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隐忍在线阅读神物问世

作者:八百山人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太古时代,火神祝融与水神共工大战,共工败北,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东南,故水潦尘埃归焉。共工躯壳尽化尘土而去,然修为集天地之灵气,日月之精华化为神物,即晶石玄铁,此物具无穷灵力,相传得其者便可安定三界,始母女娲唯恐因此神物祸及世间,故将其封印,永免三界覆灭之灾……

琉璃谷,此地是个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摘自陶渊明《桃花源记》)如此来形容虽有模仿之意,却也没有丝毫的浮夸,两地相比起来兴许还要更胜上一筹。

然而,生活在琉璃谷的族人则守护着一个重大的使命,没错,这个重大的使命正是守护共工晶石玄铁。昔日,女娲将此神物封印在了琉璃谷,命其族人世代看守,时如逝水,永不回头。

族人为守护它,围绕着晶石玄铁向外建起了一座十分庞大的石筑陵墓,名曰共工陵墓。虽说是陵墓,但这并没有共工的遗体,只是打造了一座共工的雕像罢了,终以一个谜而示告三界。

“大祭司,女娲娘娘将晶石玄铁封印在我琉璃谷,而今外界都已传得沸沸扬扬的了,甚至已是家喻户晓的事了,如今群雄四起、妖兵浮动,可见都是为争夺这晶石玄铁而来,怕是我琉璃谷日后再无安宁啊!”琉璃谷众人聚集在共工陵墓内,一位衣冠朴素的长髯老者面似担忧的叹道,一双哀愁的眼睛望着背向着自己的那人。

被这位老者唤作大祭司的人一直凝视着面前被封印的晶石玄铁,身着一袭白裳,形态端庄而又稳重,却以背影示人,不过看这背影倒也萧条。似乎深思了一番的她忽然转过身来,这大祭司竟是位美貌女子,面目清秀,略显得一副尊贵的面容。

“一群妖物,胆敢踏进我琉璃谷半步,定叫他有去无回,即使赔上我的性命也绝不可让他们得逞。”大祭司本是一副和蔼柔肠的面目,瞬间变得一副凶狠、狂傲的模样,散发出一股霸气,即便是个高大威猛的汉子见了这幅尊容也不得不吃一惊,由此可见大祭司虽是女儿出身却也不失男儿气概。

言过不久,一个相貌平平的年青人似笑非笑的说道:“大祭司言之有理,如若外界敢闯我们琉璃谷,我铁钏定当一马当先,绝不容夺得晶石玄铁,妙尘长老是不是有些多虑了?”

这年青人正是铁钏,消瘦的脸庞上悬挂着十分醒目的浓眉大眼,体格却是格外的魁梧,唯有他的性格很是倔强,在琉璃谷没什么亲和力,很是不合群。历来争强好胜,不过他可算是琉璃谷最年轻的元老大臣了,至少琉璃谷的大小事情商议都避免不了他参议,早年也为琉璃谷立下了不少的汗马功劳,可有一点却让他总是不能在琉璃谷称心如意,便是一直对当代大祭司有成见,好感无存,只是这么多年来敢怒不敢言。

那长髯老者便是妙尘长老,身资要比铁钏久远的多,在琉璃谷称得上是根深蒂固,同时跟铁钏也是一对冤家,二人便素来不和,自相识以来也不曾有过几句真心的客套话。

“铁钏长老,你尚且年轻,把事情都看得这么简单,晶石玄铁乃上古神物,一旦落入他手,后果不堪设想,这绝非你我能够承担得起的责任!”面对铁钏的抗拒,以及他对大祭司的一阵马屁精,妙尘长老实在是苦恼至极。

“如此看来,妙尘长老是在怀疑我的能力了?”铁钏的话变得有些怪异,直白地说是有些挑衅的语气,毕竟年轻人嘛,难免会有些心高气傲。

“铁钏你误会了,你的能力我当然相信,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妙尘长老还未讲完就被铁钏抢了话,单凭这一点足以看出铁钏与妙尘长老之间的冤家路到底有多窄,几句对话就能激起一层波浪来,生活中的那么多事情不知能否掀翻了天。

