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清穿]末世而来之别墅任务

作者:感冒药 来源:晋江文学城

夜碧碧借着月光跟在艾晴的身后,两人弯着身子快步跑到第一道绿化带后面,夜碧碧总是觉得今天的“侯言”有些不同寻常,因为以往侯言的行动都是十分小心的,没有十全的把握,侯言不会枉然行动。

艾晴仗着自己有高科技装备随身,十分嚣张的站起身子四处观望,吓得夜碧碧连忙把他拉下来,小声说道:“你干什么呢?会被发现的。”

“怎么不走了?”艾晴还觉得自己很无辜。

“小飞说每隔五分钟会有巡逻队在这里路过,我们得先等到下一波巡逻队走过去后才能行动。”夜碧碧‘教育’艾晴说,这一套理论还是之前侯言教她的。

艾晴不管那么多,所有巡逻队在他的眼里都是一堆小红点,他清楚的看见上一波的刚刚离开不远,猛然的站起身,然后说了句“跟上我!”,自己直接翻过绿化带朝里面跑去。

“疯了疯了,猴子疯了。”夜碧碧一个头两个大,没有办法,艾晴已经冲出去了,她不可能自己在这里傻等着。

夜碧碧左右看了看,一咬牙,也随之翻过绿化带,全力追随艾晴的脚步,如果眼神能杀人,此时还在前面奔跑的艾晴一定已经千疮百孔了。

艾晴连着翻过三道绿化带,明晃晃的站在那里四处观望,夜碧碧气喘吁吁的跑到他的身后,一只手搭在艾晴的肩膀上,另一只手按着自己胸口,大口大口的喘气,这三道绿化带的距离至少也有百米了,他们两个的速度丝毫不亚于百米冲刺。

“我...”夜碧碧刚要出声说话,艾晴双眉一挑,暗道“糟糕!”,扭过身子,一只手将夜碧碧的嘴捂住,身体直接将夜碧碧压倒在草地上,夜碧碧惊恐的下意识想要尖叫,艾晴双手捂住夜碧碧的嘴,正正好好的将夜碧碧压在身底,两人面对面,彼此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艾晴的眼睛和鼻子紧紧地凑在了一起,嘴里轻声对夜碧碧说:“嘘!嘘!”

夜碧碧害怕的不敢出声,这么刺激的场面,她几乎没有经历过。

两人藏在绿化带的正下方,艾晴的耳边传来一阵脚步声,越来越近,一个粗狂的男声说道:“你小子这么胆小,上个厕所还要老子陪?”

“这么黑的天,这么大的院子,我哪知道会不会有鬼啊,大不了等会儿请你喝酒!”另一个人说。

“行了,别走了,这又没人,你就在这里尿得了。”这个说得轻巧,他们两个人正好站在艾晴和夜碧碧的上方,这要是尿下来,艾晴和夜碧碧绝对跑不了被恶心到。

夜碧碧双手用力的捏艾晴的手臂,惶恐不安的对艾晴摇着头,好像是在对艾晴说:“快想办法啊,我不想被淋到!”

艾晴上辈子什么情况没经历过,曾有一次任务,他被几十号人追杀,最终躲在了茅坑下面一夜才算逃过一劫,所以艾晴是没打算采取什么措施,不过看到夜碧碧可怜巴巴的样子,他在手环上拧了几下。

手环立即发出“喵,喵...”的猫叫声,吓得刚想要在这里方便的保安一蹦退到两米远,裤子都没来得及提上来,惊呼道:“我日,什么东西!”

“一只猫而已,看把你吓得,你还尿不尿?”另一个保安不耐烦地说。

“不,不尿了,吓没了...”这个保安被吓得头发都竖了起来。

两个保安磨磨唧唧的逗留了半天,最终还是没有方便出来,只好赶回到自己的岗位。

夜碧碧见两个人离开后,一把将自己身上的艾晴推开,责怪的指了指艾晴,然后又指了指自己的胸口,示意艾晴刚刚压疼自己了,右手用力的在艾晴的手臂上拧了一下,痛得艾晴急忙捂住自己的快叫出来的嘴。

两人绕过喷泉池,顺利的跑到了别墅的窗边,夜碧碧用眉毛挑了挑二楼一扇没有关的窗户,艾晴扫了一眼别墅的结构图,发现那间没关窗户的屋子就是郝振梁的卧室,可能是保姆打扫后忘记关了,真是幸运。

