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帝王命在线阅读第1节

作者:糖果花生 来源:纵横中文网

这是一个风和日丽的傍晚。

随着一阵低沉的发动机轰鸣声,一辆只看车标和牌号就知道价值和主人都非同寻常的轿车,驶进了“提可”高档住宅区。

这个小区像国内的所有的高档住宅小区一样,有一个中文外文都难以理解的名字,以及普通中产阶级一辈子难以企及的房价,但是却从不缺少有钱的业主。

在铁门前的小区保安有些惊讶的眼神中,这辆豪车停在了一所带花园的独栋别墅前,随后,一个精明干练的穿着白衬衫的中年男人走下车,并且自然地帮后座的乘客打开车门。

“李先生,请您稍等。

这位一看就是专职司机的男子带着得体的笑容向车里的人说道。

“小刑啊,谢谢你。”

随着一个沉稳的声音,接着从车里下来的人,却并不是保安想象中西装革履的成功人士或者是高贵靓丽的成功人士的情人,反而是一位容貌清矍的老人。

这位老人满脸福相,目光炯然,苍髯飘动,面上却没有多少皱纹,教人一时猜不出岁数。

他一身素色功夫衫衬着千层底的布鞋,踏步稳健行动矫捷,以这位保安阅人无数的目光,也不得不赞叹一句世外高人。

这位李老先生刚刚下车,这栋别墅的主人立即从里面迎了出来。

“李先生,久仰久仰,我家这点小事还劳您大驾实在过意不去,快请快请。”

王双成是白手起家的民营企业老总,自然久在生意场,几句寒暄既热情周到又不失身份,说话间便要这位引李老先生往里行去。

“王总太客气了。”李老先生却不和他握手,只是手捻长须,抬头看着这座别墅屋顶,双目眯起,微微有些出神。

刑司机和王双成见此,神色微微一变,相互对视一眼后,王双成探着身子,轻声问道:“大师,怎么了?您……是不是看出点什么来?”

李姓老人回过神来,云淡风轻微微一笑:“没什么,进去说吧。”

王双成以近百亿身价成为地方富豪榜上的常客,但这间别墅的装潢却是异常简朴,必要用具之外,客厅里几乎没有多余装饰,也看不出有什么生活气息,似乎王总自己对这里也不是很熟悉。

三人进了客厅,分宾主落座,邢司机为王双成和老人倒上茶水,又听王双成低声嘱咐几句后,便离开了别墅。

客厅里只剩下两人后,王双成竟变得有些局促起来,又寒暄几句后,开口道:“大师,我这里的情况想必您也知道,您看……”

“咳咳……”李姓老人放下茶杯,干咳两声,摆摆手,“王总别这么叫我,现在大师算是骂人的话,有事说事就好。”

王双成闻言改口道:“李先生,那您看我这房子是不是真有什么问题?”

老人捋了捋短髯,四下打量这房间格局一眼,王双成顿时觉得他眼中光华四照,不可逼视,心里疑虑又少了几分。

看了一圈后,老人不紧不慢又饮一口茶,才在王双成有些紧张的目光中开口:“王总,我这老头空有一把年纪,但实话说,真没什么大本事,这回既然您瞧得起我,那我也就有什么说什么了。”

“您说您说……”

老人明亮的眼睛看向王双成:“那就容我直问一句,王总你这房子,以前究竟死过几个人?”

王双成面色一变,之后便是长久的沉默。

这位今年刚过五十五岁的道南省方便食品行业龙头,在过去白手起家打拼的三十年里,一共换了五任妻子,留下了六个子女,这是粟市街头人人都津津乐道的逸闻。

只是任热心网友如何深入调查,大家也无从知道那几位前任的王夫人现在境况如何。

人生经验丰富的老人看着王双成渐渐凝重的面色,不由得有了一些大胆的想法,面色严肃起来。

“五个……”

王双成脸上露出痛苦的神色,艰难开口道:“他们,可以说都是我的亲人。”

“二十年前,我和第一任妻子与几个生意伙伴合伙投资建设了这片小区,我们也住进了这里,但不久之后,因为我们的第一个孩子被拐卖,我的妻子精神失常,在这里的浴室自杀了。”

是与想象中完全不同的故事,但老人没有说话,静静地听着。

“四年之后,我遇见了我的第二任妻子,但就在结婚三年后,她和我的儿子起了争执,结果双双从三楼阁楼上摔了下来。”

