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夫人她权倾天下安然的一天(2)

作者:施甘棠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三头鹿由于身高且长,所以它拖着这口棺材不仅不费力,而且还可以在丛林里飞奔,两三丈高的土坎、湍急的小河对它来说也只是蓄力长短的功夫,要不是担心身后棺中人可能已经禁不起折腾,它其实可以更快”。

“棺中的人快死了,是被仇家追杀跌落悬崖,这鹿是以前他养的,寻着味道找到了他,驮着他就要穿过这片丛林去镇上找人救主,畜生虽然已有灵性,懂得护主,但奈何品级并不高,还未脱离凡物,所以主人的尸体一经颠簸总从身上滑下,次数一多所以身上又添新伤,直看的鹿痛苦嘶鸣。

后来它经过一座坟,于是它竟然蹄角并用挖开了这座荒山中的无名老坟,把尸身用嘴叼出,拖出一口已没有盖并且腐烂了大半的棺材,然后把主人放进棺材,最后转身将那具被它挖出的尸骨轻轻地放进坟中,蹄角并用,重新用土埋了个大概。这一些做完,它的蹄,它的角,早已血肉模糊,拖着一口棺材,四蹄每踏一下就钻心的疼,三个头上的角大都已经断裂了一半,鲜血顺着头顶留下,流进眼睛,所以它们必须得轮着睁开眼赶路”

“有了棺材的帮助,它的路走的顺利多了,也快了许多,它似乎感觉不到疲惫,只一心想要救那棺中人。

这样一天光景过去了,前方忽然出现了一头七丈高的黑熊,拦住了它的去路,它十分惊恐,但还是拦在了棺材的面前

“我很饿,你如果想要过去给我一点吃的我也就放你过去,不为难你”,黑熊居然口吐人言!

“鹿听懂了,全身颤抖着,转头看了看后面那口棺材,然后毅然凑近黑熊......”

“等等,为什么两个畜生之间需要说人话?脱裤子放屁难道更舒服?”,蹲在一个破瓦房门前的秦安然开口道。

他面前席地而坐的是一个身材瘦长,皮肤惨白的男子,蓬头垢面,但口齿却十分白皙,他正是在和秦安然做生意,秦安然用两个柿子换他两个时辰。

“这不是剧情需要吗,怕你听的不清楚啊!而且鹿有鹿语,熊有熊言,说不准它们还就得靠人话来过度一下,”你别总打断我,很影响思路,我刚才说到哪儿了?

“鹿毅然凑近了黑熊”

对,“鹿毅然凑近了黑熊,然后熊咬掉了它的左边那只头,然后让开了一条路”。

“于是三头鹿变成了两头鹿,只余下脖颈分叉出那血淋淋的头部断面,顶着剧痛的折磨,它继续开始了赶路,只不过步伐较之以前慢了许多”。

“好人很少有好报,英雄只被记三天,恶俗的剧情永远不会缺席,因为天道不止无情还很低俗。

“第二天,这头鹿又遇到了一只斑斓大虎,同样的对话又出现了,时间还是那个黄昏,地点还是这片黑洞洞的丛林,这头鹿仿佛被时间的线从未来的虚空又拉了回去,把残酷的事情一遍遍的经历下去,它又失去了右边的那只头。”

“四肢早已鲜血淋漓,脚底骨质的铁蹄早已只剩惨白混着鲜血的白骨,左边的断头出血已经结疤,偶尔随着剧烈的运动破裂开来流出乌黑的血,右边的断头处还很新鲜,就像惨烈的屠宰现场。鹿已经不会嘶鸣了,只剩下粗重的换息声回荡在耳边,偶尔回头望着棺中的主人,眼中的热切与焦急却没有丝毫的动摇,他就是它的命!”

