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正文

梦中窥天记之一间房还是两间房(6)

作者:也羽 来源:纵横中文网

萧云泉沉默片刻,侧头看向景墨,犹豫着问:“你?”

景墨盯着地面,不知该怎么解释。特别是还有刚刚季皓辰夫妻那一出,现在他在萧云泉心里,怕已属于心怀不轨之人吧?

萧云泉不太擅长这种对话,可看景墨低着脑袋倒吸冷气,明显不太好过,他还是自行把话补全:“你身上有伤?伤得很重?景行之干的?”

听到这话,景墨眼睛莫名有些发酸。失忆这么多天,只有萧云泉发觉他有异常,如今,又不计较往事,愿意信他...

景墨蓦地闭起眼睛,再睁开时,眼底里笑意盈盈:“也不全是他的功劳,还有昨天的一百戒尺。”

萧云泉愕然,他和景墨两个人同行将近一天,其间,景墨带着伤又是打藤蔓又是追蒙面人,而他,竟然一点都没发觉,想到这里,他微微皱眉。

景墨看着萧云泉皱眉,联想到他追红光而来时的焦急,心里有点过意不去:“萧寂,对不起啊,我这不是忘记自己受伤了嘛。谁知道这蒙面人也是够准,剑剑都朝伤口戳。”

萧云泉没想到他会跟自己道歉,沉默片刻,轻声道:“这不怪你,走吧。”

景墨瞬间又恢复活力,他看眼天色,迟疑地问:“我们,还去季家庄吗?”

萧云泉指着空地另一侧道路:“我们已经绕了远路,与其折头返回季家庄,还不如加速赶去林山镇。”

说完,他从怀里摸出个乾坤袋,又在袋子里翻找几下,拿出个小瓶子,扔给景墨:“你先处理伤口。”

景墨笑嘻嘻地道完谢,随手把小瓶子往怀里一揣。

萧云泉这家伙,一看就没被戒尺打过,戒尺那都是打在背上,他怎么自己给自己上药。

不过也是,他这种世家出身,端雅无双的公子,怎么会被戒尺打呢。

他抬眼望向萧云泉背影,白玉束发蓝衣飘飘,越看越觉得果真配得上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这两句。

宴会前连番相助不算,昨天自己多次恶语相向,萧云泉虽然生气,却还能出手相救。就凭这点,在弄清连理枝因果之前,景墨愿意信他真不知情。

想到连理枝,又想到萧云泉灵力不济,还爱管闲事,景墨哀叹一声,看来解开连理枝前,自己定要寸步不离跟在他身旁才行。

两个人一路疾行,终于在天擦黑时赶到林山镇。

景墨看着林山镇背后巍峨入云的高山,忍不住发出感慨:“我看这林山镇,应该叫临山镇才对吧。”

“那是降苍山。”萧云泉指指远处高山解释完,径直朝着镇子里最大那家客栈走去。

景墨望着那家灯火通明的客栈,暗暗咂舌,也不知道他多说说好话,能不能跟萧云泉蹭下客房?

“两位是要住店?”小二悄悄打量萧云泉,脸上瞬间堆满笑容,“那来我们家就对了,我们可是全镇最好的客栈。”

“两间客房。”

“一间客房。”

两人异口同声。

小二看看萧云泉再看看景墨,一个冷艳端雅,一个活泼俊朗,两人站在一起,意外相配。

“一间,就一间。”景墨在萧云泉开口前,拉住他衣袖,压低声音耳语,“萧公子,云泉,寂寂,你行行好,让我打地铺行不行?”

萧云泉侧头看看他,默默抽出自己衣袖。

“我真没钱,萧公子你就行行好吧。”景墨再接再厉,抓住他袖子,末了还轻轻摇摇。

“两间客房。”萧云泉再次抽出衣袖,从荷包里拿出锭银子,递给小二。

小二接过钱,笑咪咪地给两人带路:“二位请,客房就在二楼,两间是隔壁。”

不愧是全镇最好的客栈,环境到算雅致,景墨目送萧云泉走进客房,一把拉住小二:“你给我说说,咱们镇上有什么好玩的?”