王双成尽量让自己的讲述简短而不带任何感情,但依然控制不住喉咙的抖动,声音十分难听。

“从那以后,我没有再回到这里,也没有再认真和女人交往过。我一度因为同时和几个女人纠缠不清导致了我公司的一次财务危机,最终我把这栋别墅抵抵押给了其中一个女人。

但仅仅两年后,她也死在了这里,是酒后触电。但奇怪的是,她的遗嘱中将这栋别墅还给了我。”

老人眉头皱起,接连死人的凶宅恶地并不少见,但王双成家的事情依然让人觉得莫名诡异。

“那个时候已经是网络时代,尽管我用了很大的投入保证我家里的事情不会被外界知道,但我们这个圈子毕竟不小,所以我一直没有找到机会将这栋房子出手,只能放在这里不许任何人靠近。”

“然后就发生了最近的事情?”老人再不似刚才那样气定神闲,开始用一种谨慎的目光重新打量这间三层的欧式独栋别墅。

王双成用宽厚的手掌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埋首在双膝间,肩头微微颤抖。

最近的事情是,他最疼爱的一双儿女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这间别墅的事情,于是三天前,少年驱车带着妹妹来到这里参观,结果诡异地却双双突发心脏病。

送到医院后,经抢救无效已经去世,而那个小女儿现在依然在医院的重症监护室昏迷不醒。

老人叹了口气,轻轻伸手按在王双成背上,神色静穆。

人世种种,皆由二气生化,最终复归其根。

列宿行度、方位相性、时间空间、天心人欲,交织而成命与运,对在这红尘中经受磨难的苦海众生,山上修道之人应该怜悯,更应该敬畏。

片刻后,等王双成情绪渐渐平复,老人才开口道:“我们上楼去看看吧。”

二楼是两间卧室和书房,从摆设来看确实许久没有人居住,但以整洁的程度看,还是有人定期打扫。

房间的采光相当不错,此时正值夕阳斜照,金辉透过纱窗上的花纹铺在木质地板上,温暖而宁静。而王双成垂下眼帘不愿多看,似乎是在害怕看见当年那个美满的家庭。

老人作为专门处理这种事情的人,眼中所看到的与王双成自然不同,他此时已经目光锐利,步伐矫健,不似须发皆苍的老人,更像是一个精明机警的猎人,全神戒备。

“源头不是这里,去三楼。”老人略作沉吟,便走上了楼梯,王双成随后跟上。

别墅三楼是另一间卧室、两间杂物间和一个小阁楼,老人走出楼梯转过玄关便直接开门步入了杂物间。

王双成跟在后面,正要踏上最后两级楼梯,却听到老人的声音响起:“王总你先不要靠近。”

“怎么了?”王双成不及反应,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人已经踏上台阶,站在了杂物间门口。

于是,他看到了令他多年后依然会在噩梦中惊醒的一幕。

那位李老先生站在房间当中,一手抓着这一个浑身淌血的孩童,那孩童手脚俱断,狰狞的伤口露出森森的白骨,而李先生口中正咀嚼着孩童的某种器官,腥恶的血液与结缔组织顺着他的胡须缓缓滴落。

令人窒息的反胃感瞬间充斥了王双成全身,但他却双目血红,不顾一切冲向了李老人,因为他清晰地认得,那个正被啮噬的孩童,正是他那被人拐走二十年的长子。

短短几步路竟如此漫长,一分多钟之后,王双成终于冲到了近前,却见地面伸出一只只沾满鲜血的手拉住自己,低头看去,那满是血与火的炼狱中,那些死去的女人的面孔一一浮现,扭曲的表情发出无声的控诉与嘶吼。

“不——”

王双成怒吼一声,手脚并用,猛然翻过了什么东西,随后便是急速的失重感与下坠感。

“王总!”

蓦然一声惊雷炸响,王双成惊觉自己被人拉住右手,回首四顾,血腥地狱尽皆消散,一股冷汗直冲脑门,自己竟然半边身子悬在空中,而栏杆上的李老人死死拉着自己。

原来自己早已经冲上阁楼,越过了阳台的栏杆,若不是有人拉住,这四层楼顶的高度足够让自己粉身碎骨。

老人的力气出奇的大,看不出怎么用力,便只用单手将王双成拉了上来。

王双成两世为人,虚惊未定,却忽然发现老人左手不知何时已经是鲜血淋漓,不由得回忆起刚才场景,看着老人的眼神中仍然满是惊惧。

刚才发生的一切,真的只是幻觉吗?

