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惆怅吾国事之无名英雄

作者:绵尔俊颜 来源:晋江文学城

“伦哥,要紧不?”这是另一个女人的声音,应该年纪不大。

伦哥说:“要不要紧,都撤。你们把孩子转移到货车上,要快,我去找他们两个。”

话音刚落,客厅门已经打开,伦哥大步往外走去,顺手还不忘把门带上。

林初一在后面悄悄跟着,不觉暗生钦佩——自己一直处在暗处,眼睛早已习惯;但这伦哥刚从灯光里出来,在黑暗中居然也走得四平八稳,而且疾步如风。

对方跟自己一般身材,在三个匪徒中显得是最“弱小”的了,但林初一跟在身后,却感到周围笼罩着一股前所未有的威压之气。他周身蓄劲待发,未敢有丝毫松懈。

伦哥似乎急着往大门赶去,并没有发现背后有人跟着。林初一正要松一口气,眼前的身影突然加快向前踏出一步,前脚尖刚一踮地便突然全身回旋,后脚还跟上一步,直插身后撑地。就好像一个人大步向前走着,并没有停步转身,却突然已经变成了弓步对着后面跟来的林初一。

“你是位高手。”伦哥淡淡地说,“我的两个兄弟,已经被收拾了吧?”

林初一心中一突,处变不惊。既然被发现了,便凝神对敌,也懒得答话。

伦哥见他如此,心知不妙,咬了咬牙道:“如果我输,你能不能放过女人?孩子你带走,女人交给公安也可以。”

——林初一从一开始就动了杀机,伦哥是匹狼,能感知对方的杀气,所以他估计自己的两个弟兄极有可能已经在对方手下报销了。

“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公安?”林初一冷冷地问。

伦哥凄然一笑道:“很简单,直觉。我跟公安打了很多年交道了。他们不像你这么干的。在北海,我没给他们留下任何线索。能发现我们又不声不响找上门的,不是同道,就是江湖上的高手。”

“钉子,跑,货不要了”。伦哥突然大喝一声,身形却一动不动,两眼紧盯着林初一。

林初一心下一沉——终究是棋错一着,那两个女人怕是要漏网了。他一声不吭,因为已经出手了!

一个斜滑步急插对方左侧,快如闪电,左拳趁势一记“弯弓射虎”已向伦哥太阳穴击去。伦哥左臂沉肘一滚,将来拳格在外门,紧接着左胯一沉,右脚已由后而前旋身往林初一腰肋踢到。

谭腿!林初一心下一凛,却并未慌张。左手一沉一抹,这一下搂膝拗步竟没有化解敌招,下盘受力,蹭蹭向右后侧退了两步。虽未失势,也已发觉对方功夫至少略胜自己半筹。

这边伦哥也是暗叫不好,自己这一脚,合旋身之势击出,有开碑裂石之功,中人手脚,必然断筋折骨;哪知打在对方臂上,竟如石沉大海。

双方这一接触,都已略知对方根底。高手对敌,本是毫厘之争。若在平时,林初一对上伦哥这样的对手,多半要吃亏。

但此时此刻,却是伦哥大感不妙了。他明知警察转瞬即至,但对方功夫比自己虽略有不如,想速战速决却根本不可能。即便是自己要独自脱身也是不易。

而林初一明知有强援在后,倒是心下安定了不少——但此人不除,终是后患无穷!

