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丑八怪,跟我走[重生]融入

作者:落幼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一晃五年,沈洱逐渐融入到了这个新世界。他懂得了这里的语言、这里的文化、这里的历史,不管他接受或是不接受,他都已经是这个世界的一份子。

这里不是他之前所知晓的任何朝代或年代,此时的国主名为朱昶,都城燕城,国号为霞。朱昶并非开国皇帝,开国皇帝乃是其父朱丛,因战争期间留下的顽疾已于七年前病逝,后传位太子朱昶,宣年号太平,沈洱便是太平二年出生的。

沈洱的爷爷沈云天当年是朱丛的左膀右臂,他跟随朱丛征战天下二十余年,多次救其性命于危难之间,后来成功推翻前朝统治。沈云天也因有不世战功被封为了亲王,他是异姓王爷飞虎王,人称虎王爷,封赏南方大片土地,替主镇守东南方位,赐城龙虎城。

“小少爷,你等我一下!”后花园里一个十五六岁的丫鬟提着裙角跟在沈洱的屁股后面。这有青砖铺的路面沈洱偏不走,他借着身体矮小的优势在灌木丛之间来回穿梭,只要有个缝隙就能钻过去,而小丫鬟穿着的裙子经常会勾在枝条上,等她追过去的时候沈洱早没影了。

沈洱打会走道就开始在这府里头转悠,这可是原生原貌的王府,还不收景区门票,可不得好好参观参观。

一开始跟着沈洱的不是丫鬟,是个小童,而沈洱他是抱着参观游玩的心态哪都得进去瞅瞅,甭管是谁的院子他都进去过。可这小童不行,这些院子中有很多住的是女眷,住的是女孩子,丫鬟啦、姑姑啦、嬷嬷啦,多大岁数的都有。沈洱进去没事,第一他是小少爷,第二他实在太小了,他进去还有那胆子大些的丫头敢逗着他呢。其实这书童要搁现在也没事,八九岁也是个小孩儿,但在这时候他就算是个半大小子了,懂事了,所以他就得避嫌不能进人院子,不方便。后来白然就把这小童换成了小丫鬟就是为了让她能一直跟着沈洱,可沈洱太能折腾,主意太正,白然都看不住他何况一个小丫鬟。没办法就又换了一个,换成了现在这个稍微大点的丫鬟。

沈府大极了,整个府邸占地百余亩,估计沈老爷子都没有完整地逛过一遍。沈府里的后花园是沈洱最常去的一个地方,他甚至还在一处树荫下备了张躺椅,没事儿就拿着本书,镇个西瓜,一下午就过去了。

五岁的小人儿过着三十岁男人向往的生活,很滑稽的一个画面,但沈洱不在乎,能够随心所欲就是最大的幸福。

今天也是,沈洱逛得累了就寻思去躺椅上歇一会,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一口井跟前儿。沈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走到这来,就好像冥冥之中有什么牵引着他。这口井就是当年发现白兰尸体的那口,那件事最终还是不了了之了。

沈洱心里想着就走到井口边上扒着井沿向里面探望。井很深,里边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见只能感受到丝丝的凉风。这口井看上去很有年头,花园里名贵的花卉都是用它这里的水浇灌的,因为用这水浇灌的花开的都十分艳丽,可能是这水里含有什么矿物质的缘故。井口不大,正中间绑着个辘轳,为了美观还在其上方搭了个棚子。沈洱好信儿曾问过家里的老花匠,他说以前这里还是个村落的时候这口井就已经存在了。其实老花匠也不知道,当年就是因为先有的这口井才在此处形成的村落,没有人知道是什么人什么时候打了这口井,后来这里规划王府这口井就被圈了进来。

现在正值春季即便是晌午温度也不是很高,沈洱站在井边上打了个喷嚏,猛然间觉得背后有人,“是谁?”话音刚落还没来的及回头他的脚腕子就让人给掐住了,那人一提手,沈洱大头朝下整个身子就往井里顺了进去,自始自终身后的人一声未出。

