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如果没有如果会怎样在线阅读第二章

作者:素年小凉 来源:17K小说网

“明月姐姐,马匹已备好,夫人让二小姐早去早回,不可在外久留。”梳着双平髻的小丫头欢喜地对正在浇花的明月说。

明月忙将喷壶放下,留下一句“好的、马上启程”飘在空中,便头也不回地跑到房间,向二小姐禀道:“小姐,夫人派人来通知了,说马匹已备好,可以启程去水月庵了。”兴奋的心情都写在了脸上。

“哦?母亲不是说要送我出府的吗?”沈玉瑶疑惑的目光中掺杂着喜悦,想到马上就可以见到那个他,脸上早已飞上两片红霞。

眼前的人儿鹅蛋脸庞,细柳叶眉,鼻梁高而细,樱桃小嘴一点红,着一身粉色碎花丝锦长裙,乳白色金丝镶珠的鞋子,真真是画上的玉人红颜。

“许是夫人有事要忙,顾不得吧。反正只是去常去的姑子庵礼佛沉香。”

二小姐暗思:“这样倒省去不少时间,去得晚了,他肯定是要着急担心的,还是速速出门为好。”

片刻之后,马车便出了沈府。除了赶车的伙计,车上只有沈府的二小姐和贴身大丫头明月陪同。

水月庵就在出城不远处,也是沈府小姐夫人常去的地方。整个京都的用兵调度都是太尉掌管,在这京城地界,有谁敢动沈府的人?

虽是这样,沈玉瑶每次出门,一向疼爱小女儿的沈夫人总要亲自送她出门才放心。

沈府的当家老爷是当朝太尉,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一品大员,皇后的亲弟弟沈敬祥,他将刚脱下不久、余温尚在的朝服又重新穿在身上。

沈夫人一边为自己的丈夫系纽扣,一边温柔询问道:“怎么才刚下朝,皇上又要召见?”

太尉脸上的八字胡微微上翘,嘴里轻哼一声,单眼皮狐狸眼中露出轻蔑得意的神情。他含糊地说道:“应该是有什么紧急的事情,不然皇上也不会这么急地召见我。”

对于自己的妻子,沈敬祥的态度总是淡淡的,带着一家之主的威严。二十多年来,他从未与枕边人说半句心里话。

“嗯,说的也是,”沈夫人一脸平静,心里却暗道,“老天保佑,希望沈家一切平安。”

二小姐的马车出了城,一路向东驶去。

虽是六月天气,但因为奔驰的马车带动风流,使得车内清透舒畅。

掀开马车上的窗口帘子朝外看,玲珑小脸被太阳照得火烫,但这并不影响明月激动的心情。她将帘子拉低,遮住烈日,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外面的世界。

虽然她已经陪同小姐出来过多次,这条道也走过很多次了,但这并不影响她高涨的热情。

在母亲的过度保护下,明月除了陪着小姐夫人去过水月庵外,就再也没有去过任何地方,但天生好奇心爆棚的她,对外面的世界充满了渴望和美好的想象。

“快把帘子放下来,小心烫坏了脸。”二小姐沈玉谣轻声细语道。

明月虽然恋恋不舍,但还是顺从地将帘子放了下来:“可惜是太热了些,没想到上午的这个时间,太阳会如此炽热。”

“是啊,要是能有场雨就好了。”二小姐香唇轻启,一脸柔和模样。

“是有好长一段时间没有下雨了呢。”明月说。

主仆二人正你一言我一语地搭着话,突然听到由远及近的马蹄声。

明月还没来得及向外查看分明,便听到伙计在外面禀道:“二小姐,前面是靖王的车队。”

两双美目相对,满是惊讶,沈玉瑶吩咐道:“把马车靠在车边,待靖王的车队过去后,咱们再走。”

“是,二小姐。”

马车停到了路旁的树荫下。

明月眼中满是疑惑:“小姐,靖王不是在边境凉州吗,怎么突然回来了?”