俗语道狗急跳墙,伦哥一击无功,立即踏步上前。他右手虚晃一记,左脚已提膝踩向对方膝盖。林初一见对方虽然急躁,却攻防有序,门户严谨,于是并不跟他硬碰,一个倒撵猴后撤一步,反手就去採对方脚踝。

伦哥这一踩却仍是虚招,到半途突然上提收足,右脚跟着蹬地跃起,顺势凌空横扫对方头颈。好一记鸳鸯连环踢;身在半空,竟然能领劲守中,犹如脚踏实地一般出击。

林初一只得往左撤步堪堪躲开。不想这一撤,左脚竟然踩在几块滚动的石头上,差点站立不稳。

伦哥看出便宜,落地即上,左脚又是一记侧扫直击对方下盘。这招很损,落井下石不算,林初一本来已往左边失势,这一下退路全封死了。他只能就地坐倒,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左臂正凑上对方凌厉扫来的一脚。

眼见林初一被踢倒在地,额角开花,右手紧抱着左臂,好像已经骨折。

伦哥大喜,仆身上前就要了结对手。林初一被右臂紧抱绷直的左手突然弹出,像条软鞭直甩对方额头,要命的是这条“软鞭”末梢还紧紧抓着一块沙煲大的石头!伦哥正值下仆之势,哪里还能躲开。“噗”的一下,眼冒金星,一世枭雄,摇摇晃晃的就地倒下。

伦哥也是贪功急躁大意了,着了林初一的道儿。他早已试出对方有引劲落空之法,怎么可能一脚就被踢断了手臂。

林初一一跃而起,出脚连踩对方双膝。咔咔两下,伦哥左右膝盖应声碎裂。这位谭腿高手,余生恐怕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

林初一走到亮灯的屋子,灯还亮着,他一脚踹开大门。客厅里一只简易接线的汽车灯泡挂在墙上,这是唯一的灯光,线路通向地上靠墙放着的一个蓄电池。

左边一个房间门打开着,里面没有亮光,想是方才伦哥和女友的安乐窝了。右边一个房间的门却被从外面挂上了锁,里面轻轻传出悉悉索索的声音。

林初一也懒得开锁,又是一脚踹开。房里没有灯,也没有床和家具。就着客厅照进来的光,林初一看见八九个孩子挤在一起,蜷缩于房间一角。孩子们都被封口胶反缚着双手双脚,也封着嘴巴。

他赶紧上前替孩子们解开束缚,这些孩子男女都有,从两三岁到八九岁不等,韩当当也在其中,一点数刚好9个。

多数孩子估计是被打怕了,林初一解开他们时依然不敢动,也不闹。只是寒冷加上恐惧,都在瑟瑟发抖。只有韩当当新来的“不懂规矩”,他认得这是对门的叔叔,哪里顾得了害怕,一解开就哭着闹着要回家找奶奶。

林初一摸摸口袋,这对门叔叔寒碜得有点尴尬,口袋里连块糖都欠奉。他只得一脸无赖地一边安抚着当当,一边让让其他小朋友继续安静等待,警察粟粟马上就来救大家出去了。要是这伙小鬼回过神来出去一闹,外面的现场可要糟糕至极。

果然很快,外面传来了马达和刹车的声音。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过,“不许动,举起手来”。门口传来几声断喝。

拜托,是我开着门哄着小孩等你们好不好。林初一心里嘟哝着,还是举起了手慢慢站起身。他感觉得出身后有好几个黑洞洞的枪口,已经对准了自己的脑袋和后背。

“我是来救人的,正主都在外面躺着,两个女的跑了。”林初一淡淡地说。

一众小孩看这阵仗,再忍不住哭喊起来。场面有点失控,门口的警察这会脸上的表情肯定十分精彩。“胡闹”,后面进来的一个人喝道,“枪放下”。

林初一这时才慢慢转过身,几个身着便衣却荷枪实弹的警察挤在门外。枪口指地,两手依然保持着随时射击的持枪姿势。

特警,林初一告诉自己。站在他们后面的另一位便衣分开众人走到林初一跟前,向林初一伸出右手说道:“刑侦队长林励。”

林初一这时才发现自己双手依然举着,赶紧放下,跟对方握了握手道:“哦,自家人,我叫林初一。”