哪个奸人害我!当然,这时候顾不上想这些眼瞅着就要进水了。沈洱会游泳也不惊慌赶紧闭一口气,扑通一声沉到了水里,透骨的清凉。

他等身子停住了开始往水面上游,可怎么游都浮不上去就感觉下面好像有东西拽着自己。往下一瞧,啊!好家伙,他这一口气都没憋住。只见下面一对灯笼大的眼睛整盯着他。

妈耶——要死了。

给沈洱扔井里头他不怕,下面有水摔不着,用不了多长时间上面的人就得疯了一样找他,所以他从上面掉下来连叫都没叫,一点都不担心。现在他害怕了,这井里藏着史前巨兽呢,不愧是大户人家,瞅瞅人家这宠物,呵,自己只怕不够它塞牙缝的。

这大眼睛别说还挺漂亮,瓦蓝瓦蓝的,它看着沈洱十分的兴奋。沈洱就没空兴奋了,他在这水里憋了能有两分钟,再不上去就要憋死了,也顾不得欣赏巨兽了,拼了命地往上游。他要走人家巨兽不干啊,一张嘴吐了个泡泡就给沈洱圈在里头了。得嘞,甭挣扎了,老实呆着吧。泡泡里多少还有点氧气,沈洱干脆撩起袍来盘腿坐下了。能怎么办呐,走是走不了,看看吧,反正他也好奇,死也得死的明白是不,瞅瞅这是个什么吧。

这巨兽见沈洱坐下它乐了,这东西怎么会乐呢,可沈洱就觉得它乐了,表情很人性化。“你究竟是个什么东西?”沈洱也不管它听得懂听不懂,反正气氛挺尴尬的,随口问一嘴呗。没想到这巨兽还真听懂了,虽然没有直接回答沈洱但这巨兽的身躯从尾巴根开始逐渐发亮,到最后它全身都散发出微微白光。这回沈洱算是彻底看清楚了,乖乖,这不是什么巨兽,这特么是神兽啊,出现在沈洱眼前的竟然是一条神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井龙王显灵?其实沈洱分不清楚,这条不是龙,是蛟,比龙还差上一个档次呢。

别管是龙是蛟了都够沈洱受的,他也放弃了,这上不着天下不落地的,何况自己还没人家一片鳞片大,还抵抗什么啊,“行啊,我这辈子能看着龙也算够本了,你吃了我吧。”沈洱倒是看得挺开。

“我干嘛要吃你?”

“啊?”

“我需要你的帮助。”

“啊?”

“啊什么啊!”

“你说话?”

蛟龙翻了个白眼,“那这还有别人?你得帮我出去。”

嘿!这东西还会说话,牛比!沈洱生死都看开了还怕这玩应说人话?

“我帮你,我为什么要帮你?”

“你帮我出去,我帮你出去,这很公平。”

“不用你帮我也出的去。”此时沈洱已经听到上面乱哄哄的了,家里的人开始找他了。

“这里没有!”真就有一个家丁拿着火把在井口往下探,沈洱抬起头几乎是和他脸对脸了,可他就是看不见沈洱,“继续,快,换下一个地方,快着点。”

“不会是这家伙推我下来的吧。”

“嗯哼。”蛟龙歪歪脑袋做了一个很俏皮的动作。

“好吧,咱们刚才唠到哪了?”不用说,肯定是它动了什么手脚。

“你帮我出去,我帮你出去。”

“这样啊,首先呢,我不知道你是好龙还是恶龙,既然被关在这里那你肯定是有问题的。如果我把你救了,之后你不管我怎么办?其次,就算你守了承诺把我一起带出去,但是你要在这方天地为非作歹怎么办?”沈洱顾虑还是挺多的,毕竟这是自家的封地,它要是出去为非作歹了那还怎么轮到我为非作歹,谁能治的了它啊。“哎,你听过东郭与狼、农夫与蛇、狗与吕洞宾、郝建与老太太的故事没有?”

“没有。”

沈洱趁这闲工夫把几个故事都给蛟龙讲了一遍,蛟龙听得是津津有味,“那郝建与老太太的故事呢?”

“那个你甭管,我什么意思你听懂了没?”

“听懂了,你怕我害你,可我不会害你,你救了我你就是我的恩人了,我怎么会害你呢?”

