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男神自带降智光环[综]第3章在线阅读

作者:惜迟暮 来源:晋江文学城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霍轩不得不为自己的鲁莽行进做补偿,成立一方组织何其容易?资金,人手,如何招募,训练人手,基地等等方面都需要霍轩亲自制定方案,张康的能力值虽然不低,但年过三十的张康前半辈子只是个剑客,谋略方面实在上不得台面。

“张康,这是我制定的方案计划,你回去好生研读,里面有赚钱十法。另有训练方案计划,你是剑客,如何用训练剑客你自己明白,不用我再言语,另外,我离开后,最迟三年,涿县会来个名叫关羽的人,字云长,对了,也叫长生。你记住了,他面色不同于常人,枣红面色,身躯魁梧,嗯...来的身份应该是个卖枣的,总之不惜一切代价让他为我所用,必要时可以向老爷子坦明寻求帮助,还有,给我盯紧一个叫刘备的涿县人,他的一举一动,一旦发现他跟谁任何人接触,我要你立刻送情报到洛阳。明白吗?”

“喏。”张康连忙应诺下来。

“另外,这封信待我走后,你交给老爷子。记住,人手多多益善,求精也求量,退下吧。”霍轩揉了揉有些发胀的额头,挥了挥示意张康退下。

“喏。”张康恭敬应诺一声后,悄然关门离去。

......

“轩儿,此番前去洛阳,路途遥远,我安排二十名护卫门客,两名丫鬟伴你前去。路途艰辛,你要好生照顾好自己。”霍立看着眼前不过十岁的霍轩,眼圈的不由地有些红了起来,霍武常年在边军历练,极少回家,霍轩就成了霍立的精神寄托,再加上霍轩年幼聪明,温文尔雅。生得霍立宠爱,可以说在霍立心中霍轩就是自己的第二个儿子。

“大伯,还请大伯替侄儿向爷爷问安,侄儿去了。”霍轩猛然跪下,冲霍家方向砰砰磕了三个响头,在又向霍立行礼后,转身走进马车中。

“驾。”随着马夫的轻声怒喝,霍轩一行人也慢慢离开了涿县。

与此同时,霍平书房内,霍平看着手中的书信,双手颤栗不已,

“天佑我霍家啊,真乃天佑我霍家啊。”许久之后,霍平终于平复了心中激荡。“来人,叫大少爷回来。”

......

“尔等准备好了吗?”涿县城外,张康一脸冷色看着面前的三十二名黑袍人。

“我等愿为少主效死。”三十二名黑袍人顿时齐刷跪下,低头怒喝道。

“好,从此以后,吾等名为罗网。”张康看着远处渐渐远去的马车,眼中不由地闪过几分狂热。一遇风云终成龙,张康的命运自从霍轩的到来,便再也不同凡响。若是霍轩在此,会赫然发现,张康的忠诚度又提升了三点,来到了93。

......

马车内。“翼德,少喝点酒,为将者切忌贪好杯酒。”霍轩放下手中的古书,一头黑线的看着一旁喝得满脸通红的张飞。

“嘿嘿,大哥,这不还没当上将军,你放心,日后我一定改,一定改。”张飞的酒量也被霍轩所酿的蒸馏酒练了出来,喝了快一坛酒还跟没事人一样,只不过张飞喝酒容易上脸,喝一碗与喝一坛差别不大,脸都红的通透。霍轩见此,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一旁的两个小丫鬟看到霍轩无奈的样子不由的掩zui轻笑起来,霍轩压根没有什么少爷的架子,21世界的人人平等观念不是说忘就能忘的,只不过三国时期尊卑观念甚重,就算霍轩拿霍家丫鬟护卫当普通人,然那些丫鬟护卫也依旧拿自己当下人,几千年的观念怎会因霍轩一个而有所改变。但即便如此,霍轩也深得霍家众人的拥护,以至于一些小丫鬟也敢在霍轩面前稍稍放肆一点,而霍轩贤德之名也由此而来。

从涿县到洛阳,跨了数州的大汉疆域,若是放在现世,坐个飞机小半天就能到,哪怕是坐火车,也只需要一天时间左右,但是如今,霍轩却得花费大约一月的时间才能到洛阳。

“少爷,我们到邯郸了。”

