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少包三)忍者追夫路之第八章

作者:花花是沐沐 来源:晋江文学城

可是有了徒弟谁还在乎一个只会讲设定+双击666的系统?

宫主心满意足地将新徒弟从地上拉起来,左看看右瞧瞧,越看越喜欢,但还是保持着矜持没有说太多话——因为说太多会暴露自己怪异的口音!

以后可以开开心心养成了!

不过显然对于收徒这件事有意见的不只有系统,符远知刚被扶起来,就又被一坨东西给砸倒在了地上——

大橘!

只见大橘领着一家松鼠、一只鸟崽和两只胖头鹅,前仆后继地跳到符远知身上,于是新收的乖徒儿就这样被一群毛茸茸给占领了。

大橘还歪着头对宫主撒娇!

符远知:“……”

……说起来大橘你是不是练过千斤坠?

……

执律堂的阴明感觉自己想从云都宫宫殿的飞檐上跳下去,但又立刻想到——护体的灵力会自动让他飞起来的……可是,魔徒溜进云梦天宫大搞破坏,还是三个如此蹩脚的魔徒,掌门八成会把他拆成耳月日月!

他走到大殿门口就开始冒冷汗,掌门虽然看着宽和,但遇到这种事从不手下留情。

云梦大殿一如既往地安静,掌门还是那个只喜欢抱着小云都宫傻看的掌门。

阴明一进门,还并没来得及负荆请罪,掌门已经淡漠地说:“与你无关,云都宫本是一件法器,是这法器没有足够灵力用以驱动了,所以无法支撑天宫外阻挡魔徒的结界。”

“没有灵力?”阴明怔住,走路差点顺拐,“弟子从不知云都宫需要……”

“你以为云都宫是自己飞在天上的?”一贯温和的掌门此刻却冷漠地看着他,“是有人天纵英才,以一己之力,燃烧灵力,维持着这座天宫不坠,十洲三岛内,各个仙门都懂最基本的浮空之术,这没什么,可没有任何旁人做得到云都宫这般,万年如一,就像云洲的太阳。”

云都万年不曾落地,如同道标,所以云梦天宫的势力才从这云泽川的高空,辐射到云洲,散布到全境,全十洲三岛,连山都的妖修都知道人类在云彩里建造了一座永不坠落的宫殿,其威名显赫,能让万仙朝拜,魔徒退避。

而今天掌门说云都宫没有灵力了?

听起来好像在说:明天太阳不从东边出来了啊。

所以阴明急忙问道:“掌门,云都宫需要何种灵力作为补充?弟子可否为您分忧?”

掌门对阴明摇了摇头:“云都宫既是器灵,那它的核心就只认一人的灵力。”

剑修的本命法剑只有自己能动,云都宫纵然造型怪诞不羁,但,仍旧遵从器灵最简单的核心守则。

阴明还想说什么,掌门对他挥了挥手:“你且退下吧,办好我先前吩咐的事,其余的我会与各长老商议。”

……

阴明退去后,不出片刻,一道霞光闪过,一名女修拎着一把剑,气势汹汹地杀进了云梦大殿。

啊啊两声惨叫,给掌门看大门的可怜弟子被拎着领子扔了下去。

“秋闲!”女修爆喝一声,“你真的闲出病来了吗?”

剑指到鼻尖上,冷着脸的掌门看清来人,慢慢露出一点笑容。

“你出关了。”掌门端坐殿前,颌首致意。

云梦天宫作为综合性的中立学术机构,各行各业都得有点会这门儿的人,不过他们自己家的剑修闭关多年,终于出来了,虽然作为老师来讲脾气不够宽容,但好歹,秋闲可以把从穹山剑宗请来的外援送回去了。

“呸!要不是我闭关这些年,我会答应你把玉京老王八蛋的小崽子弄进来吗?”女修疾言厉色地怒吼,“你都不记得云梦天宫落成时我们说过的话?在这里每个人、是每个人,都有自由求道的权利,结果现在呢?初心宫都快成了第二的玉京了!到处都有人阿谀奉承,等着玉京主把他招揽去呢!”

