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市井江湖之义薄云天乔帮主(10)

作者:苦菊馓子 来源:纵横中文网

知道乔峰一时半会儿危险的陈子昂,也就没再去找他,而是带着陈如风去买了一匹马。不久后,陈子昂与陈如风便是听到了江湖中关于乔峰杀父、杀母、杀师的传闻,这些丐帮的人还真是不知好歹,想了想还是动身赶去聚贤庄。此次聚贤庄中举行的所谓英雄大会,乃是游氏双雄和阎王敌薛慕华联名邀请的。若非有薛慕华这位神医的大名,光凭游氏双雄,怕也请不到那么多武林中的英雄豪杰,怕是连三成都来不了。按说,薛慕华和乔峰无冤无仇的,为什么要多管闲事来召开这英雄大会呢?其实原因很简单!薛慕华的师父苏星河,乃是无崖子的大弟子。师门不辛,出了个叛徒,叫丁春秋。说白了,薛慕华只是想要借此机会拉拢武林人士,增强自己的影响力,以备将来对付丁春秋。可是,薛慕华却没想到乔峰艺高人胆大,愣是敢亲自上门,大杀四方。说起来,薛慕华也算是幸运的,若非乔峰需要他来给阿朱治伤,恐怕那么多江湖人士死伤在乔峰手下,他这个英雄大会的召集者必定是第一个挨乔峰的降龙十八掌的。

却说乔峰与那阿朱,因为与段誉几人一起,机缘巧合之下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更是得知乔峰追查带头大哥,而这带头大哥可能是自己刚认的父亲时,正是纠结不已啊,一边是亲生父亲,一边是心爱之人,至于如何抉择,只有天知道!

而阿朱一手易容术是出神入化,便在约定好的那晚上替父赴约。而乔峰不知真假,亦不知阿朱的亲生父亲便是那段正淳!而在知道误伤了阿朱后乔峰自然是愧疚不已!便带着阿朱去找那江湖上有名的神医薛慕华,求他救阿朱!而他每日以内气为阿朱续命!便一路风雨,而这日在一客栈修整时,却忽听得西北角上高处传来阁阁两声轻响,知有武林中人在屋顶行走,跟着东南角上也是这么两响。听到西北角上的响声时,乔峰尚不以为意,但他低声向阿朱道:“我出去一会儿,等会儿就回来,你别怕。”阿朱点了点头。乔峰吹灭了烛火,半掩房门,轻步迈出去,绕到后院窗外,贴墙而立。只听得客店靠东一间上房中有人说道:“是向八爷么?请下来吧。”西北角上那人笑道:“关西祁老六也到了。”房内那人道:“秒极,秒极!一块儿请进来吧。”屋顶两人先后跳下,走进了房中。乔峰心道:“关西祁老六人称‘快刀祁六’,是关西闻名的好汉。那向八爷想必是湘东的向望海,听说此人仗义疏财,这两人不是奸险之辈,跟我素无纠葛,决不是冲着我来,倒是多想了。房中那人说话有些耳熟,却是谁人?”只听那向望海道:“‘阎王敌’薛神医突然大撒英雄帖,广邀江湖同道,势头又是这般紧迫,鲍大哥,你可知为了何事?”乔峰听到“阎王敌薛神医”六个字,登时惊喜交集:“薛“薛神医是在附近么?我只道他远在甘州。若在近处,阿朱这小丫头可有救了。”他早听说薛神医是当世医中第一圣手,只因“神医”两字太出名,连他本来的名字薛慕华大家也都不知道了。江湖上的传说更加夸大,说他连死人也医得活,至于活人,不论受了多么重的伤,生了多么重的病,他总有法子能治,因此阴曹地府的阎罗王也大为头痛,派了无常小鬼去拘人,往往给薛神医从旁阻挠,拦路夺人。这薛神医不但医道如神,武功也颇了得。他爱和江湖上的朋友结交,给人治了病,往往向对方请教一两招武功。对方感他活命之恩,传授时自然决不藏私,教他的都是自己最得意的功夫。只听得快刀祁六问道:“鲍老板,这几天做了什么好买卖啊?”乔峰心道:“怪道房中那人的声音听来耳熟,原来是‘没本钱’鲍千灵。此人劫富济穷,颇有侠名,当年我就任丐帮帮主,他也曾参与典礼。”他既知房中是向望海、祁六、鲍千灵三人,便不想听人隐私,寻思:“明日一早去拜房鲍千灵,向他探问薛神医的落脚之,向他探问薛神医的落脚之地。”正要回房,忽听得鲍千灵叹了口气,说道:“唉,这几天心境挺坏,提不起做买卖兴致,今天听到他杀父、杀母、杀师的恶行,更是气愤。”说着伸掌在桌上重重击了一下。乔峰听到“杀父、杀母、杀师”这几个字,心中一凛:“他是在说我。”乔峰站在门外,听到鲍千灵如此估量自己的心事,寻思:“‘没本钱’鲍千灵跟我算得上是有点交情的,此人决非信口雌黄之辈,连他都如此说,旁人自是更加说得不堪之极了。唉,乔某遭此不白奇冤,又何必费神去求洗刷?从此隐姓埋名,十余年后,叫江湖上的朋友都忘了有我这样一号人物,也就是了。”霎时之间,不由得万念俱灰。