“那谁说的准去,我现在还不知道是谁给我弄下来的呢。”沈洱现在是明白了什么叫一入候门深似海,看来这上边有挺多人不想让我好啊。“哎,之前有个女的从这下来你俩说过话吗?”

“是有个女的,不过她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死了?那是谁给她扔下来的?”

“你看,这又是一条你帮我出去的理由。”

“你得给我个保证,你要是出去以后害我或是害这方百姓怎么办?这样的话你我还不如就在这了。”

“我保证啊。”

“你这太简单了,怎么也得拿点什么东西质押在我这啊?没有诚意。”

“哼,你看我有什么东西可以给你!”

“你就没有什么法宝——之类的吗?”这蛟龙也是在水里泡了太长时间,脑袋都进水了,被沈洱牵着鼻子走。

“我,我最宝贵的就是内丹了,只要你吞下去我就不能害你。等你死了之后我再拿回来,只是这期间我必须一直跟着你,因为你吞下内丹之后咱俩就算是一体了。”它也是太想出去了,自己的内丹都舍得交给沈洱保管,那可是它一生的精华啊。

“内丹?什么东西?我吃了能增加五百年道行?”

“撑死你!这是我的东西,你炼化不了的。”

“切——那有什么用。”

“那没别的了,咱俩就在这呆着吧。”蛟龙一*气不说话了。

“别介啊,拿来吧拿来吧,我可不想呆了,中午饭还没吃呢。”何止中午饭的问题,沈洱所在的泡泡越来越小,他可不敢保证蛟龙能再吐一个给他。

只见一颗拳头那么大的珠子冒着深橘色的光从蛟龙的腹部一点点向上涌,最后从蛟龙的嘴巴里出来。

“嚯,真的假的,这么大,咋吃啊?”

“你从嘴巴往里吸就行了。”沈洱照着蛟龙说的做,还真行,珠子就像一缕烟一样进了沈洱的嘴里。等珠子完全消失不见了之后,他发现只要自己闭上眼睛就可以看到肚子里的珠子,仔细一瞧,嚯,这内丹之中竟然还藏着一位没穿衣裳的姑娘。

“嘿,原来你是母的啊!”沈洱一句话脱口而出。

可把蛟龙气坏了,一爪子拍向沈洱,圈着他的泡泡瞬间破裂,沈洱直接被拍到了井底最深处。“再看就把你眼珠子挖掉,快点干活。”蛟龙恶狠狠的说道。

这可还在水底下呢,没了泡泡沈洱可就不能呼吸了啊。他在水下挣扎半天,蛟龙就是在一旁看热闹也不管他,眼瞅就要不行了突然间他发现自己竟然可以在水中呼吸。

“你这母暴龙,不早告诉我。”沈洱气急败坏道。这显然是内丹的功效,蛟龙肯定是知道的只是不告诉他,要看他的笑话。沈洱先是适应了一下水中呼吸,还真是奇妙,和背着氧气瓶完全是两种感觉。

沈洱游到蛟龙尾巴的地方,他发现在它的尾巴上钉着一根类似钢筋模样的东西,想来就是这东西限制了它的自由。

“你都挣不脱它我能把它拔出来?”沈洱怀疑道。

“那是一件法器,你是童子应该可以拔出来。快一点,时间不多了。”

蛟龙散发的光芒越来越暗,可能没有了内丹她也就没有了能量。

“靠,都这样了你还逗我,真是……”沈洱摇摇头也不再废话。

沈洱在水底脚踩着地面双手用力拔这根“钢筋”,纹丝未动,他吃奶都没废过这么大的力气,“你,确定,这东西,我可以,拔出来吗?啊,啊,啊——”话音刚落这东西猛地出来,由于用力过猛沈洱还“飞”了一小段距离。与此同时井口四周的路面全部破碎,地面足足下陷了五厘米之多。这原本是一座阵法,“钢筋”离地阵法便破了,困龙井再也困不住龙了。

沈洱手里攥着“钢筋”,他还没稳住身子蛟龙就化身为一道水柱卷着他沿着沈洱下来的道儿上去了。

“哎,你等会,上面……”,啪,“哎呦——”,别忘了,这还架着一辘轳呢。沈洱整砸在上面,借着冲劲还转了两圈,最后被甩下来摔在了地上。

“哎呦,你是不是故意的!人呢!”

