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绝世高手其二

作者:千里狼锋 来源:纵横中文网

浓得如有实质的雾,从四面八方漫了过来,重重叠叠地将他包裹其中,竟逼得他几乎喘不上气。他慌乱地四下张望,但及目之处都是一片血红的雾,仿佛置身于修罗地狱。

偏偏那血雾中还传来张狂的笑声——哈哈,既然你来了,那就在这里陪我,不要想出去了!

笑声忽高忽低,男女莫辨,有时仿佛是个轻佻的女子在他耳边低语,有时又仿佛是个阴鸷的男子躲在暗处一边偷窥一边蛊惑人心。

为什么找不到那个躲在暗处的魔物?

只要找到他,就能……

“闭眼莫看,闭耳莫听!这里是三生池畔!”忽然,有个女子的清叱清晰地响起,直击内心。

不论这是何人,总归不是坏心,于是他连忙封闭五识,默念佛偈。

果然,这么一来,方才那些怪声怪相甚至是那一股异香都消失了,只觉得浑身都暖洋洋的,仿佛受到洗礼。

好一阵后,他才小心翼翼地睁眼,那一片血雾果然散开了,露出此地本相。

三生池畔果然是美不胜收的。

一片横无际涯的湖,却如江海一般微微起着波澜。湖面开着不知名的花朵,红得仿佛是水面上燃起的朵朵焰火,映着天幕投进湖中的星子,美得不可方物。

只是更夺人心神的,却是远处的一名红衣女子。

她静静地立在那儿,远得让人看不清样貌。但只看那身形,便会不自觉地认为那是个风华绝代的女子。

“回去吧,你问了不该问之事,才会被血魔蛊惑。”她没有过来的意思,只是清泠泠地说着,“但你所问之事,我仍有一句话送你,不过‘心无挂碍’罢了。”

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

——————————————————————————————————————————

一双清亮的眼睛陡然睁开,却是目光涣散的,许久也没聚焦。

那眼睛的主人正伏在莲台上大口地喘着气,眉心的一粒朱砂痣红光大盛。晶莹的汗珠便顺着他清瘦的面颊滑下,一直滑到尖削的下巴,毫无留恋地滴落,滴到莲台之下的水面。

原本他所出的,是一片无边无际的湖泽,湖水澄澈纯净,湖面上盛开着大大小小的数朵金莲。但他的汗珠落在水面的一霎,这画面便忽地散开了,慢慢变作清净光明的琉璃世界,而他所坐的莲台,也散作一朵金云。

边上盘坐的沙门感受到他的异动,连忙睁眼,纷纷围拢来,“师兄怎么了?”

“无妨,不过是修为不够,压制不住心境罢了。”他温和一笑,连忙摆手。

只是面上虽然在笑,心下难免有些焦急——分明修为已然到了顶峰,眼见就可以再突破一个境界,奈何心境迟迟不得突破,如何能不急。

又是那个女子……不过一面之缘,怎的就成了魔障?

众沙门宽慰道:“师兄若是修为不够,我们就全该贬下去了。师兄不要着急,过些时日总能参破的。”

“谢各位师弟吉言了。”他神色淡淡地点头,“诸位师弟继续打坐冥想吧,我……去求释尊解惑。”

——————————————————————————————————————————

穿过那一片七宝所成的殿宇,踏着琉璃地砖金绳道,终于走到一棵巨大的桫椤树下。

那棵桫椤树也不知生长了多少年,树干粗得数十人都难以合抱,恣意伸展的树冠更是荫蔽千里。正是花开的时节,朵朵白花如塔矗立,又如烛台长明。

传闻琉璃世界尊者释迦乃是其母手扶桫椤所生,故他成道建立琉璃世界后,也将那桫椤树一道移了上来,种在琉璃世界的尽头。而释迦自己,素日也爱在这桫椤树上冥想。

“师兄。”还待走的时候,便有个貌若稚童的小沙门叫住他。

竖起单掌还礼后,他温声道:“释尊可在?”

