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爱情公寓之我是张伟之定时术(2)

作者:英雄梦 来源:飞卢小说网

莎莎响的树叶定住了!扇呼着翅膀的飞虫定住了!就连院内的那个主人的腿脚也定住了!

天哪!大梅不敢置信地膛目结舌,一咕噜爬起来,伸手戳了戳飞虫。飞虫立马掉在地上,翅膀还保持刚才飞腾的样子。

半分钟后,飞虫扑棱着翅膀又飞起来了,树叶重新莎莎直响,主人也抬脚走开了。

大梅开心地都要跳起来了,这真他妈的幸运!定时术不仅还在,而且定住的时间一点也没少。

她踮着脚尖跑到院门口,说了声,“定!”时间和她周围的一切又全部定住了。她兴冲冲地冲进院子,正准备跨进厨房,谁知悬在半空的落叶突然下落,定时术被恢复了。

OMG!

大梅瞪圆眼睛,眼见着主人要回头了,她“嗖”一下闪身躲在葡萄架后。

主人有些疑惑地来回望了望,又摇摇头拿起锄头去了后院。

大梅惊喘着从葡萄架后溜出来,钻进厨房摸了两个窝窝头揣在怀里跑出去。

躲在角落里她的心还“砰砰”跳个不停,这做贼的滋味真是太可怕了!草草地几口吃下窝窝头,冲淡了饥饿的痛苦,她畅快地长舒了一口气。

身上有了劲,也有力气思考问题,大梅这才想起这具身体的便宜爹,今天会从城里回来看她们娘两。只是他并没有帮大梅娘两讨回公道,听了宋老太的恶人先告状,反而责怪大梅母女不孝顺老人,还同意把她嫁给瘸腿男人。

大梅冷笑连连,要说这便宜爹和他妈那一家子还真不是东西!可现在他还没遇上新欢,对她们娘两到底还有几分怜惜之情,如今能阻止宋老太的也就只有这便宜爹了。

大梅攒眉沉思后拿定主意,又悄悄来到那一片老榆树旁。偷偷隐在树后,观察小道的情景。

太阳升得老高时,便宜爹宋建国终于出现在小道上。

宋建国从军队里退伍后,就被分到原安市国营煤矿保卫科。本市有两大国营企业药厂和煤矿,工资高不说,结了婚还有指望分房子,这简直就是原安市人都向往的地方。

今天他身穿半新不旧去了肩章领章帽辉的军服,手上拎着塞得鼓囊囊的塑料网兜,春风满面昂首阔步迈向这里。网兜里倒是也有零星几个给大梅娘俩的,只是有宋老太在,她们娘俩连边也摸不着。

大梅拿树枝划烂胳膊上的袖子,拈了一把灰抹在脸上,挠乱头发,揉红眼睛耷拉着脑袋,从树后走出来,怯生生地叫了声“爸”。

突然如其来一下,唬得宋建国一怵,撑圆眼皮定睛一瞧,才认出自己闺女来。才大半年没见,她咋瘦成这样?

“大……大……梅?”宋建国诧异地问道。

“是我,爸,我已经在这等你一天了。”大梅咬着下唇,眼泪唰唰地落下来。

虽然不怎么亲近,但毕竟是自己的亲骨肉,见这孩子这副惨样,又哭得这么可怜,宋建国心里也不好受。

“这是怎么了?告诉爸爸,谁欺负你了?”

大梅扑腾跪倒,嚎哭开来,“爸,我求你了,别把我嫁给瘸子。只要不嫁给他,别说让我每天只吃两碗稀饭了,就是只吃一碗稀饭我都愿意。”

小道上陆陆续续走过几个人,看到这幕不仅驻足往这边望。

宋建国是个极爱面子的人,暗暗皱了眉头,扶起大梅哄尉道:“尽瞎说,谁会要把你嫁给瘸子呀。”

“是我奶!她说要把我嫁给四十多岁的瘸大爷,我不愿意她就使劲打我。”大梅委屈地哭嚷。

一听提及自己的老娘,宋建国的脸就沉了,正想喝叱大梅,就听后面有人摇头啧嘴。扭身望去,果然两个长舌妇在交头接耳,面露鄙夷。

宋建国脸上一热,一把拽过大梅,低喝道:“有事回家再说!”

