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在下龙裔!有何贵干!田大仙

作者:燃烧的白色 来源:飞卢小说网

回到强子家。大家分别在堂屋和志强的西厢房搭了几张板铺,凑合睡一觉。我在强子以前的卧室,刚开始翻来覆去睡不着。边上徐峥摆弄了半天手机,一会就鼾声如雷了。不知什么时候迷迷糊糊睡着了。等我睡醒的时候看见徐峥还在蒙头大睡。穿好鞋,来到院子,7点了,天已经大亮了。空气里还是一股炊烟飘散的味道。大柳树上有麻雀啁啾。厨房里,白狼早就起了起了在忙着帮赵娘做早饭。孙哲从外面走进院子,手里方便袋装着几只牙膏牙刷,“滑头,去吧徐峥叫起来,洗脸刷牙,赶紧捯饬一口,咱们好去大王各庄。”被我连拖带拽的起床的徐峥一边揉眼睛,一边嘟囔。“别嘟囔了,快点吧,还正事没干呢。”

早饭做好了,赵娘轻声轻脚的进了一趟西厢房,出来对我们说,:“他还在睡呢,咱们吃吧,他也吃不下什么。”赵娘嗓子依然沙哑。白狼接过话头:“昨晚睡得挺晚,还一直睡不稳,唉。”大家默不作声,草草吃过早饭。收拾完。我们来到巷子头,上了车。赵娘站在车边上,眼巴巴的看着我们。白狼摇下车窗对赵娘说道:“赵娘,回去好好看着强子,你自己也休息一下,我们去请了大仙很快就回来,”“嗯。”赵娘一边点头,一边从衣兜里摸出一个黑色的方便袋,从车窗里递给白狼:“把这个拿着。”我们都不知道是什么。白狼接过来一捏,然后马上又递了出去:“赵娘,你这是干什么,这个你留着,等强子好了,你还得多买点补品和有营养的东西,你看他那身子骨给造的。”我们这才明白,原来是钱,都开口谢绝。赵娘手拿着钱,看着我们开着车上了马路,又开始默默的低头擦眼泪。

车窗外的景色极好,马路两边的绿化带已经郁郁葱葱。一块块小麦田,一片片深绿。刚刚插完秧苗的稻田地,稻苗刚刚缓过来新绿。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和外面的不停飞驰的景色相比,车里的气氛就很沉闷。我和徐峥在后座,都叼着烟。徐峥还在摆弄手机,平时这个话唠也不再多说啥了。‘我知道,要是强子只是生病了,哪怕是重病,我们只要找好一些的医院,多花点钱,把剩下的事情交给医生就行了,可是现在,这种状况,是我们始料未及的,这已经超出了我们的认知范围,我们都没有把握,也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因为你可能头疼感冒经常去医院和医生打交道,可是你不可能每天都遇见鬼,然后天天和抓鬼的大仙、大神啥的打交道啊。’我还在出神,车子减速了,然后慢慢靠边停下了。我这才发现前面有交警在疏散车辆,:“乍得啦,这又是?”徐峥大嗓门响起来。“不知道啊,是不前面又肇事了啊。”没办法,只好磨头回来找了一条岔道下了板油路,这是一条水泥路,好像才修建没多久,路边上还有一些民工在修马路牙子。有些路标被放倒在路边地上。这样,JPS就形同虚设了,因为还没有这条乡道。白狼缓缓的将车滑向路边,摇下车窗打算问路。徐峥的车窗一只打开着,方便他抽烟。他将头探出车窗,对着一个站在路边的老头大喊:“唉,老头,白沙镇大王各庄咋走啊?”这话一处口,白狼孙哲都不悦的回头看了下徐峥。老头转过身,将两手都放在了铁锹把头上,然后打量一下他,:“前面,有岔道的地方左走,一直走,就到了。”说完就低头和大伙一起干活不理我们了。“谢谢啦,大叔哦。”白狼赶紧补充一下。老头再次抬头看看,没说话,只咳出一口痰吐路边了。