小二顿时打开话匣子:“咱镇上的灯展和烟火最是有名,在灯下许愿就能百年好合,好多夫妻慕名前来。我跟你说啊,前些天烟火大会,盛况空前,那个烟火,能照亮半边天。可惜,今天日子不对。”

“这还要分日子?”景墨听说没热闹可看,有点失望。

“自然,不过客官也别失望。好玩的没赶上,好吃的倒是有。今天是开集日子,集市上全是好吃的。”小二笑道。

说完,他抬起下巴,对着萧云泉房间示意:“一起吃吃喝喝,再去河边散个步,也是不错。”

听说有集市,景墨的确心痒,可惜他又没钱。在房间里辗转好一会儿,他把心一横,踹开自己房门,趴在萧云泉门上咚咚咚敲个不停。

萧云泉已经收拾妥当,打算歇息,听见声响,将门打开条缝。

见景墨正瞪着黝黑的圆眼睛,满怀期待看向他,他只得开口问道:“有事?”

“有。”景墨猛点头,脸上露出灿烂笑容,“那什么,我想去集市,你...”

看着萧云泉脸侧散落的发丝,景墨有些晃神,能不能借我点钱这句话,没说出口。

“好。”萧云泉自觉理解景墨意图,他点点头,转身回房。

景墨眨巴眨巴眼睛,等了一小会儿,见萧云泉没有出来的意思,便推开门,也跟着走进去。

萧云泉没想到他会跟进来,飞速披上外袍,束发冠挂玉佩,动作一气呵成。

景墨回忆着萧云泉洁白里衣,眨巴眨巴眼睛,一时间有点尴尬。

非礼勿视这话,景墨还是知道,两人沉默半晌,他率先开口:“我发誓,我什么也没看到。”

话一出口,他就恨不得堵住自己的嘴。

萧云泉脸色更沉,沉默片刻,最终开口道:“走吧。”

景墨的尴尬在抵达集市时,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看着摊位上玲琅满目的吃食,眼睛瞪得溜圆:“哎,居然真有这么多吃的,好多我都没见过。”

受他影响,萧云泉尴尬之情也有所缓解,他顺着景墨目光看去,只见是一个个烤好的贻贝:“你没吃过贻贝?”

“贻贝?海里的吧?”景墨摇摇头,“聚龙山不临海,这些贝类都不常见。”

“要一份。”萧云泉说完眼神稍凝,他不动声色伸手探向怀中,幸好,刚刚兵荒马乱,他居然还记得带荷包,只是将乾坤袋忘在客栈。

景墨完全没发现异样,他开心地从老板手里接过贻贝,拿出一个递给萧云泉:“我没吃过这个,你来鉴定鉴定味道如何。”

“都是你的。”看着被烟熏得发黑的贻贝壳,萧云泉兴趣全无。

景墨知道他这是嫌脏,也不勉强,嘿嘿一笑,开开心心把一份贻贝都吃进肚子。

紧接着,他又开始去其他摊位寻觅,烤鱼,烤兔,烤鸡,烤...景墨念着念着突然停顿下来。

萧云泉诧异地看向摊位,摊位上是一段段长条形肉块,摊位前悬挂着细绳样东西,显示出肉块本质。

这是一块块蛇肉。

蛇肉被烤得金黄酥脆,上面还涂有酱料,看起来十分诱人。

景墨看着蛇肉静默半晌,下定决心般咽咽口水。

萧云泉会意,轻笑着付了钱。

他看着景墨如临大敌般接过蛇肉,突然觉得十分有趣。这种一夜之间,屠尽别人一家五十几口的人,居然会被蛇吓成这样。

不过就算是怕,也没抵过好奇心,景墨颤颤巍巍地拿着蛇肉,深吸口气狠狠咬下去。一口蛇肉下肚,景墨突然扭头,看着萧云泉诚心诚意道:“好吃。”

说完,他还好心的把蛇肉往前递递:“真的好吃,你也尝尝。”

还未等萧云泉开口拒绝,不远处传来声惊呼,紧接着,有个肉乎乎的身影窜过来,一口叼走景墨手上的蛇肉。

“灵犬,是灵犬。”周围突然有人高喊。

景墨看看空空的手,又看看远去的那个身影。

“快快,快捉住它。这种灵犬,价值千金。”周围不少人看见那个身影,惊地直咂舌,不过考虑到灵犬通常都很凶悍,一时间倒也没有人真敢去追。

景墨原本兴趣缺缺,听到价值千金四个字,他眼睛一亮,抓住萧云泉撒腿狂奔。

萧云泉看着景墨油乎乎的手,脸色骤变,又看景墨兴致勃勃地样子,最终黑着脸,一言不发。

灵犬速度快地不像话,景墨紧赶慢赶,还是在一处河边彻底失去它的踪迹。

他有些懊恼地叹口气,下意识看看四周,忽然有点尴尬:“哎,萧寂,我,好像迷路了。”

萧云泉看着自己沾满油污的袖子,也叹口气,抬手指着近在眼前的高山,又指指远处飘渺亮光:“这是降苍山,而那是林山镇。”

景墨眨眨眼睛,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跑得好像有点远?他略带歉意地看向萧云泉,试探着问:“那,我们现在回林山镇吗?”