乔峰心想,他们就是说到明朝天亮,也不过是将我加油添酱的臭骂一夜而已,当下不愿再听,回到阿朱房中。阿朱见他脸色惨白,神气极是难看,问道:“乔大哥,你遇上了敌人吗?”心下担忧,但心他受了伤。乔峰摇了摇头。阿朱仍不放心,问道:“你真没受伤?”乔峰自踏入江湖以来,只有为友所敬、为敌所惧,哪有像这几日中如此受人轻贱卑视,他听阿朱这般询问,不由得傲心登起,大声道:“没有。那些无知小人对我乔某造谣诬蔑,倒是不难,要出手伤我,未必有这么容易。”突然之间,将心一横,激发了英雄气概,说道:“阿朱,明日我去给你找一个天下最好的大夫治伤,你放心安睡吧!”阿朱瞧着他这副睥睨傲视的神态,心中又是敬仰,又是害怕,只觉眼前这人和慕容公子全然不同,可是又有很多地方相同,两人都是天不怕、地不怕,都是又骄傲、又神气。但乔峰粗犷慕迈,像一头雄狮,慕容公子却温文潇洒,像一只凤凰。

次日清晨,乔峰以内力替阿朱接续真气,付了店帐,命店伴去雇了一辆骡车。他扶着阿朱坐入车中,然后走到鲍千灵的房外,大声道:“鲍兄,小弟乔峰拜见。”,而在房中的几人却是一惊。待几人出来,乔峰抱拳道:“当日山东青州府一别,忽忽数年,鲍兄风采如昔,可喜可贺。”鲍千灵哈哈一笑,说道:“苟且偷生,直到如今,总算还没死。”乔峰道:“听说‘阎王敌’薛神医大撒英雄帖,在下颇想前去见识见识,便与三位一同前往如何?”鲍千灵大惊,心想:“薛神医大撒英雄帖,为的就在对付你。你没的活得不耐烦了,竟敢孤身前往,到底有何用意?久闻丐帮乔帮主胆大心细,智勇双,智勇双全,若不是有恃无恐,决不会去自投罗网,我可别上了他的当才好。”乔峰见他迟疑不答,便道:“乔某有事相求薛神医,还盼鲍兄引路。””几人虽然心下惴惴,总想还是将他领到英雄会中去的为妙,便道:“,同去还是罢了,这英雄大宴,便设在此去东北七十里的聚贤庄。乔兄肯去,再好也没有了。鲍千灵有言在先,自来会无好会,宴无好宴,乔兄此去凶多吉少,莫怪鲍千灵事先不加关照。”乔峰淡淡一笑,道:“鲍兄好意,乔某心领。英雄宴既设在聚贤庄上,那么做主人的是游氏双雄了?聚贤庄的所在,那也容易打听,三位便请先行,小弟过得一个时辰,慢慢再去不迟,也好让大伙儿预备预备。”鲍千灵回头向祁六和向望海两人瞧了一眼,两人缓缓点头。鲍千灵道:“既是如此,我们三人在聚贤庄上恭候乔兄大驾。”片刻之后,鲍千灵、祁六、向望海三人到得庄上,游老二游驹亲自迎了出来。进得大厅,只见厅上已黑压压的坐满了人。鲍千灵有识得的,有不相识的,一进厅中,四面八方都是人声,多半说:“鲍老板,发财啊!”“老鲍,这几天生意不坏啊。”鲍千灵连连拱手,和各诸英雄招呼。他可真还不敢大意,这些江湖英雄慷慨豪迈的固多,气量狭窄的可也不少!游驹引着他走到东首主位之前。薛神医站起身来,说道:“鲍兄、祁兄、向兄三位大驾光降,当真是往老朽脸上贴金,感激之至。”鲍千灵连忙答礼,说道:“薛老爷子见招,鲍千灵便是病得动弹不得,也要叫人抬了来。”游老大游骥笑道:“你当真病得动弹不得,更要叫人抬了来见薛老爷子啦!”旁边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游驹道:“三位路上辛苦,请到后厅去用些点心!鲍千灵道:“点心慢慢吃不迟,在下有一事请问。薛老爷子和两位游爷这次所请的宾客之中,有没乔峰在内?”薛神医和游氏双雄听到“乔峰”两字,均微微变色。游骥说道:“我们这次发的是无名贴,见者统请。鲍兄提起乔峰,是何意思?鲍兄与乔峰那厮颇有交情,是也不是?”鲍千灵道:“乔峰那厮说要到聚贤庄来,参与英雄大宴。”他此言一出,登时群相耸动。大厅上众人本来各自在高谈阔论,喧哗嘈杂,突然之间,大家都静了下来。站得远的人本来听不到鲍千灵的话,但忽然发觉谁都不说话了,自己说了一半的话也就戛然而止。霎时之间,大厅上鸦雀无声,后厅的闹酒声、走廊上的谈笑声,却远远传了过来!