等我们来到大王各庄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果然,那个老头给我们指得方向是错的。我们走冤枉路去了一趟黑家岭,路边一打听才知道走错方向了。孙哲皱着眉头不满的看了徐峥一眼,徐峥脸上讪讪的,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以后少胡乱说话吧’。大王各庄已经给规划了,村子北边一片是老房子,村子南面一片是新建起来的房子。街道、房屋都很整齐,村子道路两边栽着柳树,都在舒展着枝条,柳絮随风翻飞,村头路边有颗大榆树,树下一地前些日子落下的榆钱,都已经被晒成了白花花的一片,像是被刮下来大鱼的鳞片。街道上三三两两的走着村民,现在正是少有的农闲几天的小空档。再过几天,稻田地就得除草,灌水,打药。所以现在能偷几天闲空。一群学龄前的小孩子疯跑着。大榆树下,有一大碾盘的底座,碾子不知哪去了。碾盘上坐着两个人在下象棋,一个白头发白胡子的老头子,一个红脸膛的中年汉子。四周也坐了不少乡邻。有做针线活的老太太,还有一些刚从地里回来的男人,手里拿着锄头或是镐头什么的。一帮4、5岁的小孩在路边用塑料打火机在点火烧成堆的柳絮。柳絮飘飘浮浮的落到地上,勾勾连连连成一片一片,一片片的又攒成堆,用火一少,火苗一窜,连灰烬也没留下。这时一个年轻的胖乎乎少妇,一边喝斥那帮小孩一边撵他们:“啥都玩,还敢点火玩,等我不告诉你妈,打你屁股。”小孩子都像小鸡仔一样,四散跑开了。白狼慢慢将车停下来,这次,徐峥学乖了。抱着两膀稳坐在后座不开口了。孙哲摇下车窗,对着车右面喊道:“那个,大姐啊,和你打听一下道。”“啊,你们去哪啊?”那个胖少妇往我们车跟前靠了靠。“我们想问一下,你们庄里有个田大仙在哪住啊?”“田大仙?”那少妇脸上浮现出疑问。碾盘上的红脸中年人抬头看向我们这里:“是不是二狗子家啊?大名叫啥啊?”“哦,大名叫田海涛。”“嗨啊,他又成大仙了。”少妇一个了然的眼神,然后说道:“你们是找他看邪骨病吧,他不行,你们啊,还是去小王各庄找找那有个王半仙,人家看邪祟病,那才、、、、、、、、”“咳,人家打听道,你要是知道,告诉一声不就完了,有的,没得说那么多。”碾盘上的老头开口了,声音很威严。“呵呵。”少妇尴尬的笑了两声,然后指给我们说,他们家在那片新建的宅子里,从这往东走,倒数第二个小胡同,头上第一家就是,黑大门。”“哦,谢谢哦。”孙哲摇上车窗,回过来头看着我们,听了少妇的话,我们都不置可否。白狼说道:“已经都来了,先去看看吧。”“就是,是骡子是马,拉去强子那里遛一遛不就知道了,”我们都苦笑啊。这是活马当成死马医啊。

