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假装情侣?之后呢!在线阅读第8节

作者:大宝家二宝 来源:晋江文学城

周沛笑容凝固在脸上,疑心是自己听岔了,他维持着僵硬的笑:“王爷说什么?”

宣和仍是那一副堪称温柔的表情,指尖划过精致的皮鞭,漫不经心地打量面前的人,似乎是在考虑从哪里下手。

“周公子听到什么就是什么。”

周沛这才发现他腰上还别着鞭子,这条鞭子,如果他猜得没错,当年二皇子就是被这条御赐的鞭子伤了脸。而事后皇帝一句兄弟玩闹失了分寸,象征性地罚了宣和三月例银。

他可不认为自己比二皇子尊贵。

这堂屋很深,光线原就不大好,此刻不知哪里飞来的云遮住了阳光,将宣和艳丽的五官笼在阴暗处,周沛竟生出几分恐惧来,他真的是人吗?

莫不是话本中吸人精气的艳鬼?

周沛咽了口唾沫,强忍着后退的冲动:“王爷这是何意?”

“周公子耳朵不好?”

周沛慌忙摇头。

“哦?”宣和取下腰间的鞭子,踱着步子向他靠近:“那为何还不跪?”

他刚回府,还未换装束,硬底的靴一步一步踏在木质地板上,更像是踏在周沛心上。

话题回到这,恐惧全然散却了,光线不知什么时候又变好了,周沛看着近在咫尺的绮丽面容,涨红了脸,也不知是羞的还是怒的,后退一步指着宣和你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他虽不是皇子也没有拿他当亲儿子疼的皇帝撑腰,但自小也是众星拱月地长大的,何曾受过这样的屈辱,声音都有些发抖:“你,你欺人太甚!”

宣和执鞭的手抬起,坚硬的木质鞭柄拨开正指着自己的手指:“我是什么样的人,二爷不知道么?拦我的车?”

他眉目间带着戾气,一眼横扫过来,吓得周沛一个激灵,心脏猛然抽紧了。

“你若现在不跪,将来跪的可就不止是你了。”

领会了他话中含义,周沛不可置信:“沈宣和你敢?”

宣和有几分好笑:“我有什么不敢?”

“我姐……”

宣和打断他:“你姐夫在我这都讨不到什么便宜,你跟我说你姐姐?你不若回去问问,你姐姐,是怎么成了晋王妃的。”他像是在看一个无理取闹的小孩,眸中带着些玩味:“说来我也算个媒人,你若见了她,帮我问问,这谢礼,何时送来?”

他这样笃定,周沛心中打起鼓来。他多少听过一点,原本他姐姐是做不成王妃的,只是这是事和他沈宣和有什么关系?

那是承平二十四年,宣和十三。

近来京中大事就是二皇子的亲事。

周妃自然是希望他能选周家的姑娘,她并非周家嫡系,同太后也不算正经姑侄,皇后才是,若二皇子正妃是国公的亲孙女,无疑可以加深同理国公府的联系。

谢泯却另有打算,姻亲是一大助力,他自然不会挑对他毫无帮助的人家,但到了理国公府这个地步,已然是尾大不掉的累赘了,历来外戚干政的事也没少见。因而他更属意洪阁老家的女儿,不过周家,他也不打算放手。

洪阁老是科举出身,两个儿子也都进士出身,一门三进士,清流中的楷模。

洪大人只有一个千金,被父亲与两个兄长宠得天真烂漫。

大雍民风开放,女子可以自己择婿,二皇子使了些手段见过她几回便叫小姑娘念念不忘,这可愁坏了洪大人,他恨不得招个上门女婿,哪里愿意叫女儿入皇家。

周妃举办赏花宴,整个御花园都闹哄哄的,宣和找了个假山上的亭子乘凉。夏日午后容易倦怠,不过片刻就昏昏欲睡,将睡未睡之际被一阵哭声吵醒。

他睁开眼四下张望寻找声源,他站得高,很容易就看见一个女人站在湖边哭哭啼啼,这是要寻短见?

宣和看向她身前的池子,他早探过了,这池子的水不过及腰深,死不了人,跳就跳吧。这样想着宣和打了个呵欠准备换个地方继续睡。

却不想他从假山上跳下来的时候被她瞧见,大概是把他当哪个皇子了,战战兢兢给他请安,喊了声殿下。

这也不算错,他自小是被人喊小殿下的。

宣和这才注意到她的穿着,不像是宫女,宫里好几年没进新人了,这也不会是妃嫔,但他依旧没有搭理的意思,随意点点头就要离开。

也不知是不是瞧出了他的意思,这女人一声不吭直接倒在了地上。

沈宣和:……

别是中暑了吧?