延伸阅读

惠姿卫浴加盟  http://www.cybermarketingeurope.com/alps.shtml
本公司坐落于中国广东省潮州市供应座便器、柜盆、艺术盆、蹲便器、马桶、小便斗、智能马桶

隆运汽车催化器排气系统制造加盟  http://www.cybermarketingeurope.com/a5jm.shtml
杭州隆运汽车催化器排气系统制造厂是一家汽车催化净化器、消声器设计研发、生产、销售、服

爱果加盟  http://www.cybermarketingeurope.com/aaqq.shtml
爱果婴儿用品秉承公司一贯的高质量、高起点、高标准的要求,倾情打造值得妈妈信赖的国内外

湖南十全十美皮革护理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cybermarketingeurope.com/g2d4.shtml
“十全十美”属于自创品牌,是一家致力于品洗护服务的专职机构。公司以加互联网的经营模式

瑞凤加盟  http://www.cybermarketingeurope.com/b516.shtml
瑞凤加盟详情桐乡市瑞凤丝绸家用纺织品有限公司地处浙江-其他,这里地理位置佳,主要经营

纯柔内衣加盟  http://www.cybermarketingeurope.com/s2kt.shtml
纯柔内衣事业部是广东宏杰内衣实业有限公司属下的第一个事业部,成立于1997年,是一家

银垣加盟  http://www.cybermarketingeurope.com/pcg8.shtml
银垣建材位于江西南昌市青山湖区。银垣建材主营室内装修、保温隔热材料、建筑涂料、YT无

佳特皮革护理加盟  http://www.cybermarketingeurope.com/qhs.shtml
现在专业皮革护理做为大众服务领域新兴产业已越来越多的被人们关注,越来越多的个人,企业

薏莉雅美肤品加盟  http://www.cybermarketingeurope.com/d6oj.shtml
薏莉雅美肤品有自己的工厂及国内、国外两间大型实验室,十几年来公司始终以的生物美容科技

御社板前寿司加盟  http://www.cybermarketingeurope.com/u2gw.shtml
特色服务:是老字号,可以刷卡,有包厢,有wifi,有停车位,提供在线菜单,有夜宵,提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不修炼的我无敌了在线阅读大型立Flag现场

    若我开口求他救我,他或许会碍于面子意思意思,以免被旁人站在道德制高点戳他脊梁骨。就像彼时他赶到琴房看见我挨打那样,我的眼神过于卑微无助,周围除开打手也没别人了,他想要装作看不见都不成。因为在看到他推门而入的那一刻,恬不知耻的我几乎是跳起来挂在了他的身上。他被迫将我接了个满怀。我到现在都还记得他身上淡

  • 你是我的药百亿玩家,降临隐村!

