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权宠之将本红妆老猫回家

作者:时琤然 来源:言情小说吧

过完年,那猫儿也没有像段心灿所盼望的回来,她每天都会在初见猫儿的地方,与猫儿离开的地方,去看上几眼。然而,猫儿就像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一般,杳无踪迹,毫无气息。

直到第二年六月,一个碧空如洗的艳阳天,杨梅成熟的季节,大人小孩,除了她和奶奶曾氏,所有人都去摘杨梅了。自从心怡出事后,大人们再也不敢放任孩子们自个儿上山。

这天,那只猫竟然回来了,奇迹般的出现在了段心灿初次见它的地方,它还是那般瘦弱,只是骨架大了些,但是凭借它那双灰蓝幽深的眼睛,段心灿认出了它,是它,没有错。

段心灿脸上不知道不觉地多了两行泪,猫儿眼睛也蒙上了一层雾气。

这次,她要让猫儿好好的留下,凭她的智慧,在猫儿离家出走的这些时间里,她早已想好了对策。

她把猫儿抱进了屋子,对它说道:“猫儿,你别走,相信我,这回我一定让你好好的呆在这个家里。”

然后,她把它放进一个装过苹果的纸盒里。

段心灿在院子里放好两把椅子,再去曾米糕的房间,她要和奶奶讲她的梦,她编出来梦。

“奶奶,我扶你出去晒晒阳光好吗?”

“好啊!”

段心灿扶着腿脚不方便的曾米糕来到院子里,让她坐在四季果前的椅子上,自己也坐了下去。

“这四季果结得真多!”段心灿见曾米糕目不转睛地盯着那硕果累累的植物,发出了感慨。

“是啊!四季,都结果,有意思,要不是你,种上它,我就不知道,世上。还有一种,这样的树。”

“我也不知道,只是偶尔遇见,特别喜欢。当初想着它长在岩缝里终究会抑制其发展,才把它移摘回家的。”

“在这自然会长得更好。”

“是啊,奶奶,你还记得去年那只猫吗?”

“记得。”

“你知道我为什么拼死也要护住那只猫吗?”

“不知道。”曾米糕真的老了。不仅走路颤颤微微的,说话要么说两个字歇气,要以把声音拖得老长老长。

“因为心怡走后给我托了梦,她说,她好想我,可是她再也见不到我了,她和我说这话时,怀里就抱着这只黑猫。”

“哦,那这么说,这猫,是心怡,让它来的。”

“是啊,不然这猫为什么偏偏来我家,我都打听了,这猫只去过婶婶家,因为婶婶不喜欢猫,赶了它两回,它这才来我们家的,它再没有去过别人家了。”

“这猫,真与心怡,脱不了,干系。”老态龙钟的曾氏半信半疑缓缓道。

“对,你和爸爸说清楚,让他再别赶走这只猫,他只听你的,也一定会听你的,否则我怎么对得起死去的心怡。”

“好,我说,猫回来了,是吧!”

“是的。”

“我就知道,猫回来了,不枉,你天天,盼着它。”

曾氏是老了,不过,她内心却十分明了,她知道孙女的心意,她懂孙女,越来越懂,这个不愿踩死一只蚂蚁的孩子,这个从不摘一朵花,不踏一片草的孩子。

“奶奶谢谢你肯帮我。”

“没事。”

段心灿不知道,祖母是怎么说服父亲的,总之,此后对于这只猫,父亲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再提及,任由猫在它眼皮底下悠闲走动,猫光明正大的成为了段家的一份子。

时钟反复绕圆,时间却过了一年,猫在这个家呆足了一年,家里并没有发生不好的事,相反次年村里闹鼠灾,似乎有一大队的老鼠,搬迁到了这个山青水秀的村庄——葵花乡。

许多人家的庄家,粮食,蔬菜,家什,都被老鼠啃得七零八落。

老鼠们甚至横.行到大白天,肆无忌惮地在屋里,山上,田野穿行。

只有段家,一切比别人家要好些,因为段家的这只黑猫很能吃老鼠,老鼠们大抵知道段家有这么一只厉害的猫,所以对于进段家有几分胆怯。黑猫白天去守护段家的庄家菜地,晚上则回家守着仓库的米粮,日以继夜。

