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综漫之穿越从火影开始第9章在线阅读

作者:麦泽斯 来源:飞卢小说网

事实证明,人在恐惧的时候,纵然闭着眼睛,对外界的感知也会比平日更加灵敏。

戚斐能感觉到身后的薛小策正在呼呼大睡,却听不见来自于薛策的任何动静——似乎,连他也没有察觉到天花板上方的异样。仿佛整个安静的世界,只有她一个人,听见了这阵诡异的喘息怪声。

而往往能击溃一个人的,并不是危险,而是孤立无援所致的恐惧。

戚斐的心脏砰砰直跳,仿佛能听见滚烫的血流呲呲地冲刷着耳膜。僵持着侧卧的姿态,装作在熟睡,暗暗祈祷头顶上的那只东西只是路过,而不是盯上了她。

可惜,事与愿违。等待了几分钟,却漫长得如同一个世纪。那阵“嗬嗬”的声音还缭绕在头顶,久久未褪。戚斐终于忍受不住这种敌暗我明的滋味了,不动声色地睁开了一条眼缝。恰好这时,窗外月亮从厚重的云翳中踱出,寺庙中被银光一洒,墙垣上的裂痕也被映得一清二楚。借着这道昏暗月光偷看了一下,戚斐的头皮就炸起了一阵麻意。

她前方的这一堵墙上,出现了一个微微晃荡的瘦削黑影。不知是被光线拖长了,还是原本就长这个样子,它的腰部长得有些畸形,倒吊在横梁上。黏腻的响声后,它倒垂的那个仿佛是脑袋部分的黑影就裂开成了两半,从里面伸出了一条长舌,在半空中一卷一缩,试探性地朝着下方探来。

明明是第一次见到这玩意儿,戚斐的内心深处,不知为何,却涌出了一种仿佛似曾相识的危机感,告诉她——万一被那根舌头碰到,就要完蛋了。

与此同时,很应景地,她的血条也直直地坠落到了D级!

对了,这倒是提醒她了,既然鬼怪都畏惧光热和阳气,薛策可是火修——虽然灵窍封闭了,但好歹根基还在。离他近一点,蹭一蹭这条金大腿,说不定可以得救!

恰好这时,窗外的月光又一次被乌云遮蔽。庙宇内部,骤然暗了下来,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戚斐正要趁机滚到薛策的身边去,后背忽然感觉到一个热源贴了上来。戚斐本就神经紧绷,浑身一抖,差点就叫出声来。

一只大手及时地捂住了她的嘴巴。

借着窗外的风雪呼啸声的掩护,薛策的嘴唇贴在她耳边,“嘘”了一声。

他的手太大了,几乎罩住了她半张脸,露在外的那只耳朵,连同耳后的那片肌肤,都被他的气息吹得起了一阵鸡皮疙瘩。戚斐瑟缩了一下,胡乱地点了点头,大气都不敢呼出一下。

随即,身上就一暖。

借着黑暗的遮蔽,薛策用空着的一只手,扯过了一张毯子,将她也裹了进来,下巴压住了她的发旋。另一只手,则由始至终,都如铁箍一样捂住她的嘴巴。

被夹在两人之间的薛小策咕哝了一声,翻了个身,抱住了薛策的腰。被毯子挡住了整个身体,丝毫没有察觉到外面的险境。

这样的姿势,原本是很别扭的。但薛策的体型,比戚斐不止大一个号,侧躺着也像一堵坚不可摧的墙。拢起肩膀时,将她和薛小策两个都纳入阴影中,丝毫不是问题。

这阵动作才停下来,银光重新洒满室内。戚斐僵着脖子,听见一阵黏腻的爬行声音在墙壁上响起——因姿势受限,她看不到上面的情景,却有种预感,那东西正在往她爬来。

不一会儿,一道阴影就笼罩在了她的脸上,那股“嗬嗬”的声音,越发粗重。戚斐眼珠微转了一下,见到了自己上方一米多的墙壁上攀着一只四条腿的东西,心脏差点受不住爆炸,一串脏话已经冲到了喉咙里。

草!草草草草!