两人一前一后地往宋家走,一路上宋建国的脸都黑得像锅底,闷着头一言不发。

大梅跟在后面,眼面前的网兜一晃一摇,直让她眼热。三两步凑上前去,软软地柔声说:“爸,你拎东西拎一路了,我给你拎一会,你歇歇。”

女儿体贴的话语让宋建国的脸色稍缓,皱着眉低声训道:“你有这份孝心是好的,要记住在家里更要好好孝顺你奶奶!”

“是,我一定像爸学习做个孝顺长辈的人,更要像爸一样做个对国家对民族对人民有用的人。”

一顿吹捧让宋建国满意地点点头,随手将网兜撂给大梅。

临到了门口,大梅怯生生地不敢再向前,“爸,我怕又惹奶奶生气,不然你先进去跟奶奶解释解释。”

宋建国微略沉思觉得这样也好,便点点头。

大梅藏在门前的白桦树后,摇望左右无人,将网兜往脖子上一挂爬上树。藏好网兜隐在树干后,瞧着宋家院里的好戏。

果然宋老太一见儿子回来了,扑过去嚎啕大哭,骂大梅娘两不孝顺她,偷了东西跑掉了。

宋建国勃然大怒,可转念一想,不对呀!

女儿一身的伤,饿得瘦骨伶仃又这么体贴懂事,哪里像会偷东西又自己跑出去的?

那就是自己的娘在说谎。

可是哭得这么伤心的娘,怎么可能会说谎呢?

“老宋家的,老宋家的!”

正当宋建国思绪转了几转,几个庄稼汉气势汹汹地冲进来了,将院门堵个个严严实实。领头的正是瘸子的老娘,她气冲冲地往前一梗,“老宋家的,听说你们家大梅跑了,那俺们家给的钱咋办呀?赶快退给俺们!”

宋老太神情一凛,一下收了泪进入了战斗状态,跳上前去,“我呸,这是哪个该拔舌头的胡吣?俺们家大梅就等着做新娘呢!”

宋建国瞬间石化,不敢置信地望向自己的娘。

宋老太哪里还顾得上他,如斗鸡般竖起毛发,进入一级战斗状态,推了宋建国一把,“瞧见没有?俺儿子回来了!他可是矿上保卫科的干部,你们敢这样在干部家闹事,让公安通通给你们抓起来!”

随瘸子娘来的庄稼汉,立马面面相觑短了半截。瘸子娘一看不干了,拍着大腿指天跺地的叫嚷,“好你个干部呀,居然欺负到老百姓的头上了!你们乱拿老百姓的钱,这叫……这叫贪污!”

这顶大帽子扣下来,让宋建国脸都绿了,连忙过来拉拉宋老太的衣角,“娘,算了吧,快把钱还给他们!”

这简直就是笑话了,到了宋老太嘴里的肉还能被吐出来?

宋老太横瞪儿子一眼,指着瘸子娘鼻子叫骂,“俺呸!青天白日你红口白牙的胡咧咧,也不怕大风散着舌头?俺家大梅现在就在屋里,再说了俺又啥时候拿了你家的钱?”说着双手抱胸轻蔑冷笑,“捉贼拿脏捉奸拿双,你说俺拿了你家的钱,人证呢物证呢?”

瘸子娘一听这话傻了,想她在村里也算够横的,没想到还有比她更不要脸的!

一瞬间她气得头顶冒烟,拍着大腿一蹦老高,“哇”一声哭骂道:“你个杀千刀的,骗了俺家的钱还不承认,保卫科的就是这样欺负老百姓?比旧社会的**老财还坏呀!俺要去县里市里告你们去!”

周围邻居听到吵闹声,七七八八地涌过来,搬着石头踮着脚爬上墙头瞧热闹,听到这七嘴八舌议论开来。

“哟,可不得了了!矿上领导还兴这样欺负老百姓的?”

“瘸子娘平常厉害,这下碰到比她更厉害的了吧,该!谁让她敢惹上人领导家属呢?”

“啥狗屁领导家属呀这样欺负老百姓,俺看就是**老财!”