“够了,两位也不要再争论了,妙尘长老觉得此事有何不妥。”大祭司打断了他们的争论。

妙尘长老先是深深叹了一口气,心平气和的说道:“大祭司,如若众妖联盟来争夺晶石玄铁,即便是再多十个铁钏也是无济于事啊!若意气用事,不说我琉璃谷能否存亡,就连晶石玄铁也是必失无疑。”妙尘长老这话虽有些伤害铁钏的自尊心,但这也是大实话,毕竟他也是在为琉璃谷着想,为晶石玄铁着想。

“是啊……是啊,这该如何是好啊?”众长老都纷纷议论着,在任何场合总有这么一股子“势力”存在,从不主动发言,一旦别人冒声儿就会随声应和。

铁钏在一旁越听妙尘长老的话就越觉得不是滋味儿,即便如此,铁钏也未跟妙尘长老发生争执,基于大祭司的问话让妙尘长老有了几分胆识。

大祭司没有太在意那些所谓的应和,直接问道:“照长老所言,当如何应对?”

“办法倒是有,只怕大祭司……”妙尘长老话说了一半,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吞吞吐吐良久也未曾说出什么办法来。

“长老无需顾虑,但说无妨。”大祭司毫不遮掩的让妙尘长老随心而欲的说,如此可以看出大祭司与妙尘长老之间的关系要比大祭司跟铁钏之间的关系好得多。

“依我看,应当将晶石玄铁立即送往蜀山玄清真人处,玄清真人乃是得道成仙的仙人,修为上千年,送至他门下,大祭司大可放心。”妙尘长老略带微笑,很柔和的捋了捋那花白的胡须,貌似很满足的说道。

“万万不可,大祭司乃堂堂琉璃谷领主,岂能甘败于玄清真人?倘若都想您老这般胆小如鼠,危言耸听。女娲娘娘还将晶石玄铁封印在琉璃谷干嘛,倒不如随了您老人家,将这神物就放在玄清真人床榻旁得了。”铁钏突然插话,随他说了这么久终于还是忍不住打断了他的“胡言乱语”,要相信,对于一个争强好胜的人来讲,求助于他人确实是比杀了他还难受。

妙尘长老听铁钏这么一说,内心的怒火层层涌上来,急言道:“此举非同小可,系天下苍生于一线,事不成,则伤及无辜,岂能谈及颜面之事?倒是铁钏你,处处阻挠,公报私仇。”

“你……”

“行了行了,铁钏所言极是,但长老的顾虑也不无道理,我看这样,我们必定竭尽全力守护这个世间的重任,如若实在无能为力了,再请玄清真人出山相助也不为迟。”大祭司看二人争论不休,实在没办法只好出了个两全其美的主意。

“这……”妙尘长老似乎还是觉得这样不妥当,嘴上支支吾吾的也没说出来什么,可以说老人的顾虑的确不少。

“好了,长老无需多言,我意已决,就这样吧,大家就都先下去吧。”大祭司不愿再听他们的争论,或许是不耐烦了。

“唉!也好,那大祭司我等就先告辞了。”妙尘长老心中还有些遗憾,但这琉璃谷终究还是大祭司做主。

“大祭司。”铁钏并没有随众长老一同离开,好像还有什么事情不方便当众说起。

大祭司很疑惑的看着铁钏,问道:“铁钏,你还有何事?”

铁钏有些纠结了一阵,喘了口气淡淡的说道:“我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还望大祭司先恕罪于我。”铁钏毕恭毕敬的低头附耳等候大祭司的回应,可这都是假象,铁钏平日里最恨的人便是大祭司了,今日又怎会如此的礼貌有加,定是有求于大祭司。

大祭司心里暗暗的哼了一下,铁钏的为人她再清楚不过了,但还是很温柔的说道:“你且说,我恕你无罪。”

得到了大祭司的这句话,铁钏心里踏实了许多,贼里贼气的说道:“大祭司,妙尘长老一直掌管看守晶石玄铁的重任,对晶石玄铁他可算是了如指掌,蜀山玄清真人曾有恩于妙尘长老,私下关系也是甚好,这可是人尽皆知啊,而今日,他屡屡提到玄清真人,若再将看守晶石玄铁的重任交于他,恐怕会节外生枝啊,我看大祭司倒不如将此重任交于我铁钏来负责,如此一来,大祭司也了却了这桩心事不是,何不就此一举两得呢?”铁钏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没有一点的结巴,就好像是蓄谋已久了似的。

