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超脑生物芯片在线阅读第一节

作者:界水不止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夜静天寒,由北京开往沈阳的列车上,早已卧无虚榻。

疲倦不堪的乘客们,已然陷入甜美的梦乡。

此时此刻,依然神清气爽的,恐怕只有依靠在那僻静的角落中,轻声细语的秦天而已。

“不说了!我手机快没电了!把身子养好,到了有你好受的!”

一番纸短情长后,这个从头到脚,一黑到底的男人,摩挲着他那**稀疏的胡须,压抑住内心的火热,朝着自己的卧铺径直走去。

然而,接下一来的一幕,却让秦天受宠若惊,血气涌动!

“喂!喂!看准了,再投怀送抱好吗!”

目光顺着手电筒,迎面展现在秦天眼前的,是一个俯卧的女人,那熏红而精致的脸蛋,棱角分明的轮廓,宛如发酵后微微膨起的肉包子似的翘臀,无一不令人血脉偾张。

面对如此**火辣的尤物,即使是一向自诩坐怀不乱、守身如玉的秦天,也忍不住目不转睛,浑身燥热起来,半响之后,方才发现,那被自己视若珍宝,压在枕头下面的妇科病记,竟然被不知明的液体弄湿了。

秦天当场急了眼,连忙抬起枕头,将那残缺古旧的笔记拿出,仿佛检查了很久,而后如释重负的轻叹一声,“还好,只是封面打湿了!”

虽然破损不堪,可在秦天心中,它却一字千金,其中不但记载了关于卵巢癌的治法。更是秦天救命恩人的遗物。

二十多年前,长江、松花江发生了百年不遇的全流域洪涝灾害,洪水肆虐,顷刻间将秦天的家乡化为泽国。

就在秦天等人被惊涛骇浪吞没的那一刻,是抗洪战士高昌绪用尽最后一丝力气将他们推到树边,自己却被巨浪卷走,壮烈牺牲。

后来秦天才得知,原来高昌绪是西医出身,大二入伍。身为妇产科医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妻子死于妊娠合并卵巢癌,这种撕心裂肺的痛苦使其一生致力于卵巢肿瘤的研究中。

为了替恩人完成遗愿,秦天毅然决然的走上医学这条路,并成为一名妇产科医生,人送绰号“一柱擎天百花顾”。

只可惜,他行医多年,依然被卵巢癌这个阴影所笼罩。

望着美女手中紧握的伏特加酒瓶,还有地上熠熠生辉的钻戒,秦天不难猜到,对方一定刚刚失恋了。

秦天脑海绝对没有乘虚而入的念头,只是风度翩翩的给美女盖上被子,将戒指交给路过的乘务员后,便坐在对面的硬卧上。再后来,静静的充当护花使者,鬼知道有谁会对她有什么非分之想,抑或她醒来会干什么傻事。

如此艳遇,也不枉费这一路的颠沛流离。

而就在他乍睡乍醒之际,列车广播突然响起,声音要多洪亮有多洪亮,显得事态紧急,“深夜打扰,实在抱歉,现在列车上有一位自杀旅客,我们急需医务人员的协助,如您是医生或护士,请马上与我们乘务员联系,对您的帮助,我们深表谢意!”

原本寂静安详的列车,仿佛被笼罩了一层灰蒙压抑的雾霾。不少人,就连医护人员,都是充耳不闻,继续高床暖枕,与此同时他们又希望谁能挺身而出,好让这嘈杂的广播早点消停。

分外明亮的过道中,除了少数被尿憋醒的乘客,一个八卦的吃瓜群众也没有,更别提响应乘务员号召的医护人员了。

秦天收好笔记,犹如离弦之箭般,从一道道无所作为的缩影旁掠过,孤独的背影深深的映在每个“情非得已”的脑海里。

漫长的挣扎除了蹉跎时光,什么也没改变。

噗!噗!……

不知是谁,释放出惊天动地的连环屁,仿佛将卧铺给打穿。下铺上,一位花甲老人,捂着鼻子,戴上助听器,看到那格外耀眼的灯光后,莫名其妙的朝着洗手间蹒跚而去,“现在的年轻人,火气挺大的!”

老人刚刚准备释放天性,便听到广播再次响起,他二话不说,连小东门都来不及关上,便一瘸一拐的朝着自杀地点跑去。

一些医护人员面面相觑,一边窃窃私语,一边徘徊不定的跟了上来。

“现在的人,心理承受能力都太差了,动不动就自寻短见!”

“可不嘛,遇事就只会逃避喊累!”

“有胆自杀,怎么没胆去参军啦!”