随着议论,宋建国的脸一阵红一阵白,偏他老娘梗着脖子一副要与瘸子娘拼命的架式。

这可咋办呀?这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万一被人捅到市里捅到矿上,也够他喝一壶的了。

“奶瘸奶奶你们别吵了,我愿意……我愿意嫁到瘸子家!”

正当宋建国急得抓耳挠耳时,大梅冲进来跪倒哭喊道。她瘦骨伶仃膝行上前好不可怜,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瘸奶奶,只要你别为难我爸,别说让我嫁到你们家了,就是让我到你们家做牛做马我也愿意!”

墙头上的众人哗然,有几个大婶大妈都跟着直叹气,全赞这孩子仁义。

“这是旧社会还是新社会,还有这样卖孙女的?宋老太也太过分了!”

“你看你看大梅子瘦得可怜,这宋老太还领导家属呢,我看比黄世仁还坏!”

宋老太本来见到大梅就气得鼓起眼睛,现在听到人们这样说她,更是怒不可揭,随手操起棒槌打过来。

“定!”

大梅默念,时间定住,她拽过宋建国挡在自己身前。棒槌落下,打在宋建国的脸上,他“啊”的一声惨叫捂住脸,血沫子涌出嘴角。

延伸阅读

迪兰多 DILONDO加盟  http://www.themaharreys.com/gzl5.shtml
深圳市迪兰多内衣有限公司地处美丽的深圳。深圳——这个中国乃至亚洲经济发达的沿海国内外

福人德红珊瑚加盟  http://www.themaharreys.com/skxk.shtml
福人德红珊瑚加盟_公司简介福人德品牌于1996年8月18日在北京诞生,董事长总经理暨

冠正加盟  http://www.themaharreys.com/x2f7.shtml
冠正塑料制品引进行进设备,从事食品盒、糖果盒、果冻盒、泡泡糖盒等塑料食品包装。各种塑

禄漪园大酒店加盟  http://www.themaharreys.com/u0d4.shtml
禄漪园大酒店加盟禄漪园大酒店位于宜兴市宜城镇人民南路(岳堤桥南堍)3号。地段繁华,自

路博环保加盟  http://www.themaharreys.com/shw8.shtml
路博室内环保事业部致力于室内空气检测仪器、空气净化治理产品研发、生产、销售为一体,秉

点点买酒加盟  http://www.themaharreys.com/gs52.shtml
暂无

依莱斯珠宝加盟  http://www.themaharreys.com/skce.shtml
依莱斯珠宝招商加盟_公司简介依莱斯(e-classic)珠宝(以下简称依莱斯),系新

幸福工业洗衣机加盟  http://www.themaharreys.com/p549.shtml
“幸福牌”工业洗涤设备是国内早开发制造的生活洁具类产品和针织服饰等行业后处理工艺必不

汕头濠江潮汕菜加盟  http://www.themaharreys.com/bar4.shtml
汕头濠江潮汕菜是一个专注于地道滋味潮汕菜的餐饮品牌,总部位于广州市,其店内的潮汕菜种

壹合羽寿司家加盟  http://www.themaharreys.com/fo0.shtml
寿司的种类十分丰富,其中大部分寿司是以新鲜的海水鱼作为主要食材,鱼肉营养价值高,口感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以嫡为贵第八章在线阅读

    路上,陆时风问两个小姑娘:“快期末了,复习得怎么样了?”杜明薇有些心虚:“还好……”丁蜜也没多少把握,她跟杜明薇成绩不差,排在班级中上游,不拔尖,也绝不会吊车尾。像她们这类学生,考试还靠点儿运气,运气好的话考到她们复习到的题目,排名就能靠上几名。严格来说,丁蜜基础比杜明薇要好一点点,因为她比杜明薇勤

  • 新还珠格格之腊尽春来之第二章 金帝会馆(2)

    “我有一条特别了不起的神经,越跳越带劲,无师自通任督二脉畅通无比,十八般武艺····”突然风玄的手机响了,拿出今年刚出的最新酷8,风玄接通后顿时里面传来的巨大的声响,眉头不由一皱。这几天来可是没有人给他打电话了,而且依照他宅男的风格,也没有多少朋友,怎么这时候有人打电话来了。“玄子,今天是我生日,你