沈玉瑶眉头微动:“这个我也不知道,从没有听爹说过。许是朝中有什么事吧。”

明月好奇的眼睛滴溜溜地转着,压低了声音:“听说,当年如果不是淑妃弄那些巫蛊之术,皇上本是想立靖王为太子呢。”

“还听说,靖王出生那夜月光如昼。星象家说是有天子之命呢!”

沈玉瑶微笑地嗔道:“你这个丫头,那些个事,哪是咱们这些女子该议论的。快别说了,小心被人听了去,治你一个大不敬的罪。”

明月赶紧将手捂住嘴,脸上写满悔意,不再多说一句话,只是心里嘀咕:“这个靖王被皇上派到凉州,镇守边疆将近十年,从未回到京都,怎么突然回来了呢?”

居于中间纯黑色马匹上的人儿,棱角分明的脸,如精雕细琢一般。九尺身高的他一身军装,自带王者气息。

棕色的脸皮留下岁月的晒痕,额头上淅出细小的汗珠,一颗颗汗珠组成一颗大的汗珠子流到下巴上,“啪叽”一声,落在铠甲上。

“王爷,前面是太尉家二小姐的马车,要去水月庵上香。”看到王爷注视的方向,旁边的亲卫禀告道。

他许久才吐出一个字来:“嗯。”

因为听到太尉二字,他想到了皇后,那个害死他母亲的凶手。

岁月并没有消除他心中的恨意,反倒更深了些,像是一把刀捅在了心脏,总是隐隐作痛。日子久了,那把刀便长进了肉里,融进了身体里,时时刻刻折磨着他。

一幕幕的往事浮现在眼前。

“皇上,臣妾没有,臣妾怎么可能用巫术加害陛下呢。”淑妃跪在地上,声泪俱下,但又百口莫辩。

“父皇,母妃绝对不会做这种事情的,她肯定是被冤枉的。”幼小的身躯竭力保护着母亲。

看着自己最爱的妃子,自己期望最高的那个被星象官吏陈说的、生在耀月之下、具有帝王之气的儿子,皇冠之下的男人,犹豫不决。

“皇上,淑妃姐姐想必也是受人蒙蔽,一时迷了心智,弄出了这些巫毒之术,还请陛下从轻发落。”当时还是德妃的皇后说着这些话。

也就是这些话,让本来犹豫不决的皇上,将淑妃打入了冷宫。那年,靖王尚不满十岁。

一年后,德妃被立为皇后,她的儿子赵启智也被立为了太子。

而淑妃在第二年便莫名其妙地猝死在了冷宫之中。

淑妃的儿子赵启明,那个当夜出生时满月如昼,照尽宫城的皇命之子,在宫中遭受了数次暗杀未死后,被封为靖王,镇守边疆凉州。

一去就是十个年头。

在这十几年中,他稚嫩的身体变得强壮,头脑变得睿智,心性也被历练的坚毅果敢,但心里却更加孤独冷漠。

没有一个人能够走进去,将那寒冰似的心温暖、融化。

他何尝不想有那么一个人,靠近他的心,住在他心里,真真正正如亲人一般柔情。可久封的心,打开却是不易。

车队呼啸而过,好像只是一瞬间,但对于停靠在树荫下那马车中的人来说,好似一个世纪般漫长。

沈玉瑶心心念念的只有那个朝思暮想的他,唯恐此刻突然出现的靖王耽误了自己的行程,心中焦急万分,脸上也满是担忧。

而她身边的丫头,却一脸天真,甚至还想着掀开帘子往外看,还好被沈玉瑶的眼神及时制止。

“我只是好奇那靖王长什么样,嘿嘿。”被小姐制止后,明月一脸尴尬地解释道。

“出门在外,还是尽量少招惹点事吧。”沈玉瑶少有的严肃模样。

明月连忙低声说道:“是,我知道了,小姐。”

