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只云爱矣北门外遇到的同学

作者:张咋了 来源:晋江文学城

第五章 北门外遇到的同学

天未亮,我在后院的练武场把《断天斩》的招式练了一遍,《断天斩》的招式如果未辅助《巨力》就是普通的功法,就像是民间街头的把式,可以当作锻炼身体,可以用作防身,要是遇到真正的高手,我的结局会是相当悲惨。

洗漱后,穿上崭新的青色袍服,束紧了腰带。和父亲母亲一起用过了早饭后,我背起背囊,将配了鱼皮鞘的黑铁刀挂在了腰带的左边。在他们欣慰的目光中走出了家门。

皇城的十二座城门在寅时就已经大开,晨光中,贩夫走卒已是络绎不绝。二十里的路程不算远,走了半个时辰,我来到了皇城北城三座城门正中的‘安北门’,将证明身份的鱼符交付给守城的卫兵,卫兵接过鱼符,仔细的看着。这是一个木质的鱼状牌,和那个“隐龙牌”一样大小,是太祖时期定下的制式,为的是方便管理与区分,平民是木质的鱼状牌,有过功名的秀才举人进士和府以下官员是铁质的方牌,副郡级以上的官员和致仕的同等级官员还有贵族是铜质的方牌,皇族是玉质的圆牌。而低等级的军人都是挂在脖子上的菱形铁牌,正面是隶属、背面是姓名、兵种、职级。偏远的地方与北方流动大的游牧民族都是由当地的村长或族长书写具名的路引。鱼符上雕刻着持有者的姓名、出生时年、居住地,铁牌铜牌还要雕刻上持有者的官职、爵位,或是所得到的功名。铜牌和玉牌亦允许家族一代直系佩带。而路引除了上述外还要注明来人的目的以及村长或族长的具名才有效。“二柱子,这个不用看,他是总来洗澡的过少爷。”多么熟悉的可恶的声音。着软甲、腰挎刀的北城门尉王阳一脸怪笑的看着我。从那个叫二柱子的卫兵手中接过我的鱼符,揣入怀中缝在中衣内里的布袋里。走到城门前,向着站在城门前被几个卫兵簇拥着的王阳抱拳微躬“王大人,别来无恙?”“过少爷,你今天的装扮很俊啊,是去城里拜会老丈人吗?”哈哈~哈哈…虽然他们的笑声很大,惹得附近的人都望向我们这边,但是我能听出来,这不是嘲笑,好像老朋友之间的戏谑,很温暖…。看着比我高半个头的王阳,二十七八的年纪,留着连鬓的短须,这是能体现英武,但是显老。“哪里哪里,大人如此英武尚未娶妻,后生晚辈怎敢先行婚娶。…护城河的水太凉了,我这是去城里的大澡堂洗澡去的。”哈哈…这次是我们一起笑的。“过往,你带的是刀吧,除了各郡、府、县开具证明的杂耍班和卖艺的,平民百姓只能挂剑,你这可不能进城啊。”看着王阳略带关心的表情,我把刀抽了出来,双手递到他胸前。“您看,这是我砍柴用的”。摸着我这把没开刃的黑铁刀,他的脸上写满了疑问,“过往啊,五年前我调到北城三门,那时候我就觉得你很怪,小小的年纪没事就要跳河,现在又带了一把没开刃的刀,你家不可能连一把剑都买不起吧?”“唉,家父说~兵器、凶也。所以为我特制了这个没开刃的刀,装装样子而已。所谓防小人不防君子也。”解释不明白就不解释了,顺嘴胡说吧。“嗯,有道理,没开刃也不算违制,给你吧。但是就算没开刃也不能轻易拔刀,这是皇城,城里的大人物多如牛…那个很多,你可别冲撞了他们啊!”看着他流露出的关心的眼神,想起我刚才对他的敷衍,很惭愧啊。这时我身后传来喧闹声,王阳抬起头,双眼掠过我的头顶望向我的身后,厉声的吼了一声,然后把刀塞到我手上,和他那几个城卫兵绕过我,向着嘈杂处走去。我也快速的把黑铁刀**刀鞘跟了上去,反正今天只是去报名的,午时前到就行,现在后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少年心性的好奇促使我要看一看。再说,冲着王阳刚才对我的关心,我也不能不打招呼就走。