小沙门竖了一指比在唇上,“天后来访,与释尊论道。”

天后?虽然从来不问俗事,但也知道天后长居九阙天,同天帝一道处理三界之事,但极少外出,与释尊几乎也无甚交情,怎会突然来访?且一个修释道一个修天道,若真要论,只怕也很难论到一块儿。

好在一向没有多口多舌的习惯,虽然心里疑惑,也只是淡淡一笑,“那我不打扰了。”

转身,却不是离去,只是绕着桫椤树信步走了起来。琉璃世界的桫椤树十年一开花,满树花开时如白鹤停栖,又如漫天飞雪,乃是难得的景象,好不容易得见一次,断没有只看一眼便走的道理。

但看得忘我,无意间便多走了几步,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道:“天后要与我说什么?”

另一个陌生的女声,自然是天后。踌躇片刻,才低声道:“释尊可知……她,又化形了!”

“她?什么人?”释迦波澜不惊。

天后有些急了,促声道:“三生池畔……”

“真是她?”释迦有些诧异。

“的确是她。前日终究是在月老殿化形了,模模糊糊的没什么记忆,却……与孤平白争执一场,竟还蛊惑许多仙人。孤硬拿不得,只好许她一个*约,放她下界去了。”

释迦顿了顿,才道:“因果轮回,本该如此。天后不必担心。”

“释尊难道不怕她想起什么来?”

“本该是她的记忆。”

“那本该是她的身份呢?释尊也要一道还给她?”

“这话……该问天后。”

天后有些愠怒,“释尊,莫怪孤说得不好听。但她是如何落到今日的局面,是为何,又是谁出手的,释尊不会不知道吧?”

他们……究竟在说什么?

三生池畔的女子?他听过的,三生池畔似乎是有两个女子,一个便是如今的天后,另一个便是在他成道前一语让他顿悟的那个红衣女子,只是她后来却又不知何处去了。听这口气,却似乎与释尊有关?

释迦没有说话,天后却是轻轻笑道:“释尊莫忘了,若不是为了高足……”

“住口!”千百年来,他第一次听见释尊发怒。

只是听到此,他却再也按捺不住,出声道:“弟子敢问释尊,究竟是因弟子何事而伤害了那女子?她又是谁?眼下如何?”

桫椤树叶一阵颤动,两串白花便飘落下来,他伸手一接,仿佛接住了两只落在掌心的白鸟。

两道人影从树上飘然而下,宝相庄严的沙门是释迦,另一个红衣端华的女子当然是天后。

“为何在此?”释迦喝问。

好奇胜过了恭敬,他两声道:“请释尊告诉弟子。”

释迦只是拧眉,“怪道近日他们说你心境不稳,本尊还在想究竟是为何,原来是封印松脱,压伏不住你的心魔了。”

“弟子有何心魔,弟子自己竟不知?”心中疑惑更盛。

这时天后却轻轻巧巧地道:“既是心魔,还是不要知道得好。只需知道,是魔,便务必要除去!”

“三生池岂是魔物可以随意去的?”他脱口道。

此言一出,释迦勃然色变,“你……竟知道了?”

到底是他视作尊者又视作师父的,对释迦,他没有半点隐瞒,“弟子不过远远见过一次,而后便再无音信,无从查证。弟子只知道,若不是她,弟子倒想不明白,无法成道。”

“胡言乱语!”

天后闻言一笑,“若非自己机缘修为到了,谁说也无益。只是……尊者不过见了一面,便如此念念不忘,不是魔障,却又是什么?”

“释尊也是这样想的?”他有些不可置信地问。

释迦却是真的动了怒,“天后说错了么?”

“是不是心魔,原该是弟子自己体悟,哪里该由旁人告诉?便是释尊……释尊不是弟子,终究也无法替弟子参悟。”清秀的眉紧紧蹙起,他十分自责,且眉间那一粒痣再次红得发亮。但他感受不到,只是向释尊行了大礼,“释尊担心弟子,姿势感激不尽。但释尊既然冤了那女子一次,便不该有第二次。弟子欠那女子的,也该由弟子偿还。”

“你说什么?”