老鼠们如此猖狂,村民们不是没有想过放药,只是老鼠们聪明极了,在药死过一两只后,便再没有上当的老鼠,村里反而多出了许多中毒的鸡鸭。

村民们只得一致放弃用药,开始琢磨着养猫。

有人在集市上抓回了一只公猫,黑猫就是那一年,开始产猫的。

大家都喜欢要黑猫产下的猫崽,因为它产的猫崽只只都会抓老鼠。因为这猫的缘故,段立民在村里变得人缘好起来,谁不想要一只他家的猫崽啊。

那些集市买来的猫,贵就算了,还不保证能抓老鼠,有一半的猫,虽好看,却从来不干活。

黑猫变成了老猫,产了多少猫崽,老猫不记得了,段心灿不记得了,反正后来葵花乡每家每户都有猫,那些猫90%是老猫的后代。

某一年,某一天,老鼠们,终于感到葵花村的可怕,老猫家族的可怕,剩余为数不多的幸存者集体搬走。

哪一天没有人知道,只是突然有人在茶余饭后说:“你们发现没,我好久没有看到有老鼠了。”

“是啊,怪不得现在猫吃得都多了。”有人附和。

然后大家一想,是这么个道理。

有情的,有钱的,留下了猫,另外一些人则把猫拿到集市上去卖了。

一切又恢复到正常。

直到段心灿22岁,老猫的眼角突然开始起了眼屎。段立民一算,这猫的大限该到了,猫死家中,是一件多么不吉利的事,于是他与李玉珍商量着要把老猫赶走。

“这只老猫,太老了,怕是不行了,我们把它赶走吧,留下那只小的就行。”

“猫通人性,如果觉得不行了,自己会走的,你赶它走,心灿知道了会不高兴的。”李玉珍道。

“万一它不走了,猫死家中,孩子看了也同样伤心。”

“不行,爸,你不能把老猫赶走,难道你想留下我们,把奶奶赶走吗?”段心灿恰巧路过,听到了他们的谈话,没好气地厉声质问道。

“姐,你这说的是什么话,猫怎么能和人比,爸赶走猫是为咱们这个家好。”

“猫怎么了,人要富贵,难道猫的命就不是命吗?”

“姐,猫命怎么能和人命相比?”

“是吗?我看在你眼里,除了你自己,别人的命都是贱命,无论人猫。”

“姐,别说了,我劝你是为你好,我是心痛你,你看看你的手掌,现在还是厚厚的,伤疤还没好,就忘了痛。”段心燃显然想到了当年心怡之死,不敢与段心灿再争执下去,只是劝慰。

“你们别争了,现在这个家做主的,还是我,我说要老猫离开,便让它离开。”段立民说着去找那老猫。

段心灿紧跟其后,想接着劝父亲。

他们找过厨房,找过卧房,找过堂屋,找过柴房,找过米房,仓库。然而,哪还有老猫的踪影,段心灿仿佛看到老猫与小猫齐齐一溜烟地消失在那片杉树林里,这次她预感,老猫再也不会回来。

老猫不见了,一起不见的还有它的最年幼的猫崽。段立民对此颇为难过,不知道是遗憾愧疚。还是因为小猫出乎他意料地跟着离开,总之,从此段心灿家里没有了猫。

在老猫离开的那些日子,段心灿每天都会梦见它们,那是些真实得有如现实生活的梦,让她觉得猫并未离开过她。

“心灿,你到家了,该下车了。”开中巴车的师傅一声喊叫,打断了段心灿的思绪。

段心灿晕晕糊糊地回到了家。

“心灿,你不是与欧阳旭回城了吗?怎么自己回来了。”李玉珍是第一个看到段心灿回家的人,关切并好奇地问道。

“妈,我和欧阳旭分手了。”

“什么?发生了什么事,欧阳旭那孩子ting好的啊!”

“他不适合我。”

“你跟妈详细说说,到底出了什么事?只要不是他甩的你,你们俩就给妈和好。”

“妈,不可能了,你别再劝我,现在我是成年人,我的事,我自己能做主。”

“你这孩子就是太倔,女孩子过于倔强不好,将来吃苦头的是你自己,你与欧阳旭分手,我看你将来去哪再找那么好的男朋友去,你妹妹暗地里还喜欢着欧阳旭呢?”

“他们能成,他们成,左右他还是你的女婿,妈我累了,休息会,明天去城里找工作。”

“你在欧阳旭公司不是干的好好的吗?怎么工作也辞掉了?”

