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都市神仙在线阅读第八节

作者:不求人 来源:飞卢小说网

早春时节,杏花爬上枝头。

大抵是去年冬日在榻上躺得太过憋屈,我近来很喜欢同阿揽来护城河边走动。

这里热闹不输市井,穿着便衣的王公贵族,吐气如兰的世家千金,抑或是素衣如我,比比皆是。

如今的风还卷着些寒气,我停下来望着水面,水上的冰早前就消解了大半,因此近日城里同我一般的闲人许多都来了这里。

我素来是爱观景的。从前我总待在偏院里,院里栽了两排树,一排桂树,一排是梅,每年这个时节,去年冬的梅花已谢了,院里别无其他的花草,是以我常常翻上后墙去看别家的院景,有大片的梨花洁白似雪,春桃灿烂如骄阳。

只是我嗅不到花香,我从小到大嗅惯了桂香和梅香,见了其他的花卉也只觉得娇美,对香气是无甚感觉的。

那时以为人也是如此,只能看见自己愿意看见的,因而我从来都认为,一生钟情于一件事,一个人,已是相当圆满了。

手上覆来暖意,是阿揽拢着我的手,她不言语,将我的斗篷系得又紧了些。

阿揽是最照顾我的人,从前我们住在赵府的偏院里,她既要做仆人该做的事,烧火打水做饭,又要像亲人一样陪着我说话解闷,我想我若没她在身边,根本活不到如今。而今离了赵府,脱去了仆人的身份,她还是跟在我身边这样照顾我,我早已把她当作了亲人。

是我在世上的最后一位亲人。

“阿揽”

我道,“我记得,自我刚刚给自己过完六岁的生辰,你便来到我身边了,你只比我大两岁,这些年,我也是将你当亲姐妹看待的。你知晓么,自从我听说自己与人有婚约,我就在想,若是哪一日我逼不得已要出嫁了,也一定要让你随着我过去,赵家,反正是绝不能再待下去了”

我眼里忽然起了一层雾,是和风不能吹散的。

我在心里掂量来掂量去,总觉得想说的话太多了,却也自知都是些废话,到了嘴边仅剩一句。

“你、你是时候,该寻个好人家了。”

这几日我想了许多,我先前便摸不清几时才会与蓝思晋完婚,而今他既说要退婚了,我估摸着,自己也不大可能会再为哪一位男子倾心,我后景如此这般也就罢了,我总不能将阿揽也拖着。

我望向阿揽,见她面上不知何时浮起了一层薄薄的红晕,不施粉黛,也灿比春桃了。

“何时的事?”我笑道。

“阿绾”她并未偏头看向我说话,将手缩进了袖子里并在一起,让我想起了君王座下无话可说的朝臣。

颇有些可爱。

她道,“你相信细水长流么?无风无浪,可处着处着,就知道自己这辈子找对人了。”

我默了默,并未立刻答她。我心里其实觉得她这言语虽寥寥,却也深奥的很,像是从大风大雨中飘摇而来,透着几分对世事的参透、惘然。

可我们自小就一起生活在偏院,那地冷清的很,是以我以为,她心里也当如我一般,存了几分尝鲜的念头才是。

城外有一座寺庙,叫寒清寺,我因着想让阿揽去寺庙里求个姻缘签看看,同她一道去了,顺便敬些香油钱,也算是替蓝思晋积攒些功德。

我从离开赵家以后,一直待在蓝思晋身边,吃食住处皆是他在解决,如今我身上的银子也都是他给的,我欠他的人情不浅,只能日后就着这点微不足道的小事慢慢还。

因蓝思晋做的事很特殊,我不知当将他看作修行弟子,还是一位生意人为好。

他曾离家多年留在天央门修习,自返家以后,便一直做着不寻常的买卖。

我知晓世上有许多这样的人,年轻时傲骨铮铮,去过许多地方,做过很多事,也犯下许多错。后觉糊涂,便是怎样弥补也回不到当初了,故而他们寻到天央门的弟子,将自己的过往都如实说与他们听,若他们接下这桩交易,便好办了。

那是一门可媲美偷天换日的的本事。

他们可以替客人将不如意的往事中,那些以为关键的因果挑拣出来,带着客人们回到过去,按着事先商量好了的行事,以全了心中的遗憾。

当然,将过往重来一次,即便是做出了不一样的抉择,结局也是不会有所更改的,须知这世间之事无论怎样变幻,结局终只有一个,无论怎样的因,都将导向同一个果。

那些慕名而来跟天央门做交易的人,大都是对往事痛心疾首,连自己的过去也不能接受了,才会想到寻到另外一种理由说服自己,替往事正名。

天行有常。

做这事的代价也很高昂,于客人们来说,他们往往需要交付天价的酬金,而于那些弟子们来说,此事有违常理,不可多做,是以他们每每做完一桩交易就要休息大半年去积攒功德。

而今蓝思晋又接下了一桩交易,我便替他先将这功德预备着些。

虽然我并不知他究竟在忙活着些什么。我已经整整七日没再见过他了。

我捐过香油钱后,阿揽正虔心地求着签子,我兴致涌上来了,也一同跪下,替自己求了个签。

我取过签条,在手中展平,如是念道:

两情若是久长时 ,又岂在朝朝暮暮。

我默了。

这说辞叫人甚无语。

我替自己求签,其实是想瞧瞧自己这辈子还有没有别的烂桃花,若是有了便斟酌斟酌人选,好好想想对策。

这会儿却莫名得知自己是个情深不渝的主儿,且情路还坎坷。

可我才了断一桩情缘不久,现下这签子又是何意。莫非是要我剪不断理还乱地纠缠下去么?

