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修仙大佬是厨神在线阅读第三节

作者:雪橘 来源:晋江文学城

卡洛琳很少说出口,但她确实时常会想念母亲,想念父亲与母亲还会带她一起出去庆祝生日的时候。虽然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母亲去世前的固定位置是落地窗前的藤椅,她能够安静地坐上一整天直到父亲回来,卡洛琳试图站在她的面前跟她交谈,但她的目光总是飘渺地穿透玻璃窗,穿透这座城镇,落在一个遥远的地方,沉默得像一尊雕像。

她不让更多的人进入房子,所以父亲从来没雇佣过保姆。姨妈有时候会过来跟他们短住一段时间,也是她教会卡洛琳一些简单的照顾自己和母亲的方法。

卡洛琳不喜欢安静。

不喜欢阳光下地板闪闪发亮,整栋房子只有她的自言自语和鞋跟接触地板发出的响声。

不喜欢母亲突然发狂,无声地哭泣着在地上打滚摔碎她可以抓到的一切东西。

不喜欢父亲沉默着把母亲架起来,按在藤椅上强迫她吃药,回过头来复杂的眼神。

在卡洛琳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她就本能地畏惧着这一切。在卡洛琳终于明白自己的母亲只是得病了之后,母亲就在长时间的抑郁中结束了生命。

她穿着黑色的裙子,看着陌生的面孔来来往往,脸上都流露出一种面具式的悲伤,被姨妈牵着站在母亲的棺前。

母亲还是这么安静。

“去吧,去告别吧,可怜的孩子。”

姨妈这么说着,松开手轻轻地在卡洛琳肩上推了一下。

卡洛琳不觉得姨妈的话是对她说的,她并不可怜,也不觉得这是在告别。她靠近母亲躺着的棺木,试探性地摸了摸母亲垂在耳边的头发,这次她没有发狂。

“再见。”

卡洛琳说。

之后她就在邮箱里发现了那个红白壳的扭蛋一一她研究了半天才确定这是什么,扭蛋下还压着一张纸,写着“给八岁的卡洛琳·凯伦,请把它泡进热水里”。卡洛琳开始以为是别人的恶作剧,小心翼翼地摆弄了半天,发现怎么都打不开就收进了抽屉。

一直到半个月后的某一天,父亲又一次因为工作丢下她一个人在家里。她开着电视刻意营造出人声噪杂的环境,自己却窝在椅子上看书,突然间想起了那个扭蛋,就顺便放了一缸热水把扭蛋丢了进去。

然后她遇见了杰森。

他总是露出不耐烦的样子,实际上这半个月里杰森却一次也没有丢下过她,或许是因为那些奇怪的小限制?可是她觉得这样也不错。

“杰森,我想吃冰淇淋。”

卡洛琳看见冰淇淋车时踌躇了一下,扯住了青年的夹克。

谁不爱冰淇淋车呢?它足够叫任何一个孩子疯狂。卡洛琳也不例外,她咽了口唾沫,仰起头来尽量保持矜持地再次重复了一遍:“可以么?”

杰森低头看了她几秒,又转头看了几秒那在他看起来等同于灾难的冰淇淋车,表情不变,从鼻子里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气音,翁声翁气地说:“我不是你的保姆,你没有必要征求我的同意。”

“那我去排队了。”

卡洛琳迅速扬起一个笑容,手还拽着他的夹克。

“……”

杰森沉默了一下,语气坚决:“想都别想。”

最后杰森坐在长椅上等着卡洛琳拿着蛋卷冰淇淋凯旋归来,她买了一个巧克力味一个香草味,把巧克力的那个递给了他。

我这是友善的帮助她脱离拉肚子结局的举动。他花了几秒钟自我说服完毕,接过咬了一口。

艹,他艰难地咽下去,太甜了。他拧着眉毛对卡洛琳说:“你会长蛀牙的。”

“我会刷牙。”她才不信,冲他露出一个标准的八齿微笑。

“刷牙也抑制不了蛀牙,我的搭……朋友就是因为小时候糖分摄入过多,一口蛀牙最后全部换成了假牙。”

不好意思了,罗伊。杰森毫无诚意地在心里想。

卡洛琳顿时觉得有点难以下口,因为她开始信了:“……你一定是在开玩笑。”

“嗯哼。”