老人面色铁青,撕下自己的功夫衫来包扎左手伤口,王双成这时候也不敢多问,只是偷眼瞥去,老人的左手伤口像是被某种动物撕咬而致,血肉模糊,但齿痕隐约可辨。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厉鬼。”老人包扎完毕,站起身来,缓缓走下阁楼,回到了那间杂物间。

王双成不敢靠近,在楼梯口探身望去,却见那房间散乱的纸箱和旧家具之间一片狼藉,似乎处处都是猛兽撕咬的爪痕齿印,靠墙摆放的一个不锈钢晾衣架,竟是不知被什么东西融了大半截,凝固在流动状态的金属球体吊在半边支架上,似乎还散发着热气。

“方才我一接近就被‘它’袭击,你中的迷魂术只是‘它’的本能反应而已。”老人扫视着杂物间,“现在‘它’已经被我激怒,却重新蛰伏起来,可见绝不是无知无识的一般凶煞。”

“大……大师,那现在怎么办?”超出常识的事情发生在眼前,王双成一紧张便又用上了这个称谓。

老人沉思片刻,转身下楼:“天快黑了,先离开吧,白天‘它’都能伤我,到了晚上我恐怕不是‘它’的对手。”

回想起方才自己险些“跳楼自杀”,王双成已经没有了主张,急忙跟上:“大师,那接下来怎么办?我女儿还在昏迷中啊。”

“我说过不要叫我大师。”李老人摸摸胡须,叹了口气,“实话说,我本事不济,这次恐怕要去求一位真正的高人相助。”

王双成闻言一怔,养生大师李养浩的名声在富豪圈子里是公认的。

单凭人家实打实的六十七岁的出生证明以及三百二十公斤的力量测试,也没有多少人会质疑他的本事,如今他竟然说自己本事不济,他口中的高人,又会是什么人物?

“我来开车,我来开车。”走出别墅,王双成在保安诧异地目光中领着老人走向车库。

“大……哦,李先生,我们现在去哪?”

李养浩老人忧心忡忡抬眼看了一眼那栋夕阳中的别墅,然后开口道:“道南大学。”

延伸阅读

金尔曼珠宝加盟  http://www.annickstevenson.com/spj.shtml
广交会、深圳珠宝博览会的展示,“经典金尔曼”系列产品以精湛的工艺、的品质、超时尚的款

嘉丹婷洗发露加盟  http://www.annickstevenson.com/g1ba.shtml
嘉丹婷洗发露作为澳雪国内外的生产基地,坐落于历史文化名城中山市经济重镇,享有“中国乡

威特瑞斯洗衣加盟  http://www.annickstevenson.com/bswd.shtml
威特瑞斯国际洗衣企业管理(北京)有限公司是国内外知名的连锁企业之一。公司由职业经理人

workout加盟  http://www.annickstevenson.com/np1o.shtml
workout女装经销批发的男士内裤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

千姿秀服装加盟  http://www.annickstevenson.com/nn32.shtml
梦姿秀服饰有限公司位于风景秀丽的杭州西子湖畔,是家集产品研发、生产、销售于一体的综合

川竹茗茶加盟  http://www.annickstevenson.com/xuke.shtml
川竹茗茶蜂蜜是江北区川竹茶庄旗下产品,创建于2014年12月。本店是四川雅安高山茶业

威尔图加盟  http://www.annickstevenson.com/d6j1.shtml
威尔图玩具总部经销批发的搪胶公仔、玩偶、娃娃、手办、库存精品、动漫公仔、迪士尼玩具大

互润366都市农场加盟  http://www.annickstevenson.com/6zgw.shtml
互润366都市农场原生态安全食品供应连锁机构遵循“立足社区、服务社区”的建店原则,志

潮易加盟  http://www.annickstevenson.com/nvdr.shtml
广州潮易礼品集设计、开发、制作、生产、销售一体化的公司,以定制高中档产品为主主要产品

李氏立通鼻炎养生馆加盟  http://www.annickstevenson.com/ud1m.shtml
深圳市立通鼻炎医药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鼻炎中成药产品、市场开发的生物科技公司。李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陌上小店在线阅读第8节

    第八章慕容雪的这种想法立即让她的脸上露出了一片红晕,慕容雪低着头,不敢见人。刘晓飞等人都看到了异常的慕容雪,疑惑的看着她,不明白她怎么突然变成这个样子。“慕容雪?你怎么了?”刘晓飞好心的问了一句。慕容雪看着众人都看向她,更是害羞起来,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哈哈,这丫头是有想法了。”慕容浩南哈哈的大