“第三天,还是那个黄昏,无尽的丛林开始变得稀疏,越来越有了人类世界的味道,那头鹿满是血污的眼中流露出欣喜,但是,前方丛林的尽头出现了一个破烂的身影,一具站立的尸骨。”

“它认出了那具尸骨,他本应该躺在身后的棺材中,结果被它刨了出来,而现在,他出现在了它们面前。”

“疲惫不堪的鹿被吓的呆立不动,只见那尸骨手爪一挥,棺中的男子被抛起,摔落在一颗大树,但本应与地面亲密接触的男子却在空中一个翻滚,虽然踉跄,却是站立在地面,原来他早已苏醒。见到主人站了起来,鹿不疑有他,慌忙的跑了过去,用舌头亲昵的舔着主人的手臂,那人用手安抚着这头惊慌而欣喜的鹿,眼神直直的盯着那具枯骨。”

“他早在第一天就已经醒来,由于他也勉强算是修炼中人,所以他也知道这片悬崖下的从林是个什么地方,“恶魔林”就是这片丛林的名字,从来没有活人从这里走出,传闻曾经一个已经脱凡的神仙进来也消失了,无声无息的那种。” “他一个东拼西凑才到修身境的人在这片吃人的林子里当然害怕,害怕到大多时候眼睛都不敢睁开,他一路上一共睁开过三次眼。”

“鹿为了他刨坟的时候、遇到那头大黑熊的时候,和遇到那头斑斓大虎的时候。他知道在这种诡异的地方刨荒坟这种事万万做不得,可是他本就受伤离死不远,如果再从鹿背上多跌几次那他必死无疑,为了活命,也难得这鹿这么聪明,他也就没有出声阻拦,继续装死,生怕被什么东西盯上。”

“当第二次遇到那头熊的时候,他本欲暴起搏命,但听到那熊口吐人言之时,内心飘雪的同时也抱着一丝侥幸,让他手脚俱凉的是动物口吐人言称为妖,而相传最低等的妖都是入山一境,一百个他也不是对手。而让他心存希望的正是这头黑熊提的条件,果然,这头鹿毅然的奉献了自己的头颅。”

“当第二天遇到那只虎提到同样的条件时,心思如水的他一下就明白有什么东西盯上他了,所以他一路都很惊恐,装死的时候连呼吸都慎之又慎。没想到,这吃人的密林终究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活人,原来在希望的通风口等着他。”

那尸体看到他站起毫不意外,仿佛早就知道一般,“这头鹿归我,然后你再自挖双眼,你就可以出去。”

“本欲等死的男子听到这干涩的音节犹如天籁,连连点头,狠下心来抓起两节树枝就插向了自己的双眼,中间连丝毫犹豫都不曾有过,剧烈的疼痛弯曲了他的膝盖使他在地上如蚯蚓扭动,片刻后,向着光源处就爬去,只留下这头眼睛里迷茫比鲜血更多的鹿,他从始至终就再没有看过它一眼,见骨的四肢和断掉的两个头颅他不知道是看到了还是没有看到?像蛆虫一般蠕向光明的他和呆立在黑暗中的它,只叫人分不清楚谁是畜生谁是人?”邋遢男子说完之后满脸愤恨状看着秦安然,仿佛在为那鹿叫悲。

秦安然闻言直直的看着他。

“.....”

“.....”

“就完了?后面没有啥三头鹿原是天地异种,最后修成九头大妖,然后不忘当年的背叛,出山找那无眼狼复仇的故事?你莫不是打算用这轻飘飘的几千字换我两个柿子?”秦安然翻着白眼问道。

“你难道不为之感动?这头鹿这么忠诚,结果却被背叛,你一点没觉得愤怒?或者说一点没有为这人不如畜生的经典道理所震撼?”席地而坐的男子不知道是想要为那句“轻飘飘几千字就换两个柿子”而辩解,还是真的很激动,居然也蹲了起来,和秦安然四目相接,仿佛想要秦安然看到他眼里的真诚。

“毛线!这么浅显的道理我两岁就明白,人本就不如畜生,你居然还敢拿这路边三岁小孩都懂得的东西卖弄,骗财!我看你以后这生意是不想做了”。

“别别别,别呀,好说好说”,邋遢男子听到这话略慌,脸瞬间笑成一朵菊花。“要不我再来一段?不要柿子的那种”,秦安然摇头。

“或者两段,你放心,我这儿存货多,什么圣贤道理,鬼怪故事没有?你想要什么类型的都成”,邋遢说着还指了指自己的脑袋。

“既然什么都成,同时看在那头鹿的面子上,这生意还有的做”。

“好嘞,你想听什么?”