很快来到新房子的大黑门外。我走上前,拍着门,大声喊道:“有人在么?”“唉、、来了、、、谁啊、、、”‘我去,这声音,含糖量7个加号。’门打开了。一个少妇站在门口,单眼皮,三角眼,眼珠滴溜溜的打量我们,:“你们找谁啊?”嗲声嗲气问。“呃,那个,这是田大仙家么?我们有事来找他。”“哦,是啊,你们还真来巧了,他啊正巧在家,来来,快进来。”少妇在前面引着我们几个人往屋里走,她上身穿着低胸的开衫,下身是紧身的体型裤,饱满浑圆的屁股在前面一扭一扭的,快拧成麻花了。我有点不自在的把目光看向别处,发现徐峥这货居然饶有兴趣的紧盯着那少妇的屁股。进了堂屋,屋子干净可是却不整齐,东西到处乱放。靠西墙一趟沙发,正对着门口一张摇椅上躺坐着一个矮胖中年人,短黑的浓眉毛,小眼睛,眼睛很亮,黑眼球在眼睛里乱转。看见少妇领我们进来了。也没从椅子起来,只往前欠了欠身子,问道:“你们来找我有事么?”看见他这架势,我这心里可真没底了,我疑惑的看看孙哲他们,孙哲也轻轻地摇了摇头。‘也是啊,这个也没法去衡量啊,毕竟医生啊,教师啊,律师啊都是有资格证得,这一行还没听说有资格证书啊。’徐峥大大方方的走到他右侧沙发上坐下来:“我一哥们,影子不知道乍的弄没了,老是有些死鬼去找他,那个,你不是大仙么,就像请你去给看看。”“哦,这样啊?”再次往前欠了欠身体。“那你们是把他送我这来看啊,还是让我出山去你们那里给他看啊?”“有什么区别么?”我问道。心说’强子那么虚弱肯定是不能折腾他出来啊。‘“这样啊,要是你们上门么,我就收你们八百块钱就行了,要是要我去啊,没有1500那可不行。”我紧皱了眉头,’这还没说怎么给整呢,先谈上钱了‘看看孙哲和白狼也都是一脸怀疑。这时,徐峥坐不住了,从自己的皮包里啪啪掏出20张红票子拍到了沙发前面的茶几上,“这是两千,你要是真能给哥们瞧好了,回头我们哥几个还有重谢。”“嗨呀,好好,你们就放心,没有我田大仙降伏不了的。”矮胖子从摇椅上弹跳下来,站在我们跟前。“行,那就麻利跟我们走吧。”“嗯,好,那个。秀啊,你去前边二哥家看看他家车在不在,麻烦他跑一趟把我送这几个小兄弟家去。”胖子对自己媳妇说。还没等那少妇开口。白狼说:“我们有车,就一起坐回去吧,后面做三个应该坐开了。”“唉,那好,,那好。”我们站起来走到院子,胖子也跟出来对我们说道:“那个,得把我的法器都拿着啊。”

把他的法器都搬出来,什么桃木剑啊,铜脸盆啊,还有两面镜子,一小张折叠的小八仙桌。还有一些小物件,后箱装不下了,都堆在了后座上,一时车后座给堆满了,只能坐下身材瘦小的我了。“这?”“要不,我们在叫一辆出租车吧。”“嗨,不用,不用,我屋后还有车,你们先走,留一个人给我引路就行喽。”我们开车先走了,留下徐峥和他一起走。

回到强子家已经1点了,赵娘在大门口,满眼期盼的等着我们。看我们下了车大一包小一包的往家拎东西,赵娘问道:“那个田大仙呢,这些是啥啊?徐峥呢?”“赵娘,我们先回来的,把田大仙的法器先拉回来了。大仙和徐峥开他的车在后面,待会就来了。”“哦。”进院子一看,厨房飘出一阵菜香,赵娘已经炒好了一桌子菜烫好了酒在等着了。赵娘又去厨房烧水准备泡茶了。我们坐在院子的小凳子上。我低声问:“你两看能行么?”“唉!我看不贴普啊。”孙哲话音一落,白狼也跟着轻轻点了点头。“那你们说一开始在村头咱们打听道那个大姐说的小各庄那个半仙、、、、、、、、、”我话还没说完,院门咣当一声被推开了。我们一起抬头,徐峥站在院门口。一头快到肩膀的长发都张牙舞爪的立起来了,就像小时候看那动画片里的阿童木。一进门就谩骂不休:“卧槽他大爷。”一手呼噜着头发,满身满脸的灰尘。赵娘从厨房走出来:“徐峥啊,田大仙呢。”徐峥撇撇嘴,:“在门外呢。”我们一起好奇的走出门外,就看见那个胖子扶着墙,两腿还在不停的打颤,大门口停了一辆红色的摩托车,铃木125.这下大家交换了一下眼色,了然。忍者心里暗笑,我和孙哲上前一左一右架起这田大仙往院子里走。赵娘一脸狐疑,眼神却更加悲怆了。

