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这个锅我背了![快穿]第七章

作者:三千大梦叙平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能在试验锻刀时炸掉政府的打造室,某种意义上来说,出云也是个很厉害的人呢。据弥生所知,目前还没有那个审神者能办到这件事,出云炸打造室这事,大概可以载入记录册了。

整个政府的工作人员都在忙碌的收拾残骸,而当事人坐在不远处的长椅上,顶着一脸灰撅着个嘴,看起来委屈可怜极了。

确定自家主人没事后,清光看见平日里就跳脱的人,忽然间安静下来了,再加上那个惨样,他就没忍住笑出声了。

“清光别偷笑了!我也很无奈啊……”出云怨念的盯着打造室的断壁残垣,虽然心中有锻造到小乌丸的喜悦之情,可一想到她刚才的遭遇,怨念和喜悦纠缠在一起,整张小脸直接扭曲了。心里也不知道是该怨念好,还是该高兴好。

弥生用手绢帮出云擦拭着占满了灰的头发,安抚道:“好啦,人没事就好,刚才那声爆炸吓到我了,好在你没伤着。”

出云发出“唔嗯”的回应,伸手环抱住小伙伴的腰,一边蹭一边撒娇道:“还是弥生好!哼,清光都不知道问问我有没有受伤。”

旁边正在擦拭头发的小乌丸一听,附和道:“是啊,都不知道问问为父有没有受伤。”

左右各挨了一言弹的清光郁闷了,他这是招谁惹谁了。

“你受到伤害的话,他会是最先察觉到的。”一直不做声的膝丸替清光鸣不平。作为刀剑的他们,总会最优先考虑主人的一切,这是一种源自于他们作为刀的本能,是谁也无法逃离的本能。

弥生没想到膝丸会出声,抬手安抚的揉了揉他的脑袋。

“一旦认定了你是主人,除非断刀,否则我等将永伴您左右,直到您消亡于这世间。”

忠诚却又沉重的话,弥生抚摸着膝丸的手一僵,她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事。

那时她才刚接触到政府的人,被告知通过了她根本没参加过的选拔,成为了审神者的适配者。在政府人员的帮助下,她成功在位于中国独居的家降神了山姥切国广,之后自然带着试试无妨的态度接受了这一职责。

她对父母谎称自己要去日本发展,为了不暴露山姥切的存在,也没敢跟家里人说什么时候走。

电话中,父亲欲言又止时,她就有些奇怪,直到走入机场,她才明白父亲当时想要说什么。

无数的魁魉精怪占据了机场,她虽然从小就有能见的能力,却从未见过那么庞大的妖物数量。

整个机场放眼望去,几乎看不见有人还在。整个候机室,依然成为了妖怪的巢穴。那些妖物层层叠叠冲着门组成一个半圆,它们虎视眈眈的盯着刚推开门的她,那直勾勾的视线中,好像已经在脑中绘制出了各种各样吃掉她的方法,那样志在必得的恐怖视线,让她双腿打颤到不敢动弹一下。

那时她才猛然间记起,父亲在她还小时,曾经说过,咱家很久很久以前得罪过神,神为了以示惩罚,不准我们踏出生育养育我们的地方,一旦踏出……

父亲当时没有说下去,一直以来她都以为那是吓唬小孩玩的话,原来……是真的。

父亲当时想要说的是,一旦我们踏出了这片土地,那么那些魁魉精怪便会来取走我们的性命。

在她愣神时,山姥切第一反应便是挡在了她的面前,可他才刚刚降神没多久,还未适应肉身,怎么可能是那些极其狡猾妖物的对手,一个出列便能重伤他。可山姥切——哪怕带着满身的伤,也未曾从她身前让开过一步,对那些想要伤害她的精怪喊道。

“除非我消失!否则别想碰触到我的主人!”

明明已经伤痕累累,他却还是倔强的挡在她面前。明明把她交出去的话,他就能活下来,可是……他并没有那么做。

她无法放任那些妖物伤害山姥切,便用政府人员教给她降神刀剑的法子,强行降神了当年惩罚她家的神,以名字作为代价,获得了被神庇护的特权。

当她身上有了神灵的加护时,那些魁魉精怪便退去了。

无法忘记,当时山姥切国广压抑着内心的痛苦、挫败自责的表情。她没让本丸里的任何刀知道这件事,但是刀剑在人世间存在了百年、千年,光靠听和看,资历已经把她甩到外太空了,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瞒得住。

所以神明每过一段时间来本丸时,三日月他们都不会给他摆好脸色,有时还会戏称对方是强盗,丝毫不怕得罪神灵。

“……阿鲁吉?”