杰森颇为愉悦地没有继续说下去,又咬了一口冰淇淋,连那种甜腻过分的味道都觉得没有那么难以接受了。

“你也吃冰淇淋,”卡洛琳不服气地说,“你也会长蛀牙的。”

“我已经成年了。”

杰森斯条慢理地又咬了一口,冲她同样露齿一笑。

“……这不公平!”卡洛琳瘪嘴,半天后才喃喃自语,“我不是每天吃冰淇淋。”

“嗯。”

“香草口味不是最甜的那种。”

“嗯。”

“我今天回去会刷两次牙。”

“嗯。”

“所以我不会长蛀牙。”

杰森已经吃完了,他并不喜欢浪费,用原本包裹着蛋筒的餐巾纸擦了擦手。他看着纠结了半天,终于说服自己继续吃冰淇淋的卡洛琳,心想,看来无论是哪个年龄段的女性都差不多。

“嗨,卡洛琳!”

一个深棕色短发的女孩抱着皮球一路小跑过来:“你要不要一起玩?”

卡洛琳有些意外地张了张嘴,“嗨,希拉。我,呃……”

“他是你哥哥么?”希拉好奇地看了眼坐在一旁的杰森,问,“之前从来没见过。”

卡洛琳下意识地看了杰森一眼,心虚地应了下来:“对。”

杰森对于这些小小心思不怎么在意,看了眼自己被攥出褶皱的夹克,下手没轻没重地揉了下她的头发,“别在这磨磨蹭蹭的。”

“我的头发……”卡洛琳挣扎了一下,冲希拉笑了笑,“加我一个。”

希拉笑了起来:“来吧。”

……

公园新修建不久,一切设施都是崭新的,就连长椅都带着若有若无的油漆味。带着孩子到此度过周末的父母不在少数,零零散散地或坐或站地在一旁等待。孩子们的尖叫、嬉笑和意义不明的呼喊充斥着这片空间,冰淇淋车停在石子路上播放耳熟能详的动画片片头曲,旁边是贩卖气球的中年女人,她正半蹲着把红色的气球递给一个小男孩。

和平得让人昏昏欲睡。

杰森第三次抬头,那个独自来到这里的陌生男人仍然一动不动地看着草坪上玩耍的孩子们,他的眼神晦涩不定。

匡提科虽然治安比哥谭要好上许多,但是pedo guy显然不是只在混乱之地活动的,而往往越干净的地方,影子里隐藏的事就更龌龊。他见过的事例绝不算少。

“嘿,你一个人带孩子来公园么?”杰森露出一个无害的笑容,率先搭话。

对方反应的速度很快,勾起一个弧度微小的笑容又很快放下,微笑持续的时间让这更像是嘴角的一次抽搐,他的神态带着一种明显的防备和疲倦:“不,我只是……停下脚步看看。”

这有点可疑 。

驻足观看然后像挑选猎物一样,把他们中的一个带进你的地下室?

杰森不为所动地在心里嗤笑一声。

“孩子们很可爱,不是么?”他说完这句话,没有丝毫退让地与眼神一变的男人对视。

男人眉毛蹙起,看上去有些被冒犯的恼怒:“……我并不是pedophilia。”

“希望不是。”杰森耸了耸肩,“不然你他妈也别想站在这里。”

“我也有一个孩子,我明白你是为何警惕。”他说,刚刚的茫然和痛楚全部掩饰在锐利的眼神之下,仿佛是冰凉的手术刀剖开一个人的全部表面看进他的内心,“但暴力不是解决问题的最好途径。”

气球从男孩手里飞走,晃晃悠悠地上升,然后。不偏不倚地卡在树枝上,在风中摇晃几下,发出一声轻响,炸成了碎片。

这样类似于严厉警告的话,杰森不止一次从蝙蝠侠和夜翼那里听见。几乎是立马让他绷紧了肌肉和神经,散发出了不友善的信息。

对方没有说话,严厉的表情不变。杰森注意他下意识地摸到了腰间,几乎是一瞬间杰森就明白了他的身份,这是一个警察或者是经过系统训练的探员。

杰森没有要动手的打算,他觉得这人有些眼熟。

刚刚条件反射的举动让两个高大的男人形成了微妙的对峙局面,而杰森不想让这吸引太多注意,放松肌肉,他扯出一个无害的笑容,双手故意在对方视线内晃了晃。杰森说:“放轻松,我只是确认一下。”

