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假千金以心相许第二章

作者:呆不乖 来源:晋江文学城

现场陷入诡异的沉默。

副官的死鱼眼微微动了动,很想询问下自家上司是不是想说“你想吃什么,我来喂你?”,但因为常年开口就是你想怎么死,直接说溜嘴了。

不过转念一想,魔鬼少校会喂厌恶的妹妹吃东西?

宇宙毁灭都不能!

副官陡然一惊,忽然有了个恐怖的猜想,惧怕地在心中呐喊——

少校你不是人!

魔鬼!

尹琛不知道自家副官在心中骂他,应该说他现在满心满眼都只剩下一个人。

他不自觉绷紧下巴,脑内一阵一阵的空白,竟没察觉自己到底说了什么前言不搭后语的狗屁话,只紧张地看向表情微妙的少女,心中溢满了恐惧。

是的。

他在恐惧。

即便面对帝国皇帝,尹琛都没有丝毫畏惧,但如今面对虚弱的少女,他却感到了深深的仓惶与不安,那颗冰冷的机械心脏像是不断有针在刺入般。

密密麻麻的疼。

尹琛不是尹家的孩子。

他是初代可成长仿生人,从刚制造出来就被父亲尹耀接到家中,伪装成尹家的大少爷,当作人类培养长大。

即便不知道自己是仿生人,尹琛的机器人特质也很难感受到情感,所有不论对待谁,都是在根据身份下意识模仿。

母亲离开家中,他就肩负起长子的责任;三妹要去地球,他就温柔地摸摸她的发顶;四妹终于回家,他就把对三妹的态度照搬过去。

一切,都是恰到好处的模仿。

直至尹初雪偷偷在他的数据库里增添了几道指令,他开始对四妹予取予求死心塌地,对三妹嫌恶至极视如敝履。

后来。

尹初雪把他当作私人兵器用到报废,丢进垃圾堆里,又运送到荒芜星处理。在那里他遇见了几乎变了个样子的尹希声,那个被他狠狠伤害过的少女,不复已往的傲慢天真,脸上尽是麻木与沧桑。

尹希声把他捡了回去,说他像自己的大哥,之后就再也没对他说过话,只呆呆地凝视着他,像是透过他去想念什么人。

尹琛忽然明白,她是在想他。

一瞬间,尹琛那颗冰冷的机械心脏,似是被一道电流狠狠穿过。

父亲对他好,是为了自己的军事野心;母亲对他好,是明白丈夫的想法;二弟对他好,是把他当作一个目标,唯有尹希声,是把他当作亲哥哥看待的。

即便他对她做了那么多不好的事,少女却从没有恨过他,甚至捡到个类似的机器人,也会尽心对待。

在那间破败的屋子里,尹希声找到什么部件机油都会努力帮他修复,虽然不能痊愈,但尹琛终于有了行动力,他不想再拖累三妹,偷偷离开了荒芜星,去找尹初雪复仇。

结果可想而知,丧失大部分战力的他,怎敌得过已是虫族王后的尹初雪。

他完完全死了。

——如果,有来生。

在尹琛的机械心脏完全被碾碎前,他卑微地许下一个愿望,虽然他很清楚作为低贱的仿生人,没有人类引以为傲的灵魂,只是一组组事先写好的数据,是不可能愿望成真的。

然而。

他带着全部记忆站在了这里。

尹琛握紧拳头,步伐踟躇地走进禁闭室,坐在审讯椅上的少女极为瘦弱,纤细的手指紧紧抓住把手,身体微躬,那是全力戒备的姿势。

从他踏入禁闭室,少女的神情就从微妙瞬间转为警惕。

尹琛的心脏犹如被泼了亚硫酸,一阵阵酸涩。

——这是他应得的。

尹琛垂下眉眼,愣愣地盯着少女肿胀的右手,那是他一下下打的,当时三妹哭着求他饶过,他没有丝毫犹豫,即便因为那个女人的指令,但也是他的罪过。

“……别怕。”

尹琛喃喃,粗粝的手指轻轻抹去尹希声脸上的泪珠,柔声哄:“声声别怕,哥哥就在这里。”

副官们:“???”

尹希声:“???”

尹琛迟疑了一下,总觉得尹希声的目光极为微妙,瞧着像是看见他穿女装一般惊悚,可这话明明算是教科书般的哥哥名言。

在回家的路上,他翻遍了整个星网的哥哥手册,不可能出现差错。

“声声,大哥愿为你披荆斩棘,只为守护我唯一的公主。”

尹琛不信邪地再接再厉,而少女望向他的目光已经从‘看见他穿女装’转化为‘看见他穿女装还一边跳钢管舞一边飞吻’。

尹琛:“……”

“你有病?”

