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怨器横生第二章在线阅读

作者:消白昼 来源:晋江文学城

细细的为亚奴包扎好伤口,时间已经过去一刻钟了,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二少爷,老爷发火了,让你马上过去。”

莫有机拍了拍因坐在地上沾到衣服上的灰,亚奴此刻低着头,还是轻微在发抖,似乎非常的害怕。

“雌父,你想离开这里吗?”莫有机说道:“我的意思是,离开这个家,离开那两个欺负你的人,离开……离开雄父,然后,只有我们两个,生活在一起。”

亚奴闻言,似乎非常震惊的抬起了头,眼神依旧怯生生,只是似乎在剧烈的动摇着什么。

雌奴震惊的有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莫有机,自从长大懂事后,第一次叫他雌父,最开始的时候是他雄父不允许莫有机叫,到后来,被人指指点点的多了,莫有机或许心里除了自卑还有对雌奴的一点怨,毕竟,莫有机受到的歧视都是因为他亲生雌父是个亚雌奴,所以,虽然二人还有一点儿交流,却再也没听到莫有机叫他雌父了。

这另一件事,便是莫有机说的,离开他雄父。

这个世界,是以雄为尊的世界,与自己的雄主分开,还是主动离开自己的雄主简直闻所未闻。

就好比中国明清,那个要求妇女三从四德的时代,你要主动离开便是违背了三从四德,便是大逆不道。

亚奴此刻三观应该都受到了冲击,莫有机不逼他,莫有机只是提出这个建议,他也不勉强,如果自己的雌父还是不愿意,想继续忍受,莫有机也会陪着他,护着他,用自己的所有保护自己的雌父。

谁知,亚奴,竟然微微点头了。

莫有机既惊讶,又惊喜,看来,雌父也是心寒了,这么多年,哪怕生下了莫有机这个雄子,哪怕母凭子贵抬为雌侍脱离了奴籍,他依旧被人贬低,被人看不起,依旧不被雄主喜欢,甚至放任雌君和其他奴仆一起欺负他。

其实在亚奴心中,欺负他是可以忍受的,因为亚奴早就习惯了,但有一点,欺负他的孩子,这是亚奴最难以忍受,也最愤怒最悲伤的事。

别人家的幼年雄子哪个不是娇生惯养,哪个不是如爱护眼珠子一样爱护幼崽,别说小雄虫。就算只是小雌虫,也会一样保护的很好,虫族对于幼虫保护是极为严苛的,如果有虐待幼虫的行为,将会受到非常严厉的责罚。

这么多年,莫有机一直被雌君还有他哥哥莫有莲明里暗里的虐待,今天,他也是被莫有莲一顿踢,又被泼水,弄的满身狼狈不堪。

其实今天还算好的,之前被雌君,也就是莫有莲的亲生雌父毕丝,虐待的更多,不过他们在虐待莫有机的时候做的比较隐蔽,通常他伤到的地方都能被衣服遮盖住,而且也不会真的打残,只是让他每天受点皮肉伤,他们父子俩便开心了。

而莫有机的雄父,因为不喜亚奴,对莫有机也没多大的喜爱,对雌君父子的虐待行为虽然知道一点,却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莫有机在这种日以继夜的折磨下,性格变得沉默,抑郁,痛苦,甚至开始怨恨,不光是怨恨毕丝、莫有莲,更加怨恨自己的雄父、雌父。

莫有机怨恨雄父的冷漠,怨恨他袖手旁观,更怨恨他为什么要和亚雌生下自己,既然生了自己,为什么又要放任别人虐待自己?

不是所有事都有资格成为父母的,地球人有句话说得好,一想到为人父母不要经过考试,便觉得心惊胆战。

莫有机心中有了个计划,他先是打开自己的光脑,也就是植在每一个虫族身体内的芯片,他查询了一个号码,打了过去,简单的诉说后,在一旁的亚奴震惊的瞪大了双眼!

他不可置信的望着莫有机!这个幼崽这么疯狂的吗?

莫有机竖起食指放在嘴边,让亚奴保持安静,他说道:“雌父,你现在快藏起来,躲到房间去,谁敲门都不要打开,你等我过来接你,很快,就只有我们两个人了。”

亚奴点点头,他佝偻着腰扶着自己受伤的手臂离开了这里。

莫有机眼中浮浮沉沉,一道精光闪过他的眼珠。

莫有机姗姗来迟,饭桌上两只雄虫和一只雌虫都等了他很久了。

莫有机直接略过他们,淡定的抽出自己的椅子坐了下来,只见他拿起刀叉便开始吃已经有些冷了的人工合成食品。

而莫有机对面的三只虫子碗中有肉有菜,他们拿走了莫有机的雄虫奖励金,却一直给他吃人工合成的食物,哎,莫有机叹了口气,怪不得这具身体这般瘦弱。

“雄主,二少爷好大的架子,不光让我们等,还一坐下就直接开动了,看来我们三个等他吃饭是白等了。”雌君毕丝有些阴阳怪气的开口道。

“我没让你们等,你们大可以自己先吃的。”莫有机一边说着,一边风卷云残,一边又擦了擦嘴巴,这么点东西,有些吃不饱。

对面三只虫全部都被惊讶到了,特别是莫有机的雄父莫得谦,他满脸写着不可置信:

“你今天怎么了?他是你雄父的雌君,也就是你的雌父!你看看你怎么说话的!”

