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悠远敦煌在线阅读第2章

作者:此生未尽1031 来源:纵横中文网

斜倚在美人榻上,看着窗外大雪纷飞,听着樽里汩汩的声音,嗅着飘散的香气,看着几颗青梅上下翻滚,我眯着一双眼睛似要沉沉睡去,却听风铃脆响,来人已经挑了帘子跳进屋内。

“这位客官,我们今天不做生意了!”琳儿从榻上跳了下来,一边迎上去一边下着逐客令。

“琳儿姑娘这是要赶在下走吗?”来人摘去斗篷上的帽子,露出了一张让美人都嫉妒的脸,对,是美人都会嫉妒。

“将,将军!”见来人是他,琳儿顿时口齿打结,话也说不清了,“小姐!”唤了我一声后,便悻悻退回我身边不再说话了。

“将军今日到访不知所为何事啊!”坐直了身子,我轻轻的叹道,“天气苦寒,请用一杯青梅酒暖暖身子吧!”说罢便舀起一杓酒倒入钟里,轻轻的递了过去。

坐下之后,他接过酒杯一饮而尽,哈出的气便不再白雾团团了:“这洛阳也难得如此大雪如毛,想必今年会是个好年头!”

伸手又舀了一杓酒为他斟上,我招呼道:“琳儿,去温一个怀锅给将军!”

“是!”这丫头一到冬日里,便也是极懒的,有的时候站着也会打起瞌睡来。

“昼姑娘今日为何闭门谢客啊?”见我店门紧闭,琳儿又说今天不做生意,他好奇的问道。

“其实,我才甚是好奇,大名鼎鼎的云河将军,为何一再光顾小店呢?”没错,这个男人就是名冠洛阳的云河将军,此时正坐在我的器乐店里,饮着青梅酒,露出来的笑容甚美。

哈哈大笑了几声之后,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悲伤,旋即说道:“在下实在不知道应该跟谁说起那件事,便只想到姑娘这里坐坐,可成么?”

我自是知他有事而来,也不想驳了他的面子,便微微点头,道:“将军若不嫌弃,小女子愿闻一二!”

“在下知道姑娘并非俗世中人,要讲的事也并非寻常之事!”再次饮尽杯中热酒,他的眼神中又透出了那股浓得化不开的悲伤。

“将军但说无妨!”又舀了一杓酒添于他的钟内,我并不多语,只是笑着看着他。

琳儿从内堂走出来,将一个怀炉放到他的手中,笑道:“外面天冷,将军抱着这个暖暖手,慢慢说!”然后便规规矩矩的站在了我的身后。

环抱着怀炉,云河将军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出他口中那件“非寻常之事”---

“报!”小厮从帐外跑进来,跪地而报,“将军,军中粮草将尽,敌军500里外扎营!”

今次大战,云河将军的部队被困山中,粮草已经所剩无多,敌军又近在咫尺,处境真是岌岌可危!

那一夜,他还没有入睡,手持军事地图拧眉思索着破敌之法,忽闻帐外传入幽幽琴声,似梦似幻,如琢如磨,若有若无。

“何人弄琴?”放下手中地图,他起身几步跨出帐外。

“回将军!”侍卫拱手行礼,回话道,“属下并未听见琴声!”

“你听!”用手拢在耳侧,做出一个闭目享受的样子,“这么美的琴音!”云河将军的样子看上去非常陶醉。

侍卫也如法炮制,却仍然摇着头,回道:“属下真的未听到任何声音!”

轻叹了口气,他便觉事有蹊跷,就一人跟着那声音寻了过去。

出营走入山中,那琴声悠悠扬扬带着他一路前行,终是在一片湖前停下了脚步。

只见一紫衣女子正坐在湖边的一块巨石让抚弄着一把古琴,月光将她的身影投向在湖中,一人一影宛如互相辉应,连那琴声都似一高一低两琴同响,轻盈合奏般的美妙。

那场景,云河将军不禁看呆了!

“公子!”不知为何,紫衣女子竟然停了下来,“既然来了,何不坐下来听一曲呢?”抬起眼来,目光灼灼的看着他,笑容如嫣。

只那微微一笑,云河将军便觉心头一暖,连这寒夜似乎也变得没有那么冷了。

拱手抱拳,他躬身施以一礼,道:“在下唐突了,打扰姑娘雅兴,实在抱歉!”