尹希声终于张口,由于这几日进水甚少,她的声音嘶哑难听,却也十分真诚地嘲讽,“快吃药,别耽误病情。”

尹琛闭上嘴巴,处理掉脑子里刚记下的哥哥手册,决定按自己方式来。

他轻柔解开少女的束缚后,一声不吭地扛起尹希声就走,这下把尹希声吓得够呛,即便饿得没力气,也拼尽全力反抗。

“卧槽!尹琛你个傻逼,快……”

啪。

尹琛拍了下尹希声的大腿,“叫大哥。”

尹希声:“……”

尹希声:“???”

草·泥·妈·的!

不对,草·泥·四·妹·的!

*

尹琛把尹希声放在餐厅的椅子上,对副官交代:“看好三小姐,别让她乱跑。”

说完,男人撸起袖子,就钻进厨房。

如今已过了午饭点。

通常在尹家人吃完午饭,林婶才会过来送饭和营养针,今天又恰巧母亲不在家,林婶就更不来送了,前世尹希声记得是到了晚上,林婶才姗姗来迟地过来给昏迷的她打营养针。

这辈子她做出了其他选择,才没饿到晕厥。

即便如此,现在也已经是下午四点,偌大的餐厅里没有其他尹家人,只有怀疑人生的尹希声,和更加怀疑人生的两位副官。

“他……今天真没吃药?”

憋了半天,尹希声只能想到这个解释,副官们都没回答她,只有一个副官突然出列敬礼,“报告!尹三小姐,属下忽患眼疾,需清水洗净,望准许。”

尹希声默默地凝视着那个副官。

副官也在凝视着她。

两人忽然有了种共同受难的阶级感情,尹希声点头,“去吧。”

副官立刻消失不见。

尹希声猜测,他应是去哪个地方洗洗眼睛和脑子了吧。

她也很想清洗,毕竟尹琛如今的行为与前世完全不同,虽然在失去魂灵后,尹希声的记忆开始产生断层,但她却不会忘记尹琛在前世到底有多厌恶她。

若是别的事,尹琛还能做到绝对公正,可换作她与尹初雪,那就没有丝毫公正可言。

“尹……大、大哥,是从哪里回来的?”

副官这次做出回答:“报告!是在第一军区军事演习中。”

尹希声眯眼,“演习已经完成了?”

“没有,长官忽然离席。”

“哦?”

尹希声顿了顿,继续探听:“那……”

“少爷!我的大少爷啊!您快放下,要、要烧起来了!让我来!让我来——”厨房那边骤然响起厨师的尖叫声,打断了尹希声的问话,她好奇地向那边望去,只见通天火光映照在磨砂门上,瞧着极其恐怖。

尹希声这才想起,尹琛好像是厨房杀手来着。

刚回帝都的第一天,也不知尹初雪出于什么心理,突然央求尹琛为她熬粥,尹琛明显不愿意,但仍然去了厨房熬粥。

最终结果是以烧了北厨房为代价,也没熬出一碗粥来。

如今,整个尹家只剩下南厨房。

这男人不会又想挑战,等练好了给尹初雪熬粥吧。

可是——

把她放在餐厅做什么?

尹希声歪头想了想,忽然有了个恐怖的想法,对照之前尹琛的话,全部汇集成了一个可怕的答案。

尹琛,不会想毒死她吧?

他今天真的没吃药?

刚想到这里,厨房的门突然打开。即便烧了大半厨房,也没半点失态的尹琛,此刻脸上尽是灰尘,半边袖子也有火燎的痕迹,左手端着个可疑的盅快步走来。

他的身后,是一排筋疲力尽的厨师们。

他们跟着尹琛一同走出来,身上多多少少也有火烧的痕迹,看到她时俱是一愣,眼中全是诧异和茫然,有的甚至探头探脑地四处张望。

尹希声知道他们在找谁。

如今的大家族中,佣人多半是仿生人,因为仿生人不像人类容易背叛,更好保护各个家族的秘密。但因为尹初雪害怕仿生人,所以尹家原本的家政仿生人,在尹初雪回家后,逐步全换成了人类。

人类是最有眼色的,自然知道应该讨好谁,应该无视谁。

即便尹希声是帝国太子妃,但没有家族的支持,谁又能保证这个地位能保持多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算盘,也更清楚谁才会让尹琛洗手作羹汤。