这是什么扭曲的鬼东西!

这玩意儿的四肢长得过分,通身都是血红色的,筋肉外露,在不断地渗出腥臭的味道,如同一个被剥了皮的怪物。仿佛在困惑为何戚斐的气息会突然消失,它的脸裂成了两半,从那蠕动的器官里,伸出了一条刀子般锋利长舌,隔着毯子游弋,轻飘飘地试探着。

虽然这是龙傲天的世界,比较粗犷不讲究,但这种后现代画风的玩意儿,居然一格马赛克也不打,简直是对宿主的一种丧心病狂的摧残。没有心脏病的人,都要被吓得在归西的边缘反复横跳,遑论是她这种因为急性心脏病而挂掉的人了!

戚斐:“系统我劝你善良。”

系统:“……”

隔着毯子被“抚摸”的滋味,毛骨悚然得简直让人终身难忘。戚斐都有点佩服自己在这个关头,居然还能大着胆子观察了一下这玩意儿裂开的两边脸——果然,它的两只眼睛里都没有眼珠,是一片浑浊的黄。

难怪她一个大活人就躺在眼前,它也看不见,只能凭借气味来找人。

薛策一点也不知道怜香惜玉四个字怎么写,手劲很大。戚斐只能小口吸气,感觉到自己的脸被捏得火辣辣的。但她知道,这时候绝对不能弄出动静来。

如果是有修为的人,在睡熟醒来时,发现鬼怪在自己眼前徘徊,自然可以拍案而起,拔剑反抗。但若是没有修为的人,就万万不能这么做了。万一激得鬼怪与自己相争,又镇压不住它的话,鬼怪被激出了狂性,在杀了第一个人后,就会一发不可收拾地大开杀戒,后果不堪设想。至少,这一屋子的人都绝对活不下去——也许薛策和薛小策有龙傲天光环,可以在最后免除一死吧。但她这种小虾米,可没有这种特级待遇。

那根舌头探不到任何东西后,蓦地缩了回去。瘴鬼的整个头慢慢垂了下来,垂到了仅与戚斐相隔不到二十公分的位置。寄生虫一样,在她面前蠕动分合,有些焦躁地闻来闻去。

隔着薛策的手,戚斐都能闻到它身上的腥臭味道,脸色慢慢发青,喉咙泛起酸意。

就在这时,薛策的手不动声色地上移了一些,盖住了她的眼睛。

戚斐的视线,骤然陷入了一片昏暗中。

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她忽然听见这只瘴鬼嘶哑而惊怒地叫了一声,猛地回缩。一阵黏腻的爬行声后,它似乎沿着原路爬走了。

戚斐怕它没走远,一睁开眼就看到那张鬼脸在自己眼前等着,没敢乱动。薛策也没有松开捂着她眼睛的手,似乎还在警戒着什么。

原本以为这个晚上都要提心吊胆地度过了,但被捂住眼睛一段时间后,她居然慢慢地懈怠了下来,就这样不知不觉地睡到了大天光。

翌日,天光熹微。醒来的时候,雪还在下。

戚斐睁开了眼睛,发现昨晚跌到了D级的血条值,已经恢复了B。她身上盖着暖和的毯子,正和薛小策头靠头地睡在一起。

忽然想到了什么,戚斐悚然一惊,连忙摸向自己的头顶,触到了一头秀发,才松了口气——好在没有秃头!

看来,并不是血条值一低于C级,头发就会风扫落叶一样立刻掉光。这里面是有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的,如果及时补救回来,那最多就是脱发,而不会秃成裘千尺那个样子。

薛策早已经起床了,正背对着她坐在地上。听见动静,侧过头来,淡淡道:“醒了?”

