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当鸣人穿成欧尔麦特的私生子在线阅读第十章

作者:淼尛 来源:晋江文学城

苏萝确认了。

自己的这个未婚夫,有那么一丢丢跟不上时代潮流。

亏他还是做互联网的,连这些热词都不懂。

这么想想的话,苏萝还有点同情他。

小可怜,被时代的浪潮拍到了沙滩上,还不自知。

苏萝忍着笑:“对不起。”

季临川淡淡地看着她:“怎么你道歉也这么嚣张?”

苏萝坦坦荡荡:“有吗?没有吧,肯定是你的错觉。”

季临川没再多说,站直身体,垂眼看了她许久:“苏小姐比我想象中有趣的多。”

苏萝不甘示弱:“季先生也比我想象中机灵的多。”

他难得没有再辩白,笑了笑,转身离开。

林雪蕊托季临川转交的东西是一枚戒指,28克拉多的帕帕拉恰,也不知道她从哪里拍来的,知道苏萝喜欢收集珠宝,就送了过来。

苏萝日常并不怎么戴,毕竟这东西未免也太高调了一些。

她的惯常穿衣风格,依旧是追求一个和谐,衣服多选纯色系,拿夸张的首饰来配,或者叠带一些极简风的配饰。因着良好的衣品,她也收获了一小批小粉丝。

毕竟是自小就跟随母亲大人世界各地飞来飞去买买买的人。

苏萝欣赏了一阵子,把新宠收了起来,冷不丁看到盒子里还有张小卡片。

是她母亲大人的笔迹——

[乖萝萝,这钻还是季先生亲自寻来的,喜欢吗?]

哼,这个狗男人,倒是会投其所好,先从她父母那边下手了。

她才不是这么容易就能够被收买的人呢!

-

让陈纤纤走是小事,现在问题来了,新人怎么找?

导演犯了愁。

虽然也有不少新人乐于演,但能找到一个合适的并不容易;关键在于他怕找到第二个陈纤纤过来,那他可真的吃不消。

闲聊时,苏萝若无其事地问了导演一句:“您觉着这**圈中,哪一位比较符合您心中对樱子的印象?只考虑外表,不考虑其他的。”

导演毫不犹豫:“易慕。”

不过也只是说说而已,易慕去年拍的一部《金月》斩获飞马奖最佳女主角,片酬水涨船高,他哪里请得起。

再说了,就算他有钱,人家也看不上这个本子吧。

更何况,这还是个配角。

没想到,下午,导演就接到了两个电话。

一个是季临川的助理打来的,说要追加投资;还没等导演从狂喜中醒过神来,易慕的经纪人联系到他,客客气气地表示——

我们家易慕看上你的剧本啦!

听说你这里还缺一个女二!

易慕非要演拦都拦不住您看她合不合适啊?

导演疑心自己是在做梦,等到和易慕的经纪人签下合约之后,才后知后觉。

妈耶,是祖坟冒青烟了?还是他最近的诚心感动了上天?怎么想什么来什么……这么顺利啊!

晚上和副导聊天,副导老神在在地说:“那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些好运气,都是谁带来的?”

“谁?”

“苏萝啊,”副导说,“你想想,先前你拉投资一直不行,结果苏萝同意的当天晚上,季先生就同意投资;走了陈纤纤,来了易慕……苏萝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锦鲤?”

导演一想,嘿,是有这么几分道理。

他决定了,以后一定要善待苏小姐这条锦鲤,希望她能够保佑电影顺利拍摄,可千万别再出什么幺蛾子了他承受不了啊!

易慕要来的消息一散播出去,立刻爆炸。

原本只是个新人班底默默无名的小文艺电影,顿时因为空降飞马奖最佳女主角而备受关注。

更别提传言中易慕是看到剧本后就要参演,更让人好奇这剧本究竟有多么优秀,能让易慕甘心做配。

易慕进组的第一天,不少工作人员暗中观察,想看看易慕对待苏萝的态度。

说到底,易慕是女二号,飞马奖最佳女主角给一个名气不大的十八线小演员做配角,怎么想怎么觉着不可思议。

但众人想象中的撕X大战并没有发生——

易慕一看到苏萝,笑的像朵太阳花,宠溺无比地掐着她的脸,语气亲昵:“乖萝萝,怎么瘦了这么多?”

“瘦了好呀,上镜。”

两个人笑着聊天。

导演这才恍然大悟。

原来易慕和苏萝竟然是一早熟识的!

这个至今没有火起来的小姑娘,是真的没有资源吗?