虽然不少人都觉得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但极个别人却不禁同情起秦天来,因为他们根本不相信,在诊疗条件极为简陋的列车里,秦天能够不落口舌的处理此事。

就连那些资历老道的专家,都拿捏不准,更别说年轻人。倘若治疗不当,不但会影响名声,而且会被以“异地行医”为由头大做文章。

而当他们亲眼目睹那瘦骨嶙峋,全身冰冷,双眼紧闭,呼吸极不规则,几乎奄奄一息的女患者,还有洗手间里的镇静催眠药药瓶时,就更是望而却步,郑重其事的再三强调,“巴比妥类中毒!必须立刻送往医院洗胃!”

“可是我们要六个小时才到沈阳!”

“就算火车能够破例,在下一个小站停车,起码也要两个小时!”

毫无疑问,以病人如今的身体状态,两个小时足以致命。

若是现在不当机立断,采取急救措施,病人必死无疑!

只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无论多么出神入化的医术,在如此聊胜于无的医疗设施面前,都只能徒增奈何!

对于他们的顾虑,秦天却是一笑置之,而后眼神变幻不定的望着身旁的花甲老人,脑海中顿时浮现出一个邪恶的念头,驾轻就熟的笑眯眯道:“承恩老师!有你在这,我就放心多了!”

其实并没有什么人生何处不相逢,秦天压根就不认识这个名为“辛承恩”的康复科医生,只是碰巧浏览网页时,弹出他的广告罢了。

据说他是通州安康医院的副主任医师,上过多档医学节目,在燕京一代也算小有名气。

然而他的执业范围是康复科,这种急诊,恐怕只有炉火纯青的急诊科医生才有可能拿下。

辛承恩瞥了秦天一眼,从后者那谦让的眼神中读出了崇拜,“这家伙也是我的粉丝吗?可惜啊!我只收女徒弟!”

是时候表现真正的才艺了。

辛承恩拿出随身携带的听诊器、血压计、温度计、医用瞳孔手电筒,还有秒表,一丝不苟的检查病人的呼吸、脉搏等生命体征,而后毫不客气的对着秦天吆喝道:“把她嘴扒开!”

“乖乖!他是哆啦A梦吗?荷包里竟然装得下这么多东西!”

相较于看官们的惊讶,秦天显得格外专注虔诚,并未因为辛承恩的傲娇而显露出一丝不悦。似乎,这真的是一个难能可贵的学习机会。

辛承恩那老练的身手与沧桑的躯壳形成强烈反差,就连不少自命不凡的同行都是为之眼前一亮,“把吃饭的东西随身携带,想不专业都很难!”

“这种有备无患的精神,的确值得我辈学习!”

……

一时间,辛承恩成了列车中的风云人物,几乎所有人都在看他如何妙手回春。

“体温:35.4℃,脉搏:42次/分, 呼吸:13次/分,血压:76/45mmHg,全身皮肤粘膜无皮疹、黄染、出血点……,瞳孔一侧扩大,对光反射消失”

当辛承恩告诉大家,病人生命体征都到达危急值时,众人莫不屏息凝神,心弦紧绷起来。

患者深度昏迷,各种刺激全无反应,甚至感觉不到一丝胸部的起伏。仿佛有一盆冷水浇在辛承恩头上,这次,还真托大了!

尽管他束手无策,却还是镇定自若,不曾露了怯,反而熟能生巧的抵着自己的腰椎。

咔嚓!

一道清脆的骨折声传了出来,辛承恩全身无法动弹,冷汗直流,痛苦的瞳孔中夹杂着不甘与唏嘘,“该死!偏偏这个时候老毛病犯了!”

鉴于其高尚无私的情操,再无一人心有微词,全被辛承恩的人格光环所笼罩。所以即便辛承恩最后徒劳无功,照样能收获鲜花和掌声。

“辛教授!您还好吧!”

“且行且珍惜啊!”老司机们意味深长的宽慰道,无独有偶,他们也体会过这种“用力过猛”。

“为了救人把自己身体搭进去,可得不偿失啊!”

秦天见缝插针,急忙叫人将辛承恩转移到床上,可惜后者并不领情,不怒自威道:“我还可以!”

“辛老师!不如您在一旁指导我吧!”

秦天哭笑不得,他还是头一次见到有人做戏做得如此以假乱真的,连忙昧着良心恭维道:“辛老师!我记得实习的时候,听你讲过怎么诊治这类病人!”

现在正是争分夺秒的时候,最后的功劳落到谁的头上,对于秦天而言,真的无关紧要。所以秦天只能顺水推舟,谎称曾经在辛承恩手下实习过.如此一来,若是秦天解了燃眉之急,外人也只会认为辛承恩教导有方。

若是秦天把事情搞砸了,最多只会说他学艺不精,根本不会有人会怪到辛承恩头上。

好在辛承恩的确在内科干过一段时间,手下的实习生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哪里能一个个记住,更何况是个男生。所以他从来没怀疑过秦天的用意。

只是这个浑身上下被自信与镇定所笼罩的青年,超出了辛承恩对那些风华正茂的医生的认知,“这小子,不!这家伙,该不会是急诊科的吧!”