“嗯……”戚斐轻手轻脚地爬了起来,看向了天花板。那上面空无一物,昨晚闪现过的杀机,好像只是一场噩梦。

但是,残余在墙壁上那一串触目惊心的凌乱的血掌印,还有她现在隐隐酸痛的两腮,都证明了那不是错觉。

戚斐:“……”

她太难了。

真想找面镜子照一照,说不定脸都被薛策掐淤了。

系统:“叮!支线任务降落:请为薛策缝补衣服。”

戚斐闻言,才注意到薛策的一边衣袖是破的,手背似乎也有一道血痕,连忙跑了过去,抓起他的手,纳闷道:“你的手怎么划伤了,是被昨天那只东西的舌头弄伤的吗?”

薛策将手抽了回来:“与你无关。”

“错,这件事与我有关。”戚斐蹲在他旁边,认真地说:“昨天多谢你帮我挡了挡,我很感激你,也是真的很想报答一下你,你就把衣服脱下来,我帮你补补吧。”

薛策瞥了她一眼:“你?”

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吧。戚斐低眉顺眼,一副很贤淑的样子:“嗯。”

薛策嗤笑了一声,居然真的把衣服脱下来,抛给了她。

“说起来,昨天的那只东西,为什么突然就走了呢,好奇怪……”戚斐的目光瞥过薛策的手背,忽然噤声了——她好像猜到为什么了。

难道与薛策的火相体质有关?

系统:“不错,火相之人的血液,极炽极盛,与生俱来,便会让鬼怪退避。但在同一只鬼怪身上,这样明显的作用只会出现一两次,之后就会免疫了。”

“难怪薛策昨晚这么有恃无恐……”戚斐摸了摸下巴:“不过我怎么觉得,这作用和狗血驱邪差不多?”

系统:“……”

戚斐轻咳一声,转移了话题,故意问:“昨晚的那只东西,到底是什么?”

薛策:“如果我没判断错,也许是一只瘴鬼。”

终于等到他说出这个词了,戚斐追问:“瘴鬼究竟是什么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惊骇的尖叫声,忽然从寺庙的一角传来,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死人了!死人了!啊——”

这个时辰还很早,不少人都还在地上睡觉。在这声尖叫后,几乎所有人都被惊醒了。

原来是一个村夫起床后,发现了昨晚睡在角落里的陈小五居然已经成了一具尸体。且腹部破开了一个大洞,仿佛有什么东西从他的身体里钻出来了。从侧面看去,以这个窟窿为圆心,身体里的内脏和血肉,都被刨挖得干干净净,只剩下了一层薄薄的皮,黏附在骨架上。

换做以前戚斐肯定想吐,可昨天晚上受的冲击太大,她居然觉得这一幕也还好。薛小策也想看,她连忙捂住了他的眼睛,不赞成道:“小孩子不要看。”

众人围了过去,惊恐万分地讨论了起来:“昨晚是有野兽闯进来了吗?”

“怎么可能!你见过这样吃人的野兽吗?简直就像是吸食了血肉,再从他的身体里钻出来的一样!”

其中,与陈小五相识的人的反应是最大的。尤其是陈小五的那位少爷,今天早上一起来,居然发现自己的衣服上溅了不少血,转头就看到家仆惨死,心情自然暴躁。

他在人群中嚷嚷的时候,戚斐就注意到他不光身上有血,连侧颊上也浮现了一层不易被察觉的青斑,心里咯噔一下。

等他们吵得差不多了,人群后的薛策才翘着手臂,开口道:“不是野兽,是瘴鬼。”

他的声音不大,可一说话时,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看了过来。

那少爷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血,脸色顿时变得十分难看:“你唬谁呢,这里可是寺庙,鬼怪怎么可能进得来?!”

“原本是进不来,只能在外面徘徊的。”薛策冷冷地开口:“但现在已经晚了。”

“什么意思?什么叫晚了?”

闻讯而来的和尚也略懂一二,答道:“我听说过修道界的一个说法——屋宇有灵。屋子的四面围墙,是一道寻常的鬼怪无法破开的结界。但是前一天,这间屋子里的人开了门,亲自将瘴鬼迎了进来。所以,现在这道门,已经拦不住它了。”

林公子疑惑地问:“听你们说了半天,瘴鬼究竟是什么东西?”