挤进正在等候进城的人群,看到王阳正在和一个管家模样的人说话,而旁边一个肤色黝黑、身材健壮、穿着灰色布衣短褂、长裤布鞋,肩上斜背布兜的少年正怒视着那个管家。听着那个气急败坏的管家说了一会才明白,那个少年所持的路引因被雨水或是汗水浸湿了一部分,盘问检查他的城卫二柱子又是个憨直认真的人,用的时间比别的人长了一些,致使别的需要进城的外郡人就拥堵了两个车道的地方。而那个管家赶着自家的马车因为进城的道路变窄了,而按照皇城巡防御史的划定,他又不能过向行驶,就在后面说了一些辱骂乡下人的话,被少年听到后回了一句,管家像是找到了发泄点,弃了马车冲到少年面前就要打他,被二柱子拦住了,正在这时王阳赶了来。“这位官人,你何必与一个少年一般见识。”看着王阳这么客气,那个管家也有些恹恹的,“这位大人,我刚才是有些性急,请你见谅,现在已是巳时,我家公子今天还要去洛雨学院报到,然后还要拜会几位尊长,怕是时间不够啊。你看,这是我们的鱼符。”王阳接过这个铜质的方牌,显然这家不是官员就是贵族。我凑过去看了看,洪阳郡、威远伯府、祝…。果然是贵族。这时王阳身边的城卫和二柱子一起已经把拥堵的人群都疏散了,这里现在已经恢复了秩序。现在闲着没事的人就是我和那个少年了。王阳看了看我,管家看王阳看着我,然后他也望向我,那个少年在怒视管家。哦,我明白了。我向王阳抱了抱拳,看他点了下头,我拉着那个执拗的少年向城里走去。穿过了城门,少年挣脱了我抓住他右臂的左手。“我叫过往,兄台怎么称呼?”“我叫靳云,你刚才为什么把我拖走?他还没和我道歉呢。”“靳兄,得饶人处且饶人,算了吧。你这是要去哪啊?”“我去洛雨学院。”“我也是,要不我们一起去吧。”听到了我们是同路,木讷的靳云的情绪终于平缓了下来。

皇城很大,我虽然来过,但是不知道洛雨学院在哪,我们边问路边闲聊,原来靳云是北地郡的广源县人,今年十八岁,他住的村子在广源县的最北边,紧连着广袤的草原。村子很小,只有三十几户人家。他家里很穷,仅有的几只羊还被在草原经常出没的马匪抢走了,他的母亲急火攻心得了一场大病,由于没钱得不到及时的医治撇下他和他体弱的父亲故去了。此后,靳云和村里的土郎中粗略的学到了些药材的辨认知识,然后就在家附近找一些肉苁蓉和淫羊藿去卖给县城里的药铺。去年在一次送药材的时候与守城的士兵起了点冲突,由于他天生力大,虽然未修习过任何的武术功法仍然把几个比他年龄大了很多而又强壮的士兵打翻在地。这件事惊动了广源县城的军尉,军尉看他如此年纪就有这般的力气,就和他说起了洛雨学院,军尉爱惜他的憨直质朴,支助了他十两银子并给他写了一封具了名章的推荐函。靳云回家后将父亲托付给了同村的亲戚,并请村长开具了路引,一路省吃俭用,边走边找一些药材卖给经过的药铺,将近六千里地的路,就这样用了近一年的时间终于来到了皇城。

没经历过任何世故的我,听了靳云自诉的经历唏嘘不已,被他凄惨的往事所震动的同时又佩服他坚韧的心性。

坐落在皇城的洛雨学院只是一个办事的机构,学员学习和生活的院址是在距皇城一千三百里的洛川郡,那里有一座常年被云雾笼罩的山峰~洛雨山,学院因此山而得名。学院在皇城招收学员后,再于午门前临时搭建的校军场由皇帝赐福勉励,再赴洛雨山的总院。这是学院始建之初由太祖禹帝和国师秋岩一同定下的章程,为的是显示国家对学院的重视,更会彰显大禹皇朝蓬勃向上、锐意进取的精神,因为,少年即是国家的未来。