待那马队过去后,伙计便将马车从树荫下拉了出来:“小姐,咱们可以走了。”

“嗯,出发吧。”说出这句话后,这个沈家一直乖巧懂事、温顺听话的二小姐,也不由地将头探了出去,看向后面奔走的马队。

并非想要看那靖王的模样,而是在确定对方已经走远,心也就放了下来。

明月看到小姐掀开帘子,不由得也好奇跟着向后看去。

只见一个个身着铠甲的将士,骑着高头大马拉着车,向远处走去。当然,她连那个靖王的身影都没有看到。

但,靖王赵启明这个名字,从此却和她的命运紧紧地缠绕在一起。

“还好没什么事。”沈玉瑶捏着淡蓝色绣花丝巾擦拭着脸上的汗珠。

“嗯嗯,是啊,不然张公子肯定会急坏的。”明月嬉笑道。

沈玉瑶不听则已,一听到那三个字,脸上像刷了红漆烤了火一般,一层层的燥热迎面而来。

“你这丫头,再说这胡话,以后可不带你出来了。”沈玉瑶半怒半嗔半笑着说道。

看到小姐这般可爱模样,明月也不好再拿小姐取笑:“好啦好啦,我不说就是了嘛。小姐,你看,马上就要到了呢。”

明月掀开帘子,指着前面不远处的水月庵,也想让小姐一起看看。

沈玉瑶被明月刚说的话羞红了脸,哪会再轻易理会她?她低着头,假装在看书,脸上的红晕随着送来的风,也褪去了大半。

一脸风尘的赵启明,急匆匆赶往帝宫。

半个月前,靖王接到皇帝诏书,诏他回京面圣,以尽孝道。

他已被遗忘了十数年,今日再被召回,自知是皇后等人的阴谋,但并未推脱,而是快马加鞭,急速赶了回来。

他倒想看看,皇后还要出什么招数。

他已不是当年那个小男孩,在这十数年间,靖王培养了大批效忠于他的人才将士,这些人遍布在全国各地,帝宫内自然是少不得的。

根基已稳,任凭谁也是动不得的。

只是不想再像以前那样任人宰割,他的强大,不为帝位,只为自保,也为保护身边至亲至爱的人不再受任何伤害。

帝宫正德殿内,皇上居于殿中正厅龙座之上,身穿黄色九爪纹龙锦服,脚踩同样质地和花色的靴子,略显浮肿的脸上毛孔粗大,根根汗毛凸显。大鼻子下面有着一张小嘴巴,嘴巴周围的花白胡子理顺而温和。

皇上打量着眼前这个十数年未见的儿子,注视良久,眼中竟有星光闪现。

一旁身着华服的皇后,察觉到皇上的异样,眼睛转了几转,眉头露出忧愁,心底暗道:“不知,这次将这孽种召回来是对是错,皇上别再有立他之意了。还是尽快将他手上的兵权收回来,再慢慢收拾他。”

拿定主意后,皇后低声提醒道:“皇上。”

像是刚从以往的记忆中回过神来,皇上若有所失地“哦”了一声。紧接着,看向不远处的,那久未相见的儿子:“我儿一路辛苦了,看座。”

赵启明向前拱了拱身,施礼道:“多谢父皇。”