夜碧碧低头从腰间拿出一根钩锁,却发现身边的艾晴不见了踪影,一根绳子从上面甩到她的面前,她拽了下绳子,好奇的抬头,看到艾晴已经在郝振梁的卧室窗口对她招手了,夜碧碧不知所措的晃了晃手中的钩锁,直接丢到了身边的草丛里,顺着绳子爬到了二楼。

艾晴伸手将夜碧碧拉进卧室,郝振梁的卧室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一个深蓝色的大保险箱就放在床头,也不知道郝振梁到底有多爱财,晚上睡觉都要抱着保险箱睡,这次艾晴决定给夜碧碧一个展示自我的机会,不能整个行动下来让夜碧碧全程OB,这样夜碧碧多没有成就感,反正时间还很充裕。

“请开始你的表演!”艾晴笑着说,结果夜碧碧白了他一眼。

夜碧碧整个人俯身贴在保险箱上面,闭上双眼调整好自己的呼吸,细白的手指慢慢扭动着输入密码的旋钮,“咔咔”的声音通过金属介质传入夜碧碧的耳中,她在找那个可以让锁芯对准解锁的那个点。

艾晴在一旁看着夜碧碧用最传统的方式去破解密码,没有去打扰她,毕竟不是所有人都像他一样前世是特工,侯言这个盗贼小团队的成员都是自学成“才”。

密码锁是由五位数字组成的,大约过了三分钟的时间,“咔!”的一声脆响,保险箱的门伴随着夜碧碧愉快的笑容打开了,夜碧碧还骄傲的向艾晴晃了晃脑袋,好像是在说:“看到没有,撬锁,姐是专业的!”

不过保险箱里似乎并没有他们的目标物,里面是满满登登的粉红色钞票,整整齐齐的堆在保险箱里,一张都没有办法再塞进去,这些钱足足得有近百万,可能郝振梁就有闻着钱味才能睡得着的毛病,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郝振梁就不是什么好鸟。

夜碧碧取出随身携带的口袋,想要把保险箱里的钱转移到自己的腰包,这在她眼中这算是意外之喜了,他们每次出任务的时候,除了任务的目标,能偷点其他东西就不会手下留情,反正这郝振梁也不是什么好人,这些钱也都来的不明不白,不偷白不偷。

艾晴一把拉住夜碧碧握着钞票的手,摇了摇头说:“不行,这个不是我们的任务目标。”

夜碧碧一把甩开艾晴的手,怒视着艾晴,她今晚就觉得“侯言”很是不正常,所以她一路上都感到很委屈,现在到手的钱财也不让带走,夜碧碧再也忍受不了了,吼道:“猴子,你干什么?你疯了?我们是小偷,这是我打开的保险箱,里面的钱我想拿走就拿走!”

艾晴没说话,而是再一次的用手捂住了夜碧碧的嘴,眯着眼睛盯着夜碧碧,注意力都在听力上,他刚刚好像隐约听到了来自门外的脚步声。

“呜呜...”夜碧碧说不出话,一口咬在艾晴的手心,疼的艾晴把手缩了回去,疑惑的看夜碧碧。

“别碰我!离我远点!”生气的夜碧碧身体在不停地颤抖,泪水在眼眶中打转,四个人的团队中,侯言一直是对她最好的,最照顾她的人,什么事情都会依着她,所以她一直将侯言当做亲哥哥对待,这才导致今天她不满于艾晴的所作所为。

艾晴最不忍心看女孩子掉眼泪,他用袖口轻轻为夜碧碧擦了下眼泪,柔声劝说道:“碧碧,这些钱我们不可以拿走,你很需要钱吗?你要多少,回头我给你,这些钱,我不会让你拿走的。”艾晴有自己做事的原则,他来偷东西就已经让他很违心了,如果不是为了追寻龙骨浮岚灯的下落,打死他都不会当小偷。

“哥,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我感觉自己不认识你了,呜呜呜...”夜碧碧丢开手里的钞票,趴到艾晴的怀里,将头埋在艾晴的胸口,泪水止不住的顺着脸颊流到艾晴的身上。

“谁在里面?”应该是别墅的一个保姆路过,听到了房间里的有动静。

夜碧碧止住哭泣,不敢再发出任何声音,心慌意乱的抱紧艾晴,眼睛不敢看房门的方向。

房门的把手被转动的发出声响,吓得夜碧碧身体一哆嗦,双臂抱得更加用力。

艾晴右手拍了拍夜碧碧的后背,示意她不要害怕,左手抬到与眼还有房门三点一线的位置,房门被慢慢的打开,外面的灯光照进卧室里面,一个身材不高,胖乎乎的保姆探头进来,艾晴中指一弯,一根细小的“毒针”精准的射到保姆的脖颈处,保姆只感觉到自己脖子一痒,接着就失去了知觉晕倒在地上。