不管怎样他总不能见死不救,于是让人请了太医来给她看看,这一看就看出个大热闹来,她怀孕了。

在她昏迷的这段时间,宣和已经知道这是理国公周家的孙小姐,她醒过来,宣和随口一诈也或者是她根本没想瞒,总之他知道了孩子的父亲是二皇子。

原本二皇子说了要娶她,如今却说只与她侧妃之位……宣和自小怜香惜玉又正义凛然,自然不会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他倒不是怜惜周姑娘,宣和一惯觉得蠢人不配得到他的怜悯,他是不忍看其他人落入老二毒手。

于是当天参加周妃赏花宴的京中贵女,都知道了二皇子与周家小姐私相授受了。

洪大人高兴得揪掉了胡子,直接给女儿定下了自己的学生。一个月后,二皇子封晋王,与周家小姐匆匆完婚,至今,晋王府上下对此事讳莫如深。

宣和回忆起当年的事,神色莫测,他当初年幼,虽说是歪打正着破坏了老二的计划,也在一定程度上报复了周沄,但到底也是遭了周沄的算计,如今面对她这憨弟弟便愈发不耐。

“你若不肯就趁早走,别在这碍我的眼。”

宣和叫他走,可没说就这么算了。周沛犹豫许久,又左右张望,确定了沈宣和没有骗他,堂中只他一人,便咬咬牙撩起衣摆闭着眼跪下,草草磕了个头后立即站起身。

“是我不长眼招惹你,你有什么只冲我来,不要牵累周家。”

宣和不回答,他犹豫片刻自己走了,宝郡王虽说有个混世魔王的名头,倒没听说过不守信用。

宣和坐回椅子上,拄着下巴思忖:这二傻子总算没傻到家,也知道周家树大招风。

送走了周二傻子,林安上来说车夫的事。

那天宣和觉得车夫的态度有些蹊跷,便叫林安审了审,林安没费多大功夫就问明了情况。

原来有人用他妻儿要挟他办事,还说他在王府有人,一旦他说出去,老婆孩子都要没命。

他的车夫,竟然能蠢到这个地步?若说真怕府中不干净,他每日里送宣和进出,单独接触的机会还少么?

宣和用鞭子轻扣桌面,示意林安继续。

那人早年伤了一只眼,因此大家都叫他独眼,倒还没没让车夫做什么,只是他自己心虚露了马脚。

这独眼是个京中有名的皮条客,专门给勋贵子弟拉皮条,专门找那些没什么背景的年轻男子下手,没错,这皮条客业务特殊,只拉男的。

“当初主子救下的那个举子便是……”

在林安心里自家主子虽说不上光风霁月,那也是金尊玉贵的郡王爷,说这些腌臜事都怕污了他的耳朵,因此话直说一半。

那个举人是王家三少找的,那么找他的又是谁?或者说谁给了那独眼底气,觉得找上他也不会惹出事?

他是郡王,放眼整个大雍,地位在他之上的也不过那么几个。

五皇子好男色不是什么秘密,宣和也一直知道找人对他有意,从前一直没放在心上,毕竟他也只能想想。

但是回忆起原书剧情之后他就上了心,回想起老五那样子都几欲作呕。

禁/脔

他面无表情地想:这颗不定时炸/弹,提前给他引爆才好。

“一切照旧,把人都给我看好了。”林安躬身领命,片刻后宣和又说:“过完年,自去领罚。”

林安是他府上的总管,如今出了这样的纰漏,自然要罚,这是贵妃教他的,他可以同下人亲近,却必须赏罚有度。

林安没说那马小远的妻子本是在府上的丫头的,去年马小远为她赎了身,还是宣和亲自放人出府,他只应一声:“是。”

马小远仍旧为宣和赶车,只是进出身边跟的亲卫多了。他本以为自己小命到头,没想到居然还有将功赎罪的机会,妻儿更是直接被送到了王府别院。

只是每日里战战兢兢地在一干亲卫眼皮子底下护送王爷出入,林公公从前对他和颜悦色,如今看着他的眼神只剩下高高在上的防备。

皇帝等了许多日,终于等到宣和,他额上淤痕仍旧未消,他生的白,青紫色的淤痕便触目惊心起来。

这痕迹一看就不是新伤,他已然想到了有人在他昏迷的时候对宣和下手。

皇帝压抑着心中的怒意:“你这伤怎么回事?”