在薛策的讲述下,众人才知道这是一种嗜食生肉的鬼怪。最容易被血腥味吸引。而且,每吃一个人,它的力量就会壮大几分,变得比原来更难缠。

除此以外,瘴鬼还有一种恶癖——喜欢在猎物的身上,留下血迹,作为“预定”的记号,等到入夜以后,再来找那个人。

戚斐:“……”

她沉默地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胯|下,突然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被瘴鬼盯上,还差点成为它的猎物了。

尼玛,这是什么恶趣味的鬼怪,来大姨妈招你惹你了吗!

延伸阅读

[综英美]迦百农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shouxianjd.cn/6gwm.shtml
周六上午,120救护车的警笛声刺破家属院的宁静。医护人员在物业的指引下将晕厥的朱清抬

猪爷爷在七十年代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shouxianjd.cn/g9pp.shtml
这绝对不是喜讯。半小时后,迟稚涵终于顿悟。她已经完全没有心思去关心自己做了四个小时的

和平之战在线阅读获得重生的神乐  http://www.shouxianjd.cn/gf3w.shtml
第六章天之国___杀生丸一脸认真地看着他的母亲凌月仙姬对她说:“母上,你已经找到有关

我心已许在线阅读第三节  http://www.shouxianjd.cn/ur5i.shtml
卢克笑容一收,脸色有些不好看了。“你说的是这个小矮子?开什么玩笑,这种小不点,我一个

[综英美]假如生活辜负了你之林大才子(新书求收藏!)二更(7)  http://www.shouxianjd.cn/gh7n.shtml
11.林大才子(新书求收藏!)二更(第二更送上!).................

键盘大侠之撒娇  http://www.shouxianjd.cn/nwkd.shtml
现在的薛洋,由于已经向晓星尘撒过娇了,撒起娇来,可是丝毫都不含糊的可是,我好想吃糖啊

陈东的妖孽人生之惊喜(上)(1)  http://www.shouxianjd.cn/xg1j.shtml
“滴……滴……对不起,您所拨打的号码暂时无人接听,请稍后再拨。”何时了摁下通话键,随

玄幻:我把异界玩炸了在线阅读第8章  http://www.shouxianjd.cn/nui4.shtml
“死到临头,还说大话!”昏拎毕竟是突刺士,速度很快并先行一步攻击。双拳有规律的挥动着

武林外史之三月桃花在线阅读第八章  http://www.shouxianjd.cn/2nh.shtml
那么多提前埋伏好的精兵,看来相府的人是有备而来。陆小凤啧啧:“原来傅相喜欢这样请人。

火影之我不是最强靖斓篇猴哥,你真了不得  http://www.shouxianjd.cn/abba.shtml
“猴哥,我等是西天取经之人,这是我大哥唐三藏,我叫魏源。”魏源连忙靠近偶像,一脸激动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拾命第3章在线阅读

    一个看上去十岁左右的小女孩坐在墙角,满脸泪痕地抬起头。蓝馨把刚才小护士送她的点心,递了过去。“吃完再哭,眼泪就不会像现在这么苦。”小女孩接了过去,拿出一个甜甜圈,把手举得高高的。蓝馨看了看小女孩,又看了看指向自己的甜甜圈,最后还是接了过来。“真好吃,谢谢姐姐。”小女孩现出些许的笑容。蓝馨撇撇嘴,完全

  • 疤界第五章在线阅读

    第5章领队的归领队,队长的归队长光谷七中,虽然和博学私立中学只隔了一堵墙,景象却是完全不同。那边的生死狙击校队招新处,人声鼎沸,彩旗飞飞,又是唱歌跳舞又是Cosplay的,校队宣传册是铜版纸彩印,还有辣妹抛着媚眼送小礼物。而他们这边,就在饭堂门口摆了了两张课桌,上面蒙了块小碎花桌布,一共就三个人在招