    “我曹,终于开放了!”“啊啊啊啊啊,终于能成为雾隐忍者了!”“大家千万不要选择木叶村,成为木叶村忍者啊!现在的木叶村,一个五岁的孩子都得上战场!”“是啊,千万不要选择木叶!”“我要去云隐村,学习雷属性的忍术!这真是令人振奋的消息!”玩家们议论纷纷,一个个争先恐后的从新手村涌出,前往各自心仪的隐村。有

  • 萌宠恋爱日常[综]在线阅读强行关爱

    贼?阮糯糯听得两只耳朵一竖,敢有人在她管辖的范围内造孽!不想活了是不是!不知道无邪镇荣获天界选美小镇大赛第一名有一半是她的功劳!说时迟那时快,阮糯糯猛的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拍,忍着钻心的疼飞跃而起,以掩耳不及盗铃之势朝着贼飞奔的方向跑去。那贼看到阮糯糯跟来,心想着惹上大麻烦了,干脆东西一丢,从小道逃走。

  • 皇子梦第六章在线阅读

    晚上放学,贺天自己就背着书包回家了,出门坐公交车。这一路上走着,贺天的心情很愉快,前所未有的那种开心。没想到自己平淡无奇了快二十年,竟然今年走了这么大的运气,得到了神奇的系统。当拿着多兰棍的那一刻起,贺天就知道,自己以后不可能再平凡下去了。“小天,这边……”才出了校门,就有一个中年妇人,在朝着贺天招

  • 瑈海暮川录我有一个怪物聊天群【1】

    “苏秦,你已经丹田被废,快滚出九阳宗吧!”“苏秦,你以为你还是精英外门弟子吗?你现在就是个废人!”“苏秦,你这个废物,滚……”……苏秦醒了。一声声的叫嚣、狂笑,在苏秦耳边响起。“我这是在哪?”然后一股记忆流涌入苏秦脑海。一分钟后,苏秦就明白了一切。他穿越了。这里不是地球,而是一个玄幻世界,疆域无边无

  • [来自星星的你]外星妹纸的美好生活在线阅读第七节

    第七章:苗疆蛊虫!“沈大哥,我妈怎么样了?”白暮雪看着耳鼻出血的尹曼,有些紧张的看着沈云。她不懂什么针灸治疗,她只想知道自己母亲情况如何。“不出意外,半个小时左右她就会醒过来。”沈云笑道。半个小时,这是沈云最保守的时间,毕竟他现在只是筑基期境,实力不如前世的千分之一,不然他也不会施展阎罗归生针。“如

  • 弥天之眸死亡危机

    此时的吴辰已经离开了破庙,心里还在思索着在庙内发生的事,心里满是疑惑,他不知道那个声音所说的是真是假,他决定去探索这一切,但可怜自己的修为太低,就如同身体强壮的普通人一样,在神州大陆根本属于那种完全可以被无视那一类的。“一定要提高自己的修为,有朝一日,我一定要回到龙泉宫,绝不会让她失望。”雪悠然的样

  • 将军路漫漫在线阅读第4章

    “我为天帝,当横推万古!”叶凡握紧拳头,眼神充满坚定,对着古庙再次一拜,转身走出庙宇。“出来了,他出来了。”“小子,在里面得到什么好东西了没有?”“见者有份啊,不准藏私,这处古庙是大家一起发现的。”“......”叶凡刚走出庙门,呼啦啦围上来一群人,吆五喝六的大喊。“里面什么也没有?”叶凡摊了摊手,

  • 今天可以官宣离婚了吗之古怪的医院

    拿到录像后,苏广春连忙告别了施肆,他要马上拿回局里,加大搜索力度。施肆去办理出院手续,他只是脑子有点问题而已,穿好衣服,出门办理。施肆看了看标志,就是这了!来到一个正在打字的护士面前,右手悄打着桌面,问道:“那个,我是来办理出院手续的。”那个护士抬起头看了看施肆,暗道好清秀的小哥哥。“嗯,你叫什么。

  • 画风崩坏的爱情公寓第九章在线阅读

    黎亦温没有想到舒自若的心思比想象中要细腻,但他故作轻松回道:“我有这个必要吗?在外游历,杀妖除魔,天经地义,为何要费尽心思隐瞒,说起来,你还是我的师叔祖呢!我隐瞒你了吗?”舒自若怒道:“你哪一点把我当做师叔祖了?”黎亦温干咳了一声掩饰尴尬,拍了拍舒自若肩膀,笑道:“干嘛把气氛搞得这么凝重,我又不是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