  • 超神学院里的穿越者校草是个杀马特

    越言在照镜子。镜子里映出了一张俊美的脸。剑眉微扬,眸如点漆,鼻子又挺又直,嘴唇又薄又淡,单看五官,就像翠竹一样清爽。如果他没有顶着一个鸡毛掸子似的烟花烫,用眼线笔画出两个罗汉果大小的眼睛,嘴上打洞挂两个唇环,他会很像一个正常人。而现在,越言穿成了这个明显不正常的人。唔,大概是高中生——他里面穿了一件

  • 我是全职高手之第一章(1)

    林舟死的有些丢人。事情是这样的:他熬夜打**→手肘碰倒了水杯→水浇到插座上→插座老化严重→他一只脚踩在水里→瞬间在220v电压下原地去世然后他就重生了。林舟坐在沙发上面对没有一点儿生活气息的公寓,脚边一地的酒瓶,太阳穴一阵一阵的疼痛,他知道这是宿醉的后遗症。茶几上的手机不断震动,他恢复的这段时间一直

  • 六零后男神之我的命是真苦(3/5)

    周:“刚才说到哪了?忘了不是?”闫:“谁让您打岔来着。”周:“重说啊,曹巾今天为什么没来呢?”闫:“从哪说啊!”(赶忙伸手拦了下来)周:“他们不爱看我,我走行吗?我自己玩乐器总行了吧?”闫:“厉害啊,您还会玩乐器?”周:“当然了!我是出了名的多才多艺,口琴吹的全校第一!”闫:“说这么热闹,吹口琴啊!

  • 攻略女神[快穿]在线阅读只接受身体报酬

    眼看着他的薄唇即将触碰到她的,许安兮连忙伸出手来阻隔在胸前,“傅千珩,有话你好好说,不要靠过来。”天哪,这个男人实在是危险,为什么只要他一靠近自己,她的心就扑通扑通地跳个不停。有毒,这个男人一定有毒。傅千珩自顾自地挑起她的一缕头发,轻轻地放在鼻尖,一抹好闻的发香传来,如此的举动又是让的脸颊一热。“你

  • 舒窈窕兮[香蜜+白发+其他]在线阅读第7章

    难得抠门的导演会请一次客,菜单拿上来时,大家撒欢儿的点,看到什么菜点什么菜,满满的一桌子吃都吃不完。今天大家都开心,宴会上,宇曦也跟着喝了不少,喝完之后,就觉得脑袋疼,和旁边的立淞打了声招呼,说是想出去透透风。立淞见着她晕晕乎乎的问她需不需要陪伴,宇曦只是微笑着道了声谢,便一个人出去了。“丁子颜,你

  • 小学生之破案之王之万族归龙,无人敢乱?

    低头之初,是为了辨明已有的方向;转而平视,是为了宣布将有的志向;终于抬头,是为了敬仰未有的景象。不知从何时开始,既定好的现实让人们忘记了最初所仰望的星空……故事不会从一个给婴儿换尿布开始,所以便有接下来的故事:一位少年,走进了一个殿堂。那位少年,身着蓝白条纹相间的衣裤,蓬松的黄色头发一簇一簇指向不同

  • 纨夫驯养记(反重生)第九章在线阅读

    第九章形势逆转!然而,就在波才得意之际,下一刻让波才无比惊恐的事情就发生了!“轰……!”只见他所控制的‘恶鬼吞天’绿色骷髅头,眼看着就要一口把数丈之外的林晨给一口吞下了,却是在临近林晨之际,直接爆裂了开来!化作一缕缕劲风,吹的周围的黄巾军们,都有些站立不稳了!而与此同时!就在绿色的骷髅头爆裂之际,一

  • 红鸾劫(gl)之归来仍是少年!(1)

    “啊——”飞机上,一个面容有些病态的少年猛然间惊醒,大汗淋漓,苍白的面庞上略过一丝痛苦的表情。“老大,您又做噩梦了。”坐在旁边的一位男子,一脸担忧。“没事。”少年摇了摇头,淡淡道:“快到临安了吧?”“快了,航班还有半个小时。”男子恭敬道。少年闭目,身上不由自主的露出一丝不怒自威的气势,淡淡的话语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