那不可能。

我从不认为自己决绝,可若当真如此,我可不成了戏折子里唱的那些个可恨又可悲的角儿了么?保不准还只是个过客。

如若不是如此,是否还有另一段绵长的情谊与我有约。

我不想看透。

我侧过身子去瞧阿揽的签文,我方才见她填生辰八字时显得十分郑重,必定是诚心诚意,结果如何,怎么说也当比我的真些。

彼时阿揽握着签文的那只手正虚合着,仅仅露出几个字叫我窥得了。

乃是“立中宵”三字。

我望着阿揽,见她眼底平静如死水,我心底便只想到一句诗。

似此星辰非昨夜,为谁风露立中宵。

竟也是个下下签。

我佯笑道,“都是极美的句子。却也忒伤情了。许是没算着日子出门,老天爷特地赏个签子提醒提醒,保不齐待会儿这真正的伤心事就来了。”

我正欲拉着阿揽去找祸事,以便圆了我的说辞,叫阿揽莫要真信了这签文。

我自行先起了身,想着探探头去看看外边的天色,却隐隐听见了不知哪位僧人唤了一句“苏施主。”

我再向前探头,就瞧见远处一张熟面孔。

恐怖如斯。

趁她身旁那位主子还未瞧见我,我立刻又跪回阿揽身边,道,“若真是如此,不如我们就继续跪着,别起来了,也正好避一避这伤心事。”

阿揽没应我,我知她这会儿心里难受,可我实在是分不出精气神儿来开导她了。

我上辈子铁定是欠了那苏施主一大笔人情,叫她这辈子别的不讨,就专拣着那冷冰冰也不柔软的碎碴子对着我的心口处有一下没一下地扎,扎得我喊疼也不是,又忍不了。

我其实是傻了。毕竟这跪垫底下也没机关,能让我这会儿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也省得尴尬。

延伸阅读

有点不忍心养龙大计泡汤  http://www.woyaozhongjiang.cn/bl1m.shtml
一回宫,刘禅就急忙到了御书房,对于此,张阑月也不多过问,以为刘禅是要去批阅奏折,或者

对啊我家里有矿啊在线阅读引  http://www.woyaozhongjiang.cn/y6dz.shtml
眼前陷入黑暗,不过两三秒,光线回归。一行带血字歪歪扭扭地一个个蹦跶出来:请选择角色。

[HP亲世代]梅林他在开玩笑之我是黑悟空  http://www.woyaozhongjiang.cn/6agx.shtml
在一片废墟当中有一位穿着黑色武道服,面色冷酷的男子高高站在顶峰。如果有人看见这位男子

传奇之开端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woyaozhongjiang.cn/x8y9.shtml
钺国的婚俗和绥国不一样,夫妻交拜是在洞房里。秾华倒退着复牵今上回柔仪殿,这次眼前豁亮

叶天帝传奇之序章 愿你出走数载,归来仍是少年(1)  http://www.woyaozhongjiang.cn/ylx1.shtml
《你有没有觉得?有段时间你会特别喜欢回忆,喜欢想一想以前的生活和日子。那个时候的场景

宠妻娇宝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woyaozhongjiang.cn/nf24.shtml
声落!没有一丝的感情!冷淡的如同面对一个陌生人。楚慧敏得意,嚷嚷着:“是啊!我们家孙

倾世明珠零号  http://www.woyaozhongjiang.cn/bk25.shtml
大家都群情激愤,如果只是“禁区”被破坏,他们还会抱有希望,但城门结界的打开,让他们更

雄关大道之各怀鬼胎  http://www.woyaozhongjiang.cn/s1g7.shtml
出府不容易,可入府却不难,根据之前的观察,子瑶还是决定踩着饭点的时候入府,那个时候最

祸国妖伶北地小村  http://www.woyaozhongjiang.cn/urdk.shtml
天道为仁流万世,侠義长存传千秋。戮魔除妖何所惧,骨气傲然震天穹。传世清名众人欲,柔情

新疆人第二章在线阅读  http://www.woyaozhongjiang.cn/xfwd.shtml
老板娘指了指柜台上的电话,说:“在那边,就不开计价器了,打多久都给你算五毛。”余南应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能强化升级一切在线阅读第一章