“当当,当当。”一个满脸憔悴的女子焦急地喊着,一把推开众便衣冲了进来,将当当抱在怀里。这女子当然就是韩云缄,从下班到现在,看得出她粒米未进,一脸憔悴。

为了安抚母亲,她自己一直硬撑着,直到这时才终于忍不住哭出来了。

林励把这里交给两个女便衣照看,和林初一走到客厅。外面受伤的人贩子都已经被带着警犬的便衣找到,随行的医护人员正在给他们检查。

林初一看着客厅中一张破旧的茶几,上面还摆着**牌。他指着桌旁的一张凳子说:“这里,刚才其中一个女的应该是坐这张凳子,后门开着,可能是从后面走了。他们的车已经坏了,应该跑不远。”

林励赶紧叫人带警犬进来。警犬对着凳子闻了一下,然后一路呜呜叫着往后门寻去。

“一队,带警犬搜捕。”林励的命令简单明了。

林初一继续指着另一个开着门的房间说:“另一个女的,之前应该是和他们老大在左边这间休息,两个人的气息,不知警犬有办法没。”

“二队”,林励喊道。

“是”,二队的领队已不需要林励多说,带着另一头警犬进了房间。然后也是呜呜的从后门出去了。

几个便衣已经进来开始整理现场,林励和林初一走到门外。

“你是为当当来的?”林励问。

林初一答道:“是的,我伤人是出于无奈,对方那么多人,我保护不了孩子”。

“我明白”,林励看着他,脸上却没什么表情,“我不明白的是,对方没留下什么线索,你怎么能这么快找到?”

“这个……”,林初一有点不知怎么说好,“你算不算唯物主义者?”

林励愕然问道:“这跟唯物唯心有什么关系?”

林初一说:“本来是没什么关系的,但是跟现在人们普遍所学的唯物主义就有关系了。”

“好了,直说吧,你用什么办法?”林励有点不耐烦。

林初一说:“起卦占卜,一种先天易数,在市面上的易学典籍中没见流传”。

他觉得这个没必要对林励隐瞒。

“哦”,林励一副不得不信的表情,但没再说什么。他是聪明人,知道这种事一时半会说不清楚。

“明天能不能来趟刑侦队?”林励接着说,“只是走完程序,做个笔录。”

林初一开始心里一紧,听他补充才放下心来。倒不是怕,是不想惹麻烦。“好的”,他无意地应着,却看见韩云缄抱着当当出来了。

韩云缄也看到了林初一,径直走了过来。

“谢谢”。她紧抿着嘴唇,脸上泪痕未干,这会儿也是不知对他说什么好。“你没事吧?”她突然注意到林初一额上挂了彩。

林初一淡淡说道:“没事,一点皮外伤。你带当当回家好好休息吧,赶紧跟他奶奶先报个平安。”

“嗯。我已经报了。你赶紧让医生检查下好不,哪怕给伤口消消毒也好。”韩云缄一脸担忧地说,心里暗暗责怪他怎能这么粗心大意。

年轻男女有时就这么奇怪,这俩本来也没这么熟的吧,现在倒好像是此时无声胜有声了。

林初一不愿跟她纠结这种问题,只好答应道:“好吧,对了,我明天想请个假,事假。”

“病假吧,”韩云缄说,“你毕竟受伤了,批了。”

好吧,她本来就是人事行政主管,这事归她批。

他叫随队医生检查了一下伤口,没伤到真皮层,只是上药做了消毒和简易包扎。他窃以为这完全是小题大做了。

林励看起来也就不到30岁的样子,像枪杆一样笔挺的脊背,一张俊朗的国字脸上,浓眉大眼。一看就是给人一身正气的感觉,当然,对于他的对手而言,那就是一身杀气了。

他安排一辆面包车先带孩子和韩云缄回城。其他人继续搜捕和处理现场。在这种场面下安排得巨细无遗,这年纪轻轻的市局刑侦队长,显然不是捡来的。

林初一折腾半夜,这时着实有点累了,他跟林励告辞准备骑车回去。林励也懒得问他车在哪里——这人跟一般公门里的人颇不一样,不懂客气。

林初一临走时突然回头问林励:“这事,明天会不会被媒体报道?”