再想想昨天陈商对苏萝毕恭毕敬的态度,导演甚至不敢猜,苏萝的背景究竟有多雄厚。

苏萝和易慕合作拍戏,效率要比和陈纤纤蹭蹭蹭地高上很多。

基本上都是一条过。

虽然是临时受命和小公主对戏,但易慕记忆力好,再复杂的台词,看上两三遍就记得清清楚楚。

这项技能,一直是苏萝深深羡慕的。

拍戏间隙,易慕任由私人化妆师补妆,笑着问苏萝:“听说你和季家那位快要订婚了。”

苏萝点头:“嗯呢。”

“那你林斐哥哥怎么办?你尹英时哥哥呢?”

“他们应该也会为我感到开心吧。”

“……傻孩子。”

想了想,她又说:“你做好心理准备,我来梁京前,和林斐乘的是同一航班。”

——苑城里这些年长的人,无人不知晓,林斐对苏萝的一往情深。

——整个苑城中年纪相当的青年才俊,没有一个敢追求苏萝的,也正是林斐早早撂下了话,谁敢追苏萝,那就是虎口中拔牙,要夺他林斐的心头至爱。

这些流言,苏萝应该也有所耳闻。

不然也不会避林斐如蛇蝎。

就在易慕提醒苏萝的第三天,林斐来探班了。

他来的时候,苏萝刚刚拍完一场令她神经紧绷的戏份。

这场戏份中有一只小狗,设定是小桃一直喂养的流浪狗;事实上,这条狗是导演自己养的宠物狗,特别亲人,尤其是喜欢往苏萝脚边蹭。

但是苏萝对动物的皮毛过敏,根本不敢触碰,只眼巴巴地看着,努力和它保持着距离,克制着自己想要撸一把毛的冲动。

好不容易拍完,苏萝忙离开了能够叫她全身起红点打喷嚏的小家伙,将手反反复复洗了好几遍,心有余悸地缩回自己房车,捧着杯子喝水。

苏萝正低头喝的专注,忽然听到男人低沉的声音:“小萝萝。”

她手一抖,险些把杯子中的水洒了出来。

抬眼看,高大的男人就站在她面前,健康的小麦色肤,浓眉深眸,下颌线干净利索,就算是笑,也带了那么几分阴恻恻的味道。

苏萝汗毛都要竖起来了,跑也跑不掉,乖乖地叫了一声:“林斐哥哥。”

林斐面色如常,轻轻拿下她头发上无意间落上去的一片叶子,笑的宠溺:“怎么?还想顶一天?”

苏萝刚想反驳说自己没有,视线与他相触,顿时怂了,干巴巴地应了一声。

“今天晚上一起吃个饭吧?”

“嗯……不用了吧?”

林斐笑了:“怎么不用?难得见一面,怎么对你林斐哥哥这么冷淡?不用和我这么客气,你尽管吃,吃不穷我。”

正在苏萝绞尽脑汁想理由的时候,一双手轻轻搭在她肩膀上,顺势把她揽入怀中。

季临川的声音不疾不徐:“她已经说不想了,林先生听不懂吗?”

呜呜呜,苏萝头一次发现,季临川声音竟然这么的好听。

好感度+10!

林斐眯着眼睛,仔细辨认着眼前人,突兀一笑:“季先生。”

苏萝顺势抓住了季临川的胳膊,搂在怀中,依靠了上去,笑容羞涩:“对了,林斐哥哥,我今晚已经约好了和临川一起吃饭呢。”

季临川低头看苏萝一眼,不动声色地把胳膊移了移,避开那团柔软。

林斐看着两人如此亲密的姿态,面色阴晴不定,笑了笑:“既然如此,那我就不打扰二位了。”

苏萝笑着和他告别:“林斐哥哥再见。”

林斐刚抽出一根烟,含在口中,没有点燃,又取下来,笑:“再见。”

那目光,从始至终,不曾从苏萝身上移开。

一直到上了季临川的车,苏萝仍旧心有余悸,捂住心口,庆幸不已:“还好有你在。”

季临川极轻地哼了一声:“你哥哥倒是挺多。”

苏萝没听清楚:“什么?”

“没什么,”季临川说,“走吧,我是来接你去挑礼服的。”

“什么礼服?”

“订婚礼服。”

季临川皱眉,微眯眼睛,看她:“明天是我们订婚的日子,你忘了?”

苏萝干笑两声,心虚不已:“没忘没忘,我怎么会忘了呢。”

然而季临川只是静静地看她,良久,无可奈何地叹口气:“看来你是真忘了。”

苏萝懵懵懂懂,不知道他什么意思,等到了店中,无意看了眼手机上的日历标注才明白——

次奥,后天才是订婚的日子啊!

这个狗男人,又诳她!