宣和像是没有注意到他的表情,随意地说:“自己磕的。”

他一向说话算数,既然周二傻给他磕过头了这事就算过了。

“若有人为难你。”

“若有人为难我,自然有仇当场报,回家找爹,这也太丢分了。”

这一句回家找爹,让皇帝笑逐颜开,说来奇怪,他有六个儿子两个女儿,却唯独喜欢没有血缘关系的宣和。

陛下昏迷多日消瘦不少,因而有幸吃到了贵妃炖的鱼汤,午膳时,贵妃让人送了汤来。

宣和一点都不客气,一人喝了一大半,瘫在座椅上揉了揉肚子。皇帝眼睁睁看着鱼汤见了底,自己却没用多少,气笑了:“王府里短着你吃是怎的了,上这来同朕抢。”

宣和不以为意:“府上厨子哪里能跟我娘比。”

皇帝摇摇头,也不和他计较。

他忽然昏迷,朝中有阁老们在,没出什么岔子,只是这事一出,立储一事怕是避不开了。

和朝臣打交道二十余年,自然知道接下来朝臣定然会劝他立储,若不想面对一干老大人的死谏,他该做出个姿态来。

午膳后,方公公端了果盘上来。餐后水果,这是宣和的习惯。

宣和捻起一颗葡萄扔进嘴里,三两下吐了皮,皇帝见他吃得开心,状似随意地问:“宣和最喜欢哪个哥哥?”

延伸阅读

全能学习空间之谈话X心仪的人X来电显示(5)  http://www.sdfrdgg.cn/yqr3.shtml
刚回到家里的别墅,斯佩因管家已经候在门口了,他见我们平安归来虽说是松了一口气,可是脸

断彦江山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sdfrdgg.cn/64q6.shtml
日子就这么不知不觉的过去了,转眼间就到了原身的生日,齐全起床洗漱完,一边看着手机上的

逃婚记在线阅读第七节  http://www.sdfrdgg.cn/n8z3.shtml
于飞他们三人进来后,有一名服务员眼尖,看到雷坚来了,就赶紧跑过来,恭敬道:“老板,您

火影之崛起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sdfrdgg.cn/6cf1.shtml
接下来的一切,都像一场梦。辛西娅回到戈德里克山谷的当天就发现坎德拉有点咳嗽,她理算当

灵气复苏:打造永恒世界在线阅读中秋  http://www.sdfrdgg.cn/6srw.shtml
一眨眼马上就到了开学的时候,小朋友们带着爸爸妈妈和一堆刚买的行李兴冲冲地在楼道里交谈

极夜来客别乱跑  http://www.sdfrdgg.cn/g72c.shtml
下午的时候,谈耀早就叫人去旁边职高递了话,传达了一下大佬的意思:要约架,随时奉陪。而

屠户家的小夫郎出逃计划  http://www.sdfrdgg.cn/s77z.shtml
圣城的街头人来人往,人们沐浴在阳光中熙熙攘攘的选择自己喜欢的商品,气氛一片祥和,这种

原始时代历险记在线阅读第5节  http://www.sdfrdgg.cn/gao1.shtml
“江洲,为什么会是江洲。。。”周母在家里走来走去,嘀咕。“既然朝廷已经这么说了,那就

魔佛之灵魂摆渡在线阅读第四节  http://www.sdfrdgg.cn/f2m.shtml
突然三位黑衣人悄无声息的出现在石凡十米以内,大有围剿石凡之意,黑衣人左臂猛然间抬起,

地府有仙初长成之被崽揉脑袋(6)  http://www.sdfrdgg.cn/g24o.shtml
主持人话音刚落,就有道具老师拿着三只篮球和一把篮球架出现。女主持人:“从所有粉丝当中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大唐之最强城主在线阅读第十章

    “怎么了么?”王影雪问道。王尘打开这小小的药瓶闻了闻,目光闪动:“是迷魂药没错,这种药若是使用得当,除了元轮境高手能够以灵气抵挡,元轮境之下也只能乖乖认栽。”“还好刚刚他们不曾使用。”王影雪吐出一口气,若是迷魂药用在他们身上,恐怕他们在劫难逃。“姐,你不觉得这药还有其他作用吗?”王尘收起药品,笑道。