看眼天色,再看眼袖口,萧云泉无奈地再次叹口气。

“啊?对不住对不住。”景墨这才发现,自己不小心把萧云泉衣服抓脏,他连忙用手去擦,可是他手上本来就还沾有油污,这一擦,反倒把萧云泉袖子擦得更脏。

萧云泉沉默地抽回袖子。

景墨倒也不尴尬,他嘿嘿笑两声,抬头装模作样看看天色:“天色不早了,要不,我们就在这将就一晚?明天一早直接去降苍山?”

说完他走到块大石头旁,用自己袖子在大石头上胡乱擦两下,朝着萧云泉喊:“来来来,请坐。我里里外外、仔仔细细擦好了,保证干净。”

萧云泉虽不情愿,但到底坐下,景墨悄悄松口气。

接着他四下扫视一番,在离河稍远的地方拣回几节枯枝,又掐个口诀,凭空变出一小簇火焰。

火焰忽闪忽闪,险些被风吹灭,他连忙细心呵护着小火苗,慢慢将枯枝引燃。

眼见篝火烧起来,景墨勾着嘴角露出个得意笑容。这法术是前两天,他路过厨房时偷学来的,第一次尝试没想到就成了。

萧云泉凝眸看着景墨忙活,最终把目光定格在篝火上...

延伸阅读

顺丰嘿客加盟  http://www.321healing.com/yase.shtml
顺丰嘿客便利店是顺丰旗下网购服务社区店,通过整合渠道资源,为顾客提供更灵活、更便捷、

萨米特卫浴加盟  http://www.321healing.com/s5pt.shtml
萨米特卫浴加盟_公司简介summit〔萨米特卫浴〕,是广东萨米特陶瓷有限公司旗下的强

淄博九誉电气有限公司加盟  http://www.321healing.com/s3u7.shtml
淄博九誉电气有限公司(详情咨询:http://www.sdjiuyu.com/)是专

金米兰加盟  http://www.321healing.com/6q57.shtml
“Espresso”概念在上世纪90年代中期被引进中国,这种神奇饮料在被广为接受的同

新来福加盟  http://www.321healing.com/pznn.shtml
时尚个性的小饰品是年轻女性们的,新来福小超市以精致的产品、低廉的价格、优雅的环境,时

泰合土工环保材料加盟  http://www.321healing.com/d5zo.shtml
泰合土工环保材料位于山东省德州市德城区。主营土工布、HDPE防渗膜、复合土工膜、生态

bubugao加盟  http://www.321healing.com/gj33.shtml
bubugao童装款式丰富而,设计精湛,每年四季推出的bubugao童装都予人活泼,

王三米自助水饺加盟  http://www.321healing.com/5gg.shtml
王三米自助水饺品牌荤素相搭,有香菇猪肉水饺、虾仁玉米水饺、荠菜鲜肉水饺,各式各样,好

莎诗特女鞋加盟  http://www.321healing.com/6jb7.shtml
莎诗特女鞋根据年轻人的时尚审美眼光,符合潮流设计,重视细节设计,推出多种类型的产品,

依澜雅姿加盟  http://www.321healing.com/ab80.shtml
拥有占地8000平米的现代化高科技生产基地,经ISO9001-2000国内外质量管理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谕九龙棺在线阅读第八章

    这一跪,简直就是让虎哥的手下们十分震惊。虎哥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对这个小子下跪?而且一听见是从监.狱里出来后,直接就吓的俯首称臣呢?小弟们十分不理解,但畏惧王龙的可怕手段,也跟着下跪。一时之间,在这个昏暗的小巷里,一群人向王龙下跪。王龙的面色淡然无比,他的双手背在身后,好像是在接受着众人的朝拜。那虎