-

苏萝与季临川的订婚并没有办的多么隆重。

这是苏萝的意思,毕竟她现在还要演戏,不想弄得多么高调。

虽说一切往低调里办,但梁京上层权贵圈的人依旧来了不少,季家在梁京权势远远比苏萝想象中还要盛的多。

订婚宴结束后,苏萝和季临川直接回了静安公馆——称得上是寸土寸金的地方,寻常人若是想租住,单单租金一年就上千万。购买更是有价无市,轻易不会对外出售。

而季家在此处拥有一套带内院的独立花园洋房,如今由苏萝和季临川居住。

宴上,林雪蕊小声告诉她,周昭影觊觎这套房产很久,没想到落到了季临川名下。这事还是季同光不声不响做的,周昭影连一丝风声都没有收到。

难怪今天从头到尾,周昭影都笑的十分僵硬,几乎连表面的温婉都装不下去了。

灯火通明,月色如水,街道两旁种满了浓郁的法国梧桐,黑色的迈巴赫缓缓驶入,夜归的鸽子自天空中扇动着翅膀飞过。

洋房内,季临川平静不已地给苏萝介绍房间的大概布局,而苏萝的关注点,在于那个占地200平的衣帽间。

白色调为主,订做的胡桃木衣柜错落排开,部分柜子较高,亦设置了淡金色楼梯,方便取放。

如今已经放了不少各高奢品牌的衣服包包和鞋子,其中不乏一些私定。

衣服大致按四季来划分,细分下来,又按照功能、材质和颜色做了进一步区分。

季临川将自己的副卡交给她:“暂时先替你挑了这些,以后你想要什么,直接买就可以。”

虽然苏萝自己也能负担的起价格高昂的消费,但即使这样,当有人对她说“直接买”这三个字的时候,她依旧会感到舒爽和痛快。

季临川在她心中的形象顿时高大了起来。

好感度+10。

她随手将自己的包包放在旁边的架子上,兴高采烈地走进去,准备好好观摩一下季临川的审美——

动作急快了些,包没放好,晃了晃,啪嗒一声掉在地上,里面的东西咕噜噜滚了出来。

苏萝下意识转身。

除了口红镜子粉饼手机之外,还掉出来两盒、格外显眼的相模001。

在光洁的地板上,格外惹眼。

空气有一瞬间的僵持。

苏萝紧张不已,飞快地捡起那盒小雨衣,声音都有些发颤,仓皇解释:“这个不是我买的,不知道是谁放在我这边……”

她想起了晚宴上林雪蕊递给她包时的微笑,一阵头皮发麻。

正心烦意乱着,季临川从容不迫地走过来,自她手中拿走,修长的手捏住盒子,只看一眼,随手丢进垃圾桶。

啪嗒。

男人衬衫平静而熨帖,面容沉静严峻,睫毛微垂,遮住暗沉的眸色。

他淡淡地说:“这个型号太小。”

延伸阅读

江苏奕豪童装批发零售代理加盟加盟  http://www.mathewsandassociates.com/gmnf.shtml
江苏昆山奕豪童装库存批发中心-隶属[苏州百里挑衣服饰有限公司]专职代理果田、菲果、可

吴越物流加盟  http://www.mathewsandassociates.com/s6me.shtml
深圳市吴越物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0年,专注于长三角经济圈往返珠三角经济圈的公路运输

喜爱宝(浙江)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mathewsandassociates.com/gobh.shtml
暂无

利达加盟  http://www.mathewsandassociates.com/nthx.shtml
宝鸡利达新材料开发有限公司位于陕西省宝鸡市东高新产业技术开发区。主要从事以钛、镍为主

三里人家青汁加盟  http://www.mathewsandassociates.com/gd6b.shtml
三里人家大麦若叶青汁生态种植基地是国内保持无公害土壤久的地区浙江上虞,占地二千余亩。

王老五钻石加盟  http://www.mathewsandassociates.com/u49j.shtml
王老五钻石品牌介绍公元2世纪前,一种用铁环制成的首饰在强大的古罗马帝国开始盛行,这种

随梦加盟  http://www.mathewsandassociates.com/pyny.shtml
随梦床上用品是三件套、四件套、被套、床单、枕套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

福宁春保健食品加盟  http://www.mathewsandassociates.com/ds8f.shtml
福宁春保健食品凭借良好的信誉,可靠的品质支持,出众的管理模式取得一定的成果。公司将秉

疯狂龙博士加盟  http://www.mathewsandassociates.com/gcpu.shtml

爱家喜庆加盟  http://www.mathewsandassociates.com/gp3o.shtml
加盟连锁加盟加盟加盟爱家喜庆加盟加盟加盟爱家喜庆加盟加盟加盟爱家喜庆爱家喜庆装饰爱家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三国之纵横天下第二章

    这边沧父如拎着小鸡仔一般把修拎回了家,一进门甩手就给她扔到了地上,转身把院门关了就快步往屋内走去,修看着沧父进了屋,知道他去拿鞭子了,每次犯了稍微大一点的错误就会被打上几鞭,这次看来也一样路数,还在想着自己要怎么才能避免这顿毒打,那边沧父已经取了鞭子走出来,后面还跟着沧母,沧母脸上由带着一丝疑惑,可

