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变形金刚]换了领导我压力很大在线阅读第四节

作者:蓝珑琼 来源:晋江文学城

等到陈然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人放在一张十分舒适的沙发上。如果自己不是被人强制带来的,陈然一定会以为,带他来的人应该是他的朋友。

可惜有了之前的事情,陈然无论如何也不会这么认为的。这里的主人非富即贵,从房子的大小和装修就可以看得出来。陈家也算是小康之家,但是和这里的主人比起来,顿时落入贫民之列。

在陈然大量周围的环境的时候,带陈然来的冷硬的男人端着一盘面包走了过来,将面包放到陈然的面前,开口说道:“吃点东西吧!一会儿事情恐怕你会承受不住。”

陈然不懂男人话中的意思,不过他也确实饿了,从离开学校到现在,他还没有吃任何东西。看到陈然听话的吃起了东西,男人冷硬的线条终于有了一丝松动。

陈然吃完面包,男人端着盘子走了出去。不一会儿,一个身形挺拔、面貌英俊的,比起以相貌出众而当红的明星毫不逊色的男人从楼上走了下来。

看到男人的那一瞬间,陈然顿时有一种被猎物盯上的感觉,心里凉了个透底。陈然心底将自己认识的人都回想了一遍,确定了眼前的这个危险的男人,他并不认识。

“你就是陈然?”男人冰冷的问道。

“是!”陈然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不是那么胆怯、害怕。

“你爸爸欠了我一百万,可是他跑了。不仅他跑了,还带走了你妈妈和你弟弟,甚至是连你家卖房子的钱也带走了。”男人说道。

回到家,没有看到家人,陈然有想过其中的原因,却是没有想到是这样,既然走了,为什么不让人带话给他?

看到陈然的神色,男人就知道陈然心里在想着什么。

“你爸爸妈妈已经放弃了你,也活该你倒霉,被我的人逮到了。”男人戏谑的说道。

“父债子偿是吗?”陈然并不笨,很快就踩到了男人带他来的目的。

“现在给你三条路,一是立刻马上还上你爸爸欠我的一百万,还从来没有人敢欠我的钱不还的。”男人说道。

“可我只是一个学生,现在没有那么多钱,如果你愿意等,等我毕业以后,我会努力赚钱还你。”陈然说道。

“我说过是立刻马上。不过,我早就派人打听过了,你只是陈家的一个养子,我也不过多的为难你,跟着我一百天,你爸爸欠我的钱就一笔勾销。要知道,我霍远可是没有那么好说话,给你的条件已经好太多了,若不是看着你并不是陈家的亲生孩子,事情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男人也就是霍远说道。

“跟着你?可是我什么也不会,最多是干干体力活。”陈然疑惑的说道,他可不认为干一百天的苦力,就能还上一百万的债。

看到陈然疑惑的眼神,霍远没来由的心情好了起来,道:“当然不会让你干体力活,你只要在床上让我舒舒服服的就好了。”

霍远说着,还在陈然的屁,股上,狠狠的捏了一把。

霍远的动作,让陈然的白净的脸蛋红了个彻底,也明白过来男人话中意思。陈然恼怒道:“两个男人怎么可以做这种事情。”

在陈然的心里,***什么的,都是那些不好的人才做的事情,正常的人那里会做这么离谱的事情。

陈然的拒绝,让霍远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道:“霍家近几年虽然已经漂白了,但是暗地里还有不少会所,如果你不愿意,大可以去那种地方,相信以你的姿色,不到三个月就能赚够一百万。但是客人可就不由你选了。”

“我……”

延伸阅读

懵懂王妃PK犀利王爷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bamov.cn/pfgl.shtml
众人所期待的那一刻终于到来了,但此刻,所有人都愣愣地站在原地,没有移动半步,也没有任

霹雳江湖之白云苍狗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bamov.cn/p6j4.shtml
“秦奋,你身为命运操控师,怎么能犯如此低级的错误,你私自与凡人见面就算了,竟还与她相

重生之妖孽至尊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bamov.cn/bsaa.shtml
岳风看了一眼韩玥。如果没猜错,她就是大伯口中的秘书吧。“总裁,对不起,我不是有意迟到

为何你们暗恋我[综]在线阅读第一节  http://www.bamov.cn/pp1l.shtml
公元2199年,位于火星的雷诺采矿场,和往常一样平静。矿车驾驶员雪诺,和矿石勘测人员

他被情话萌晕了山河兽吼 (三)  http://www.bamov.cn/ytu6.shtml
不知行进了多久,蓦的,马车停止了前进,几在同时,哈索卓图睁开了眼睛。马车停在了一个雪

见鬼日记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bamov.cn/azyb.shtml
清晨,白夜早早的就起来了。简单的洗漱,喂了小精灵后他打开了店门。依旧是将门口的落叶清

直播万界之无限作死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bamov.cn/6ja5.shtml
别墅门口。阿能很快的就开了一辆黑色加长版的豪车出来,林小青和林梁则被阿力粗暴的直接塞

闲草之进了美女窝了(5)  http://www.bamov.cn/s9u9.shtml
“你好,我叫沈玫,请进吧。”美女看着白易直勾勾的盯着自己看,顿时皱着眉头说道。白易跟

仲夏夜的秘密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bamov.cn/6wv5.shtml
古人云:“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我想说天下自古以来就是有能者居之,优胜劣汰,适者