  • 穿越异界之植物大战僵尸谪仙抚琴

    秦川拾级而上踏上高台,衣衫摆开落在台阶上的紫竹叶向殿门走去。这殿门大开着,殿前连个童子都没有。秦川腹诽,该不会是把自己招来当门童吧,想到此处不禁打了个冷战。立于殿前稍待片刻,见殿中没有动静,便踏步进入殿内。身在殿外看得并不真切,一入殿内,方一览其中全貌。主殿中有九尊丹炉,呈九星一字排开。“咦!”秦川

  • 时越班长王玲

    警察很快赶到。了解了情况后,把我和萧紫萱还有死老太婆的儿子带进了警局。双方各执一词,争论不休。给我们做笔录的警察了解了事情的具体情况后,一时半会也没主意。事发地段又没有监控,很难判定究竟是不是萧紫萱撞得死老太婆。我冷笑着看着那嚣张至极的龟儿子,问一个叫林军一级警员:“如果我有证据,说他们是想讹诈,我

  • 灵兮传第一章在线阅读

    历经上次战场大破灭后,毁灭神创造万物,令万物生灵复苏。转眼间,已经过去了千万亿年,正是新生的开始。战场降临,毁灭吞噬万物,毁灭之后万物再次出现,即为一次大破灭。……十三次大破灭后。神界。说是神界,不如说是大破灭结束后由毁灭神开创的一方小世界,在这里,才是真正的鸟语花香、碧水蓝天。而在这方小世界的中心

  • 重生养大佬灭门

    小师弟,是小师弟!刚刚易十郎还看着他,还好好的,还背着自己奔跑,还把自己藏进了这树洞里!一转眼,他就死了,惨死在了易十郎面前!易十郎怎么也无法接受,定定的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庞。小师弟!小师弟!你不能死!你不能死啊!易十郎握紧了拳头,指甲都扎进肉里,可他都浑然不觉!不觉间,易十郎的脑海里浮现出这具身体带

  • 断魂刀决我给你三千!(5·鲜花加更)

    乔恩看着陈东搞出来的设计图,几张纸拼凑在一起就是一个崭新的边陲镇结构图。另外还有一些具体位置的详细剖析图。“皇子殿下,我也看到了陈东先生的图纸。可是这建筑有些奇怪啊,居民区都是一模一样的,并且都是五层左右的高楼,这样的建筑会不会太高了。街道上还有铺石块?这需要耗费很多石料,而且主要街道的宽度还是可以

  • [西游]黛玉的西游降妖除魔记之金銮殿上的好戏

    一位大臣看见唐悠悠走到御座旁站定,刚想提醒安平公主,御案旁不能去,便看见太子殿下笑眯眯的盯着他,瞬间闭嘴了。前车之鉴还在大牢里关着呢,他还是不要多管闲事了,反正那龙椅的继任者都没说话,他又何必多此一举。杨耀文现在才有点慌了,他和父亲,千算万算什么都算到了,唯独没有算到安平公主的态度,竟然会变化的如此

  • 都市之极品妖孽章我怀孕了

    燕城,霍家。欧式的别墅内,衣鬓相交。今夜是燕城最有权势的豪门霍家为二少爷霍成泽设下的晚宴。虽说陆家早已破产,脱离了所谓的名门之列,但陆思雨凭借未婚夫秦氏总裁的身份,仍旧出席了这次晚宴。初秋微凉,一地的月光铺满飘散的落叶上。被乔思思的姐妹团拉着灌了好些酒,陆思雨醉意涌了上来。沿着幽僻的小路吹了会风,酒

  • 毫无征兆在线阅读第八节

    穿过月见山之后就是华蓝市了,洛桐在神奇宝贝中心休息一夜之后就准备去挑战华蓝道馆。华蓝道馆和尼比道馆并称是关东联盟当中最弱的两个道馆,实际上这两个道馆也曾经辉煌过,只不过现任的道馆馆主都是继承祖辈的遗产,而且自身还是非常的不给力,不务正业所以才会有衰败。洛桐抵达华蓝道馆的时候,小霞的三个姐姐正在举办水

  • 冥灵劲草之回忆

    风停了,小女孩的风筝落了下来,桢楠看着掉落的风筝,从以往的回忆走了出来,擦干脸上的泪珠。背起包向前方走去。那是一个瘦弱的背影,背影里充满了困弱与无助。还带有一丝无力感。高雅的西餐厅里,悠扬的小提琴就这样安详的流动着,随着人们的味蕾流入每个人的心脏。欧阳宸总是喜欢带着秦雨来这样的外国餐厅,在餐厅里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