秦天心无旁骛的望着病人,那沉醉的目光,仿佛摆在他面前的,是一件艺术。

他的指腹在触碰病人脉搏的那一瞬间,无数个感受器有条不紊的传递信号。小巧玲珑的听诊器耐心的聆听着一个个晦涩精深的音符。深邃的瞳孔透过那冰凉憔悴的面容,似乎有着扑朔迷离的谜团浮现出来,与众人的诊断相去甚远,“这个人,不是巴比妥类中毒,而是”

“木僵合并脑疝?”

“木僵!”此言一出,下方一片哗然,不少人都觉得秦天太过武断,因为方才一分钟左右的体格检查,实在不足以支持这个诊断。

而且病人呼吸浅慢,血压下降,体温不升,意识障碍,可谓铁证如山。相较之下,秦天的三言两语,倒是显得有些儿戏。难免引来一阵蜚短流长。

“辛教授!看来此人未得你真传!”

“学艺不精也敢滥竽充数!”

种种非议甚嚣尘上,更有人对着秦天指指点点,“就是有太多你这样招摇撞骗的人,医患关系才会如此紧张!”

目睹秦天深处舆论漩涡,辛承恩丝毫没有帮其解围的念头,因为他很好奇,秦天为何在如此排山倒海的压力下,还能够气定神闲的冲着病人笑。

因为没有一个人能想到,这个看上去不过而立之年的青年,竟然是个横跨中西医的全科主任医师,只是平日里扮猪吃老虎,以医助的名义到处“偷师”。

而正是基于中医望闻问切的深厚功底,才让秦天具备常人无法媲美的诊疗能力。

不过,在不少人看来,那浅笑似乎是对这些老牌医生赤**的蔑视。

“莫名其妙!有什么好笑的!”一名中年女医生似乎忍受不了秦天的固执已见,面色铁青道。

“小伙子!我看你还是回炉锻造几年吧!”不少人觉得秦天死鸭子嘴硬,明明各种证据指向“镇静催眠药中毒”,可他偏偏言之凿凿的说什么“木僵”。

在这些老于世故的医生心里,眼前的诊治早已经不是单纯的急救了,更加关乎他们的面子。若是秦天对了,让他们这些人的老脸往哪搁!

那名中年女医生见秦天碍事,连忙将其推开,火急火燎的从皮包里拿出盐酸纳洛酮片,想以此将病人唤醒。

然而当药片刚刚靠近病人嘴边时,后者那疲倦的双眸乍然展开,再然后,那僵直腊样的手臂,出其不意的打在女医生的脸上,“臭三八!让你骂我老公!”

延伸阅读

企鹅共享洗衣机加盟  http://www.kellerbowsights.com/nxc.shtml
企鹅共享洗衣机品牌现在在全国各地打开了市场,是好项目,旗下产品种烊齐全,受欢迎程度高

韵太太产后修复加盟  http://www.kellerbowsights.com/y72q.shtml
韵太太产后修复是隶属于上海嘉渤医疗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的一个驰名品牌。韵太太产后修复成立

特色加盟  http://www.kellerbowsights.com/amj6.shtml
特色母婴做中国有投资价值的项目我们的项目,面对的国内市场是空白的,而且由于我们拥有技

金正,新飞,微云,Halrie加盟  http://www.kellerbowsights.com/sf84.shtml
陈氏电器携金正,新飞,微云,Halrie四大品牌CRT彩色电视机,LED液晶电视机诚

雄飞桩工机械加盟  http://www.kellerbowsights.com/av8i.shtml
新河县雄飞桩工机械厂研制生产的系列桩工机械共有10大系列30多个品种,主要有KQ系列

博洋加盟  http://www.kellerbowsights.com/duhe.shtml
博洋家纺从诞生以来,始终以很越精神为生命,观念创新,市场创新和管理创新都是为了实现不

三金铜业加盟  http://www.kellerbowsights.com/nxcl.shtml
三金铜业长期以来企业始终坚持以质量求生存以信誉求发展、不断推出科技创新、好服务,通过

沪毓加盟  http://www.kellerbowsights.com/gl7b.shtml
沪毓婚庆用品是婚庆用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沪毓婚庆用

信达加盟  http://www.kellerbowsights.com/gj9a.shtml
信达卫浴得到了社会各界朋友的大力支持,在今后的工中,北京恒信蒙恩商贸中心全体同仁将继

RODABEEF牛排杯加盟  http://www.kellerbowsights.com/ufnt.shtml
RODABEEF牛排杯精选上等澳洲原味牛排,采用韩国古老的秘制调料配方腌制。RODA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国:开局桃园四结义之有恃无恐