膝丸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弥生忽然一个激灵回过神来,她看着在水龙头下冲洗的手绢,才想起,她刚刚跟出云打过招呼,来洗手台冲洗手绢。

尽管在洗搓着手绢,可弥生的心并不在这上面,她忽然对陪在身旁的人发问道:“膝丸,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们也会悲痛吗?”

“唉?”膝丸被这样的问题砸的一懵,老实的回答道:“我不知道。我与主人相处的时间不长,不知道那个时候会是怎么样的,不过阿尼甲一定很伤心。因为!阿尼甲很喜欢阿鲁吉,晚上就寝时,他就常常跟我提起阿鲁吉的事。”

“是吗……”尽管弥生无法想想刀剑要如何伤心,但她接受了膝丸的说法。

只是,突然低落的心情不知何时会从沉重中解脱,弥生又害怕给膝丸带去负担,岔开了话题。

“走吧,时间不早了,去寄稿后还要去商场时间要来不及了。”弥生说着,将手绢叠起,去大厅跟出云打了声招呼,便带着膝丸离开了政府大楼。

日本最繁华的商贸街,应该当属银座了吧。

去政府时,需要先到东京,弥生就带着膝丸坐的新干线,从静冈县到东京只用一个半小时就够了。离开政府,在邮局邮寄好了稿件后,她便带膝丸坐的士来了东京银座。

银座很热闹,路上来来往往不少人群,连地铁口都在源源不断涌出人流。

热热闹闹的人群中,膝丸一身黑色运动服往哪儿一戳,真的是很扎人眼球,可他本人似乎毫无所觉一般,还跟弥生讨价还价道。

“阿鲁吉,买一般面料的衣服用来替换就可以了。”

“不行。”弥生拒绝了膝丸的要求,义正言辞的教育他道:“衣服面料不好的话,会对皮肤造成不可磨灭的伤害,而且一件好衣服的做工,会比普通的要耐穿的多。”

虽然弥生并没有打算让所有刀男穿那几件衣服一辈子,但考虑到他们动如脱兔的运动量,不买好一些的,怕是要跟山姥切那样,一条裤子没穿几次就破了。

当时也是她立场不坚定,听了山姥切的话,买了条一般的运动裤给他,结果没穿几次就破了。破了就罢了,补一补多少还可以穿几次,可山姥切宁可穿破的都不让她补。想到这件事,弥生就一脸胃疼,天知道她当时多么有耐心,好言相劝让山姥切脱裤子,劝说不成功,她就直接上手拽,可惜啊,她毕竟是个普通人,论力气干不过山姥切,反被对方给扛起来扔到房门外。

结果自然是她没成功抢过裤子,那条破裤子山姥切就这么凑付着穿着,而且还相当中意的样子……事后,她也买过不少新衣服给山姥切,但始终赢不过那条裤子。

血淋淋的教训摆在那儿,弥生打死也不买便宜货了。

衬衣、西裤、运动款、嘻哈款,凡是膝丸好奇看过的,弥生全部让他穿上试试看,合适的就让店员打包。她还帮其他人相中了几件新衣服,便一并让店员打包。因为买的量太大了,她便留下静冈县的住址,让店员帮忙邮递过去。

结账时,店员眼里已经含有泪水,毕竟弥生这个大土豪,一出手就让店员这几年的奖金有着落了。

之后弥生又带着膝丸去其他几家常去的店扫荡一通,作为常客的她,自然得到了这些店员的热情欢迎,毕竟她是来送钱的,而且还是十分难得的大批量购买。

一通转悠下来,膝丸已经累的双腿打颤,而弥生却神清气爽,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去过旅店出来了呢。

弥生体谅膝丸要走路,还要换衣服,就买了两个甜筒,她一个膝丸一个,找了个公园的长椅一边吃一边休息。

甜筒刚吃完,膝丸就小声唤道:“阿、阿鲁吉……”

“怎么了?”