“释尊稍安勿躁!”天后连忙阻止,“这位尊者所言不错,既然是他自己的因果,便改由他去了结。释尊插手了一次,便……不必再有第二次了。”暗中,却向释迦摇了摇头。

他看不见天后的动作,但见释迦不曾发难,到底舒了口气,“谢释尊,谢天后。”

但天后眼波一转,摊开手心,“这位尊者且慢!如今你自己心底隐约有了判断,却到底不知真相,难免会行事偏颇。不如……重新体悟一回呢?若不是心魔便罢了,且当去下界走一遭。若真是心魔,自然……还会再起纠葛的,那时便只能由尊者自行伏魔了。”

“多谢天后。”他接过天后手中那流光溢彩的珠子,毫不犹豫地吞了下去,然后向着释迦行了大礼,便头也不回地走了。

只是他不知道,只待他走远,释迦便不悦地道:“为何应了他?”

“释尊放心,吃了那东西,可保一切无虞。”天后高深莫测地一笑。

“那是什么东西?”

天后微微扬了扬唇角,淡声道:“洗却前尘,绝情断欲。是好东西。”

延伸阅读

安依可儿加盟  http://www.askfortonyanderson.com/nha7.shtml
安依可儿孕妇装是羽绒服、雪纺衫、毛衣、外套、连衣裙、代理加盟、品牌女装、厂家直供、一

八佰佳便利店加盟  http://www.askfortonyanderson.com/sjol.shtml
八佰佳便利店隶属于北京智恒方略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智恒方略是专职从事移动互联网信息技术

碧尔斯加盟  http://www.askfortonyanderson.com/pr9u.shtml
碧尔斯酒业位于北京市昌平区回龙观,碧尔斯酒业主营德国贝克啤酒。碧尔斯酒业是北京德国贝

麦克英孚加盟  http://www.askfortonyanderson.com/ygow.shtml
麦克英孚汽车儿童安全座椅系国内创新推出,是中国地区早同时获得欧洲和北美安全检测与认证

芬尔加盟  http://www.askfortonyanderson.com/gdvk.shtml
河北芬尔自动化设备销售有限公司经销的气动接头、PU管、气缸、气源、电磁阀、磁性开关、

众城加盟  http://www.askfortonyanderson.com/niqh.shtml
众城装饰是柳州市家装品牌——众城家庭装璜中心的服务宗旨。做为柳州市一家只装家庭的大型

新宏阳加盟  http://www.askfortonyanderson.com/d3yb.shtml
新宏阳休闲食品生产经销植物肉松、植物肉干(大豆蛋白制作)等休闲食品,1990年宝岛台

YZ加盟  http://www.askfortonyanderson.com/p4ur.shtml
YZ手机壳总部是竹木手机壳、竹木移动电源、竹木书签及掉牌、竹木名片盒卡片盒、竹木工艺

奇光牌脚臭散加盟  http://www.askfortonyanderson.com/djmo.shtml
奇光牌脚臭散-%除臭,,治一个好一个,支持有效。只要您按照我们的产品说明,根据您的具

耐帝安全鞋加盟  http://www.askfortonyanderson.com/gxxt.shtml
经营安全鞋(劳保鞋)耐帝安全鞋耐帝劳保鞋的总公司,新加坡志英行集团(www.cehg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情深深雨蒙蒙之心如飘萍在线阅读朱紫霞

    放学后,爱丁堡中学门口早就围了一大堆看热闹的人,包括其他学校的学生。约架,这样刺激的事情从来就传播的很快。蒋泽走出校门口的时候,王大山早就在等候着。在教室发生的事,让王大山颜面尽失,在他眼里,爱丁堡中学就是他的地盘。敢当面挑战他的地位,无论如何他是不会善罢甘休的。“霍~蒋泽,我还以为你是洪兴红棍,原

  • 在二次元的直播生活在线阅读第4章

    修真界的一天,从码字赶稿开始。钟灵派九诀山下的小农舍内,塞满了五花八门各种奇怪的仪器,桌案上,一台“哒哒哒”的打字机不停的输出码字中。姜梨右臂挂着夹板,人舒适的躺在躺椅上,看上去像是在休息,其实正全神贯注的向码字机中输入文章内容。正在这时,师姐纪芙一把推开木门,急切的说:“阿梨阿梨!这期更新写好了吗