“妈妈,如果我告诉你,我要是每天面对欧阳旭,我会得抑郁症,或者是疯掉,你还会这么努力劝我与他或他家,扯上关系吗?”

“好吧,好吧,我也是为你好。”李玉珍说完做晚饭去了。

段心灿有一年半不说话,当她再开口时,李玉珍便发现大女儿变了,她再不是原来那个乖巧听话的女儿,她依然懂事,却变得我行我素起来,起先她只当女儿是在叛逆期,后来她发现,任何事,女儿都决不让步。

段心灿呆怵在原地,看着屋前的那排笔直的茯苓树发呆。

事实上段心灿说得一点也不夸张,她以后再也不想见欧阳旭,见到他,她会想起老猫,心怡,以及惨死的黑精灵,这些都是她人生中过不去的坎。

郭敖说每个人一生之中心里总会藏着一个人,也许这个人永远都不会知道,尽管如此,这个人始终都无法被谁所替代。而那个人就像一个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疤,无论在什么时候,只要被提起,或者轻轻的一碰,就会隐隐作痛。她一度很喜欢这句话,此话稍作修改,便极好的反映了她的心声。

对于她而言,她这一生之中,心里永远藏着心怡,老猫,黑精灵。欧阳旭,她曾经的**,到现在唯一爱过的人,如今却会在任何时候让她碰触到那些悲痛的过往,会让她心猛然抽痛,会让她寝食难安。

除了分手,除了逃离,她又有什么办法。

延伸阅读

嘉美佳加盟  http://www.haplanperanvalittajat.com/nw1l.shtml
我们公司是一家设计、开发、销售多品种的商务礼品、促销礼品、庆典礼品等各种团购礼品并拥

鑫林仓储加盟  http://www.haplanperanvalittajat.com/xw8y.shtml
鑫林仓储产品,哈尔滨货架,重型货架,轻型货架,手推车,登高梯,搬运设备,工具柜,工作

森海塞尔耳机加盟  http://www.haplanperanvalittajat.com/6sep.shtml
森海塞尔耳机为全世界的使用者呈献质量最佳、最动听的声音盛宴。无论是在家里或是在户外;

果特加加盟  http://www.haplanperanvalittajat.com/dsls.shtml
果特加旗下坚果品牌,专注于打造原产地新鲜坚果。果特加成立以来一直奉行“品质是企业的生

星派加盟  http://www.haplanperanvalittajat.com/adjc.shtml
星派大浴池始创于1995年,位于“中国建陶镇”的佛山市禅城区南庄镇。现公司已发展成为

聚薇加盟  http://www.haplanperanvalittajat.com/awzl.shtml
聚薇包装盒总部主营:绒布袋棉布袋帆布袋、无纺布袋手提紙袋、纸盒鞋盒皮具盒等宝贝销量节

柴主便利店加盟  http://www.haplanperanvalittajat.com/bg4l.shtml
柴主便利店作为别具一格的IP主题便利店品牌,广州鲸探餐饮策划有限公司除了有人气产品柴

恒达可可加盟  http://www.haplanperanvalittajat.com/gna6.shtml
1.四川超市加盟管理优势:我们采实用、简单的管理模式发展加盟店,指导各加盟商轻松做老

蕊利加盟  http://www.haplanperanvalittajat.com/dmik.shtml
蕊利洗涤用品具有的调香车间、生产设备和分析仪器。凡每种出厂香精产品均有严格的各项质量

泊逸精品酒店加盟  http://www.haplanperanvalittajat.com/u85o.shtml
富驿酒店是一个不断发展壮大的连锁酒店品牌,旨在为顾客提供“时尚、科技、健康”的住宿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蓬莱之入学之定计掉包,三宝中奖

    “啊——”道哥痛苦的嘶叫着,飞身扑向了双人床。下一镜头。“啊——”死胖子痛苦的嘶叫着,脑袋被摁进了抽水马桶,半天之后才被黑皮拽着头发拉起了脑袋。谢小盟满头满脸哗啦啦的滴着水,连声求饶:“啊别!别!不灌了,不行了!”道哥大马金刀的坐在旁边,双眼目光锋利如刀,狠狠地逼视着谢小盟浮肿的脸,阴沉着声音问出了