“那个,这附近……”

看着膝丸欲言又止的尴尬样子,弥生秒懂他要说什么,抬手指着不远处有两个门的一个小房子说道:“解决私人问题去哪儿。”

“我马上回来。”膝丸歉意的说着,飞快的跑向了洗手间。

弥生轻轻一笑,拿出了放在包里的耳机连上手机,调出了钟爱的流行摇滚乐,当艾薇儿的声音从耳机中传出来的那一刻,弥生感觉整个人都跟着声音放松了,跟着音乐闭上了眼睛。

手机的音量不知不觉间被她越挑越大,最后盖住了外界嘈杂的声音。

她甚至都没有注意到,一个看上去只有十五、六岁少年,从她眼前飞奔过去,而追着他的是个披着黑色斗篷的奇怪大汉,他跑到她眼前时,从怀里抽出了一把大长刀,周围的人见此情况,都被吓得四处逃窜,公园瞬间只剩下正在追砍的俩人还在。只有坐在长椅上的弥生毫无所觉,依旧闭着眼睛在听音乐。

大汉手中挥舞的刀砍在了地面上,力气大到整个地都轻颤了一下,而坐在长椅上的弥生终于察觉到了不对劲,本以为又是地震的她,睁开眼却见到一个大汉追着一个少年。

她来不及反应,边听不远处传来一声呼喊。

“master低头!”

一直追逐着少年挥砍中的大汉闻声一僵,他下意识的回身,想要防守,却根本抵抗不住那突如其来的攻击。

红衣白发的青年早已搭弓上箭,那利箭如疾风,贯穿了他的身体。

然而,他并没有消失,反而发出了怒吼声,不知从何处又掏出了一把刀,双手握刀锤击向了地面,那瞬间地球像是失去了引力一般,以大汉为圆心,失重的情况向外扩散了十多米。

地上的碎石都漂浮了起来,连距离大汉很近的少年都失重的浮了起来,天空中突然出现了一个圆形的光圈,正在吸收着所有飘起来的东西。

弥生试图抓住长椅阻止自己浮起,可惜根本没有用,她连人带长椅一起升空了。

在被吸入那个光圈时,她听见不远处传来的两声呼唤。

“master!”

“阿鲁吉!”

延伸阅读

千灵之心在线阅读王九的电话  http://www.abrasivepaper.cn/udaf.shtml
吴邪再次接到王九电话的时候是许久之后的事情了,那时候他已经认识了胖子、张起灵这一行人

苏醒修仙大时代上元夜之辛酸往事及美丽传说  http://www.abrasivepaper.cn/68yu.shtml
“如果说有,那次算是吧……有一次出门在外正好是十五。在南方的水乡,灯笼除了挂在树上的

锦衣褪尽仗义慷慨  http://www.abrasivepaper.cn/u0w0.shtml
抱着小孩的蓝衣混混,忽地,掏出一把匕首,抓着小孩的后衣领,用匕首抵在小孩脖子上,大声

顾少的腹黑妻在线阅读温暖02  http://www.abrasivepaper.cn/ajqj.shtml
春寒料峭。图书馆中弥漫着好闻的油墨味道。哪怕不学习,在图书馆中的时光也被神灵眷顾,带

沦陷在圣母光环下的反派们[快穿]之冰火之殇  http://www.abrasivepaper.cn/ymtv.shtml
祝融氏族中了共工氏族的诡计,面临着种族的灭亡祝融氏族长为了救大家,牺牲了自己召唤出来

归易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abrasivepaper.cn/syut.shtml
蓦地车外有人敲响她车窗,林窈抬头,车旁的人站直身见不到他模样。按下门侧按钮,车窗缓缓

宫九每天都想挨打在线阅读第7章  http://www.abrasivepaper.cn/yi8d.shtml
玛丽在第二天就被解除不许踏出房门的禁令,不但监视人员撤走,暂停的厨房工作也恢复正常,

逆袭吧!备胎男二号系统的由来(血刃篇)  http://www.abrasivepaper.cn/gx0n.shtml
“系统?我没听错吧,无敌兄,这和系统有什么关系?”天剑问道。“我们所理解的系统是类似

在300大作战的圣都日常第四章  http://www.abrasivepaper.cn/nvl3.shtml
两个火盆霜炭熊熊燃烧,暖阁里是融融似春,热得秦桑身上一阵阵的发燥,紧握的手心里也隐隐

云山新雨盟之被发现了  http://www.abrasivepaper.cn/dqlo.shtml
朴祐镇有些不安的看着BoA代表,比起其他班的气氛,A班显然要安静的许多,每个人的脸上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帘幽梦——萍浮白色骷髅

    客厅里,杨博士不停地大着哈欠。刘凯指着屏幕上的图画道:“博士,我们来陕西的目地就是因为这里古墓众多。而许多还未被开采,今天我们的第一站是处于临潼的骊山旁。”溜门王激动道:“骊山,我们不会是去盗秦皇墓吧?”刘凯白了溜门王一眼就道:“你发烧呢?我是说骊山旁。莫说秦皇墓你盗不了就算能盗你也进不去。他是留给