“找家客栈,住上一晚。补充点干粮,明日我们便离开邯郸。”霍轩放下书籍,淡淡说道。

“喏。”护卫告退一声后,便带领一行人进入邯郸城。

“翼德,干嘛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霍轩看向一旁的张飞,发现其一脸愁容的样子,不由好奇地出声问道。

“大哥,酒喝完了。”张飞如同一个小怨妇般,盯得霍轩好不自然。听到张飞说完后,霍轩久久无语,

“一共20坛,谁让你这五天不分昼夜的喝,弄得我这马车都是酒味。”霍轩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张飞,都说二手烟有害健康,但这二手酒味,也没让霍轩好受到哪里去,偏爱干净的霍轩好不难受,

“嘿嘿。”张飞挠了挠后脑,只顾傻笑。对此,霍轩除了暗叹一声外别无他法。

“这邯郸乃是战国赵国故都,此地盛产烈酒,我们在此休息一日,到时我让护卫帮你买上些许酒来。”张飞这酒瘾让霍轩头痛不已,前世张飞因喝酒耽误的事数不胜数,最著名的莫过于张飞大意失荆州了,但现在,拜霍轩的蒸馏酒所赐,张飞的酒瘾不禁没有好转反而比前世更为严重,以至霍轩都曾担心张飞是不是喝出瘾了。

“再烈也没大哥你的酒烈。”张飞低头咕哝了几句。

......

随意找了家规模不小的客栈安顿好众人后,霍轩便带着两名侍卫出门四处逛逛去了,至于张飞,揣着张家给他的钱财,不知跑去哪儿买酒去了。

如今大汉乃是汉灵帝在位,起初汉灵帝初登大典后,也算干得马马虎虎,提拔贤能,免除奸佞,但没过几年。汉灵帝变昏庸无道,沉迷酒色,重用宦官,实行党锢及宦官政治。还设置西园,巧立名目搜刮钱财,甚至卖官鬻爵以用于自己享乐,官僚又怎会自掏腰包,最终受难受苦的还是百姓,苛捐杂税甚多,无数百姓流离失所,饿死路边,易子相食等惨剧数不胜数,幽州荒凉,一路上,霍轩不知见到多少白骨,暴尸荒野。

自古,燕赵两地多慷慨悲歌之士,邯郸城内到处可见拿着刀剑的江湖侠客,来来往往,络绎不绝。人多扒手也多,出门不过十分钟,霍轩的两名护卫已经揪出四名扒手,而其下场自然好不到哪儿去。

突然,一阵喧闹声,引起了霍轩的好奇,

“过去看看。”霍轩对两名护卫吩咐一声过去,便大步向前,两名护卫见此连忙快步走到霍轩两侧好生戒备起来。霍轩废了一番功夫才挤了进去,人qun虽有微词,但看到衣着不凡的霍轩外加两名面色不善的护卫,也只能管住了zui脚。

“你这老头好大的胆子,撞倒了我家小主人还想走。”四名身着麻衣的大汉满脸怒容的围住了一白发老者,老者虽以白发,但身躯如松,面色平静,给人一种高深莫测之觉。

“给我抓住这老家伙。”一身穿着华丽的俊秀少年从地上爬起,满脸怒容的看着这白发老者。

“小主人,您没事吧。”华服少年身旁的两名下人连忙搀扶俊秀少年,并轻轻将拭去其衣着上的灰土。

“啪。”华服少年转身便给两份随从一巴掌。“你们这些狗奴才怎么看路的,本少爷这新衣裳可是花了数月时间才制作成的,如今破了口子,你们说怎么办,啊。”华服少年看着身上衣裳的那道划痕,脸上不由的越发狰狞起来,拳打脚踢其一旁的随从来。

“这老头怕是要到大霉了,居然招惹到杨家的小公子,怕是活不了咯。”一旁的一个精瘦汉子见此,摇了摇头,有些怜悯的看了一眼老者。

“呸,狗屁公子,要不是生了个好爹,怕是早就不知死在哪儿了。”一大汉一脸不爽的看着这杨小公子,暗自骂道。

“嘿,兄弟听你这口气,对杨家不爽?呵,老子也不爽,可没办法,谁让人家杨家家主是这邯郸的将军呢。”精装汉子叹了口气,看向老者的眼神越发怜悯起来。

“哼...”大汉摇了摇头便不说话了。

......