延伸阅读

你是不是想标记我GL闹蝗(捉)  http://www.zbmsrs.cn/xgg9.shtml
凉月如眉挂柳湾,越中山色镜中看。兰溪三日桃花雨,半夜鲤鱼来上滩。这说的是原来的兰溪村

重生不重来让叶凌姗做秘书  http://www.zbmsrs.cn/u0dx.shtml
见江夜宸牵着南湘的手来,廖佩妍咳了咳,南湘领会,主动脱开江夜宸的手,淡淡的说“我先过

神戟之将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zbmsrs.cn/arh1.shtml
血红的圆月,医院昏暗的楼道,安静的单人病房,一个人躺在病床上,面目狰狞,而他的胸口被

他的星星是甜的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zbmsrs.cn/u8kd.shtml
“你想说什么?”林云微皱眉头,打断了她的话。林雪被打断话语,脸上不禁露出一丝恼怒,银

重生之最强陆展博第四章  http://www.zbmsrs.cn/pxme.shtml
千年已逝,煞女升仙(3)话虽如此,然而这下凡的一路上,洛倾还是战战兢兢的不安心。“师

山田先生在线阅读第二章  http://www.zbmsrs.cn/yb2s.shtml
“那位哥哥给我的!”“给了你几个?”“两个!”“还有一个呢?”“已经吃了!”“别吃了

长歌在线阅读第10章  http://www.zbmsrs.cn/xgxe.shtml
子宫是女性最脆弱的地方,一旦损伤有可能导致不育。她没想到苏婉静这么小,心思却这么狠毒

我只想修仙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zbmsrs.cn/en6.shtml
最后黑影形成一个人性对顾泽道:孩子你知道我是谁吗“不知道,应该是和影有关的人”“你真

[JOJO]阿弥多的奇妙冒险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zbmsrs.cn/pp6p.shtml
“夏国”熟悉的地图板块,熟悉的名字。此刻,郎普特的脸黑的跟煤炭一样,要问这个世界,有

肆虐综漫:从海贼开始之希望这种东西(5)  http://www.zbmsrs.cn/x4rp.shtml
5.如果不是周浩浩开着一辆奥迪带着陈佳楠去吃早饭他绝对只会以为周浩浩只是一个普通的穷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开局亿万神话血脉在线阅读第十节

    一张烫金名片抛向乔玉琼。乔云琼伸手接住时,一时用力大了些,身上那件饱受折磨的女式衬衫,终于彻底损毁,再难以包裹着傲人的双峰。娇呼一声的乔云琼,用另一只手臂挡在胸前,只是纤细的手臂在遮挡面积上稍微有些窘迫。目视这一切的冷烨,声线没有一丝改变:“这是汤家家主的名片,缺钱找他。”脸上羞意难忍的乔云琼,强自

  • [陈情令江澄]只舅舅不单身二伯

    “这是当然的。”墨柒亦微微一笑,“只不过可否待到萧大夫将我姨母治好?”“姑娘害怕我跑了不成?”萧大夫萧逸摇头失笑,他走到吴姨娘跟前蹲下,按了按她的人中,不消一会儿吴姨娘一声闷哼醒了过来。“姨娘可安好?”墨柒见吴姨娘醒来欣喜,小跑至她面前慰问,谁知墨柒刚靠近那吴姨娘又两眼一翻昏了过去。“柳疏影……你…