莫有机擦完了嘴,随手将纸巾丢在餐盘里,又抽了一张纸,仔细的一根一根的擦着自己的手指,漫不经心的抬了抬眼,眼神里只有鄙视,恶心以及不可察觉的失望:“他也配做我的雌父?我的雌父永远只有一个。”

“莫有机!!”这时,莫有莲愤怒的拍了一下桌子“你不就是怨恨我阻挠你报名种田争霸赛吗?你有什么火你撒在我的身上!你何苦为难我的雌父!他对你这般好,视如己出!你有没有心?”莫有莲的眉毛拧成一股绳,面色凄苦,说不上的楚楚可怜,他脸上写满了愤怒,失望,震惊,甚至眼角还有未滚落的眼泪?

莫有机翻了个白眼,心想,奥斯卡不光欠了你一座小金人,还少了你一个终身名誉奖。

主位上的莫得谦慢条斯理的切了一块肉放入口中,一边咀嚼一边故作优雅的倒了一点红酒在杯中,他听说以前有个和虫族体态样貌样相似的种族喝酒前喜欢晃一晃,最近这个动作在贵族中颇为流行,于是他也学了这一手,东施效颦一下。

他慢条斯理的开口道:“莫有机,他才是你的雌父,你唯一的雌父,你还有,哪个星际种田争霸赛,你别参加了,精神力D你也好意思去丢人?退了。”

莫得谦用的是肯定句,连给莫有机反驳的机会都没有,他就是这么笃定,莫有机不敢违背他的命令,莫得谦心想,他这个二儿子,虽然是个雄子,但是无论哪一点都资质平平,将来卖给有钱的雌虫赚他一笔就可以了,哪里用得着折腾什么种田争霸赛,这种好事情,让自己优秀的大儿子去就行了,毕竟他大儿子的精神力可是B啊。

莫得谦是个最喜欢装模作样的伪君子,真小人,他没有工作,靠着三个雄虫的奖励金整日混迹所谓的名人圈,最爱和人攀比,也喜欢附庸风雅,看人家真的上流社会做什么便也要学着做,家里面早就债台高筑了,却还要学人家喝红酒,据说这种酒一小杯就够普通虫族家庭吃一个月了,但莫得谦也不管这么多,别人有的他也要有,别人可以喝红酒,他也要弄一瓶回来,学着酒桌礼仪,自以为这样就成了上流社会的人。

“我都说了,我的雌父只有一个,那就是被你们虐待的亚奴,我,莫有机,这辈子,都有且仅有一个雌父,你们如果耳朵不好没听清的话我可以多说几次,我有这个耐心”

说完他顿了顿,拿着杯子喝了口水,一口气说这么多话,口都渴了:“还有,种田争霸赛,我肯定是要参加的,要不要参加是我的事,与你们所有人都无关,你们要是实在太闲了,可以出去逛逛街,看看世界,涨涨见识,而不是在这里管我的闲事。”

莫有机说完,放下杯子,他在等,等着那高高在上的雄虫,发疯。

安静只是一瞬间的,在下一秒,一道影子快速闪到莫有机的身边。

“啪——”剧烈的响声,响起在这寂静的空间。

莫得谦眼神如果能杀人的话,此刻莫有机可能已经被凌迟处死了。

莫得谦从来没想过,这个懦弱的孩子有一天,敢这样对他说话,莫得谦向来是自负的,特别是在家里,他就是皇帝他就是王法,哪怕是他的大儿子和雌君,都一句话不敢反驳他。

他做梦都没想到,这个自小唯唯诺诺,连眼睛都不敢看着自己的二儿子,有一天敢这么对自己说话,此刻他也管不得什么雄虫保护法了!用上了自己全身的力气,甩了一个巴掌。

莫有机被冲击掀翻在地,他捂着脸,低着头,一丝红色的血从他嘴角蜿蜒滑落,从嘴角到下颌,再蔓延至脖子内,弯弯绕绕,最终滑落进衣服里。

但莫有机却笑了,是发自内心的笑了。

莫得谦有些奇怪,他眉头簇起,难道说这孩子神经错乱已经疯了??