  • (网王+家教)重新来过之替她出头

    张大海说着就抡起巴掌想要去扇苏秀,周越眼中寒芒乍现,在苏秀一声尖叫下一把扣住了前者的手腕。给我滚出去,不然我废了你这只手!周越冷声喝道。酒醉的张大海似乎被周越冰冷的眼神给吓住了,猛咽了一口口水。但见周越尽管有一米七多的个头却并不是很强壮,加上酒精的刺激身板一挺大声喝道:你他么知道我是谁吗?还不给老子

  • 狼王之独狼在线阅读第六节

    鉴于昨天安生的英勇表现,林夏决定好好犒劳犒劳安生,把安生带到了猫咪超市。这家猫咪超市比较大,口味比较齐全,许多都是进口的,所以价格也比较贵。林夏已经做好了钱包缩水的打算了,抱着安生就开始逛,让它自己选。安生对吃的倒是不怎么在乎,但是没想到,人间竟然有这么多好吃的,尤其是各种口味的鱼。安生一伸爪子,林

  • 收藏家戏诸天分身第七章

    “果然,不是所有的第一名都是那种自大自负的样。”封庆昨晚接到单熠电话以后就冷静不下了,他简直觉得学长就是上天派来拯救他的天使,是他这辈子遇到的最美妙的礼物。往常他哥也总给他讲题,讲一题就骂他个蠢字,他要还还嘴,一个大耳刮子就过来了。而学长他不这样,他不仅还耐着心和他讲,甚至他还请了自己蛋糕和点心。远

  • 从出包王女世界开始的新生活之任务奖励:火焰刀!(求收藏)(7)

    黑衣箭队的下场,与凌尘所言半点不差。事实上,孙公公之所以憋屈的退去,而不是当场找上锦衣卫高层、对付凌尘,便是因为曹正淳交给他的任务,已经迫在眉睫。曹正淳煞费心机,好不容易才灭了兵部尚书杨宇轩满门,自然不能容此事出现半点差错。他可不敢耽误正事!正因为此,离开北镇抚司衙门后,黑衣箭队毫不停留,以最快的速

  • 银河胜利x奥特曼在线阅读第6节

    李青鱼一整天都浑浑噩噩的,想起家里变**的猫,她都觉得匪夷所思。真是天下之大,无奇不有。什么猫王子?还历练猫生,下凡来体验人间疾苦吗?李青鱼正在发呆,牛腩悄悄跑过来,揪着她说:“青鱼,晚上唱K去呀。”李青鱼摇摇脑袋,无精打采地说:“不去,有事呢。”牛腩拍了一下她的肩膀,哈哈笑起来:“你一个单身狗能有

  • 覆车之辙在线阅读第四章

    幸好还是那个她,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吧。环儿看着江蕊的表情阴晴不定地转换了半天,半晌才鼓起勇气开口:“太子妃,你终于醒了,吓死环儿了。他们都说……说你死了。”说完,泪水又盈上眼眶。“那个...我是谁啊。”“你是太子妃啊。”“太子妃是谁?”“你啊。”江蕊痛苦地捂住额头,这丫头,单纯得让人发指,她现在只

  • 大律师之我会读心术菜鸟英雄(上)

    民房:初级,木头建成,可供居住(5人)。目前封地的人口上限是10人,所以两间房子加上自己搭建的那间茅草房,暂时足够使用。忙里偷闲中,慕阳看着刚修成的新民房,正在伐木的阿牛跑了过来,对着慕阳报告说:“主公,阿牛以前在跟着长辈们学习的时候发现,如果可以弄一些烤好的香肉放在陷阱里,可以加大陷阱对野兽的吸引

  • 超次元军火商在线阅读第七章

    教室门外面。杨志国手提着两个黑色袋子,袋子像是好几年没换过的一样,纹皱黄黑色极为难看的另一个袋子,杨子坤好奇的问道。“父亲,这个袋子里面装了什么?”杨志国边说边打开袋子,“哦!这里面装的是你最爱吃的糯米粽,板栗啊,瘦肉啊,应有尽有,难得来学校看你,带点家里面的给你吃。”“这个袋子又是什么?”少年指着

  • 大唐之少年冠军侯在线阅读第十节

    从东京到熊本,距离其实并不太远,只是新干线没有办法直接到达目的地,需要先坐到博多站,换乘一下,才能抵达熊本。夜斗和雪音乖乖买了票,只可惜他们把票在检票员面前举了好一会儿她才看见。检票员连连道歉,搞得夜斗有些怪不好意思的。爱德蒙没想到他们刚好能途径自己为了搪塞海腾妈妈而随便说出的博多市,就顺便拍下了月

hCxbunj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