男人沉默着,收回眼神,脸色不变地点点头。

不远处的卡洛琳留意到了这边的异样,迟疑地停下了脚步,杰森向她丢了个眼神,示意她别管这么多。球被丢到她手上,她匆匆再看一眼,在朋友的催促中,开始了新一轮的追逐。

无论是在犯罪巷受到的影响,还是当义警和法外者的那段时间,都让杰森对警察这个职业有着本能的反感,更别说眼前这人板着脸的样子与蝙蝠侠的面瘫脸简直一脉相承,他现在没跳起来大开嘲讽都是意志力强大。

男人看了眼卡洛琳,再把视线转回到杰森身上,脸色稍微缓和了一些,简单地说了两句之后转身离开。

我应该在哪看见过他。

杰森若有所思地低下头,翻出昨日手机网页的浏览记录。在几分钟的寻找后,他找到了一张新闻截图,男人穿着一身黑色西装,表情肃穆地和另一位穿着警察制服的女人交谈。

新闻稿里写着:“……BAU主管,霍奇纳探员表示这次的事情绝非偶然……”

延伸阅读

辣小豌加盟  http://www.imsmediakitcentral.com/se02.shtml
辣小豌是传统小面的升级版,在味觉上传承了地道小面的口味鲜香、层次丰富等特点,在面条上

联大脚垫加盟  http://www.imsmediakitcentral.com/n1to.shtml
郑州联大汽车用品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销售为一体的民营企业,产品定位发展为“创、质、精

威和加盟  http://www.imsmediakitcentral.com/az1j.shtml
威和渔具同英国,法国,德国,瑞典,波兰,土耳其,澳大利亚,韩国和马来西亚等的进口商都

天骄加盟  http://www.imsmediakitcentral.com/x3yg.shtml
天骄工艺品总部是一家集设计开发生产和销售为一体的酒店和家居配套企业。“大芬村艺术品超

唐人美食山加盟  http://www.imsmediakitcentral.com/6ctd.shtml
唐人美食山——保定专业餐饮巨鳄!凭的健康菜系及百条服务程序,从1.5万元起步的小餐饮

爱爱E家加盟  http://www.imsmediakitcentral.com/grzw.shtml
爱爱E家是济南正熙艺术设计有限公司2013年推出的diy创意家居装饰品,主要所括爱爱

航为测控色设备加盟  http://www.imsmediakitcentral.com/avzz.shtml
航为测控色设备针对目前国内燃煤锅炉一次风、二次风的准确稳定测量和防堵要求。创造性地开

伊莎贝恩珠宝加盟  http://www.imsmediakitcentral.com/bjd7.shtml
isabain(伊莎贝恩)主营珠宝,手表,流行饰品等类目。公司自创建以来凭借着优质的

孚圆加盟  http://www.imsmediakitcentral.com/poh9.shtml
孚圆女装是上海孚圆实业有限公司旗下服饰品牌,总部办公及其生产地址搬到杭州江干区,目前

锦添家纺加盟  http://www.imsmediakitcentral.com/nspf.shtml
锦添家纺——源于意大利尊享奢华品味时尚5个行业彰显实力家倡导欧洲睡眠文化的家纺品牌;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网游:劳资是机械元首!之以国为敌(10)

    毒医手法果真高明,毒医用了几种毒卡虫,将它们的毒液捏出来,随之用透明的杯子装起来,再配制了一些药物结合起来。“这是什么?”龙七从来没见过这么恶臭的液体,毒医摇着头:“苦口良药,我帮你把骨头接好,不过你先把它喝了。”龙七躺在床上,一动不动,他缓缓地吸了一口气,再看了一下身边的人,那帮人点了点头。看来大

  • 海贼:开局模仿金闪闪神秘黑客

    季棠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小季。”那边粗声粗气道。“干嘛呢?还不来上班?”顿时就清醒了。“.....主编!”蹭的跳下床,火急火燎地穿衣服。才觉得哪里不对。“……”季棠停下穿内衣的手,怒目圆瞪,“你丫玩什么呢?”电话那边笑得花枝乱颤。“季棠,是我啊。你怎么还没来上班?”“柳非非,特么的,是你就是你。装