女修气得转了个圈,剑的方向却稳得很,继续骂道:“你是不是傻,玉京主一直对我们云梦虎视眈眈,还妄想什么招安?你心里没点数?下面一些年轻的道师都快被那个玉京主的小崽子给策反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秋闲皱着眉,安静地任人骂完,捏了捏眉心,回答:“你说的对,有教无类,师兄立的规矩,那凭什么玉京主的儿子我们就要拒收?”

燕容一愣。

“小容。你一直就是这样。”秋闲用手支着下巴,一点都不紧张鼻尖前面的剑,“你得用脑子思考问题,不能用剑思考问题,所以师兄闭关之后才让我做掌门,而不是你。”

燕容眯着眼睛,而秋闲继续说:“况且玉京离我们很近,至于你说的玉京主的儿子,他说话又不算,你让他问问他父亲,如果哪天他父亲说,要和我们云梦天宫一较高下,那才算得,现在还是相安无事的好。”

不过燕容只被说服了一秒,随即竖起长剑,啪地一声拍到了掌门脸上:“滚蛋,我才是师姐,你叫谁小容呢?”

“……”秋闲顶着脸上的剑印,面无表情地回答,“我大你一千岁。”

燕容脾气急,消气也快,立刻心情不错地收回长剑:“知道啊,老师弟。”

送走燕容,之前的阴明又回来了,和这位师伯擦肩而过,一抬头,掌门果然一副刚被欺凌过的惨相,于是伸手去掏锦囊,手生生拐了一个弯,变成了掏药膏。

掌门冷着脸举起手,阴明悻悻地把药膏收了回去。

……执律堂天天在初心宫蹲点,就等着抓欺负师弟师妹的不良分子去关禁闭,但是面对经常欺负掌门的燕仙子,谁也不敢说什么的,搞不好燕仙子会连你一起打,才不管你是不是狗屁执律堂,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鲜活案例。

听说最早的时候燕仙子跟着云梦天宫之主一并深入九幽炎魔山,掀过魔徒的赤炎宫,还别出心裁地绑架了一大堆魔徒当苦力来给云梦天宫盖房子,初心宫不少耐打防爆美轮美奂的小楼,全是魔徒的工程,不然魔徒也不会一直心心念念咬牙切齿想要炸了云梦——而且那些魔徒最后都送去穹山接受思想教育了。

虽然几千年前云梦天宫真正的宫主就不再亲身管理这座恢弘宫宇,但他的威名犹在,所以燕仙子的丰功伟绩完全可以让她在天宫啥也不干还能横着走。

现在阴明得知,原来天宫之主并没有真正离开,掌门那日说,天宫宫主是一直闭关追求更高的境界,因为大家都是修道的,这晋升之险人尽皆知,为了防止在宫主闭关的漫长时日里有人搞小动作,这才隐瞒消息。

作为新生代的顶梁柱,阴明也没见过天宫宫主,从他成为执律堂堂主,掌门人就一直是宫主的师弟秋闲道尊,只不过上千年来,他一直称掌门,从未以云梦天宫主人的身份自居。

“掌门,这是您日前交代的任务。”

阴明递上锦囊,并未曾打开来看过,秋闲看了他一眼,赞许地点点头,一抬手隔空取过,一入手就能感受到那种清新的灵力……一枚莹润的淡青色灵石躺在他的手心。

“……那个下门的弟子呢?”

阴明一愣:“回初心宫了。”

……

符远知拿了充满能量的灵石,就交给了执律堂,之后轻轻松松把这个月十八次缺课记录全都给抹掉了。

惊呆,十八次,全都抹了啊!

宫主默默围观全程,忽然意识到——为什么自己穿越没有外挂?因为我本人就是外挂!