忽然,门外响起一阵猛烈的敲门声。

“谁?”作为一家之主的莫得谦问道,他心下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但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劲。

“您好,这里是市政府雄虫保护协会,我们接到了举报电话,说您家有幼崽雄虫遭遇虐待,请您马上开门,我们需要搜查,如果不配合,您将遭受15天以上的拘留。”

莫得谦恍然明白过来了!

这都是莫有机的阴谋!这下除了震惊,莫得谦更多的是慌张,像野兽落入全套后的垂死挣扎,怎么办,被莫有机算计了!

他转头看着莫有机,灯光下,莫有机缓慢的站了起来,逆着光,他的嘴角还流着血,身上的衣服湿哒哒被刚刚被莫有莲泼湿还未干。

莫有机的眼中充满了讥笑,讽刺。

他向莫得谦走近了几步,看着他的眼睛,怜悯的看着他。

莫得谦打了个寒颤,打从心底的,害怕这孩子的眼神,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怎么市政的人都来了?!

莫有机对着莫得谦,一个字一个字慢慢的说道:“您好!尊敬的雄虫保护协会的工作人员,我叫莫有机,是我刚刚拨打的举报电话,我举报我的雄父莫得谦,我雄父的大儿子莫有莲,我雄父的雌君毕丝,他们虐待雄虫幼崽。”

市政雄虫保护协会的工作人员皮秋本来觉得这个工作岗位就是个闲职。他每天就是泡一杯茶或者冲一杯咖啡,打开光脑看看新闻,看看八卦,这一天的上班时间也就过了,毕竟这个时代谁会虐待雄虫呢?那家那户不是将雄虫放在心尖上宠爱?

他更多的工作是协助家庭纷争调理协会去调解一下虐待雌虫的事件。

从来只有一些刁蛮任性的雄虫会虐待雌虫,不过毕竟雌虫耐草,雄虫力气小,娇弱,只要不过分,不出虫命,没什么人会当一回事。

但是虐待雄虫,特别是虐待雄虫幼崽这事可就大了。

具体怎么大,还得就事论事,不过犯事的人,肯定不会好过。

延伸阅读

渔掌门加盟  http://www.angelpark-residence.com/x0tg.shtml
渔掌门渔具主营渔竿,经工商部门批准注册,威海渔掌门渔具有限公司具备渔竿的招商代理资格

全策加盟  http://www.angelpark-residence.com/xxe0.shtml
全策小饰品经销批发的欧韩流行饰品、发饰、项链、手链、戒指、耳饰、脚链等、外贸项链、发

振美康加盟  http://www.angelpark-residence.com/di42.shtml
振美康女鞋总部是单鞋、女鞋、凉鞋、高跟鞋、平底鞋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

优悦婚礼策划加盟  http://www.angelpark-residence.com/b4vk.shtml
优悦婚礼策划是北京婚礼策划公司中享有盛誉的一家北京婚庆公司。优悦婚礼北京婚礼策划提供

北本电器加盟  http://www.angelpark-residence.com/btvk.shtml
北本电器加盟详情北本电器有限公司是四方电气技术有限公司为适应中国节能市场发展,借鉴国

布拉格恋人加盟  http://www.angelpark-residence.com/aqjt.shtml
幸运伙伴可以根据当地市场情况自由搭配以下8大类饰品,DIY自己的幸运店铺!水晶类:显

兆亮珠宝加盟  http://www.angelpark-residence.com/sy4u.shtml
兆亮珠宝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深圳市姚氏珠宝首饰有限公司成立于1989年,其前身为深圳市

金牛锯业加盟  http://www.angelpark-residence.com/dsdc.shtml
本公司位于无锡市惠钱路严家棚11号,主营销售双金属带锯条等。公司秉承“顾客至上,锐意

梦卡芬加盟  http://www.angelpark-residence.com/d7zo.shtml
梦卡芬服饰厂位于广东省汕头市潮阳区,是一家生产各种时尚内裤及情趣内衣系列的外销型企业

曼倩化妆品加盟  http://www.angelpark-residence.com/y91h.shtml
曼倩化妆品公司成立于2006年,一直秉承“质优价廉服务为先”的经营理念。曼倩化妆品有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帅西门在线阅读第3节

    这厢淑娘跟春花聊些各家八卦,那边吴柳已经与刘媒婆谈好,淑娘的八字也到了刘媒婆手中,两媒婆这便告辞,将八字去施家合并占卜不提。见媒婆都走了,淑娘让春花去请郎中,因施家不多远就有一家很大的医馆,恐春花再去那家请特意嘱咐道:“爹常吃的药方是南市那家的郎中开的,如今还去请他。”春花答应了飞快的出了门。不多时