  • 大唐咸鱼王少年会武【求收藏】

    龙霸川起身打了打手势,四周立刻就变的又一次安静了下来,开口道:“各位武林中的朋友,今天这么多的英豪能够来此,也让我这荒野之地变的无比热闹起来。大家不要拘谨,典礼马上开始,在**之礼过后,饭菜随后就到,希望今天的大家可以玩的开心,玩的尽兴。”一位老者起身喊道:“吉时已到,请少主,宗主,前往礼台。”龙霸

  • 艰辛三国路在线阅读第十节

    “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但是很困难,我能得到光明精灵的血,但是我不能给你,这是三界的规定,你没有跟我结下善缘,我不能平白无故地送东西给你,但你若能爬上天梯,就能得到一个愿望,我就能将血液给你”安沉萧想了想还是说了出来,天梯不是那么好爬的,从古至今能爬上天梯的人类,不过一个牛郎而已。“天梯?好,只要有一

  • 我是史蒂夫之眼睛的更换

    三人来到厅里,李畅说:“爸,你举起一张报纸,站在那儿。对,别太远,先从两米开始,报纸展开了。天-文-馆-望-远-镜-将-对-外-开-放。”李畅一字一句地念着。李云生翻过来一看,报纸的左下角的新闻果然是这个标题。他退后一大步,差不多三米了,翻开报纸另一面。“我-市-最-大-的-水-产-市-场-开-张。

  • 洪荒:因果绑定选项在线阅读第九节

    “快放学了吧”学校旁边的文具店里有新到的蝴蝶铅笔、粘牙糖、铠甲勇士、小弹簧、玻璃弹珠、棒棒糖……妈妈今晚做了糖醋排骨、红烧肉、酱爆肘子、小毛豆、糖醋莲白、夹心藕……还有我的小臭臭(臭豆腐)……爸爸买了小蛋糕,奶奶洗了大青枣,姥爷冲了一杯高乐高,我生在冬天,这真是个相互温暖的好季节啊。开饭!“快到站了

  • 被契约后我成了元帅夫人之第七章(7)

    周俊成看到于娇那一刻心中就全是惊叹,他早听说于家小姐高贵貌美,一直没有机会得见,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虽年纪不大,这气度和长相整个墨城的女人谁也比不过她,要是再等两年一定长成一名绝色佳人,如果能拥有这样一位美人,便是人生一大幸事。想到这,他收了眼底的凌厉,走向前一脸和善道:“于小姐,你们父女新搬来墨

  • 秦时明月之天明崛起第七章在线阅读

    天炽郡内一切显得那么宁静,满眼看去尽是翠绿,令人不敢相信这是妖兽屠戮过的地方。问剑子抬头,不远处有只妖兽在天空盘旋,像是在巡视什么。众人继续深入,目前为止,一个真正的天妖族民都没见过。天妖族的族人额头之上会有一明显标记,是天生形成的,是血脉之力的凝结。在天炽郡的另一边的上空,一道巨大的空间裂口横空,

  • 未来系统之超能直播间在线阅读第5节

    第五章.我也不想裙子里掉出那么一大条!“柯、柯总!”柯望高高大大地站在那儿,板着一张厌脸:“你认识我?”汤圆圆:“……”这就是十八线的悲哀吧!就算东风传媒旗下的签约人数数量可观,可她也是艺人啊,结果连自己公司的老板都不认识……汤圆圆的玻璃心碎了一地,蔫哒哒地自我介绍:“我是您公司的艺人,我叫汤圆圆。

  • 香蜜沉沉烬如霜之不染在线阅读第四章

    银月如钩,拉扯着林木上缭绕的雾霭。羊肠小径蜿蜒伸入浓重的夜色,曲折着迷茫的往事。两旁的幽草茂盛,萋然凝结着点点清露。姜非独自走在路上,形单影只。他不想在皇甫家族多作逗留,从澹台夜合那里出来后,就匆忙返回姜玉柔的庭院,在掩埋的地方再作些掩饰。又赐给那两位侍女一些灵币,嘱咐她们:待皇甫家问起,就说姜玉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