夜碧碧不敢睁开眼睛,等了有一会儿,没有出现她想象中的混乱画面。

艾晴抱起夜碧碧,温柔的说:“没事了,我们的时间不多了,现在赶紧去郝振梁的藏宝室。”

夜碧碧松开了双手,回身看到晕倒在门口的保姆,吓得她又抱住艾晴,给艾晴的胸口造成了难以想象的“压力”感,夜碧碧声音颤抖的说:“哥,你杀人了?”

“没有,她就是晕倒了,睡一觉就好了,我们真的要没有时间了。”时间已经悄悄地走到了九点四十。

艾晴拉起夜碧碧就朝走廊走去,走廊的灯光晃得两人有些睁不开眼,现在是佣人们的休息时间,所以别墅的走廊里空无一人,夜碧碧的状态没有办法分开行动,艾晴只好拉着她一起走。

偌大别墅,里面有几十个房间,不可能一个一个去搜,万一搜到佣人的宿舍就凉了,艾晴的手轻轻按在左眼的眼皮上,他迅速地浏览宁琅飞传给他的电子版别墅结构图,他将目标锁定在三楼最深处的一个卫生间大小的屋子,不过那绝对不可能是卫生间,因为它是藏在墙壁的里面的。

延伸阅读

韩娱之我不难过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hz138.cn/s011.shtml
守峰弟子说着话,然而就在其话语刚落之时,一道苍老之声,却很是秃鹫的在天空之中响起。“

[香蜜]飞禽与走兽在线阅读可幸,我不是他  http://www.hz138.cn/6r5p.shtml
没过几日,朝廷的使臣便来了,这使臣正是太傅李大人,他虽是诸位皇子的恩师,但立场从来都

重生后我和前任HE了之惊天阴谋(二)(7)  http://www.hz138.cn/orl.shtml
赵向荣除了与小野交情匪浅外,现任陈氏集团的副导演和总导演,与他也算得上是生死之交,三

极品神豪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hz138.cn/6aa.shtml
需要多少的旅途才行追上你的脚步”。任何一个人都要花光一辈子的远气,才能够遇到那个深爱

和哒宰旧情复燃后在线阅读圣女大人——再见风丫头  http://www.hz138.cn/6x9q.shtml
008.时光荏苒,转眼三年过去,经过这些年的发展,现在的玛雅部落足足有400人,除去

兴隋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hz138.cn/b3gd.shtml
如果当初我送了你玫瑰花,现在的我们会是怎样?方思哲收敛了笑容,望着屏幕里抱着大束玫瑰

天魔降伏之寒冰之力!(求收藏!求所有!)(9)  http://www.hz138.cn/u8b7.shtml
三位长老毫无保留的将体内的灵气尽数调出,顿时间,在韩凌清面前,犹如黑云压城一般,气势

重生:我为主宰!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hz138.cn/pgby.shtml
下一秒!尖锐的惊叫声,彻底在整栋男生宿舍楼之中传播开来,陈若曦迈动着那修长的大长腿,

重生水浒在线阅读暗中打探  http://www.hz138.cn/6wz7.shtml
肖钢本是受沈世雄的派遣查看沈春雁的坟墓有没有被暴雨冲毁,没想到竟意外发现棺木被扒,尸

翻天蹈海败家仔第1章在线阅读  http://www.hz138.cn/a2vl.shtml
十月一国庆假期,各个景区都是人山人海的,反倒是学校里没什么人了,学生们也都回家的回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冬日热恋在线阅读第7章

    第七章仙门抬头一看,上面正有五六个仙门修士御剑向他们后方袭去,而廖先看到那群人的时候,急忙躲闪到了一旁的大树下,纪无言并没有注意到他的举动。此时他的注意力完全在那些御空而行的仙人身上“系统系统!我什么时候可以飞呀!”“滴,努力修炼功法,假以时日就可以,或者使用快速修炼功能”“说罢,什么价儿”纪无言十