“肯定会,”林励说,“我们为什么这么快就来?市局。连续有孩子失踪,这案子一个多礼拜前就惊动市局了,成立了专案组。我是副组长,副局长是组长。”

“哦,”林初一没想到自己干的是这么一件大事,“有个请求。”

林励道:“说。”

林初一道:“报道的时候,能不能别出现我这个人?”

“无名英雄?”林励侧头看着他问。

“怕麻烦的狗熊。”林初一笑笑说,“我只是来帮同事找孩子的。”

“好吧,会出现个英雄,但不带你的任何个人信息。”林励摇摇头走开,忙他的去了。

延伸阅读

玉翠仙踪加盟  http://www.casadelbeard.com/s899.shtml
玉翠仙踪加盟_公司简介一个赶马人的机缘巧合,将原本沉默而含蓄的石头,纳入中国人的视野

昊诚木门加盟  http://www.casadelbeard.com/q1l.shtml
昊诚木门隶属于重庆昊诚门业有限公司,秉承“质量第一”,“信誉为本”的经营理念,以“诚

茶香贝贝纸尿裤加盟  http://www.casadelbeard.com/pmq9.shtml
欢迎洽谈!招商联系:陈经理1804562319150592-3335567联系QQ:

云阿珺鲜花米线加盟  http://www.casadelbeard.com/bm1x.shtml
雲阿珺是上海珺翮餐饮管理公司孵化的一个子品牌,她的诞生旨在将中国的民族美食推向世界。

缘羽加盟  http://www.casadelbeard.com/afmb.shtml
缘羽羽绒服总部常年生产各类羽绒产品如男女各式羽绒服,各式羽绒背心,羽绒内胆,羽绒裤,

H&X加盟  http://www.casadelbeard.com/dclc.shtml
H&X童装是无为县瓦洛特童装旗舰店经销批发商品,总部经销的男童装、女童装大卖消费者市

幻影KTV加盟  http://www.casadelbeard.com/b5dr.shtml
幻影KTV加盟详情成就了眼下幻影KTV的强大实力,成代理者你人生的拐点.选择投资幻影

三联环保机械加盟  http://www.casadelbeard.com/p1jo.shtml
三联环保机械创建于上世纪80年代,经过20多年的艰苦创业和积累目前公司已在丽水市水阁

白玉京加盟  http://www.casadelbeard.com/nq14.shtml
中医穴位按摩仪根据中医经络学原理、电刺激理论,集针灸及电疗仪器功能于一体,研制的一种

思兰朵加盟  http://www.casadelbeard.com/6u8x.shtml
来自韩国的思兰朵崇尚以东方美学的理念让消费者享受美丽。在原料上,寻找具有价值的天然植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位格之神第五章

    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太好,面容狰狞的女巨人捧着还很新鲜的鹿尸一步一步走近,没有人敢轻举妄动,只能屏着一口气,眼睁睁的看着女巨人把没皮的死鹿放在桌面上,被烛光映成诡异暗红的血液沿着木桌的纹路缓慢的向四周洇开。“吃。吃吧。”女巨人低着头,从喉咙中发出嘶哑的声音:“吃完去楼上睡觉。”女巨人澄黄色的眼瞳反射着烛

  • [盗墓笔记]斗外话在线阅读第4节

    铃铃铃.....沐之琳的手机再响,屏幕显示着欧阳啊姨四个大字,她连忙拿起手机接听了一下。电话里传来“琳琳,你今晚过来吃饭吗?听我儿子说,啊野这几天出差了,要不要来啊姨家吃饭”沐之琳和欧阳灵还在派出所里面录口供,因为那个男的是未成年人,16岁还不够,必须要等监护人过来,弄好手续才能走。她们两个坐在里面