“你多虑了,妙尘长老平日里虽喜自己拿主意,但他对琉璃谷还是很忠心的,这一点我相信他,至于更换职位之事,你也不要再提了,此事我可以当做没发生过,但日后再有此想法,我决不轻饶。”大祭司显然反对了铁钏的想法,可能铁钏的这种想法实在是有点过分了。

“大祭司,我……”

“好了,你下去吧!”铁钏还想说什么就被大祭司打断了他的话音,一副厌烦的表情的说道。

大祭司都这样说了,铁钏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了,只好退下,但铁钏离开的时候眼里充满了怨恨,他没有想到他出了一个自以为是天衣无缝的主意,大祭司不但没有接纳,反还被大祭司一顿责备,如此让铁钏觉得大祭司不公平公正,事事都向着妙尘长老,即便是错的都会被她说成是对的,处处都帮妙尘长老开脱罪名。

铁钏离开后,大祭司一个人还留在共工陵墓,仍然凝视着眼前被封印的晶石玄铁,凝重的目光中闪烁着累和苦,一层层压力压得她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唉……”大祭司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感觉就像是世界末日来临的前奏一般。

延伸阅读

我的姐姐是冥王初战告捷  http://www.vykm.cn/gr7v.shtml
“轰”的一声,手榴弹被子弹引爆,连带着其他的两颗也发生了爆炸,楼梯间几声惨叫传出来,

二重铜花门第6章在线阅读  http://www.vykm.cn/x9z8.shtml
…过了很久,梁宏仁醒了过来,发现自已仍然睡在哪个地上,可眼前的哪几株长着一串串红色的

御守恋人之入天浣司 得弱水经  http://www.vykm.cn/ykpe.shtml
“这是哪里?”青尺问老君。“天浣司!”老君回答完青尺,走下祥云,迎面走来一个髻插银凤

找到你,宠你在线阅读第九章  http://www.vykm.cn/x4p5.shtml
在青鹿市生活的这段时间,鸢千夜主要是通过丸子的言传身教和看书来了解这个城市。包括他对

【冰秋】续梦缘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vykm.cn/6fll.shtml
周生生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看着完全没有变化的自己,不由的吃惊的想着自己为什么会这样,

再装我就亲你了[穿书]第八章  http://www.vykm.cn/5ru.shtml
裴洛书准备的并没有楚宁想得那么完善。他来找楚宁的时候正好走在马总和陈浩的前面,听见两

驻情有术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vykm.cn/aais.shtml
因贾母吩咐,叫宝玉用了饭再去荣安堂给父母请安。大家便移至饭厅,粥菜俱已摆放好。贾母自

佛系校园女配的逆袭[穿书]第三章  http://www.vykm.cn/xemg.shtml
第三章缺少团魂正如付清乐所说,启航对T.R.S确实很重视,在确定了出道单曲之后不过一

末日游乐场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vykm.cn/s6bn.shtml
哎哎哎?暖暖认真消化着面前少年的话语,在脑海中得出一个让人激动到想要立刻尖叫的结论—

梦幻西游之开挂之第九章(9)  http://www.vykm.cn/bzql.shtml
“要我原谅?成啊!他给我跪下叫爸爸,我再考虑。”二世祖大大咧咧的坐在办公室,双腿搭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乾坤飞天在线阅读第10节

    “找到了。”艾里克刚走,那几个幽灵外表的搜寻小队就从一堆废墟中挖出了夜奇要找的人,那是一个跟艾里克外表相似的披着马哈软甲的艾诺人,不过现下正昏迷着。“带走。”夜奇一声令下,那昏迷的人就被架走了。本来只需要盘问一番的,但是夜奇知道艾诺星球高级议员飞船被击落,这会儿肯定已经引起了轰动,如果他没猜错艾诺星

  • 小谎话精在线阅读第二节

    万龙铖挽起衣袖,露出古藤般健壮的手臂,沉声说道:“万龙铖在此!放马过来!”他声如虎啸,话音在崖壁间回荡,震得人手脚发软,那些党项军士心生畏惧,纷纷退步。戚镇恶心神甫定,见兀那将军脸色惨白,想必已被万龙铖吓破了胆,不禁嗤之以鼻,一震手中的铁杖。万龙铖闻声看向戚镇恶,见这人形销骨立,身穿玄服,想必是位方