所以,当看到尹琛将瓷盅放在尹希声面前时,怀疑人生大队又多了一批人。

“尝尝看。”

尹琛坐在尹希声身边,修长的手指捏起汤勺,细细吹了几次,还用唇试了试温度,才小心地递到尹希声嘴前,声音带着几分忐忑,“你好几日没吃饭,先喝口粥暖暖胃。”

尹希声戒备地看了看盅中细白的米粒。

居然没有糊,还不断飘散着诱人的米香,并没有闻出什么奇怪的味道。她咽了口吐沫,许久没粮的胃开始疯狂扭动。

尹希声抬起左手,“我自己吃。”

反正有魂灵在,她毒抗就是满级,尹琛除非真的脑子进水,不然怎么也不会用毒来弄死她,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味道。

然而她的手还没拿到汤勺,就被躲了过去。

尹希声仰头,却撞到尹琛隐隐含着委屈的目光。

“你手受伤了,我来。”尹琛不容置喙。

尹希声顿住,上下打量了一遍面前的尹琛,他还保持着那抹惊悚笑容,勾起的唇角边上有两弯酒窝,要说母亲的基因就是强大,即便是尹琛这样的男人,也反抗不了酒窝的存在。

“我自己吃。”尹希声重复。

尹琛也不退让,“由我来。”

“……”好叭。

有人巴巴着伺候,还要什么自行车。

尹希声当即右手搭在椅背上,翘起了二郎腿,大爷似地张开嘴,等着尹琛喂食,看在对方如此敬业的装模作样下,即便味道很奇怪,她也会努力咽下的。

可当软糯的米粒滑入口腔的一瞬间,尹希声却骤然愣住了。

这粥的味道很是熟悉,她再仔细回味了下,越来越觉得像是荒芜星捡到的那个机器人的手艺。

延伸阅读

万咖便当加盟  http://www.57baodian.com/br6p.shtml
万咖是以台式便当为主,与互联网结合,线上订餐,线下进行配餐送餐,O2O的经营模式,线

戴梦得珠宝加盟  http://www.57baodian.com/6dqx.shtml
戴梦得珠宝是中国珠宝质量唯一上榜品牌,是中国宝玉石协会颁发的中国珠宝质量驰名品牌,戴

新飞节能灯加盟  http://www.57baodian.com/gxz0.shtml
新飞集团坐落于黄河之滨,中原腹地,是以家用电器为主,多元化经营,多种经济成分并存的现

优莜优品生活馆加盟  http://www.57baodian.com/0tf.shtml
优莜优品生活馆汇聚了生活中所有需要的商品,主张简约大方又有质感的生活追求,接轨于国际

方太柏厨加盟  http://www.57baodian.com/utae.shtml
方太正专注于集成厨房、吸油烟机、燃气灶具、电磁灶具、消毒碗柜、燃气热水器等几个领域,

罗阳饰品加盟  http://www.57baodian.com/pdcn.shtml
罗阳饰品座落于国内外的小商品城――浙江义乌,是一家集产品开发、生产、销售一条龙的生产

咔娃依加盟  http://www.57baodian.com/pdzj.shtml
咔娃依童装总部是童T血、童裤、童裙、童外套、童套装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咔娃依童装总

广迪加盟  http://www.57baodian.com/p5r8.shtml
广迪机械是一家集设计、生产、销售为一体的制造、销售各类不锈钢管件、钢管的企业,具有近

雅各布加盟  http://www.57baodian.com/a6ou.shtml
我们是荷兰JACOBHOOYBV公司驻中国总代理。JACOBHOOYBV是荷兰皇室供

欧诺饰品加盟  http://www.57baodian.com/6wzh.shtml
欧诺国际有限公司2001年成立于中国香港,主要从事ONO产品的进出口业务,集饰品设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重生之夫人她润如酥在线阅读第7节

    第7章别有洞天大千小世界,其实就是一个个的异位空间。按照那玉瞳简上的说法,大千小世界完全是依附在现实人间界位面上的。而这些小世界按照创世界的修真者所拥有的法力高低,其大小和用途也各不相同,分别分为芥子、洞天、福地、嫏嬛、须弥五个等级,还有一个乾坤级那是非得由仙帝才能创世界的。其实,按照这大千小世界的