  • 一个高中生失恋后的奇异经历婚约

    顾知语眉梢微扬。此时已经是三月末,离她当初碰上柳成延已经过去了四五日。这几日安定伯府外面看不出什么,但内里可说是安静得过了头。下人们战战兢兢,做好自己份内之事后,巴不得缩到角落主子看不到。她这边顾着清点苏端黎的嫁妆,还暗地里琢磨去往苏府的信那边会是个什么态度,也没打算去找老夫人请安,毕竟清点库房是她

  • 做改革实干家第六章在线阅读

    日子似乎就这样了,平平淡淡,掀不起半点波澜。然而,天意不由人,一件事的出现,让整个部落笼罩在紧张与不安中,甚至矛头隐隐指向杜青。这件事的开端是在杜青拜访族长乌辰后的第三天开始的。这一天,一切都如昨日般美好,天还是那般晴朗,风还是那般柔柔的吹着,孩童们照常无忧无虑的玩耍着,一切都是那么美好,和谐。打猎

  • 天地尊威遭遇狼群

    没出去走还不知道,一出去傲炎才知道,这里竟然还在魔兽森林内部,第一次来到异界,傲炎要好好的看看,异界的魔兽森林。魔兽森林就像原始森林一样,遍地的树枝杂草树叶,四周的树木高耸入云,树干也粗壮无比。看着这些树木,傲炎心叹:这才是真正的,参天大树,地球上的那些,和这些树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柳茵茵,

  • 这个男神有技术!在线阅读第8节

    次日清晨。从修炼状态中退出的萧晨,洗漱过后,就踏上了回学校的路。今天是星期一,萧晨在学校有好几节课,虽然掌握道法后,基本不怕迟到的惩罚,但碍于引蛇出洞的计划,最好还是过去露个脸,否则蛇没有见到目标,是绝不会轻易出现的。姜龙云为他购买的房子,距离天都大学并不远,不到一会的时间,就抵达了目的地。“哎,又

  • 有谁见过风在线阅读第七章

    石门绝对是人工打造的,因为左右两扇石门上,各雕刻着一蛇一虎的图案。按常识,一般地下宫殿的大门,要打开它是有考究的。倘若一个不慎,开错了大门,触动啥机关,什么飞矢、陷阱、巨石、毒烟等等,说不准哪种玩意就爆涌了出来。到那时,在外推门启户的家伙几乎没有生还的机会。这样的感受,盗墓的老手最有体验。黄梦梁一个

  • 王牌杀手混古代在线阅读第3节

    夏天努力抑制,可她占据的这具月娘的身体,此刻似乎不受自己控制。它突然有了记忆,有了想法,夏天觉得,如果不是双腿残废,她现在大概会跑上前抓住那个男人,一个拥抱,或是一个巴掌,然后再质问他,十八年来可曾想起过她?可曾像她这般念念不忘?只是她不能。夏天抬起左手压在右手上,心里安慰道:月娘,你想的我都明白。

  • 盗岁月在线阅读第3章

    这边的王者主播本来也打算只是听一下自己的师傅的声音,然后算算师傅多大了,看自己送给师傅什么样的拜师礼,突然发现对面发了视频聊天,他也就很淡定的点击了接受,然后王者主播就震惊了,那是怎样的一幅画面,长发披肩,灰色男士衬衫,大眼睛,小。zui唇,皮肤犹如牛。奶一般白皙又像樱。桃一样透着红色,一只手杵在自

  • 假约真婚之叶少别傲娇之滚!(8)

    杨家,依山而建,房屋层叠而上,尽显当年吴宁城第一大家族的气势。虽然现在杨家大不如前,已经是跌落到三大家族之末,被赵家和罗家后来居上反压,但杨家的建筑布局,气势却不因为家族的实力走下坡而减弱半分。一身黑衣,手拿长剑,身边跟着一只对一切都充满好奇,正东张西望,时而挠头搔耳的金色猴子的少年,他一跨入杨家大

  • [SKIP]故中二者无药可医第十章

    因为要早点去彩排,所以她们都得早起,也有不情愿的,最后都被经纪人给震慑了,不是怕他,而是他自觉地带来了这条路上最好吃的早点,她们十分有眼力见地原谅了他。姜时元的赖床比较严重,下楼的时候都是张睿恩和sorn抬下来的,在大家都在吃早餐的时候也没醒来,虽然设定是女神,也不可能完美啊,苦笑。权恩彬边啃着早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