紫衣女子又掩面一笑,长袖不经意的抚过琴身:“不打紧,公子不必在意!”说罢,青葱十指一鞠,琴弦便似有了生命一般发出几声悦耳的响动,“长夜漫漫,月下抚琴能遇到公子,也算一段知音妙缘,不知公子,可也这般觉得否?”

不知为何,这话竟叫云河将军脸颊微红,站在原地进也不是,退也不是,那模样甚是尴尬。但毕竟久经沙场,他很快便轻咳两声,也寻了一块离紫衣女子不远的大石坐了下来。

“姑娘的琴音轻悠,不疾不徐,清丽中又透出一抹难以言表的孤寂,莫不是有什么心事?”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会脱口而出,这种问题在两个初次相遇的人之间,似乎非常不妥,“在下失言,还请姑娘见谅!”自知唐突了,他又一次道歉。

“呵呵,不妨事的!”紫衣姑娘轻轻的摇了摇头,“果如所料,公子真是我的知音!”一双玉手又一次抚过琴身,“既然如此,我便以一曲《高山流水》赠予公子,如何?”

“甚好,甚好!”云河将军一向精通音律,这曲《高山流水》更是心中少有的喜爱之作,“在下洗耳恭听!”

收住了笑容,只见那紫衣女子轻舒一口气,十指便像在琴弦间起舞一般拨弄了起来,一曲琴音忽高忽低,忽大忽小,忽而清脆明亮,忽而低沉婉转,合上眼睛听着,真仿如高山流水直落而下,淌入人心中一般。

一曲终了,他仍闭目沉溺在音律之中,想他也听过不少大家琴师的演奏,但与这紫衣姑娘比起来,却相形见绌了。这一曲《高山流水》真可谓是“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能得几回闻”啊!

“姑娘的琴技之高超,在下实在佩服!”睁开了眼睛,云河将军站起身来又对那紫衣女子施了一礼,道,“在下云河,斗胆请教姑娘芳名!”

放下琴,紫衣女子缓缓下了巨石,身形款款的来到了他身边,还了个礼,道:“我名唤紫枷,云公子有礼了!”

“紫枷姑娘是何方人士,为何深夜在此抚琴?”这个问题其实在云河将军心里已经盘旋许久了,自打刚刚看到紫枷便生了这疑惑。

“呵呵,我们既视彼此为知己,却又何必在意这些细节,云公子只需要记得,小女子并无加害公子之意,若公子真不放心,那紫枷便就此告辞去了,以后也再不打扰!”说完之后,紫枷便又行了一个拜别之礼转身就走。

云河将军的心里一惊,连忙起身挽留,情急之下竟伸手扯住了紫枷的手腕:“不,紫枷姑娘留步,留步!”又发现自己失礼于人,便忙不迭的撤回了手,“失礼失礼!”那脸竟不自觉的又红了起来。

菀尔一笑之后,紫枷轻轻的摇了摇头,道:“公子还是快些回去吧,三日之内山上定会降下大雪,还望公子莫要在山中多做停留!”轻轻又跳上巨石取下古琴,她便真的就那样轻轻的离开了。

独自返回营地,云河将军的精神始终无法集中,脑海中不停的闪现着那一抹紫色的身影和那张在月光下浅笑盈盈的脸。

“将军,您可算回来了!我们还以为您出了什么事了!”守营的侍卫见他回来了,行了个礼之后便迎了上来。

摆了摆手,他才发现自己在山中竟待了一夜,没做过多解释,他便挑起了营帐进去,躺在床上休息了片刻,又倏地坐了起来。

“三日之内山上定会降下大雪!”紫枷的话被他反复念叨了几次。

现在他的军队驻扎在山脚下,虽然粮草所剩不多,但若真降大雪的话,此时在山中扎营的敌军定会受困山中,受到重创,如果可以的话,趁大雪前去偷袭,定能取胜!