  • 宫九每天都想挨打第五章在线阅读

    因为拒绝了去看望纲吉这件事,接下来的时间玛丽一直都有些心不在焉,心不在焉的收拾雨守工作区,心不在焉的吃过早饭,心不在焉的打开雨守卧房,然后再一次看到山本武,他此时正在换衣服,拉链只拉到一半的长裤松垮的搭在腰间露出优美的人鱼线,身上的衬衫也刚脱一只袖子,□□的胸膛还露在外面就被忽然推开门的玛丽尽收眼底

  • 热血传奇在都市之花开早;岁月往昔一(2)

    郑大官人携二位夫人在香案前跪下叩拜先祖,闭目合什,默默祷告先祖保佑郑家平安无恙.。郑大官人祖上就是赫赫有名的郑恩郑之明,传说中和周世宗,宋太祖两个皇帝拜把子的卖油老郑。后来被太祖醉酒错杀后,郑夫人陶三春狂怒异常,愤而杀上金殿,手下尽无一合之将,(实际上众将也觉得太祖理亏,心中也替郑恩叫屈,走走过场,

  • 灯盏星座的迷雾第七章在线阅读

    “女的怎么了?那个山寨没女人?发点路费,打发了!”寨主老爹没好气,这年头可怜人多的去了,顾的过来嘛?“大哥最好去看看再说……派了两人在后面厢房看着”,马老四无意似的目光扫了下林白,林白心里‘咯噔’一下,不会是给我找媳妇吧,YY小说里都这么写的,来到这里还没一天呢?想的是标准答案!——YY小说就这样,

  • 网游之我是巡山小怪在线阅读第九章

    第二节课是地理课。地理课历来都是不被重视的学科,待遇跟历史相似,有时甚至比历史还惨。初中的地理课,大家基本上都是玩过来的。天津市中考并不考历史地理政治这三门文科,所以无形中就削弱了这三门课的地位。上地理课之前,大家仍然不重视这门课。比如以下这两位:“孟文慧,一会儿上什么课?”刘睿川无聊的问道。“地理

  • 红楼梦欲城第三章在线阅读

    苏蛰拎着木桶,去水池旁边清洗杀鱼工具,转过身的时候,发现贝姨站在他身后,手里牵着一头火尾犬,皮毛乌黑油亮,体型比刚落地的牛犊还要壮,尾巴毛茸茸地卷翘着,圆头阔口,呼吸间有火星缭绕,一望而知是魔兽。这只火尾犬看到苏蛰,亲昵地蹭上来,绕着他转了好几圈。苏蛰大笑,把装鱼脏的木桶拎给它:“吃吧,都是你的。”

  • 都市火影之忍者时代我们俱乐部,很有钱

    很后来很后来的时候,时宜想着当初加入CX电竞队王者荣耀分部的原因,她觉得肯定是因为CX战队福利好。但也是很久很久以后,时宜才承认,是被楚北辰诱.惑到了。当天下午,楚北辰和宋川就带着时宜去了CX战队的俱乐部,俱乐部在文化园区里面。这里位于市中心附近,交通便利,各项服务设施完善。而且以时宜所知,这里……

  • 越过幻想就是真实之第四章(4)

    离放学铃声响起已经过了大半个小时,整幢教学楼的学生都已经走空了,只有一把上了锁的挂锁挂在她们教室的大门上,看来是柳李子忘记锁门了。今天是开学第一天,不少同学都带了学费书费来,上午老师忙着,还没来得及收学费,许多同学的学费应该都还在课桌里,假如一中午大门都没法锁上,教室里又没有人,万一有人的学费丢了可

  • 我是异形体之尸潮来袭

    九月天,对于龙城这种北方城市来说,温度适宜。下午第一节课,食堂里人不算太多。夏天扬和室友李概、王梓成刚肝完一局**,此时坐在食堂吃午饭。掌灶的大爷大妈们脑洞是越来越大了,王梓成闲出屁来打了一份xiang蕉炒黄瓜,被俩室友好顿嘲笑。“老薛死哪儿去了?”夏天扬漫不经心的嚼着爆炒鸡心,问道。李概的小丹凤眼

  • [韩娱]掠夺人心若不初见 怎会相知

    左禾仍沉浸在自己的懊恼中并未觉出来异常,嗔怨道:“诶?你叹什么?我叹是我错过了几百年难得的好机缘!明明就要放好了,偏偏在这时候打喷嚏,难道那带点颜色的影子是小飞虫?飞到我的鼻孔了?真该死!”“我叹,是我命不久矣。”她心虚地刻意忽略了他说的喷嚏和小虫。“命不久也比不过我……什么?命不久?”竟是个婉转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