  • 当恶毒女配有了读心术在线阅读第10章

    沈彦钧怕早上起不来,临睡前让系统明天叫自己。不想系统的声音不是外放,是脑内投放。第二日辰时,沈彦钧直接被轰炸到眼冒金星。“下次,温柔点。”[好的宿主]他缓了一会儿,边换上纳戒里的备用衣服,边推开门看向楚倾寒的房间,昨晚对方留在门口的药已经被拿走了,少年舒了口气,吃了颗辟谷丹后,拿出玉牌去了鸠泉门。这

  • 这院子里啥都能成精在线阅读第5节

    第五章迷迷糊糊中觉得有股不轻不重的力道有节奏落在肩膀上,楚绎慢慢睁开眼睛,睡眼惺忪间发现房间里光线幽暗,窗外天色将明未明,时间还不算早。而拍醒他的人,高大身影逆着光,意识慢慢回流,楚绎略侧一下肩膀朝着拍醒他的人看去,即使光线晦暗也能看清男人俊朗冷肃的面容。看清后愣了一秒,秦佑。他昨晚喝多了,现在只零

  • 我在英雄世界当英雄在线阅读我才是真正主导比赛的人

    湖人再次拿到球权,这次他们选择让孙悦连线拜纳姆做空切配合。控球后卫出身的孙悦,有着和得分后卫一样完美的身体天赋。作为1号位,孙悦利用自己的身高优势可以轻松对抗联盟的大部分控球后卫。孙悦持球轻松很轻松的过掉开拓者的控卫布雷克,在三分线内做出一个假投真传。皮球在空中直线飞行,直插篮底,拜纳姆高高跃起。“

  • [重生]每天都想揍男主之火生的来信(10)

    这封信上,写着“西江省金山县红星中学常乐亲启”几个字,字如其人,飘逸飞洒,不用看署名,就知道是王火生寄来的。常乐心里想,这同学,真的是念念不忘啊,看来,不把我救出贫穷的火坑,他誓不罢休,决不收兵。常乐赶紧回到小房间,展开信纸,仔细阅读。亲爱的常乐:你好。令尊令堂大人可好?很奇怪我发电报给你吧。不会怪

  • 奉道而行转学(上)

    我在我的第一所学校里上完了一年级就转学了,因为我的父亲虽然是农民,但是他知道一个农村孩子要是想走出山沟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就只有读书,所以我的父亲把我从农村学校转学到了市里。我记得我和爸爸妈妈在市里一个亲戚家里住了七天,那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转学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在这七天里父亲为了

  • [综]混乱的人生之敢拿屁股坐僵尸的英雄(6)

    “搞什么鬼还僵尸呢!把劳资当三岁的小孩子骗啊!”身穿背心的秃顶大叔边走边骂道,这家伙就是那个张口闭口劳资怎么怎么样的人。“这破地方还真大!走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找到出去的路!”随便找了一个放有成堆木箱子的地方坐下,无聊的这位大叔玩起了书法,木箱旁边是一面完整的墙壁,大叔找了个石头,在那上面刻了“你劳资我

  • 邪帝的特工娇妻第6章在线阅读

    良久,大汗长舒一口气,道:“传本汗手谕,天降大灾,身为本汗之女,定当为国分忧,着赫连笙姬,封为尸女,以血祭天,求赐甘霖。”“是,阿木多领旨。”翌日这个消息就传遍了皇宫,也被大汗昭告了天下。永和宫内赫连笙姬跪在独孤舞面前,双手掩面,泣声道:“额吉,额祈葛怎么可以这么狠心,我可是他最疼爱的女儿,什么尸女

  • 天道自在第五章在线阅读

    但是他只是出了办公室,还在走廊上他不能倒下,至少不能停在这里。韩七第一次看这满满当当的联系人页面不知道打给谁。他看了看那个在医院时存进来的新号码,吴楠两个字静静地躺在上面,韩七站在酒吧门口,里面强烈的音乐一下一下敲击着心脏,韩七的眼眶和鼻尖微微红了,咧着嘴露出一个心酸的笑容,“男神,你的小迷弟饿了,

  • 彼岸止在线阅读第四章

    施瓦辛格走在前面,气势昂扬,两侧巡逻虎鲸纷纷避开他们。凌溪觉得自己是一路小碎步跟在他身后,无奈摇头,施瓦辛格突然停了下来。凌溪还在往前走着,瞬间撞在了施瓦辛格厚实的脊背上,嗷的一声痛呼出声,痛得眼冒金星。“您没事吧?”施瓦辛格紧张扶住凌溪手臂询问道。“你怎么突然停下啊…”凌溪脾气温和,但也架不住这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