打开军事地图,圈圈点点的布起阵来,一个周密的计划便在他脑海中成了形,叫来自己的副官,一一布置好之后,就只待大雪的降临了。

不知为何,对于紫枷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女子,他就是这般的深信不疑。

还没等三日,当天晚上,天上忽鹅毛大雪,那雪片大的就像一团团棉花整块整块的从天上掉下来,树林很快穿上了一层洁白的银衣。

大家见雪下得如此之大,一时士气大振,连夜在大雪的掩护和云河将军的带领下冲进了敌营,直捣黄龙杀得那叫一个畅快淋漓,很快便大获全胜了。

“那后来呢?”琳儿见云河将军讲到这里停了下来,便瞪着一双杏眼追问道。

我掩住嘴巴笑出了声,因为当她问出这句话的时候,云河将军正好端起茶杯来喝水,便不知怎的就呛了一下。

“后来,我去找过她!”脸红了一下之后,云河将军放下茶杯继续说道,“但是却一直没有再见过她!”

掐指算来,这云河将军风光的日子也不多了,这般自如谈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再也不见了,不禁眼圈一红。

“姑娘,这是所谓何般?”见我如此表情,他先是一怔跟着眼神里充满了疑惑的问道。

“是啊!”琳儿也看出我的不一样,便慌忙的取了丝帕递予了我,“公主这是怎么了?”

摇了摇头,轻轻的拭去了脸上的眼泪之后,笑道:“不知怎的,想是被屋里的香熏了眼睛,还让将军见笑了!”

“呵呵,不打紧!”温柔的挑起了嘴角也跟着笑了起来,云河将军的眉头终于从紧锁中松展了开。

连笑都如此美艳的男子,这般骁勇善战却又那种下场,教我又如何能不为之落泪呢?

延伸阅读

综吾名三日月不捡钱,等于丢钱  http://www.wxytl.cn/p9bm.shtml
顾浅浅,更准确的名字应该叫顾钱钱,英文名,money。人生箴言:不捡钱,就等于丢钱!

当少爷沦为少奶奶在线阅读第五章  http://www.wxytl.cn/dlw6.shtml
在那行尸被灭杀的同时,一道其他人都看不见的微弱金光,汇聚到了楚凡的身上。“叮,恭喜宿

远古开荒记第10章在线阅读  http://www.wxytl.cn/p0ij.shtml
〈攻势很凶猛,但不太注意大环境。〉镜北一把拉起装完逼就瘫坐在地上的乔阳,点评到。乔阳

废柴改造系统[快穿]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六节  http://www.wxytl.cn/6weu.shtml
“小奴刚好自此经过,特来问问季姑娘可识得此物?”他并没有直接质问,这话说的也极为客气

个性橡皮擦,毁灭世界[综]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wxytl.cn/sx62.shtml
第九章哐哐,当当!!这座不知名的山上传出刺耳的声音,大清早的让人听不下去。小精灵们本

雍正穿越甄嬛传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wxytl.cn/dcnq.shtml
下午的时间总是一晃就过,然而放了学的不二高中学生却是没有立即离开。而是三五成群,或是

选个金手指玩穿越之入院考核(4)(10)  http://www.wxytl.cn/sksx.shtml
上场的那位老者,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那声音怎么听怎么不顺耳,原来,这就是陈岩报道时

洪荒至尊第2章在线阅读  http://www.wxytl.cn/sixe.shtml
呆呆站在镜子前,笨拙系上红色领带的结。将头发梳成大人模样,穿上一身帅气西装。等会儿…

创造与魔法之最强玩家灭队开始!  http://www.wxytl.cn/pp0e.shtml
“这边怎么有个奥摩?”“兄弟,这都什么年代了,你还用奥摩呢!”“烟雾头,护目镜都没有

九尾龙狐第一章在线阅读  http://www.wxytl.cn/godp.shtml
时临初秋,左临心背了一个小包袱头也不回地下了山。他师兄连宜幸在后面小媳妇似的跟着,言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江总,你被逮捕了!拳打脸面,指挑容颜

    桃花涧后山是一座不显山不露水的山丘。山丘青青翠翠,树木枝繁叶茂,乍一看去,好似青龙蛰伏,弓背凸起。四周山岳团团相绕,有众星拱月之势。山丘之中又别有洞天,大门处有麒麟青石雕塑,往内而去,便是大院,横跨左右数百丈,中通径直,宽阔明亮。四周立有数十白玉梁柱,上面雕刻龙虎姿态、凤鸾嘶鸣,形态各异,皆有神韵。