  • 我!首席大弟子第四章

    说起来,这兰若生出道经历也是一个被他的兰精灵们奉为传奇的故事。兰若生的高考成绩虽与清大、京大失之交臂,但仍然在千军万马中杀出从围,进入排名第三的Z大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在那里他遇到志同道合的小伙伴郝若宁。在大学时候,二人便合伙开设了宁兰工作室,开始了苦逼而快乐的程序狗人生。初生牛犊靠着一股子冲劲,

  • 玄幻:我手上有十戒指第5章在线阅读

    “和尚!你睡着了!”秃头恶匪急道,就要举起砍刀走过去。“滚开!秃头!”“一看这位就是得道的大师。”“你如此粗鲁,不知礼数!”这恶匪头领说着。还是站起来拿着刀,走到僧人的面前。“大师,可否问你借一件东西?”头领邪笑道。僧人缓缓睁开眼睛,面无表情的盯着那恶匪头领,也不答。“看来大师不想借。”“那大师你能

  • 吞噬万古千奇百怪的波斯军

    “什么声音,对面波斯军又出什么东西了”特里雷欧疑问道“啊啊奥…………”众人看到了是一头头战象,两三层楼高。令人窒息“要死了,我们不可能打得过的”马卡尼这阿卡迪人总是悲观道“你闭嘴”斯巴达队长说“斯巴达!刺猬阵”列奥尼达大喊层层盾牌叠起,长矛上竖,既可挡战象上射下的箭头,又可刺杀大象“逼他们到海里去”

  • 港岛之王在线阅读第9节

    陈锋正在拿着自己的国产大手机看自己女儿的直播,上面的满满的弹幕吸引了他的注意。“威哥?狙击?”陈锋直接跳到路大威的直播间,没有错,他跟囡囡是同一时间坐上飞机的,而且还都听到了飞机上有人出售**外挂的声音。很显然,两个人在同一场**里面!“这一次就让这个小屁孩看看威哥的枪法!嘿嘿,顺便,你们威哥的二十

  • 大法师皮卡丘口蜜腹剑伪君子 仗势欺人是小人

    不日天权峰天权峰云海涯上,有为负手而立,左右站着玄明与姚笛。身前跪着楚阳、苏淼淼、陆铭三人。“楚阳、淼淼、陆铭,尔等这便前往玉衡峰上复命吧,谨记你三师姐的叮嘱,勿生事端。”有为说罢大手一挥,便要转身离去。“师傅,此去熵阳道阻且长,又有陆铭小师弟同去,您不赐弟子们些许防身之类的法宝?”苏淼淼一双大眼睛

  • 汉末烽烟在线阅读第一章

    白羽绝望的看着面前的丧尸,她知道自己这一次不会在像以往那样幸运的逃走,必死的结局让她绝望。脑海里浮现出往日的一幕幕,还有那个她,心中的女神。在这一刻,她无比后悔自己的懦弱,一直没有敢开口告诉自己女神,她爱她。可是这一刻已经来不及后悔,丧尸已经扑了上来,疼痛占据着大脑,在这最后,她只希望她变成丧尸以后

  • 三生姽婳第三章在线阅读

    明沁楼对面酒楼的二楼,身着白色衣袍的一名男子,黑发束着一条白色发带。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上系着一块上好白玉。白皙的皮肤让本就精致的五官,更是俊俏。此时正垂着双眸,手中端着茶杯微微出神。“北师兄、北师兄,你在看什么呢?”身旁穿着粉色衣裳的女子,抬手在他眼前晃了晃。许久才见他猛的回了神,噘着嘴有些失望

  • 百变盗团自我(一)

    从房间里出来后,众人便在压抑的氛围中沉默了好久。直到他们在走廊尽头,看见一位穿着白大褂,个子高挑的女人,这种浓重的悲伤之情才被涌上心头的一些惊奇给消化一点。“诸位好,我是你们的主治医生林依。”那位年轻的女士朝众人走进后,便用她那张公事公办、不苟言笑的脸和众人打了一声招呼。“现在大家请随我来,我会为各

  • 君所从来第七章在线阅读

    莫相问本能地转了个身,想去摸索着点灯。不过不用她动手,因为下一刻,唰——屋内的木桌上亮起一对红烛,照亮屋里的一隅。接着一番争吵的对话就钻入她的耳朵里:“霍家财,我们这是要收徒弟,不是要成亲,你摆一对红烛做什么!”“因为这是喜事啊,我本来还想着剪个喜字吧唧贴墙上呢!”莫相问循着声音望去,只见在那木桌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