我和靳云到的时候,门前已经站满了人。两个大石狮子在相距二十步的距离各自矗立着,不像是别的官邸前的一只脚踩着球一只轻踏小狮子,它们都是一样的四脚弓身踏地、抬头望天,左边的张嘴嘶吼,右边的龇牙怒目。冷傲、霸气。

右边石狮子旁有一个告示栏,我一边抱拳告罪一边不停的向前挤,挪到告示前,已经有人在念了。靳云识字不多,我看了一遍,就向他解释了起来,洛雨学院是每三年招一批学员,年龄在十五岁到二十岁之间,学制五年,三年学业两年实习,只收三百人,分文武两个系统,文系教授文史和济世之学兼修医术,武系教授各式武学,兼修步战、骑战、水战的韬略。文系招收一百人,武系招收两百人。学费食宿费全免,提供统一制式学服,已有功名之人录取后还会依据各自的功名每月发付一两半、二两、三两的银子。实习结束按照各自表现选择是否留用,未被留用的学员按照举人身份配铁牌鱼符自择归处。

告示百余字,为了让靳云听得明白,我加入了自己的理解。靳云点了点头,看了他微微皱起的眉头,我知道他在为银子发愁。虽然入学后的一切吃穿用度都用不花钱,但是他每隔一段时间就要给他父亲寄些钱的,他没有功名在身,学习期间更不可能出去赚钱的。

随着人流踏上了门前的台阶,一阶、一阶、上了九级台阶来到了门前的平台,用了半炷香的时间,终于看到洛雨学院的大门了。宽达十步的朱漆大门向内敞开着,只能看到门内绘着山水的影壁墙,半尺高的门槛将世间的喧哗隔绝在了外面。门两旁各自摆放着一张条案,左边的条案后坐着一个穿着月白色合领大袖、腰束白色腰带的青年,右边的也个是青年,同样的装束,只是袍服是湖蓝色、腰带是蓝色的。“各位学子,要报考文系的请到我这里,报考武系的去那边。”白袍青年的声音不大,但是很有穿透力,平台上的每个人听的都很清楚。随着声音的落下,人群自动的分成了两列。靳云拉着我走向右侧,我想要是让我整天的背书、配药还不得闷死,再说不习武怎么能学到呼吸吐纳的功法呢,重要的是我喜欢蓝色的衣服。

站在右侧的队伍里,感觉排在我前面的靳云肩膀在不停的抖动,我拍了拍他,他没有回头,勾着右手也拍了下我按在他右肩的手。很快就到靳云了,“这位兄弟,请出示你的鱼符。”靳云拿出了他的路引和广源县军尉的推荐函。湖蓝袍服的青年接过路引后皱起了眉头,又看了看那封信函面上具着军尉官印的名章。在条案的册书上写下了靳云的姓名、推荐人姓名官爵、路引出处和要报考的院系后,将路引和信函还给了靳云。“进了大门,到右侧长廊的小门前等候考试。”遵照着他的话,靳云没有看我径直走向大门。“哪来的穷小子,还想考洛雨学院呢,呵呵”我回头看了看那个嘲笑靳云的人,是个着丝质暗蓝色袍服脸上隐约透出阴鸷的少年,直觉告诉我应该远离这种人。感觉我在看他,这个少年的脸上迅速的换成了高傲。我鄙视的瞟了他一眼,回过头,向坐在条案后的湖蓝袍服的青年抱拳躬了一躬,“先生,我叫过往,今年十七岁,皇城镇北庄人,读了十年书,授自庄内学堂的刘先生,没考过功名,这是我的鱼符。”接过我的木质鱼状的鱼符,没有看,他站了起来,“可是刘士徽先生?”我诧异的看了看他,点了点头。“士徽先生与家父是同年进士,我叫黄鹏宇,在士徽先生那论起来你该叫我兄长的。”看着微笑的黄鹏宇,我退后半步,抱拳躬身“见过…鹏宇兄”。“哈哈,好个聪明的兄弟。”看他也在册书上写下了我的名字、住所和报考的武系后,接过我的鱼符,又向他躬了一躬,向着门内走着。称呼他的名字而不是姓,是因为黄~皇谐音,大庭广众之下,黄兄黄兄的称呼,要是被有心之徒讹传为“皇兄”,这个麻烦小不了。