“你先把巡天府府主林责给我介绍一下,祖宗十八代的那种”

“这个没啥意思,要不我给你讲一个更有意思的吧,话说那西门大官人.......”

“不知道?那算了”秦安然起身欲走。

“别呀,知道、知道,只是嫌没意思,那么一个不入流的人物讲起来哪有妙龄少妇有意思?既然你想要听,我说还不成吗,祖宗三十六代的那种。”

秦安然换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抱住膝盖,静静的等着,一副请开始你的表演的样子。

“林责,大乾人氏,大乾帝国八大家族林家家主的弟弟,境界神现境后期.......”

“停,神现境后期高不高,高的话有多高?”

“额,这个问题问的有水平”,邋遢男子点了点头,又继续说道“境界高不高这个问题就跟问盐商有没有钱一样,得看跟谁比,和普通老百姓比,富可敌国、和普通商贾比财大气粗、和做官家生意的人比是同道中人、和头戴乌纱身穿青袍的人比他就得当狗做马、至于与朝堂之上哪些吹口气都是大风的人来说,他们犹如蝼蚁,不在眼中”。

“神现境,和那些才修身炼气之人比,说他是大罗神仙也不为过、和入山脱凡之人比,也算是天边的那一抹传说、和观道知命之人比他就是一方霸主,可以看到身影,但不敢冒犯,不过已经可以成为目标,虽然依旧敬畏有加,但并非如那太阳一般高不可攀、和化神通天之类的真正神灵比,也算同道中人,但确是狗肉却上不了台面、至于和更上面的大人们,说他是蝼蚁怕他都很惶恐”。

秦安然恍然若悟的点了点头。

“怎么,和他有仇,那你还是想开点,和你这种凡人比,他简直,简直,我都找不到话来形容”

“哪有,林大人对我可好了,有事没事请我吃饺子,是我生命中的贵人,有他在我才在这里面吃香的喝辣的,下辈子、下下辈子、下下下辈子为他做牛做马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有仇呢?

不过,境界高的人怕也是会遇到天灾人祸的吧,我就担心人林大人突遭不测,死于非命,万一死在一僻静之处恐怕还没人收尸,或者遇到会点儿妖法的大凶大恶之人被砍掉五肢点了天灯,那家里的妻儿该怎么办才好?总不能让他们一家阴阳两隔吧,那谁忍心啊。

那时候说不的还得麻烦好心人送他们一家团聚才好,只是,这样的大仁大义、不计较得失的好心人该去哪儿找呢?以我们的关系,我倒是可以帮这个忙,只是我还小,力气不够,愁死个人啊!”说道这儿,秦安然剑眉简直是扭成了一团。

邋遢男子饶有兴趣的看着秦安然;“这也不倒是不可能,但他难呀,本来人境界就不低,再加上还有林家和大乾两座大山,一座比一座巍峨,只要他自己不作死,什么天灾人祸会往其边上凑啊?”

“昨天有个人告诉我他在外边是个大人物,今天听你也这样讲,那我想问问你了,他在这座坟里面算不算大人物”?

“当然算啦,人家大乾御派大都督,巡天府府主,我们头顶破砖烂瓦,身穿破衣烂布,困于三寸之地,还是阶下囚之身,这都不算大人物,那算个啥呀?”

“我听说这座坟里是有座阵法把人困起来,如果没有这个阵法,他还算是大人物吗?”。

“哟呵,知道的还蛮多的吗,如果没有这个阵法啊!”