没有一丝情感,从靖王的嘴里冷冷淡淡地吐出了这几个字。

于下位右一座位的太子赵启智,对弟弟露出友善的笑容,弟弟也回以真心的微笑。

好久没有笑容的靖王,此刻的笑,浅浅的,看不出痕迹,但他知道哥哥能够感受的到。

虽然他厌恶和痛恨皇后,但对于皇后的亲生儿子,自己唯一的哥哥,当朝的太子,靖王却有着深深的兄弟情。

他们曾一起长大,他们曾一起读书、射箭、做**。

当年,皇后屡次下手杀害靖王未果,都是因为有太子护弟弟周全。还有一次,为了救弟弟,哥哥险些死掉。也正是从那次替弟弟挡毒箭之后,太子的身子越来越孱弱。

靖王觉得哥哥是他唯一的亲人。

也是碍于太子,靖王才一直没有对皇后下手。

如果不是害怕伤害了唯一的亲情,他在宫中安插的人,早就为他的母妃报仇雪恨了。

坐于皇上身边的皇后,看到自己的儿子竟然对自己想除之而后快的人报以微笑,又想到十年前,自己屡次下手,都被自己的亲生儿子阻止,有一次自己的儿子竟然差点为救那野种而死掉,她心中的火气顿时冲向胸口。

皇后将手扶向胸口,用手顺着气,试着将自己的火气压下去,但又想到,这几年靖王的势力不断扩大,儿子以后的皇位难保……女人在心里暗自骂道:“我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啊。你的善良,最终会害了你的。”

脸上恨恨的,眉间又添了一丝杀气。

太尉沈敬祥坐在太子旁侧,已然将这殿内的一切看在了眼里。

太尉的眼底露出一丝狡黠的光,他的心里又有了新的主意。看来,只是将大女儿嫁给太子,自己的地位还是不够稳定的。

虽然皇后是自己的亲姐姐,但鸡蛋不能都放到一个篮子里。那样风险实在太大了。

感觉到皇后粗重的出气声,皇上别过头去,关心道:“皇后身体不舒服吗?”

皇后柔和的说:“臣妾无大碍。许是天气太热,一时间不能适应罢了,让皇上担心了。”

“嗯,这几天的天气确实热得厉害,让置监司再多填几注冰过来。”语言虽温和,却也有着说不出的威严。

“是。”小太监领命去了。

皇后看向靖王,一脸笑容:“靖王,这一路过来恐怕吃了不少苦吧?”

靖王回道:“谢母后关心,儿臣在外惯了,不觉得苦。”话语中不带一丝情感,还略显生硬。

皇后看向皇上:“陛下,靖王一路赶来,风尘仆仆,还是先让他回去歇息。待明日,再给靖王接风洗尘吧。”

皇上犹豫的看了一眼温和的太子,再看向冷漠的靖王,道:“皇后考虑周到细致,启明今日先回去休息吧,明日再入宫来,朕为你接风。”

“儿臣谢过父皇、母后。”靖王站起身来拱手施礼,但眼中却冰到了极点,皇上优柔寡断的性格,又让他想到了当年的痛。

直到后来,父皇驾崩后,靖王才将这份恨放下,对父亲的思念蓦地升起。

“我儿的府邸……”皇上的话刚说到一半,皇后温柔一笑:“臣妾前几日就为靖王安排了府邸,陛下放心就是了。”

皇上满意地点着头:“恩,既然皇后都安排好了,朕也就放心了。”

靖王早已厌恶了皇后的虚情假意,忙施礼道:“儿臣先行告退。”

皇上深深地看了一眼儿子,慈爱地说道:“去吧。”

对于面前冷漠的儿子来说,皇上明白,无论自己现在如何关心,如何慈爱,也是弥补不过来的。他在儿子的眼中看不到一丝亲情。

当年,真是自己做错了吗?

从刚看到儿子的那一刻开始,他就知道,当年的事情,斩断了他们的父子亲情。

是他让儿子变得孤独冷漠,这十数年来,他不是不想这个儿子,只是不敢面对他,不敢面对自己当年所犯下的错。

他有追悔……可是,木已成舟,追悔也改变不了丝毫!

想当年,明儿是多么喜欢我啊,那满满的对父亲的爱,那天真的笑,现在已荡然无存!

“看来,儿子是恨我的!”皇上在心中想着,在梦中忏悔着!