延伸阅读

[伪装者]锦瑟在线阅读以牙还牙  http://www.spxwj.cn/dvej.shtml
凤萧成急切的想知道事情的详细经过,张氏见时机正好,忙添油加醋的胡说起来。说今天是凤兮

原来是喜欢啊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spxwj.cn/seer.shtml
鹈鹕镇和许多偏远小镇一样,乍看起来很悠闲。可一旦关系到生命危险,镇民们的工作速度一点

(网王)你以为,夜神月是谁之梦帆  http://www.spxwj.cn/aqr9.shtml
拍卖会被青焚以十五万金币买走中阶卷轴而结束,虽然所有人都不知道与青家作对的到底是龙家

小狐狸今天也在心累蛋花汤  http://www.spxwj.cn/u8q4.shtml
太极拳,如果说食技的话,叶麟是一点都不清楚。但是如果是说武技的话,那是再清楚不过了。

我在仙道沉迷学习无法自拔 [参赛作品]在线阅读第4节  http://www.spxwj.cn/u81q.shtml
杂乱的脚步声出现,邓旭立刻贴近大门,眼睛透过猫眼向外面看去,映入眼帘的一个女人尖叫着

[综]火拳与黑帽子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spxwj.cn/ydlf.shtml
“喵~”“喵呜~”幼喵箱道:“小猫咪?小哥哥你养猫啊?”李子木笑了笑道:“是啊,是我

(我的英雄学院)到此为止之导火索  http://www.spxwj.cn/ntr2.shtml
他说:“抱歉,每天要见的人太多,可能一时记不起来了,不过不应该啊,你这么美丽的女人,

养蛊笔记第六章在线阅读  http://www.spxwj.cn/n5bz.shtml
“说吧,我欠了你多少钱?”这人一看就是自己高攀不起的那种,非要说有什么纠纷的话,也就

西游宅猪:每168小时抽奖一次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spxwj.cn/bfzn.shtml
翌日,云翳翻涌,天际一片昏淡。似乎快要下雨,佩嘉匆匆赶回星云庄,在朝仓陆热切的目光下

祭司神妃:魔君,慢走不送在线阅读第10节  http://www.spxwj.cn/qj3.shtml
周日是嘉世的比赛,陈果当然是选择拥护自家战队,晚上自然是在直播比赛。珩凛对此无感,她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我有特殊的寻找技巧第四章在线阅读

    文婷还是就范了。面红耳赤的亲了韩非一口之后,就跑开了。‘叮!恭喜宿主获得一百点亲和力,请解锁你的技能。’脑海中响起熟悉的声音。韩非的眼前就出现了几幅画面,一个事解锁文学库,一个事解锁音乐库。其中还有一个附加选项,那就是魅力值和体力值。姓名:韩非。智力:一百三。体力:七十。魅力:三十。一百点亲和力可以

  • 我不想当学渣序章 他和她的相遇

    2017年九月一日,虽然夏天的尾巴已然消逝,但卡特市的气温仍是居高不下,稳定在36℃左右,而在这座城市的北边有一所学校依山而落,躺在绿荫之下的校园仿佛多了一丝清凉之感,而校园之上便是四星级公园——铁珊公园。相衬的这座学校叫做“铁珊中学”“哎哟,这一路真是热死我了,这什么鬼天气,天天35摄氏度,脚丫子