被腹黑神灵看上后在线阅读第1章  http://www.bamov.cn/3af.shtml
2006年9月“各位乘客,北京国际机场就要到了,欢迎您乘坐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从旋窗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穿成作精后我怼天怼地无所不能在线阅读第4章

    不过现在王峰还不能这么出去,狙击手的实力可不能低估,那可是有生命的危险,王峰试着往外扔了一块石头,居然没有动静,就算王峰杀了一个狙击手,但是另外的一个人哪去了,难道被赵斌杀了。于是王峰试着探出了脑袋,看向前方,安静,没有任何的动静,而在看向赵斌的地方,此时赵斌不见了,王峰有些吃惊,赵斌哪去了,难道跟

  • 三玖天下第一!在线阅读第三章

    “萧炎,三星斗者!”此话一出,台底下活像是被捅翻了的马蜂窝,但也很快就平静下来了——大概就是所谓的麻木了吧。毕竟,台上的那个少年无时无刻不在打破萧家的记录,如果说一开始还有所谓的嫉妒和其他种种负面因素的话,那么,在经历了无数次的打击之后,其余的萧家人已经很淡定了。你不淡定有什么用吗?你就算拍马也赶不

  • 道玄行在线阅读第一节

    “大娘,请问藏剑山庄是往哪个方向的吗?”在大娘摊子旁边收拾自家货物的各位摊主们以及街上路人都忍不住抬起头看了看这道温柔嗓音的主人。是个身着青衣的姑娘,柔顺的头发用一支桃花挽起。她背着一把微微亮起金光的琴,那琴不小,看起来也重,但是她似乎是毫无压力,从容大方。周围有书生喃喃自语,这明眸皓齿的女子正如《

  • 我在反派家当厨娘的那些年(穿书)在线阅读第六章

    那少女抿着嘴摇头。杨千帆又问:“是他长得奇形怪状?”少女摇头。“还是他有特殊癖好?”少女再摇头。杨千帆实在是想不出来别的理由,也无心再问,却看到那少女一脸难堪的低声说道:“我,我那表哥前几日因为娶妻不成,被朋友笑话后经受不住,就,就悬梁自杀了。”“啊?”“他因为被人嘲笑就自杀了?”杨千帆听到这话着实

  • 快穿之绝对碾压在线阅读第6节

    2019年3月19日南崎巴扎,尼泊尔,3440m太阳从岗德里峰陡峭的山岩之后缓缓升起,将金光洒在了德科西峡谷之中。一只雄鹰展翅划过藏蓝色的天空,稀薄的云雾笼罩着散发出淡淡金光的雪山。自海拔2,635m的法克丁升至3,440m的南崎巴扎,山路大多为上坡。连绵起伏的崎岖小径上布满着*露的石块,郁郁葱葱的

  • 七龙珠之末日大战在线阅读第二节

    解诗诗将饭菜放在了姜垣的桌子上,叮嘱两句便离开了,她剧组还有事情,不能陪姜垣太长的时间。解诗诗离开,姜垣扒了两口饭,开始读取前身的记忆,了解这个世界,以及这个世界的**。这个世界,手机电脑之类的已经全面的淘汰,现在流行的是智脑。智脑差不多已经完全普及,而智脑的模样也是多种多样的,眼镜样的智脑,手表样

  • 睚眦必报太子妃在线阅读第3章

    “炅歌,你在说什么呀?“你叫谁等着啊?怎么胡言乱语的,你可别吓我!”苏樱樱抱了陌炅歌半天,她却没反应,反倒是表现出前所未有的恐怖眼神,这不免让苏樱樱后背一凉。陌炅歌这是、受到了巨大刺激,所以都气得想杀人了吗?如果是这样,那自然最好,那就证明她精心布局的阴谋也算没白费,虽然因此玷污了盛景城;但是也彻底

  • 我的恶魔王子第五章在线阅读

    夜深了,秦宅中大部分人都已进入梦乡,只有秦风的房中烛火通明,不知在做些什么。“呼……”秦风退出了识海,一口浊气从其口中吐出,整个人看上去精神焕发了许多。“既然已经调整好了,那么接下来我告诉你如何凝聚原力之核吧,这是步入原境的基本。”星影有些慵懒地睡在座椅之上,轻轻说道。“你以后能不能让着一点小月,不

  • (快穿)秋梨膏和人外男主HE吧在线阅读第七节

    7.贺岑的纠结贺岑是个相当冷静理智的人,也是个极难动心的人,否则他也不会被挑选上,更不会在与凌肃经过数年的生死凶险磨砺后才接纳了对方,但两人在出任务时都是隐忍克制的,甚至会做出些在外人眼中看来是绝情冷酷的决定。贺家老幺就是个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薄情公子哥。凌肃只是个沉默寡言面无多余表情的没多少存在

  • 反派是个绒毛控[穿书]觉今是而昨非

    赵莺莺说:“很简单,和我交心。也不想想我一个大姑娘,和你在一个床上睡觉,付出了这么多,你却怀疑我的动机,真是伤透了心。”萧杰没好气的说:“是你主动上门的,是你主动爬到我的床上的,我要是别的男人,早就把你拿下了。”赵莺莺见他生了气,“扑哧”一声笑了,“怎么了?生人家气了?人家又不是嫌你,要是嫌你打死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