  • 爱情公寓之我只想赢你一次在线阅读被王爷撩了

    陆锦刚刚被那个所谓的真王爷弄了一身的汗,况且现在是长夏,此时劫后余生只想洗个澡舒服一下。于是便差人抬了浴桶进来,正准备让屋里的这个王爷出去的时候,却发现这人已经倒在榻边睡着了。陆锦对待这人莫名得有些怜惜,大抵是原先这个身子的主人喜欢极了他吧,所以她将人挪到榻上,又给他脱了衣服,盖上薄被。看着那人的睡

  • 星陆豪族在线阅读第2章

    大秦定鼎天下后设三十六郡,完全掌握在扶苏手中的只有九原、云中和上郡北部。河套地区虽有塞上江南的美誉,但照比胡亥阵营掌控的秦国大部,毫无意义落于下风。也就是手中有二十余万军队是此时最大的依仗。上郡的郡治肤施城,帅帐之中。扶苏扫视帐中诸将,这些都是争霸天下的本钱,可前提是这几十名武将必须要绝对的忠诚。“

  • 大唐我有爱妻在线阅读第六节

    袭墒昀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了她跟前,脸颊挨得她极近,眸底荡漾着的微光,时而砰然撞击。盯着她微微开启的唇,他的目光越发眩迷,嗓音也变得暗哑几分,“你是在……勾引我吻醒你吗?”卧槽!袭墒昀这是发骚……呃不是,他发烧了吗?庄典典被他吓得不轻,一骨碌就滚下了床,距离他大老远,小脸气得通红,指着他怒道:“袭墒昀

  • 小仙很萌很倾城:相公,要宠我之不是一般无趣(7)

    卞惊澜嘴角抽抽。小屁孩就是小屁孩,变得可真快,一会儿不卖一会儿卖的,一会儿公子,一会儿叔叔的,他还真心有些跟不上。在大楚,还没人敢轻易叫他们叔叔呢。转眸看向卞惊寒,卞惊寒没有睬他,也未理会弦音,径直弯腰上了马车。卞惊澜挑挑眉。略一思忖,伸手指了指车夫的边上:“抱着猴子坐那里吧。”本想让她带着猴子自己

  • 我靠撸小可爱修仙要向他求援

    被他看的心里发毛,宫晚儿起身就要走,可刚起身腿就头一晕坐了回去,她只觉得双腿发软四肢无力,最要命的是眼前的景象开始晃动,像个万花筒,让她陷入一种晕眩神志不清的状态,那咖啡有问题!“你……你为……”话未说完,宫晚儿就晕了过去。宫智博看着倒在沙发里的宫晚儿,笑的有些狰狞。“晚儿啊,你不能怪舅舅心狠,谁让

  • 超少年密码·凌珊簿(修文)黑色与金色

    “还有你们!”邙童转头,看向剑七四人,龙尾一甩、直接令四人筋骨断裂,瞬间倒地昏迷!“嘿嘿!”邙童笑了,不知何时,他的左眼竟浮上一抹魔气滔天的黑光、似黑洞、没有一起杂色,一股嗜血的冰冷气息从心底升起!滔天的恨意、破灭一切的情绪不可遏制的爆发,此刻他突然竟有一种杀伐众生的情绪!“嗡!”而这时,他的右眼却

  • 余生你一定要来第8章在线阅读

    炎尊的神通是进阶的赤炎,神通喷出的赤炎温度之高空气都在燃烧,这让这七位太乙金仙看清了现状,只是以为炎尊受伤没受重伤而以“那道人未受伤太重,还有余力,众兄弟布七杀大阵,困杀”为首的一仙唤道。“流光、奇妙、横天………………”。七绝仙向后遁去,接着又飞出七个方位,将炎尊围在千里之内。不过片刻功夫,炎尊周身

  • 喜欢你胜过小甜饼之艳龙床(1)

    柴敏睁开眼,便察觉全身发燥,热气难退。她又不是未出阁的女子,见自己在床上醒来,又有人在自己身上摸索,自然眉头一竖,抬脚就把人往床下踹。最是烦他对这事黏糊。看人裹着锦被滚下了床,她冷硬道:“不是和你说了,跪门外去。”她睡之前还和他吵了一架,眼下觑他依旧心气不顺。却是不想,粗莽浑厚的声音从自己口中发出。

hCxbunj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