  • [偶像练习生]bro,嗑药不在线阅读庆生谢罪

    丝竹管乐声息,郭将军讲了些“诸公赏薄面赴宴”的客套话,将我与长龄公主的开裆裤情谊拿出来细数一番,听得我冷汗直流。郭晞看长龄公主慈祥,看我却是另一种慈祥。“为兮。”郭晞慈祥地向我使了眼色。甚难为情时,如意端了一支黄牡丹上来。“长龄公主,这是七娘子亲自采的,名为‘一枝独秀’。”如意背完了台词匆匆下台,留

  • 苏幕遮(现代篇)gl在线阅读搞定

    “你不是说我要不是来捣乱的,你就把头割下来给这个小妹妹当凳子坐的吗?”说着话,夏天还猥琐的冲着旁边的那个实习生挑了挑眉,大有挑逗的性质。“这。。。。”李姐突然哑口无言起来,她实在是没想到夏天的听力竟然如此之好,自己那么小声,他也能听得见?“喂,你是不是来捣乱的?”一旁的保安看出了李姐的尴尬,抢先一步

  • 大佬总想和我炒CP之舞蹈课和下午茶(6)

    宽敞明亮的舞蹈室,小女孩跟着娜塔莉的手势,一拍一拍地定格动作。“……五,六,七,八。”纤细的手臂与纤细的脖颈,轻盈的动作,柔软洁白的裙摆。微风扬起纱帘和女孩额前垂落的发丝,一切静谧得如同梦幻。有多久没在哥谭看到这样脆弱而美好的东西了,站在舞蹈室门外的布鲁斯扪心自问,他像任何一个等待女儿放学的老父亲,

  • 我的米兰日记在线阅读第10节

    一晃就到了周六,江海中午没打算午睡,因为晚上王磊就过生日了,得去挑选打算送的礼物。骑着小蓝江海沿孺子西路慢悠悠的荡着,两边排列满了卖音像的店,这里集中了整个县城所有上规模的专卖店,从音像设备到附加产品,这里买不到的那就只能去自己去外地或者网上购买。马路两边歪歪扭扭的矗立了很多梧桐树,树干处用来防止水

  • 不想种田在线阅读第1章

    “嘘,一切尽在你眼中。”龙飞凤舞的几个字横陈在巨大的广告牌上,黑色的底,猩红的纹路,加上覆在字尾的简笔画成的眼睛,孟槿不由的放缓步伐,偏头看了看自家经纪人周伍,这真的是给墨镜做活动的现场?氛围也太诡异了吧。只睡了四个小时的脑袋浑浑噩噩,孟槿轻揉额头,最终没有开口。这个墨镜品牌的代言活动一直是由周伍接

  • 重回高中当校花特殊闺蜜

    牛骏勇呆呆地看着奕璇和战凯两人同时望着窗外,不时交谈着,偶尔侧头望向对方,他整个人蔫了,无力地躺靠在椅子上,闭上了眼睛。这么多年了,战凯还是回来找奕璇了!他牛骏勇毕竟是只能做她的死党,做她的特殊闺蜜的!他其实是很疲惫的!穿防护服繁琐,脱防护服更是折腾人,中间查房、给病人诊治一刻也没坐下休息过,按往日

  • [锦衣之下Ⅱ]可缓缓归矣!第5章在线阅读

    甘泉殿中,李世民和李丽质面色带着几分紧张和着急看着正在给长孙皇后把脉的太医。过了一会儿,太医放下长孙皇后的手,转过身来还未等他回答,便听见李世民的问话“爱卿,皇后怎么样了,可有大碍?”“启奏陛下,之前突厥大军兵临长安之际,皇后娘娘为了稳定长安百姓的人心,亲自安抚百姓,两天不眠不休,心神消耗巨大再加上

  • 我做的菜超贵的在线阅读矛盾现

    清晨,外面一片吵杂,远远地就能听到叫骂声,凌尊睁开了眼睛,停止了修行,离开房间,走去一瞧。只见有两个人,正对着一个人拳打脚踢。而在旁边,这是有一个十六七岁,相貌平平,身子偏瘦,脚步虚浮的年轻人在旁边用手指着被打的那个人破口大骂。而且一看便知是纨绔子弟,现在也只是在利用势力在外面胡作非为罢了。在那青年

hCxbunj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