——看,有了我之后我徒弟的运势开始变好了吧!

符远知没有在月栖峰上多做停留,基本上他磕完头就下山了,月栖峰到底顶着一个门派禁地的名号,如果留在上面夜不归宿,明天不知道谣言又成了什么——而且,符远知心里也有着自己的考量——

孤峰上出入都不自由的地方,锁着实力莫测但明显不是大魔头的前辈。

……所以,师尊的身份就……

符远知回望月栖峰,坚定信念:我不会让别人发现师尊的秘密的!

初心宫现在已经清理完毕了,上午来了魔修闹事,下午的课还是照常上了的,所以符远知回到自己房间,发现修葺房屋的师兄师姐刚走,难得乐痕星也没在屋里,估计是房子有个大洞没法睡觉,就去课堂上睡了吧。

“师尊?您还在吗?”符远知以神识试探着问——

片刻后意识中有人轻轻应了一声,于是少年又扬起了笑脸——师尊藏了一缕神识在自己元神里,说起来,师尊……虽然腹诽师尊不太好,但师尊说话的时候……确实口音怪怪的啊,听起来……

“师尊,您……一直是一个人在月栖峰上吗?”符远知试探性地问了问。

“嗯。”

——得到肯定回答,符远知的嘴角向下垂了一下——果然,师尊肯定太久都没和人说过话,所以声音那么好听,语调却有点怪异,语速也比较慢,听起来竟像是刚学会说话不久……符远知特别揪心,在自己的计划列表第一行默默打上腹稿:

当前计划——陪师尊多聊天!

“师尊啊,现在快要落日了,咱们去长角街吧?”符远知脑子转得飞快,立刻冒出好点子,“我们下门弟子一边都爱逛长角街,虽然天宫上层太初街那边更热闹,但买卖的东西好多都太高级,我们用不上,而且上峰灵压太高,我们禁飞的下门弟子上不去,所以弟子可能没法给您当向导,不过长角街有几处很好玩的地方,我带您去吧?”

禁飞啊?

【天宫下门弟子都不允许私自飞行的,宿主您看他左臂臂弯,有一个红色令符,那就是禁飞令。】

宫主看了一眼,确实有,小指甲盖那么大,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个大点的痣。这不难理解,霍格沃茨还也不许学生私自骑扫把。

符远知等了一会儿,神识中这才传来带着笑意的传音:“你没有课业要做?”

符远知脸一红:“那个……缺课太多……”

缺到连道师布置的课后作业是什么都不知道!

宫主轻笑了两声,正想督促徒弟好好学习,结果系统不咸不淡地问:【宿主,您自己学完了?】

所以宫主在符远知看不到的地方露出略微尴尬的表情,咳了一下,说:“走吧。”

“哎?啊,好!”符远知乐呵呵地出了大门,坐上轻云舟,初心宫是修建在半山的,云层之下,所以轻云舟一路向上,穿过云海,迎着云层上还未完全落下的夕阳余晖,到长角街的时候正赶上夜市点灯。

他走得习惯,宫主却非常惊奇——

“修真界居然也有夜市!”虽然摊位很神奇,前世宫主逛夜市,大部分是地摊,人家修真界的夜市可是个3D立体夜市——因为不少摊位和店铺是飘着的。

【宿主……修仙真的不等于原始社会……您究竟哪里来的刻板印象?】系统非常虚弱。

“嗯……我只是以为修仙需要经常闭关。”找个山洞闭上眼睛,三五百年过去了,小说里经常这么写,闭完关发现人类两个朝代过去了,这样不对吗?