  • 大秦:剑神盖聂第一次考核

    老管家边走边看着牧晓天所带着的行李过来便对着牧晓天说道:“您不是在雷府这边住吗?”牧晓天听到后便摇了摇头轻微的说道:“不是。”老管家听后马上回应道:“那我先给你安排住处在给你向雷府学院的老师们报道吧。”牧晓天听到后只是轻微的点了点头,随后便被管家带到他现在所在的卧室了。走进卧室时,此时已经接近正午十

  • 仙帝大道在线阅读逼不得已

    申璇有些茫然,却还是将车子发动起来,油门缓缓踩下,方向盘在车子往前一点后往左打去,平稳前行中出了停车场,车子开上了宅子里柏油路面的车道。晚春初夏,正是气温适宜的时候,尤其是裴宅这样鸟语花香之地,车窗自然没有关上,除了鸟叫,便是一成不变的车轮摩擦路面的剥剥剥的声音。锦瑞,什么事?虽是气氛又抑又怪,申璇

  • 武侠之神级藏宝图在线阅读第十节

    “回紫蔫格格的话,筱嫣姐今天上交的晨露数量少,是因为她将她采集到的晨露分与了部分给我。不是因为筱嫣姐没有采集到......”甫元元上前作揖,向紫蔫格格解释。“刚才我有向你问话......吗?”紫蔫格格拖着长音,恶狠狠的朝甫元元问道。“我,我,格格息怒,格格息怒。”甫元元忙跪下磕头请罪,请格格息怒。“

  • 随身带个觉醒系统45分钟赚3000万(求收藏求鲜花求各种)

    205寝室4人调笑一会之后,就开始各做各事。“系统,不是说每天都有任务吗?今天的任务呢?”刘俊杰在脑海里问道。“系统的每日任务在当天中午12点发布,请宿主不要着急!”系统回答道。刘俊杰听见系统的回答不自觉的点了点头,随后他看见李志广打开了笔记本看着股票新闻。刘俊杰回忆起李志广的确是在炒股,据说在股市

  • [综漫]审神者每天都想死秘境

    冥阳带着陆春秋与他后面的那些人来到了枯木的玄翎城所在王星。在一处高山上冥阳与陆春秋盘膝而坐身前放着一个茶桌,此时陆春秋正在给冥阳斟茶。你说吧你的要求是什么冥阳没有动茶杯,端坐着问道:陆春秋一愣什么什么要求?冥阳继续说到:你所表现出的轻浮,急躁我都是不信的,你如果真是一个一事无成的需要带着家族侍卫保护

  • 北落师门在线阅读第3节

    “这孩子虽然聪明,但是有些莽撞,我们也去,免得出现什么纰漏。”中年人脸上竟然多了几分笑意,两人如影随形跟着石轩,后者竟然没有察觉到。啪!刷着红漆的房门被蛮横的推开,一个捂住胸口的黑衣人走了进来,他浑身一震,那件夜行衣就被气劲撕裂,犹如布雨一般落在了地面上。“哥哥,发生了什么事情?”闻讯而来的李明卫正

  • [综武侠]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在线阅读欺生

    洗完澡回了竹屋,叶昕一身轻松,无所事事之下,便躺在床上思考生存问题。就算继承了原主人的身体,叶昕也不可能像他一样从医。因为无论是中医还是西医,叶昕都完全不懂。但好歹他也有一技之长,能靠手艺谋生。他想,要靠自己做糕点的手艺,在这里生活下去应该不成问题。叶昕相信凡事都有理由。他被黄肠题凑牵引着穿越到这里

  • 无限武侠突变

    修真界出了大事,一年前,许多宗门的隐世长老一时之间全部陨落,数以万计位化神期以上的修士也随机消失。与此同时,九成金丹至化神期的修者修为纷纷跌落好几层,有些修士甚至成为毫无灵力的凡人。发生的一切让全修真界的修士惶恐不安的同时也一头雾水,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众多大佬一天之内全部陨落,而绝大部分的修士修为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