“少爷,我等出门在外,还是不要招惹麻烦为好,就此离去吧。”霍轩一旁的侍卫连忙劝阻起霍轩来,这侍卫可是害怕霍轩脑子一热替这老者出头,俗话说得好,强龙不压地头蛇,霍家虽然这些年在幽州混的有声有色,但毕竟远水解不了近渴。这侍卫担心的并无道理,霍轩自幼度圣贤书又是年少轻狂,一腔热血的时期,若是换作其他人,怕是真的要去充当圣人了。但霍轩毕竟是个两世加起来三十来岁的成年人,自然知道其中的厉害关系。

“好...,”

“等等”霍轩见老者气度非凡,便鬼使神差的对老者进行探查,而这一探查也让霍轩变了主意。

“给我废了这老头的四肢。”华服少年年纪不过十三四,手段之狠辣程度,让霍轩也不禁皱紧了眉头,一切不过二十出头的年轻游侠,有的已经浓眉微怒,暗自握住手中的剑柄刀鞘,江湖当中永远也不缺一腔热血之徒,更不缺为此的丧命者。

一众家丁满脸狞笑的向着老者包围前进,有什么样的主子便有什么样的下人,只有极少数人发现,老者的眼神终于不再平淡,一股冷色浮现在老者的眼中。

“叮,白绝,武力:93,政治:45,智力:50,统帅:30,好感度:10.”

霍轩高达80的魅力值不是盖的,不能说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分,但起来普遍好感度都在10以上,从古至今对于长相俊俏的人,都有着那么些许特权。

延伸阅读

思贤加盟  http://www.deerpathinsurance.com/yzcy.shtml
思贤渔具总部是抄网、不锈钢抄网杆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

台湾长荣加盟  http://www.deerpathinsurance.com/xzpy.shtml
本公司是台湾长荣很音波集团广州天续机械设备有限公司在四川成都所设的分公司,本公司专门

广森源加盟  http://www.deerpathinsurance.com/xh7e.shtml
广森源家具总部座落在风景秀丽的深圳市横岗大康山子下路132号,与国内外海港——盐田港

前线加盟  http://www.deerpathinsurance.com/avxw.shtml
前线女装总部经销批发的各类女装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

涵诚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deerpathinsurance.com/65b9.shtml
涵诚皮具护理是隶属于江苏涵诚皮具护理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陈伟在奢华品皮具消费

互惠超市加盟  http://www.deerpathinsurance.com/u6fv.shtml
互惠超市是四川互惠集团旗下的连锁超市品牌,成立于1994年,曾经也是在四川比较大的连

蜜桃咖啡加盟  http://www.deerpathinsurance.com/uo6g.shtml
蜜桃咖啡是杭州蜜桃咖啡有限公司旗下的一款风格典雅、传统的咖啡品牌,是一个以甜点制作、

青岛利群连锁便利店加盟  http://www.deerpathinsurance.com/sgth.shtml
利群便利连锁店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利群集团是一家有着70多年历史,跨地区、多业态、综合

广义加盟  http://www.deerpathinsurance.com/a3zw.shtml
广义新款汽车坐垫总部是一家集生产加工、经销批发的经营企业。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多美奇加盟  http://www.deerpathinsurance.com/pkpe.shtml
多美奇懒人用品是深圳大张科技有限公司经销批发商品,公司主营的模具配件及耗材、汽车护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一元三千之第三章(3)

    “吵吵闹闹的,像什么样。”里头传来一把男人的声音。府衙内外一下子安静了下来。陈琛等人都闭上了嘴巴。不一时。几个广袖长袍的道士在府丞的陪伴下,走了出来。“蔡叔叔。”荣东锋见到蔡祥恒走了出来,连忙出声喊了一声。蔡祥恒对着荣东锋,脸上露出了几分笑意,他微微点了下头。可当看到陈琛的时候,他脸上的笑意就消失了