  • 轮回之仙帝归来第五章在线阅读

    办理完会员卡,健身馆女孩给我安排了一个教练员。那女孩真是太了解我了,我就怕他们给我安排一个肌肉男,他们给我安排了个女教练。精致的脸,又黑又粗又顺滑的马尾辫,小麦色的肌肤,紧身的健身服,那健美的身材,看得我口水都快流出来了,不过我都给吞回去了。CC找了个沙发,百无聊赖的玩着手机。那健身教练带着我走到一

  • 大魔咒剑精灵使学院

    又是一个早晨,空气格外清新,不知是不是正值春天的原因,风中带着一股洁柔的花香。树上的鸟儿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风儿轻轻拂动裙摆。我带着表形态的玲珑来到学校,准备找个借口将原来的我哄着跟我们一起去精灵使学院。“不过……话说玲珑……我该用什么借口来劝他呢?”【把他叫到你家里,然后后面交给我就可以了呀?】“

  • 新生江湖第4章在线阅读

    翌日!咚咚咚~~伴随着一阵雨点般急促的鼓声响起,胡亥从床上一骨碌爬起来。“公子,应该是大军要出征了!”这鼓声乃是点将鼓,只要此鼓一响,就表示要有大军出征了。胡亥灵机一动,昨日的事情依旧是历历在目,今日便是他的“AWM”大展雄风的时候。真是越想越痛快。没过多久,雄浑无比的鼓声传遍快整个咸阳。“大军准备

  • 星天仙路之未来巨头大聚会

    邓俪珺这位股东还是头一次来,看着办公区里十多个忙忙碌碌的员工,她心里不敢相信,就是如此不起眼的一家小公司,才正式运转一个多月,销售额就已经突破五百万了。王雪虹看到邓俪珺后,立刻满眼都是小星星,直接跑过来要签名,别看她现在学的专业是经济,但刚到伯克莱分校的时候,选择的却是音乐专业,可见其对音乐的喜爱了

  • 归雁(凤在江湖同人,云雁)之蝴蝶效应

    这么想来,这间办公室装修得这么夸张,似乎也还算合理。戚白玉内心翻腾,好在表情还算镇定。“李先生您好,我是来面试的。”她又把那张传单拿了出来,轻轻搁在石桌上,“就单子上这个职位。”“哦。”“这是我的简历。”“哦。”李尧荣也不抬头,只一味地把玩着手里的一个摆件,“会化特效妆吗?”“会。”戚白玉点了点头。

  • 『HP』塞德里克不可能这么萌之很差?

    萧亦何的犹豫和微微抗拒的神色赵晨看的清清楚楚,他嗤笑了一声,眸光冷了冷,往前走了两步,抱着胳膊站在了距离仪器最近的地方。凯特调整了一下仪器,指挥着萧亦何躺在了测量仪器上,将一个水母模样的透明仪器戴在了萧亦何的头上,然后对着萧亦何道:“殿下,请闭上眼睛集中精神,然后用精神力去攻击您所看到的东西。”萧亦

  • 月下佳人在线阅读第7章

    “来人,命令下下去速速找回公主回来。”东方亦真是气的跳了起来,不过有考虑到帝王家的面子补充道:“通知下去,要秘密寻找公主的下落,找到了回来告诉我,记住不要走漏风声。”东方亦也有自己的小久久,等找到公主倒要看看这位君大少爷有多牛逼,竟然拐跑自己的闺女。“是。”“亦哥,看着情况,还真是那臭小子搞的鬼,要

  • 倚梦重景似梦第6章在线阅读

    也算白兰舟运气好,刚从消防通道出来后便见心中烦闷的王天阙从王家的包厢内出来,打算抽根烟。那次意外后至今也已过许久,所以现在再见,两人各自站在走廊一边相望,竟有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心中微微泛起涟漪。王天阙脸上表情未动,却不知自己看向白兰舟的眼神已柔和得不像话。白兰舟现在紧张又心虚,在短暂的心思浮动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