【……宿主,没有人会在山洞闭关,您形容的是……山顶洞人!】系统呛声,【修行大道,自然是要领略天下间千姿百态,从中体悟,除了重伤闭的那种被迫的关,我们这个世界修道的不爱钻山洞!】

宫主……三观日常刷新(√)

街上人头攒动,和前世的夜市差不多热闹,****手上也都拿着各种吃吃喝喝,这街上基本没有年纪特别大或特别小的,看着感觉像大学门口的那种夜市,只不过,大学门口的夜市不会走过一个路人,毛茸茸的尾巴甩过你的肩膀。。

天边有几层楼高的楼船,像是二十一世纪那种豪华游轮的古风版本,只不过它们并不乘风破浪,而是乘风穿云。船首的尖翘将厚厚的白云推向两侧,夜幕下灯火辉煌,有些小船的运行原理类似法器,不少大船的底部则铭刻着浮空用的法阵,舵手其实就是阵法师,他们一边维护法阵,一边向天宫靠拢,穿着袍子,有的拿根棍子,明显的非典型修真,不小心容易想象成甘道夫。

从神识里传出点点波动,符远知心下了然,几下提纵穿过长街,站到一处阁楼,“师尊,那是白云沿码头,这种飞在云上的船叫轻云舟,是用据说比云彩还轻的天浮木造的,像这么大艘的,全十洲三岛总共也没有多少,但是咱们云梦天宫的整个上门基本都在高峰与云层上,想要一次运送大量的货物来贩卖,就一定得用轻云舟。”

接连又开来两艘大船,码头上下一片繁忙喧哗,船工工长呼来喝去地指挥,让人把布阵用的灵石搬到船上补充好,执律堂的黑衣律者从上空掠过,几个看上去很青涩的律者八成是新人,虽然检查着来往船只,眼神却忍不住往夜市灯火上飘。一时间这高山云海上竟然也如此充满烟火气息。

“而且,这种船是云梦天宫宫主发明的,因为最开始山都那边的翼族只愿意把这种木材提供给天宫主,因为上古时不少宗门傲气太重,翼族脾气也不好,见面不打架就很稀罕了,所以其他门派想要可不容易呢!”符远知充满自豪地说完,立刻闭上嘴巴——

不,不能老当着师尊的面夸别人啊。

殊不知系统在那边也一副房产中介商的嘴脸:【轻云舟这种东西,最开始用来在战场上运送不能独立御风飞行的中下等级道者,因为这种团结一致,咱们道门才在云梦主人的带领下赢得仙魔之战的胜利呢!】

一如既往无视它。

“师尊,金鸟笼,您要一个吗?”符远知指着街边的一处铺位。

宫主顺着符远知的视线,看见一家卖宠物用品的店铺,橱窗里就摆着一只精巧的金色鸟笼,商品旁边还有介绍,写着:“全自动清理鸟屎,能耗低,大师级布阵师亲刻法阵,十年保修!”

低头,鸟球一无所知地睡在宫主腿上,根本不知道某些不良弟子的小算盘。

“而且,师尊,我看那边的兔笼也很好,还配备兔子专用厕所,也带自动清洁法阵,这样大橘就不会在您的书桌上撒尿了。”

唔……这个似乎很心动,毕竟修真界的兔子……它撒起尿来也还是骚啊!

宫主回头看了看正在啃自己头发的大橘,默默把那缕沾满兔口水的头发抽回来,大橘张开嘴巴,呆呆地看着宫主,还想继续啃,被宫主一甩手扔去了山崖顶上……傻兔子,你这小牙是啃不动我头发的。

用法术把口水蒸发,宫主果断点头:“兔笼,买一个吧。”

好嘞!符远知笑逐颜开地去交钱,送给师尊的第一件礼物呢!

抱起兔笼,店主还送了上品灵草,沾染灵力长出的牧草,食草灵兽都爱吃这个。符远知心下琢磨——别给大橘吃成了精,那好像就是只吃得过肥的普通凡间肉兔。

呯呯——天空炸开烟火,五颜六色,符远知感觉到师尊正在看天上,所以笑着解释:“我们在云都宫上丹道课,道师说,某一届的师兄师姐发明了新的废旧丹炉处理方法——做成烟花炸上天,因为焠过丹火,所以炸的时候颜色格外鲜艳。”

丹炉……宫主默默脑补了一个热爱放鞭炮的太上老君。

呯——轰隆隆——更大的火光从白云沿传来,夜市里的不少下门弟子一片拍手叫好。

但是……

“散开……散开!”