  • 我在B站看视频在线阅读第二节

    决定在等待系统修复的时候再玩一个周目后,纱耶也没想好怎么开始。卡牌上说费奥多尔是俄罗斯人,死屋之鼠这个情报组织的头目,还是天人五衰的成员之一,有魔人之称。他人应该还在俄罗斯吧,倒不是不愿意去,主要在查怎么去时发现自己剩下的钱完全不足以支持她跑到国外去浪。这就很尴尬了,在纱耶想着要不要换个对象时发现另

  • 影视:正义公敌在线阅读第七节

    刘盼盼是一名大一新生,也是一名大厂女孩儿。她本来是没想看《青春有你》的,可无意间得知UNIQ的主唱李汶翰和“五阿哥”陈宥维都会参赛,秉承着“反正闲着,看看也无所谓”的心态,点开了第一期《青春有你》。“哇,大发!那是姚洛么?!”“天呐,姚洛竟然会来参加《青春有你》!”“这颜,真是绝了!”别人参加综艺公

  • 纵横已知世界未知

    寒来暑往,日月如梭,眨眼功夫,我在五老峰上已经呆了整整三个年头。随着幼童的身体逐渐长开,我在与艾俄洛斯的对打中已经成长到可以凭借身体灵活的优势左突右闪,然后伺机抓住某些空档予以反击,比以往只能单方面挨打的情况好多了。当然,我也清楚艾俄洛斯放水了——虽然他从一开始就在放水……和几年前开闸泄洪的程度比起

  • 网游之绝世匪盗之入学

    来到太子府门口,王仁出示了太子府令牌,门口的守卫收起交叉着的剑表示让王仁他们进去。进到太子的办公室,赵宇和其他的士兵们都看呆了眼,宽大华丽的屋子布置,物品都摆放得井井有条的,书叠放在两边的书架上,都叠到屋顶这么高了,屋顶将近有十米呢。“哎?你怎么又回来了?这次又打算快活几天啊!”正在批阅奏章的太子看

  • 综漫:救赎之路在线阅读第十节

    什么叫不给长脸,什么叫丢人现眼,什么叫关键时刻掉链子!本部的练习生们此时此刻心里都是一个想法:居然被分部的小弟弟看到了罚站,罚的还是他们本部最厉害的两个人!尤其是——那两人居然头不梳脸不洗还打着哈欠!救救他们本部的形象吧!大部分人还是给面子的,想笑也都憋着,只有一个长相很嫩、裤子穿得松松垮垮的男孩儿

  • 疯狂的她在线阅读第7章

    菲利斯正要说吓去的时候,艾蜜莉立刻将其打断的说道:“你的內心的想法,我十分清楚。你一直想要得到师傅的承认,每天学习各种知识,增加自己的阅历,每天接受最难的任务,为了增加实战经验,就这样每天战斗,每天学习。从原本杀手榜第一百名前,一直努力到杀手榜第二,你的实力得到死神佣兵团的认可,可这并不是你想要的,

  • 食荒者在线阅读第九节

    浑身上下僵硬得像是一块木头,清醒后就一直浑浑噩噩的唐秋听到帐篷外面安娜的呼喊,强忍着后背的酸痛坐起来应了一声,声音刚一出口,她就被吓了一跳。不过是睡了一个觉而已,为什么她的声音突然变得这么沙哑。而且,身体酸痛,骨节稍微有点弯曲就疼的厉害,唐秋坐在床上给自己施了好几个治愈术才觉得舒服一些。是因为她现在

  • 我风暴了全帝国在线阅读第8章

    九天之上。百蛊天梭正在快速飞行。银发男子与鬼影的心情都不是很好。在他们看来,他们这一次任务完成得十分难看。鬼影坐在主驾驶室,向银发男子问道:“确定宋遥已经死了吗?”银发男子点了点头:“虽然没有找到尸体,但是也基本确认了。飞符虫感应不到岛上有种子的波动了。”鬼影点点头:“撤回飞符虫。这次任务结束。”而

  • 每座孤岛屿少年在线阅读第1节

    夜幕下,江海市。“江海市,我林枫终于回来了!”一声兴奋的大喝声,出现在了江海市天隆飞机场的普通出口外,使得周围不少人纷纷投来鄙夷的目光。“这家伙脑子有病么?喊那么大声做什么?”“就是,就是!回来就回来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肯定是从哪个精神病院跑出来的,瞧那一身土了吧唧的衣服!”“……”此时,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