    陆清流一脚踩空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手里抓着他的教材《母猪的产后护理》。室内脚盆大的铜镜照出陆清流狼狈的样子。裤子半勾在膝盖处,大喇喇岔开坐在地上,手指黏糊糊的。陆清流:哔了狗了!这活脱脱的自*现场啊。是他穿越的姿势不对,失礼了……他靠在床尾,衣衫不整。脚边滚落着一个瓷瓶。瓶子是空的,不远处散落了一两

  • 我们都爱过在线阅读第一节

    伴着清晨的第一一缕阳光,一根**小拇指粗细的黑色水晶绳从一处距海面七八丈高的悬崖垂下,静静地伸向下面的江里,阳光洒在悬崖上两个头戴遮阳斗笠坐着小凳子的人身上,一个加长,加固型的钓竿就像一台小型起重机一样,摆在两人的中间,那根鱼线就是从那里伸出的,看这架势很有放长线钓大鱼的意思。这时右边那个穿着淡青色

  • 你死我活之三叶草之争(3)

    黑衣男子对易成挥手道:“你过来,再让我看看!”易成却好像没有听到一般,呆呆的站立原地不动,直到黑衣男子再次呼喊,易成才一步步走了过去。黑衣男子一边检查易成的身体,一边说道:“人都已经死了,再想过去的也没用,不如好好活着,那两人死的才值得。”易成道:“我一定会好好活着,以报答两位未知的恩人。”黑衣男子

  • 王牌狙击:枭妻恃宠而骄在线阅读第八节

    21.这件事完全过去后罡瑾童轶每天便真·沉迷学习了,罡瑾每天说的最多的话就是“高一都有这么多作业了,高三不得当场去世?”。“暑假可能还会补习吧,反正别想太舒坦了。”童轶刚刚写完一张英语卷子,停笔休息了一下。一转眼都快期末了,罡瑾觉得前几天自己才进门儿呢。“哥,我发现你变了诶。”他们班的座位是按成绩来

  • 你在撩我吗[电竞]在线阅读第十章

    孟诗瑜以为两个人的关系更近了一步,然而看祝澄柯的表现好像并不是这样的。她好几次想找机会和他说话,然而他明显在逃避这些场合,甚至每次孟诗瑜过来的时候他都恰巧似的缩在后厨。一次两次是意外,那么三次四次五次总是刻意而为之了吧?这个发现令人很是丧气,孟诗瑜不知道自己哪里做得出问题了,明明在医院那天他还邀请她

  • 她胖的可爱在线阅读第3章

    落梅院那几个老妈子确实粗暴,一路上对萧曼吟推推攘攘。萧曼吟心里虽不悦,但始终隐忍不发。看着丞相府里亭台楼阁、假山花园,她脑海里一点都没印象。于是乎在心里不禁问道:“难道真的像外祖父说的那样,脑子被烧坏了,以前的事情全都忘了?”穿过层层院落,看见一排简单、干净的屋子,这就是萧府的西厢房。一个身材魁梧的

  • 无限之道尊在线阅读第八节

    男人修长的五指在木酒杯的边缘随意弹动,他成熟,英俊,看似玩世不恭的眼神中却散发着一股让人信服的魅力。正是这支冒险小队的领袖,被人称之为血刃的费瑟斯。“罗格理,圣域级别的亡灵法师,手上至少掌握着三头及以上的圣域级亡灵召唤物...这次危险系数被评为S级的任务目标,希望大家都没有忘记..”围坐在木桌旁的几

  • 天史之人间情渡之抓奸

    不一会儿,李欣然端着一杯水和几盒药片走了进来,一脸微笑道:“一定要快点把药吃上,高烧可不是小事,烧久了很容易烧坏了脑子。”齐琳眸光一紧,她记得前世她吃了李欣然给的药后,在外面大跳脱衣舞,他们就是以她高烧烧坏了脑子为理由解释的。从此以后,她出门别人就会用一种看‘脑残’的眼神看她,那种羞耻感,到现在,她

  • 闪婚厚爱之搏熊(2)

    几天来余仁和小毛在白茫茫的世界中不断的前行着,没有食物的他们只能依靠吃雪来补充些能量,彼此的身体都已经达到了零界点。唯一庆幸的是气温似乎对余仁并没有太大的影响,他是从怀里懒洋洋的小毛那感觉到的,小家伙让抱着的余仁感觉像是抱着热炉。穿过一片无雪的开阔地带进入眼帘的却是一望无边的丛林,余仁紧了紧怀里的小

  • 多少钱都给你呀之快就一个字(10)

    “此话当真?”杀手里,有人高兴万分。“傻逼吧你?做杀手,要有尊严!要有原则!胖公子,我们的确是接到了任务来找你的,你别想收买我们,这些上眼药的伎俩咱们就别演了,认栽吧,我们也是拿钱办事儿,要害你性命的不是我们,你要是做了鬼,要追仇寻恨的,找出钱的人就好,说白了,不是我们来,也有其他人会来,所以,别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