读第十章

    落风部落战俘营中。战俘们经历了一天的打斗,早已筋疲力尽。这里能留下来的战俘,都是军中的佼佼者,他们的实力毋庸置疑,然而这一天,他们同样见过了太多。见过军队溃散,也见过昔日战友死在眼前,生活伴随的血腥与死亡,早已经将他们麻木了。囚牢中的一个阴暗角落中,一名男子不断颤抖着身体,口中发出阵阵轻笑。他无疑是

  • 月归在线阅读第七节

    穆思思的心,却坠入了无底深渊。她之前,还不相信穆安正真的会放弃哥哥。可如果陈晓晓真的怀了一个男孩……没有人比她更知道,穆安正对儿子的执着!如果他有了另一个健康的儿子,他哪里还会把哥哥放在心上!“爸,那是我的哥哥,你的亲儿子啊。”穆思思几乎是用有些绝望的目光看着穆安正。她已经没了母亲,也相当于没了父亲

hCxbunj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