  • 恶魔公主与邪魅王子的完美爱恋第3章在线阅读

    薛令松眼疾手快地伸手一捞,把那束掉下去的迎春花给接住了。他笑着掰开了薛令怡攥成拳的细细手指,小姑娘虽然消瘦,到底是个小孩子,手指上倒是还有点肉,又白又短,碰上去和团棉花一样软。薛令松把那束迎春花给塞了进去,半是无奈、半是疼宠地说道:“好好拿着花,哥哥好不容易给你摘的,莫要弄丢了。”小小的鹅黄色迎春花

  • 偷偷喜欢你心殇重生(2)

    后来遇到蚩风,本以为找到了一生的守候,却不想,遭遇了最残忍的背叛…“喂!没死就赶紧起来!”一声女高音在头顶响起,重重的一脚踹在了梓灵身上。梓灵不悦的抬起头,视线中出现了三双破破烂烂的鞋,在往上看,一共是三个女人,穿的比她好不了多少,看起来也是乞丐。“有何贵干?!”声音冷的仿佛结冰。三人眉头皱了皱,怎

  • 重生通天制霸洪荒在线阅读第8章

    “怎么骏儿跪在地上了?来起来,犯了什么错了?”那长相魁梧的老者对着唐骏问道,另一个相对瘦弱一点的也是眯眯眼看着对方。“唉。”只看到坐在轮椅上的老者深深叹了一口气。“周叔、徐叔这边谈。”唐宏图将二位引到了密室之中。八点出头的幻美,早已经大门敞开,会议室中好几道身影。“楚晴小姐,昨天那是一个误会,我希望

  • 姜先生超宠我第五章

    大霖的皇帝是个六岁的毛孩子,两年前先帝驾崩时托孤镇国公穆庭蔚。这个穆庭蔚清平看的书上有讲,二十岁便因为赫赫战功成了镇国公,如今也不过二十四,却已叱咤朝堂多年,是京城中无人不知的大人物。在书中,镇国公府的老夫人和秦延生的母亲是远房的表姐妹,秦夫人家道中落后带着儿子投奔穆府,所以秦延生和穆庭蔚算是一起长

  • 从唐人街探案开始看破一切罪恶在线阅读第三章

    “我叫张庆,是你们这未来四年的老师,我的实力是人境初阶。”张庆淡淡地道。“寒源的实力是元境巅峰,这个实力应该是班里的第一名,你们有谁想挑战一下吗?”张庆继续道。很快,一名长得十分精壮的青年站了起来:“老师,我想挑战!”张庆道:“走,全班去演武场。”于是,全班两百六十多人来到了演武场。寒源和那名青年站

  • 圣洛九天在线阅读第5节

    稀里糊涂的就穿越了,罗格坦然的接受了现在的一切,毕竟不接受也没办法不是,他也不能操翻这个世界。虽然不知道这个世界怎么了,但是罗格认为这个世界即便不是英雄联盟宇宙也和英雄联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初来乍到的,罗格首先想的就是增强自己的实力,当然,他眼下想的并不是去学魔法,而是去抱好金大腿。俗话说的好,想

  • 战者独尊在线阅读瞬狱影杀阵

    在林落尘和极品美女眼神交流的这几秒钟的时间里,那十个人已经开始了战斗。从他们的对话之中林落尘也是了解到他们一个是高一二班,另一个是高一三班,而且那个极品美女也是高一二班,这让林落尘有点小意外,没想到自己竟然和一个极品美**班。(这货已经完全将那五个同班同学给忽略掉了。)高一二班这边的ID,分别是:奥

  • 复读一遍你姓名之第十章(10)

    这些天李丞相府里接二连三出事。首先是就是李相的嫡女被山贼劫走,结果李府不管女儿家的闺名,将整件事情闹得人尽皆知,结果几天后又传出来被绑的不是草包嫡女,而是李相那个有“大夏第一美人”之称的庶女。这下子,李相两个女儿的名声都不好了。据说李相的庶长子不知道怎么回事,居然跟杜尚书家的嫡孙为了一个青楼女子当街

  • 画地为牢第8章在线阅读

    沈墨衍和苏陌最近的联系越来越熟络了,就像原本孤立无援的地下情报人员突然找找了自己的组织,有了和自己专门对头的联系人。带着一丝无法察觉的兴奋,又带着一份即将沦陷的悄无所知。沈墨衍一整个暑假都在家里面,只会在夕阳西下的时候才会被家人允许去下面溜达几圈,一个人溜达没什么意思,干脆就在屋里面坐在窗台上看着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