秦安然忙往他手里放了一把桑葚,邋遢男子翘起嘴角道:“啧啧,那他一条街得有十条命才走的下来”。

秦安然闻言,眯着眼睛盯着他看了半响,“我说这村里的人咋一个个口气比脚气还大呢,老青也是,破庙里的瞎子、耍拳的也是,你们为啥不上天呢”?秦安然懒得跟他计较,只叫他继续数林责的三十五代祖宗。

话说,他那当家主的哥哥,那可有点可怕.........

秦安然就这样蹲着,腿麻了也就坐在街边,渴了也就吃点桑葚,柿子,兴许是讲的秦安然高兴,那邋遢男子也得了这样的待遇,良性循环之下,

直把林责林大府主祖宗无数代都数落了个遍,不知道的人怕是还以为这人和林家有杀妻夺母之仇,这是要刨人家祖坟的架势啊!

天色暗了下来,邋遢男子的身体也暗了下来,他盯着秦安然走的方向,努了努嘴,双手缩进袖子里面,回忆着秦安然的面目。“啧啧,这是一尊被压在地狱的杀神呀,要是有命活着出去,好些人该去与伥鬼作伴咯!”。

延伸阅读

振欧鞋加盟  http://www.entertainmentjobspro.com/pjye.shtml
振欧鞋直销时尚中重量级时尚男装,T恤,裤子。温州男装,,公司与多家少售商和代理商建立

中国同步教育网加盟  http://www.entertainmentjobspro.com/gn46.shtml
中国同步教育网是中国创新推出中小学在线学习会员制服务平台http://www.tbj

景昂加盟  http://www.entertainmentjobspro.com/xko9.shtml
景昂机电位于的书画之乡--山东高唐,地处青银高速与105国道交界处,地理位置十分优越

同林塑料托盘加盟  http://www.entertainmentjobspro.com/plob.shtml
山东如林仓储设备有限公司,是北方的塑料托盘生产企业。拥有400多名人员,在国内已建立

吉祥馄饨加盟  http://www.entertainmentjobspro.com/swrs.shtml
饺子,是全国各地人们都喜爱的美食,投资饺子馆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尤其是刚推出了力度空前

鸿腾恒锐加盟  http://www.entertainmentjobspro.com/alb4.shtml
武汉鸿腾恒锐化工有限公司成立于2009年2月,是一家主要从事化工原料、医药中间体、保

大海硅藻泥加盟  http://www.entertainmentjobspro.com/3o5.shtml
大海硅藻泥的问世,不仅仅彻底的让人们摆脱了家装中遇到的污染情况,更能够净化空气中存在

百石康加盟  http://www.entertainmentjobspro.com/degg.shtml
百石康玉镯以重信用,守合同为,支持产品质量经营之本,以老老实实做人,踏踏实实办事,作

西玛王国加盟  http://www.entertainmentjobspro.com/gcn9.shtml
暂无

升达佳加盟  http://www.entertainmentjobspro.com/pcd0.shtml
升达佳毛绒公仔是深圳市龙华新区升达佳玩具商行旗下产品,总部经销批发的毛绒公仔、毛绒公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逆者为魔第十章在线阅读

    在姜不易艰难的将车停稳后,姜不易才发现,事情有点不对头。姜不易周围,一共五辆黑色越野,团团把他们围住。“你这乌鸦嘴!”姜不易瞪了沈如姿一眼。“留在车上,千万不要下来。”沈如姿乖巧的点点头,事实上,她也非常害怕,因为,她看见从这几辆车上,下来了很多人,而且,有的手里还有枪。姜不易下车环顾四周,这里太偏

  • [德云社]我真的爱你在线阅读第8节

    吴越和江月和平的相处了一月余后,也渐渐地明白了江月是真的要放下乐毅了,她决定重新生活,不再在意过去的事情。这也让吴越松了口气,吴越毕竟之前犯过错,对江月做出那样的事情,其实他心里也是愧疚的。而且这几天的相处下来,发现江月确实改变了很多,他也考虑要不要和江月重新相处,认真的做个朋友也不错。早上才起床,