黑衣律者从四面八方飞来。

停泊的轻云舟忽然有一艘启动了起来,正在搬运货物以及维护法阵的船工被甩飞了出去,正撞飞一名执律堂黑衣律者。

“都闪开,有魔徒混上白云沿了!”

延伸阅读

隋唐天帝之万界霸主之穿越的世界(1)  http://www.bjdgfm.cn/pj55.shtml
上午,天气已渐渐热了起来,操场上身穿球服的体育老师抬手遮着阳光,另一只手却运着篮球而

怎敌她千娇百媚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bjdgfm.cn/xef2.shtml
仙凡大陆。云海之间,绝顶之巅—烟雨台。这里是道侣朝圣之地,也是道教少主梁雨晨和第一美

世界的彼方之斗灵大陆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bjdgfm.cn/gq40.shtml
此时的石言已经顺着工作人员的指引来到了这次直播解说的录制直播间,刚过来的他就看到了陆

海贼之暴力美学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bjdgfm.cn/6tb6.shtml
夏夜的风仿佛是上天在夏天里唯一的恩赐,因为舒爽的晚风吹过脸颊后,那种舒爽沁人心脾,可

[陈情令]不渡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bjdgfm.cn/s55k.shtml
对于陈东那人之常情的贪婪,雅老倒是眼神平和,显得颇为理解。之前他也是随口一问,哪怕陈

男二女二灵魂互换了怎么破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bjdgfm.cn/g9bb.shtml
飞机在降落之前遇到气流,颠簸的像是要坠落一样,好在不久之后飞机平稳降落。最近空难新闻

红楼之蛇蝎美人在线阅读第二节  http://www.bjdgfm.cn/u5t1.shtml
戒指进去的一刹那,文曲能清晰的感觉到,戒指有稍微扩大一圈,所以套进去套得很轻松。紧接

英雄联盟之重生嘉文四世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bjdgfm.cn/dqzs.shtml
春山之上,蛤.蟆精化成的山主一把按住一个女人的脑袋,在对方惊恐的挣扎当中,张口用力一

我和两个地府朋友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bjdgfm.cn/g8wn.shtml
“哐当。”乔楚生正将拿回来的行李归置,便听见外头有动静,他推门而出要去探探,还没走两

恋上她的蜜糖唇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bjdgfm.cn/xvt2.shtml
承乾宫偏殿,陷入沉睡的永璂眼角滑过一滴眼泪,滚入发丝间,消失不见,一切都不为人所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都梁兰在线阅读第9节

    我们三人在车上无所事事地看着手机,我点开手机的江城新闻,对10月10日晚别墅重大抢劫案并没有什么进展,警方仍然严加排查这这座城市的的进进出出,而对我的悬赏还追查力度似乎有些减弱。经过半个小时的路程,车子终于在大学城停了下来。我们三人一步步的走在学校里,看着前方高出一大截的十九号宿舍,我转过头问陈剑:

  • 试探第3章在线阅读

    “妹妹你说我们的苇牙大人在哪?”光无精打采的问道。“我也不知道,我们找找吧说不定在找一会就能找到。”响回道。“可是妹妹我们已经找了一天了,我饿了!”光看着自己已经空扁的小腹丧气的说道。“你可是姐姐就不能稳重一点吗,再说我们不是有MBI的黑卡吗?响秀眉微蹙有些生气的看着光说道。光先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表情