  • 洪荒之天道圣人在线阅读第8节

    “艺如,你还不赶紧去看看洪少要不要紧,你还有功夫看个废物,你看他就能把巩教授看来吗?”李妈妈不太好气的推了下李艺如。“那才是你未来的依靠,不赶紧指着他你指望谁?一个个的是不是都盼着你爸死呢?”李母的手指在李艺如的额头上狠狠的点了几下。李艺如担心母亲将刚才的交易说出来,连忙拉着贺然走进了电梯。在电梯里

  • 嫁给男主他爸爸渴望简单

    再次醒来时,柳暮寒突然有一种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感觉。许是生了病,他身上十分沉重,可意识却极为清晰,甚至感受到了一丝暖意。他缓缓睁开眼,肉眼所及之处,令他倍感诧异。柳暮寒挣扎着从地上坐起来,环顾四周,只看一片片迷雾,唯有他所在之处,才被清晰可见。他记得……只是一瞬,他眼前所见突然发生了变化。这是……陷阱

  • 萌学园之紫蝶幻语在线阅读第6章

    “就是啊,要是游泳圈破了,怎,怎么办啊?”胖迪的眼妆这下子是彻底花掉了!欧阳诗诗想到这里,心都要碎了!海洋是多么危险啊!各种不认识的海洋危险生物……怎么就一个小孩子……想到这里,欧阳诗诗急忙用纸巾擦了眼泪,继续安慰哭得停不下来的胖迪。网友们看都心都碎了!“胖迪女神,你别哭,小孩子肯定会很安全的!”“

  • [庆余年]范家小姐发生了什么

    方父看到儿子突然愣住的模样,就知道儿子应该是猜到了什么。于是赶紧追问道:“怎么了?是不是想到什么了?”方子轩摇摇头,像是非常不相信自己的想法一样,抬头看到方父那期待的眼神,犹豫再三还是把昨天晚上发生在家里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方父。方父听后,也是沉默不语,对于萧凡,他也有所耳闻,当年不知道走了什么狗

  • [犬夜叉]九尾天狐序------天定姻缘

    天界,仙气弥漫,一片祥和。百年开花一次的仙莲树,如今枝丫上的小花苞正汲取仙气,缓缓盛开,一阵阵花香芬芳沁鼻,提精养气。仙莲树下,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正翻着一本至少几千页纸的书典,书典上写满秘密麻麻的名字,每个名字上都有着详细的标注和生辰八字,很是晦涩。又翻了几页,忽而,白发老者一顿,看着页面上的某个名

  • 偷偷喜欢他震惊的奥克利

    反应过来的护卫队,立刻便将长剑拔出,汇聚在奥古斯都房前小心的戒备着,奥克利却站在门前眼神明暗不定起来。刚才的那股气息至少是六阶青铜级,而且很有可能是未知的神魔,只有那些跨界的神魔或者十一阶圣级强者,才可以凭借气息将他们镇压住,要不然就是十阶天空级,也做不到。而那道气息最多七阶,所以极有可能是神魔分身

  • 梦长河在线阅读第九节

    郅秋神色不变,可心中却还是松了一口气,虽然当初信誓旦旦,但资质的问题还是让他悬了一口气,不过此刻看来就算自己资质差,但有了此宝也定会不凡。没想到当初看不上眼的玲珑宝塔竟然有如此作用。倒是之前无法催动,现在又能使用,原因恐怕是因为体内并没有这个世界的灵气的原因。郅秋掩下心中的兴奋,立刻抓紧时间开始修习

  • 科学叛逆者之突如其来的生活2(9)

    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一觉醒来的泉政宗迷迷糊糊的睁开的双眼,陌生的天花板。是了,昨天在小鸟游阿姨家留宿来着,新的一天新的开始,额,没猜错的话,今天应该会回家了,还没和美羽和小鸟游空姐姐怎么说话,怎么能这么灰溜溜的就走了呢,得找个时机想办法留下来才行。いただきます(itadakimasu)我

  • [凹凸世界]笑面狐之回忆

    第二章回忆2018年1月13日凌晨三点,熟睡中的马克突然从梦中惊醒,他坐起身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大口喘着粗气。屋里昏暗无比,厚重的窗帘把月光和灯光毫无怜悯的全部隔在了窗户外。他立即打开了床头灯,温柔的散发着淡黄色的灯光给了马克一丝安慰。他拿起床头柜上的玻璃水瓶倒了一杯水,然后一饮而尽。他长舒了几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