  • 世子今天吃饭了吗第五章在线阅读

    捂着自己受伤的小心脏,刘小少爷被侍从搀扶着从地上坐起来,倚在侍从的怀里,颤抖的手指着时秋。“给我把她拿住!”话一出口,刘小少爷就看到小姑娘惊吓般的往后退了几步。他得意地笑着,知道小爷的厉害了吧。“是,少爷!”侍从斗志满满地起身,就朝着小姑娘冲了过去。“哎哟!”小少爷失去倚靠,顿时后仰倒在地上,后脑勺

  • 君莫叹在线阅读第4章

    裙子被扯破。几乎衣不蔽体。唐洛凡紧弓着身体,死死的瞪着眼前的那些人。绝望悲哀。一辆拉货的大车被挡住路,鸣了喇叭停下。“怎么回事?”大车司机跳下来,“你们几个的车挡在这里,还让不让人走……干嘛呢?”那几个男人明显紧张了,骂骂咧咧的按住她的嘴,怒声道:“关你屁事,该滚哪去滚哪去。嘴巴被死死的捂着,唐洛凡

  • [七五]故人西辞之努力修炼,一雪前耻

    “霸哥,我送你回房休息”玲儿一脸关心的说到。苏霸:“谢谢玲儿”床上,苏霸叫住刚想离去的玲儿说到:“玲儿,你哥哥到底是不是将军啊,”玲儿:“是啊,不过是世俗间的将军,我哥因为机缘巧合下得到了一部修炼法决,之后才走到今天这个地步的,别看我哥不正经,其实很强的,”苏霸:“你哥是不是当年在武林打遍天下无敌手

  • 缘结源劫之温馨的剧情(5)

    刚搬进来的套间还空着,房间里放着几个行李箱。子乔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为自己的计划深感得意。敲门声传来,一菲和小贤微笑着出现在门口。“哟!是你们啊。进来吧。”子乔招呼着。“你好啊。我是代表公寓下属住户委员会来给你送温暖了。”小贤首先开腔。“爱情公寓真是太体贴了,这么快就送钱了。”子乔很是感动。“不是送钱

  • 我知你好(张国荣同人)第七章在线阅读

    褚逸飞想道:“还有更重要的事情,如果有人和我说年轻人的心里不会想着杀人,我也要打掉他的鼻子。”八月十五抬起头看了看天空,道:“天,要下雨了。”褚逸飞抬起头看了看天,附和道:“是的,要下雨了。”八月十五道:“这一刻,我便不是织田优二了。”“你是八月十五。”“不错。”“八月十五是个团圆的日子。”“是的。

  • 爱情公寓:我的女神诸葛大力在线阅读第六章

    东枯刚把敌军打败,还没来得及收拾战场,陵川的那支部队终于得到了可靠的消息,并且立刻就把部队驻扎在了晋城附近。他们没有直接攻击城池,东枯觉得他们是害怕了。原因是东枯太厉害了,几年的时间里,东枯几乎消灭敌军三十万军队。对于蒙古人来说,他就是魔鬼。当然这只是东枯自己的认为。让东枯觉得敌军害怕了,真正的原因

  • 爱情公寓之悠闲自在第5章在线阅读

    月亮高高的挂在天上,却依然无法掩饰大地的一片漆黑,就在这漆黑的夜里,一高一矮的两条身影迅速的,在灵台方寸山的密林间穿行着!虽然两人都是身穿夜行衣,但是细看之下,较高的那个人头顶上高高的隆起一道鲜红的肉角,较矮的那一位,则是一副猢狲的模样,这两个人不是方寸和孙悟空兄弟两个,又是谁?“大哥!这样真的没问

  • 重生之守护者系统我是彼得帕克?

    堆满各种杂物的房间内,彼得帕克缓缓睁开了眼睛!不过他现在的状态有些奇怪,因为他并不是躺在床上,而是手脚交叉地黏在自己卧室的房顶上。“嘶!”脑袋中撕裂般的疼痛让彼得发出一声惊叫,随后某种力量失控,他整个人直接坠落在下方的地板上。“彼得,你在上面干什么?”楼下传来一名响亮的喊声,彼得的脑海中下意识地出现

hCxbunj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