  • 天地无用之不同时,不同物

    同样是十七岁的少年有着相似又不尽相似的故事。怀远的童年里是没有父亲的。那些依稀还能记起的关于父亲的记忆停留在一个名叫㶇川的地方。六岁那年的一天傍晚,已经一整天没有看见父亲的怀远仰起头问,“娘,爹去哪里了?”采姨弯腰从锅里盛出一碗掺着半碗菜叶的粥递给他,“你爹呀,去了很远的地方做生意。”她温柔地替儿子

  • Catoptron贰第9章在线阅读

    我回到房间后,虚夜殿魔气浓郁,令我十分不适。本想运转周息一番,又想起自己的功力已大不如前,便吃了一枚聚仙丹。这丹药服下以后,周身会以仙气形成一道屏障,以防魔气入侵体内。稍事打坐,身上疲惫尽去,体内轻盈,我便推开房门,走了出去。魔界天色阴暗,天空仿佛被一道巨大的黑布遮挡,不消不散。我走至一水榭,这里花

  • 废土魔导师一脚将他踹下床

    昏暗的灯光,悠扬的音乐,酒吧总是给人一种疯狂或忧郁的感觉。尤染染找了个角落坐下,今天是圣诞节,酒吧一片欢腾。酒吧的人越来越多,男人们的眼光有意无意的朝尤染染这边看过来,不知道她是不是在等人,所以没有靠近。沈逸尘本来是跟朋友出来玩的,当他发现尤染染的时候,薄冷的唇瓣弯出一抹浅笑,眼角蕴含暧昧。迷离的灯

  • 将门嫡女重生之破茧成蝶在线阅读第三章

    “高桥君,真的很抱歉!”丽娜大声的对高桥锋弯腰道歉,旁边跟着一脸不好意思的大古。“没关系的。”高桥锋身体让了让,毫不在意的摆摆手道。“高桥君,我们送你回去报道吧!这次真的很抱歉。”大古微笑着说。“不用了,你们送我回岸边,我自己回去就好。”高桥锋现在只想快点离开这里,因为他突然很担心手镯会被发现,那他

  • 黎歌之系统变萝莉

    课堂并没有因为这点闹剧而产生太大的波澜,陈艳讲她的课,薛泽继续发他的呆。再次进入自己的意识海洋,大概二十平米的亮堂空间,空落落的,什么也没有:“不是有个女孩?”薛泽环视一圈之后自问,随而飘荡的一丝青烟就这样在自己的眼前化身成为一个穿着白色衬衫长裙的女孩,领口微敞,鼓囊的前襟令人遐想。白皙的小腿露出一

  • 为魔之全军覆没(10)

    乾弋不打算一开始就展露出化神境的实力,所以他准备用化虚境后期的实力跟他们周旋。毕竟众所周知,乾弋的实力就是化虚境巅峰,在蓬莱受了重伤的他,还没恢复的过来,这不都是正常的吗?就在准备交手的一刹那间,柳凝筱简单的给众人制定了一下战术。在柳凝筱的指挥之下,他们将乾弋层层围住,使用车轮战术消耗乾弋。六大宗门

  • 被陛下一脚踹下龙床后第二章在线阅读

    吃饱了肚子,敏姨就得帮忙去烘茶叶。留央还轮不到干这活,就早早的翻山回去照顾婆婆。不管晴雨,留央已经熟悉了这片土地,走着走着,走到了河边。杂草纠葛的河岸上生机勃勃,风吹动而沙沙作响,风过又静默下聆听着山里其他动物的声音。婆婆告诉她,她来自这里。一个冬天被人遗弃在这的孤女。河水倒映着留央的模样,已经十四

  • 浑沌记在线阅读第五章

    我来到了专案组会议室,见到墙壁黑板上,有人用粉笔画上一个大大的“9”字,似乎是在提醒所有人,离规定的破案时间只有9天。自从从方楠处听说省委领导要求十天之内破案的消息后,杨铁新一改在我心目中和蔼可亲的形象,动不动便劈头盖脸地对手下民警们进行喝骂,所有的民警们脸红得如同熟透了的苹果,仿佛轻轻一捏就会滴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