水柱不见了,蛟龙也不见了,只见一股青烟围着沈洱绕了一圈,然后钻进他的左袖子里不见了踪影。

沈洱赶紧撸起袖子看,蛟龙盘曲。“嗬,你倒好在这安家落户了。哎,都忘了问你了,你叫什么名啊?”蛟龙没搭理他,它太累了此时已经进入到了睡眠模式。

咔嚓一个响雷,沈洱吓了一跳,刚刚还是万里无云怎么瞬间就乌云密布了,伴着电闪雷鸣,瓢泼大雨就下来了。沈洱抹了抹脸自嘲道:“瞧瞧本少爷这是什么气运!”

“刚这边有动静,快去看看。哎!发现小少爷了!喂,找着了,小少爷在这呢!”见有人来沈洱把袖子放下了,多了个纹身可不好让他人看着。

家丁们冒着大雨跑了过来,第一个到的家丁二话不说抱起沈洱,紧跟着他的家丁赶忙脱下自己的衣服遮在沈洱的头顶上,完事之后两人立马转身就往最近的屋子里跑。

“哎,那根棍子给我拿着。”那根“钢筋”沈洱还惦记着呢,这镇蛟龙用的东西肯定是个宝贝。

延伸阅读

山东绿源巴豆酸乙酯加盟  http://www.tantian.net/dcr7.shtml
山东绿源天然原料有限公司座落于中国没有被污染的原始生态区沂源,是从事天然植物提取物研

思奇通信加盟  http://www.tantian.net/d5bv.shtml
思奇通信编码器是桂林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的民营高科技企业,长期致力于广播电视发射设备、

齐鲁老银匠加盟  http://www.tantian.net/sxhq.shtml
高贵不贵,雅俗共赏。个性时尚尽在--齐鲁老银匠。齐鲁老银匠,祖传历代,一直都在专心打

古东达圣邦燕麦白酒加盟  http://www.tantian.net/y9d8.shtml
古东达圣邦燕麦白酒公司主要经营产品有燕麦米、燕麦片、燕麦酒、燕麦粥、燕麦蛋糕、燕麦香

卡丽斯加盟  http://www.tantian.net/x3cj.shtml
英国卡丽斯贵族洗衣连锁是专职洗涤设备生产以及洗衣店连锁事业加盟的企业集团。总部位于英

那波勒披萨加盟  http://www.tantian.net/sixt.shtml
那波勒,全名为“那波勒意式手握披萨”,是经典意大利披萨传承者,国内手握披萨2.0的升

完美化妆品加盟  http://www.tantian.net/6g99.shtml
完美公司的玛丽艳护肤品系列是国际十大专业护肤品品牌之一,玛丽艳的“贵族血统”造就了完

隆鑫机电加盟  http://www.tantian.net/nplz.shtml
隆鑫机电设备是从事产品开发、生产、销售一条龙服务的自营公司。为同类产品的出众者。公司

德里斯披萨加盟  http://www.tantian.net/bi9.shtml
德里斯披萨不断引进并改良全球美食,是德里斯持续领先,引导潮流的理念。德里斯通过提供更

东尚加盟  http://www.tantian.net/d9jg.shtml
东尚渔具总部是渔具、渔具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固安县东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钢铁天国第9章在线阅读

    “奸商,绝对是奸商!”辰炎心中愤愤不平,好不容易随机到了个这么牛的功法、能力,居然是个被动的,被动的就算了起码告知我怎么激活吧?得了,需要升级版本5.0。以辰炎地球某马的性格,从1.0到5.0这其中所需要的打赏绝对不是一星半点。简单的瞄了一下,升级到3.0版本就需要一千打赏!这完全就是变态!1.0升

  • 落柔在线阅读九)

    “无奈啊,他的眼里只有你,好啊,我可以等,等到他厌恶你,我跟他说你的坏话,我把你说的一无是处,我啊,你刻意跟别的男生保持距离,我只能告诉他说,说你在学校外边跟别的男的睡了,你猜他说什么,他说我有病,让我离你远点,宋暖阳,你说我该不该恨。”苹果皮中间没有断开,一圈圈削完,最后掉在地上,宋暖阳看着叶子从