  • 幻想的旅行真是一出好戏啊

    钱难赚,屎难吃。这十几万并没有想象中的轻松。已经接单,客人也付了钱,木夏骑虎难下,没有理由拒绝客人的要求。木夏:“我从民宿开到酒店至少需要十五分钟,婚礼什么时候开始?”林焰:“晚上八点十八分开始。”818,生意人嘛,都喜欢图个吉利,良辰吉日,大吉大利。木夏看着手腕上的智能手表,“已经八点了——你为什

  • 帝王的极品娇妻在线阅读虹猫掉崖

    众人感觉到了一种xiu耻的愤怒,自己等人,怎么说在九州,那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但是在今日,却被一个毛头小子给戏弄了,那传出去,还不让九州的人给笑掉大牙。此刻,人人怒斥着虹猫,对他动了杀心,而有更贪婪的人,已经打上了虹猫手中长虹剑的主意。“哎呦,疼死俺老牛了,这个小娃娃,真是好深的心计,居然敢暗算俺

  • 神君与猫女神之第八章

    话说几人回了重涵宫便向寻骨风复了命,花团锦簇,长廊盘旋曲折,青藤垂檐绕柱,穿石堵隙,楚奕珏正在抱怨此次人界一行,面前几十丈高的如何树上突然跌下一坨红色的东西,吓得他直打了个冷颤,捂住小心脏一阵惊慌。在几人瞩目下,那一坨红色的东西缓缓爬起,竟是一身高不足三尺的男孩儿。那孩童拍了拍红衫上的枝叶,在看到几

  • 牌奕之主在线阅读死前

    沙丘行宫人来人往,外面的宫人都低着头,想要努力装作自己什么都没有听见。他们心里都有数,大概他们已经活不下去了吧。嬴政躺在床上,他已经连续发热很久了,自己的意识已经有点模糊了。看着昏暗的烛光,他不禁想到自己是不是要死了?人都是向死而生的,但是他死的不甘心。他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他的帝国尚不稳,他想建立

  • 寄生危机之厄运第十年

    “依雪,今天要跟我们去一个晚宴哦。”“不要嘛。妈咪,不能让姐姐去吗?”五岁的欧阳依雪嘟起嘴,对妈妈撒娇。她妈妈只是安慰说:“你姐姐有事。走吧。”欧阳依雪只好乖乖跟着父亲和母亲来到江氏集团。“欧阳先生,真是劳驾您亲自来我们集团。”江氏集团老板江老板热情说道。欧阳依雪的父亲和江老板友好握手。“这是我的二

  • 骇能日志突袭基地(求鲜花!求收藏!)

    轰!沙利文扔出一枚手榴弹,炸飞几名东瀛兵。“前进!快速前进,同时小心我们的侧翼!别让那些家伙包围我们!”他再次大喊一句,然后继续指导部队,向前突进。他们来这里可是有任务的,不能太浪费时间。不然等东瀛军大部队过来,那就很危险了。见陆战队员开始行动,李信也马上跟上对方。他还在想着,顺利的完成沙利文头上的

  • 毁灭王冠在线阅读第9节

    苍舒言似乎明白了闫时轮的犹豫,想来也是,连自己的师兄都没去过,闫时轮的家肯定是属于高度机密的地方,在苍舒言的脑海中,警局王牌特案办总指挥,又深得上面的褒奖,还真不是自己一个小警员能随随便便接近的。“我不方便去?”苍舒言的声音听起来有些许的失望。“怎么了?你不开心了?”闫时轮也有些讶异,自己对于苍舒言

  • 青涩荒唐第8章在线阅读

    008**开始了日沉月升,今晚的月色格外的明亮,也格外的圆。孟如画依旧点了兰溪的睡穴,然后只身潜出府外。同样的通道,同样的进入方法,孟如画这次进来的一派轻松。走过冗长的通道,进了十层狱,仍然是无比的繁华。大呼小叫的吆喝声,****的娇骂声不绝于耳。孟如画闲庭信步的穿梭其中,她今天要好好的看看要如何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