    说话的自然是“证人”张晓靓了,她言罢还无辜一笑,那十分无畏的态度令民警小李甚是窝火。“当时还有谁和你一起?”“没人,就我一个。”“你对后期陆林夕被霸凌如何看?”“哎呦,大家只是气不过而已,再说,那钱包最后的确在陆林夕的桌子里呀?也怪不得大家打她,过街老鼠就该人人喊打。”“可那钱包上面没有陆林夕的指纹

  • [综/柱斑]今日告白又失败在线阅读第二章

    大多数幸存者进入**后,第一反应都是去找密码机进行破译。只要能破译出5条密码,就能打开逃生通道逃出生天。可以说,这是幸存者方获胜的关键。然而郝田进入**后,第一反应不是去找密码机,而是去找毁灭者。所以哪怕他就刷在密码机旁边,也丝毫没有要去破译的意思。看到他发的信号,队友都是一脸懵逼。【队伍】安吉拉(

  • 巾帼医官之赴死

    夜色中,没有人发现一只灰猫偷偷跳了进来。白泽轻轻落在地面上,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他停顿了片刻,就向着宫女居住的地方跑了过去。他很担心那个小姑娘,这么天真单纯,这么脆弱……他怕她一不小心就死了。一路旁若无人的奔跑,身为动物也就这么一个好处了,无论他做什么别人都不会在意。白泽动作轻快,很快经过了季玹居住的

  • 重生之无敌归途狂怼元始,震惊全场

    第二章:狂怼元始,震惊全场听到声音,全场所有人都纷纷看去。此时紫霄宫的正主鸿钧道人还未出现,所以一些傲气十足的人说话也不会那么顾忌。在随着秦风的目光看去后。他立马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如果没有记错的话,应该是蒲团之争。但凡看过洪荒流小说的都知道。紫霄宫讲道的时候发生了一个很大的事情。这个事情就是未来的西

  • 灯火怎阑珊第一章

    “记住!到了牢狱跟紧带队长老!牢狱的可怕超乎你们的想象!不要试图挑衅里面的任何一个人!切记晚上万万不可在外留宿!切记!”出发前宗主的叮嘱还在耳边,一群十六七岁的少年少女紧张又兴奋地站在传送阵旁,在他们的面前是一片广袤无垠无法用确切言语形容的宏伟大森林。“这,就是牢狱第一层!是我们未来一个月要历练的地

  • 欢乐颂之莹莹如玉饱饭

    “胆小?我看她胆子大着呢!”吴公子斜了高标一眼,笑的漫不经心,“别的人撞到了爷,早就吓得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了,你看她,小.嘴叭叭叭说个没完,宰相肚里能撑船她都知道。”李叶在心中腹诽,宰相肚里能撑船怎么就不能知道了?撞了人,道个歉也成了大胆了,难道村里人就只能是傻.子吗?她却没想到,古代贫民见了有权有势

  • 通天塔下日与月在线阅读第八章

    我拉着高曌跑出医院后门,透过后门的玻璃,有楼里的灯光照射,刚开始路还不是很黑。可是,越往远走,就越陷入无边的黑暗。在一片漆黑的过道里摸索前行,又想到前方就是太平间,我忽然很后悔提议去找丁天天,可毕竟也是习武之人,鉴于名节!怎好半路退缩!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忽然,我的右肩被重重地拍了一下,我大叫一声:

  • 巨人城终局之战还有另一个她?

    其实那天晚上妍星儿睡的很香甜,可她根本不知道在她的身上究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自从狸子离开的那三年,妍星儿起初只是做同一场奇怪的梦,到那一晚的梦游,太岁的力量似乎对妍星儿的影响越来越大了,这些发生的事情对她来说渐渐成为了平常,可她现在只是个十一岁的小姑娘而已啊。这无数个日夜真不知道她有多么强大的内心

  • 听说有风曾来过在线阅读第五节

    他喜欢钱、喜欢权、喜欢名、也喜欢女人!他是个再正常不过的江湖人,为了金钱、名利、美色,他可以做出许多荒唐的事情出现,甚至别人都做不出来的事,他都可以做得出来。无论如何看来,他都是江湖中一个非常另类的人,有时候他甚至有些不择手段。可他当然也是一名剑客。他的剑法很好,至少迄今为止还没有碰上任何一个能击败

  • 绝地求生之至高王座在线阅读第六节

    入秋了,虽然地处南方,可是树木也开始落叶了。在这收获的季节,渔民满怀笑容迎接一年最为开心的日子。可是却有一个人开心不起来,这个人就是李思韵。不知道为什么,近期蛇莓的身子越发的体弱多病起来。明明还不到冬天,却邪风入体得了风寒。本来也不算是大病,可是总是不见好。李思韵的脾气是越来越差,丫鬟和小厮见了都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