  • 海贼王之十二符咒系统在线阅读第8章

    “师兄,莫慌。”凌音不及不缓慢慢地对着远风道。远风止住了自己上前的身影有些不解地看着凌音,只见凌音面对席卷而来的剑气与剑相视而不见,缓缓地闭上自己的双眼。“都这时候了,赶紧运剑抵挡啊!闭起双眼干嘛?”远风见凌音闭上双眼,急忙地大声喊道,只是凌音却已然没有任何动作,像是在那等死一般动也不动。远风见状不

  • 综漫之眼在线阅读第六章

    “哎!你用得着这样?我作业还没交!”生物作业不收他的就算了,生物课代表会催他,语文作业都不收他的了?黄恒樟真的很生气,就不能等他做完再去交?安茗当做没听到,直接离开,后面是黄恒樟直接喊她胖子的声音。鼻子眼眶都是一酸,视线有些模糊,安茗加快脚步离开。她以后绝对不会再理黄恒樟了!作业到上交时间,她也不会

  • 全民偶像第三章

    但龙暮心没有休了迟天,而是遍访天下娶了三房美男子回来。迟家说到底还是龙国的迟家,龙暮心有这样犀利有远见的母后做靠山,给迟暮卿寻觅这三个爹颇理直气壮!这三人都是绝色,也和迟天一样是瘦弱飘逸的君子相。在她心里,别说三个,就是三百个,都抵不过迟天一个。君子么,说白了,只要提剑的,都不能说是真正意义上的君子

  • 他眼中有繁星第6章在线阅读

    “德鲁伊!大自然已经臣服于我了!”奈法利安的登场台词足够震撼!也让直播间的观众也跟着起哄了:‘德鲁伊,大自然已经臣服于我了!’‘德鲁伊,大自然已经臣服于我了!+1’‘德鲁伊,大自然已经臣服于我了!+2’‘德鲁伊,大自然已经臣服于我了!+10086’......而对面那个叫做【我爹儿子真帅】的德鲁伊这

  • 论某人为什么要补天之第三章(3)

    陆重山这个人,一没耐心二没好脾气,以前读高中的时候有人问他题都是简明扼要地说个解题思路,要是实在还不懂就直接把卷子扔过去,随便你是抄还是自己琢磨,都与我无关了。然而如今,他也要走上“为人师表”的道路了,他觉得自己可能会误人子弟。第二天下午两点,陆重山准时敲响对面谢致行家的门,开门的是谢致行妈妈,十分

  • 末世刍狗在线阅读第2节

    良久,众人才从紫菱营造的恐怖气氛中缓过气来。“大家都高兴点,别自己吓自己。我叫张巧夏,职业是办公室文员,和陈代卉、杜访文一个公司的,遇到了车祸,莫名其妙的到了这里。”一名沙宣发型、戴着眼镜女子率先打破了沉默,边说边用手指了指身边的两人,旋即两人也点了点头,算是招呼了众人。“管他妈什么地方!只要我爸来

  • 天下无丐之楔子 马踏湖妖邪起风雨,胡铁锁五贤救余生(1)

    清宣统三年,初春。深夜。鲁中新城县的马踏湖边。此时已是万籁俱寂,除了微风挥动水边的柳条,发出些微的声音以外,到处都是静悄悄的。整个湖面望出去都是黑洞洞的,片片芦苇荡就像是凝固的海岛,在湖水的激荡下好像在漂浮不定。在湖边的小路上,远远的却出现了一个移动的小小的亮点。近了,就看清那是一个移动着的白色的灯

  • 恰少年风华第4章在线阅读

    曹洪蓄满怒气值的一招无双技,从空中劈落,而赵星空则是飞扑到了貂蝉和曹洪之间,挡在了二人之间。“轰!”曹洪的力劈华山,一刀劈在了赵星空的背上,赵星空闷哼一声,仿佛流星一样向貂蝉飞去。“不要!”貂蝉见到赵星空被劈飞过来,顿时惊叫了一声,她跳了起来,一下接住了赵星空。赵星空感觉自己的脸埋入了一片温软之中,

hCxbunj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