  • 吾渡菩提一切从头开始

    “啊!头好痛。”慕容仪身体刚刚恢复一点知觉就觉得头痛的无法呼吸,“我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还能感受到痛。”慕容仪觉得自己几乎不能动弹,但还是挣扎着挣开了双眼,眼前的东西都是熟悉的不能再熟了。这好像是自己还在江南时的闺房吧!这是怎么不回事?“呀!小姐你终于醒了呀!快快躺着,你身体刚刚好一点儿,不能这样坐

  • (卫非)成灰之驭雷九式(8)

    第二天一大早林凡就被莫青虹叫到了练武场,但是他来到后却发现这个地方只有他一个人。林凡揉着眼睛,叫着师父,过了很久都没有人回答。就在林凡准备继续眯一下的时候,突然他感觉耳旁一阵清风扫过,一道雷电闪现。紧接着,一只手突然出现紧紧的掐在他的脖子上。这一切在一瞬间便完成了,林凡还没有反应过来。“嗯?师父,你

  • 万古独尊第5章在线阅读

    “哎呀妈呀阿零,这个老师的讲话总算结束了。”拿着刚领回来的校服。方天画一边换衣服,一边对古夜零说道:“我敢保证,世界上没有比这更长的讲话了。”“是吗?”古夜零回了一句。心想:那是因为你现在小没有看到别的讲话。而且,说到讲话的话……不知道为什么,古夜零有些心虚地用一只手指挠了挠自己的颊侧。好像演讲这个

  • [龙族]晚秋之这是你同父异母的弟弟(1)

    “哼,就你家这穷样子,谁会赖你,甭管你怎么想的,莫鑫就是你爹的亲儿子!”堂屋内,三婶正聒噪的高声叫喊着。痩削的莫文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对面的那个壮妇人,眉头微微皱起,打量了站在五婶身后的小男孩半晌,坚决否定自己那不靠谱的爹在外居然有这么大的儿子。他翘了翘腿,慢吞吞的说道:“这事情可是不你说了算的,如果他

  • 子母银蛇第6章在线阅读

    谢明贞低头酝酿了一下情绪,再抬头之时已是满脸的焦灼和悲伤。燕婉偷偷地看着自己小姐,总觉得她今日实在是跟往常太不一样。听松苑的守门丫鬟见到谢明贞时,脸上有了喜色。毕竟府上大喜之日遇到了这样的事情,新嫁进来的大奶奶一直在哭,院子里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急需一个说话有分量的人主事。“大小姐,你来了,这可实在是

  • 重生悍妞在线阅读第一章

    黄浦江两岸荟萃了上海城市景观的精华,而夜幕下的黄浦江则淋漓尽致地渲染着上海华贵、浪漫、大气的别样风情,展现出上海不夜城诱人、迷人的深刻内涵。华灯初上,深秋的晚风吹着发丝,拂着脸颊,摇曳心底的企盼与激情。黄浦江畔一座座摩天大楼也渐渐清晰,它们色彩绚丽,华光夺目。上海的夜晚是灯的海洋,光的世界,黄浦江两

  • 画语戮在线阅读第二章

    “莲蕊昨日一直都跟我在一起,她哪来的时间害你?而你自己做错事情居然还赖在你妹妹身上,你也太恶毒了。”余恒淳狠狠瞪一眼顾心音,抓紧心疼地将顾莲蕊扯入怀里关心。“你如此不信任我?”顾心音气的胸膛剧烈起伏,唇瓣都哆嗦起来。她被人欺负,他不关心就算了,如今竟帮着别人来抹黑她。“我之前就是因为相信你,才被你耍

  • 一祭山河之敦煌决还好没有错过

    “其实妍妍,现在的我处境真的很危险,而且一穷二白什么也没有。你看我工作都在你家里,一个月工资也就五千多,你认为我能给你幸福吗,再着说你这么漂亮,又那么有才华。什么样的好的男朋友找不到,为什么非要抓着我不放呢。”刘乐很真诚的说,他只是想劝开赵妍。“哼!我可以养你呀!我也有工作,而且我又不缺钱,再说了我

  • 重生之龙归大海之诡异的情况【求收藏】(3)

    第三章:诡异的情况“好重的怨气。”杜冥皱着眉头,心中有些吃惊。他万万没想到一个刚刚才死了一天的人会有如此重的怨气,就算是一些厉鬼都没有如此大的怨气。“事情有些麻烦了,我们还是早做准备好一点。”李明也开口了,说着手中已然多了一块龙形玉佩。倒是马晓静没说什么,不过她的手中已经多了一个铃铛,那正是她的除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