  • 无敌的我只想追回前女友第九章在线阅读

    两人一抬头,就见着郭保坤走姿十分猥琐,还提个诗会的玩法,十步做一诗。自己讲完,自己就上了,做了一首,诗。就这样一首诗,她都能听见满堂称赞,是她平日里不怎么看诗的原因吗?濛濛有些后悔了,诗会都是这种水平的吗!早知道,今天就去监察院翻卷宗了。贺宗伟的到时还有点东西,可看他现在这样子,人,果然都是会变的。

  • 修真魔王在都市之再次遇见(3)

    “凤倾天下。”陵光喃喃自语道,“真是个霸道的名字,不过,我喜欢。”陵光迫不及待的想要修炼,但是,凤倾天下是一本十分霸道的功法,以陵光五岁的身子是承受不了的。“小奶娃,你的身体里有封印。”一个奶声奶气却带有一丝丝别扭的声音在陵光的脑海中出现。陵光自然不会不相信瑾的话,自动忽略的他的语气,“封印?什么封

  • 每次醒来都在案发现场初学炼丹

    此时,刘谦又发现自己的鲜血,分成十股顺着指尖不要命的流出来。有五股沿着铁索,流入五位赤膊大汉体内。还有五股则被五只龙爪吸入体内。慌忙中,刘迁是满头大汗,不知所措。就见那,五位赤膊大汉与盖口盘龙,瞬间,由黑色转变成浅红色、又由浅红色转变成深红色。突然之间。嗡。。。。。。。。的相声从丹炉上传出,一阵颤动

  • 大瓠在线阅读第7节

    PS:三更,求收藏!“那就让你见识见识吧!”石田银瞬间出招。“轰!”一声巨响!一颗草绿色的网球,飞射而出,犹如流星撞地球般猛烈,在空气中摩擦出点点花火,直直奔向高飞。这是,第一式波动球!场边的众人脸色大变。“这就是波动球,好强的实力!”“那小子应该接都接不到吧!哈哈哈!”“……”然而,事实却出人意料

  • 姜小姐的田园日常第九章

    隔天一早,阳光明媚,清脆的鸟鸣声响彻天际‘哥哥,我饿了。’某六尾在火红的身体上翻来覆去,嘴嘟着说‘要吃什么?’某妹控温柔宠溺的说‘只要是哥哥做的,灵音都爱吃。’某六尾开心的说‘那就,烤树果,怎么样?’‘听起来不错,好吧。’灵羽把灵音放下来,温柔宠溺的说:‘我去准备,你好好的玩,不要跑太远,对了,这是

  • 淮安梦断在线阅读第二章

    “嘘,先别跟着大流奔出去。”靳伊杭凑到丛歆耳边小声说道。丛歆也觉得这样盲目地跟着人群往外奔跑,能不能逃出命去还是两说,而且还容易发生踩踏事故,说不定反而将性命丢在这里。可是,躲在这咖啡馆中,距危险仅几米之遥,难道就安全了?靳伊杭伸手一拽丛歆的袖子,示意她看向咖啡馆的柜台那边。这间咖啡馆面积不大不小,

  • 山河枕在线阅读第六章

    花开终有时,花落亦无声。人生易老,故而有了诗云:‘常恐秋节至,焜黄华叶衰。百川东到海,何时复西归。’长生的想法木子不是没有过,游历天下的三年又七月,他看到了太多生命的刹那芳华,眼睁睁看着他们被死神带走,人茫茫然的不知飘渺何方,给活着的人留下现实的残酷和揪心的痛楚。他想,有很多人经历过,这也是每个人都

  • 明月酒店在线阅读第10节

    唐晟轻笑。他已经打消了最后那点怀疑。看来传言不可信。这个乔依依也没有他们说的那样邪乎嘛!瞧那大大方方的样子,显然对自己男朋友很满意。“顾总。”进了订好的包厢,马上有个穿着西装的矮个子男人迎过来。男人用蹩脚的中文打招呼:“你好。”顾旭伸出手握了一下,神情与平时没有什么区别:“你好。”唐晟在旁边做着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