  • 三国小传在线阅读第三节

    很少有人知道那晚乾元殿中发生了什么,自然也少有人关心这新帝与先帝遗孀之间的故事。后来的事情,众人听闻,宠妃谢氏伤心过度,随先帝西去;皇后慕容氏缠绵病榻;慕容老太尉于新帝即位后不久便主动请求致仕;慕容家在朝子弟不是被贬就是被免除官职,煊赫一时的慕容家也就这样淡出了权势更迭的舞台。兴盛衰亡,变幻无常,萧

  • 守护甜心之消逝的时光第三章在线阅读

    白芷还在懵逼中,吕子乔走了过来,一副高深莫测的把白芷的手拉起来,然后装逼似的把两根手指搭在他的手腕处。“兄弟,你身体有点虚啊!昨天晚上没睡好吧?而且,估计你也经常晚睡,哎,年轻人,熬夜对肾很不好。”“我。。。”“哎,兄弟,你算是比较走运的,还没到无可救药的地步。”吕子乔语重心长的拍了拍白芷的肩膀,突

  • 从木叶叛逃开始第二章

    “快来人啊,快来人啊,出事了。”在这家人的门外响起了惊慌失措的叫喊声,两人急忙赶出门去,发现是自己的孩子不动的趴在邻居的背上,腿上不断的冒出鲜红色的血液出来。女人一边哭一边急忙问:“这孩子是怎么了,怎么了。”男人可不像女人那般的不理智,赶紧让邻居进屋把孩子放在床上,女人在屋子里面陪着孩子,还不断的同

  • 网游天狼之我是大工匠在线阅读第九章

    周彤“这个我超喜欢玩,每次来都会玩的!”周彤兴奋的对着林轩说道。“我也觉得,上次来就这个印象最深!”林轩也被气氛感染,开始兴奋起来。项目的名字叫创极速光轮,位于未来感十足的明日世界区域。排队的等候区可以看到在上面呼啸而过的光轮摩托。任何人对这种脱离现实的科技感都抱着好奇心,当然也包括周彤。队伍不是很

  • 沈先生在线被套路风雨将至

    元宣身旁围满了南宫文的仆役,好在他自己并没有亲自动手。应宗与钟俞的比试很快到了比拼灵气的时候,元宣在一众仆役中转身挪腾,小手段层出不穷,在包围圈中寻到了一个空白,欺身来到应宗身旁,强忍着身边枯木灵气带来的恶心感,凝指成剑,对着鼻梁骨狠狠地戳了过去!“砰!”的一声,应宗身形倒飞出去,撞碎了饭馆包间的屏

  • 玄幻之儒道圣人在线阅读第三章

    不少村民们仍在震撼当中,只见村中央狼狈不堪,打斗的现场一片狼藉。或许村民们永远不会明白今天来的到底是什么人,也永远不明白,那所谓的金圆子到底有什么作用,竟然到了撕杀的地步。但是起码让他们明白了,原来在除了这个地方还有是有人在别的地方生活着的。晓枫一边想着稀里古怪的想法,一边往家赶。到家的时候,他的爷

  • 龙族同人虚无之光在线阅读第1节

    《太太请复婚》文/九月鸢尾晋江文学城独家首发,谢绝转载,谢绝扒榜,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第一章:“你说我这些年,到底喜欢了个什么样的混蛋。”“你一无所有的时候,是我陪在你身边,白璟,是我在陪着你。”司婳以为自己做了一个梦,梦里她终于如愿以偿,和白璟步入了婚礼的殿堂。可是脑海里画面一转,便

  • 黑白世界,彩色的他之波澜(2)

    自那一夜之后。初尘获得了两天的休息时间,更有好吃好喝的伺候着。而其他人,却承受着变本加厉的鞭挞。也正是现在他身后的这个头头找到他,道明了原委。二公子的那些话,确属实言。并不是诓骗他们,拿他们找乐子。但那一夜,护卫们却是早有准备。只因,有矿奴告密。之所以他们没有选择更换岗哨部署,也是二公子的指示。他想

  • 位面大法官之佳人有约(4)

    第四章佳人有约在听完妈妈的讲述以后,慕容武勇觉得以前是自己对妈妈误解了,其实妈妈并不是一个只会暴躁,动不动就发脾气的人,而是一个特别有爱的妈妈,只不过是过去的那些伤心的日子使得她的生活和性格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而作为她的儿子,没有能及时的给她最好的安慰,反而每天都在误解她,想到这里,慕容武勇开始忍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