延伸阅读

福斯特净化器加盟  http://www.travel-town.com/abjm.shtml
福斯特净化器总部是一家生产滤芯、过滤器的生产厂家,主要产品规格近千种,主要为交通、煤

千收加盟  http://www.travel-town.com/xgrw.shtml
千收厨具总部生产食品机械炊事机械设备炊具的研发与制造,产品行销各地各地,现已拥有各类

商丘爱家装饰装潢加盟  http://www.travel-town.com/n9yg.shtml
商丘爱家装饰装潢承诺“以的水准、合理的价格、好的施工质量”为客户创造舒适健康的办公、

七海加盟  http://www.travel-town.com/ncof.shtml
仪光光学仪器为东莞七海测量技术有限公司的销售中心,东莞七海测量技术有限公司的前身美国

香格伊加盟  http://www.travel-town.com/dh67.shtml
香格伊酒店家具采用一级进口原材料,严格按照国内外酒店家具标准。香格伊酒店家具具有防水

西凤天缘酒加盟  http://www.travel-town.com/yf53.shtml
西凤天缘酒主要经营西凤酒天缘系列产品的营销、批发、少售。我们以打造“中国婚宴酒”为己

好村长加盟  http://www.travel-town.com/pdwz.shtml
好村长白酒它汲取天赋甘美的富锶矿泉水,承袭古老酿酒遗方,采用现代化工艺及国内外出众的

小野售无人便利店加盟  http://www.travel-town.com/uvaf.shtml
2018年,Amazon亚马逊集团花了数千万美金,研发打造了“JustWalkOut

歌宴KTV加盟  http://www.travel-town.com/6fyu.shtml
歌宴KTV加盟品牌隶属于深圳市歌宴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均简称BBFLY),成立于2

水晶山加盟  http://www.travel-town.com/nhih.shtml
景坚电器(深圳)有限公司--水晶山牌饮水机以其优良品质,风格和难得性能享誉国内外。我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17K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肆意逆天在线阅读第三章

    下午五点半,天色黑了下来,医院下班,诊室里已经没有了病人。萧玮承站起身,活动了一下有些酸疼的脖颈,而后来到窗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下面。林末到底是来了,但不是自己一个人,他身边还有两个男孩。一个个头不高,长了张娃娃脸,一路走一路说。另一个是个高瘦酷酷的几乎不怎么说话的男生。萧玮承眼睁睁的看着这三个男孩走

  • 为师总想清理门户[重生]在线阅读第九章

    一觉睡到第二天晚上,林望雨吃了外卖就兢兢业业地开始直播,试图靠增加直播时长的杯水车薪来还债。离他平时的直播时间还有半小时,直播间里还没什么人,林望雨面无表情地玩了一局斗**。“金主”已经在他直播间里蹲着了,林望雨心里诧异他怎么阴魂不散的,不过对方没作妖,他也就当没看到。和他形影不离的土哥却没有再出现

  • 都市修真聊天群在线阅读第8节

    却说乐羊子得胜回朝,魏文侯大设国宴,招待凯旋回朝的将士。宴毕遍赏众将。首先令左右抬出两个密封严固的锦盒,赐给乐羊,然后各将士赏赐有差。乐羊得锦盒大喜,以为魏文侯赏赐之礼过重,因怕群臣嫉妒,特封固甚严,谢恩已毕,急忙归府,忙令左右打开锦盒,锦盒打开,乐羊一腔兴致一下子进入了冰点,原来,锦盒中别无他物,

  • 我的手机地图变异了在线阅读第1章

    很久以前,有一对**,走进了绿绮山洞里,地震来临,岩石堵住了山洞的洞口,他们被困在里面,没有食物,没有水,当他们快要被饿死的时候,男孩对女孩说,你要坚持住,等我先死后,你把我的肉吃了,这样你才能活下去,等待救援队男孩真的死了,但女孩并没有吃他的肉,反而抱着他入睡下去,女孩也这样去了,生前,为了承托对

  • 都市千年之恋在线阅读第三节

    叶文来到宿舍里,自觉地来到上铺,此时宿舍里只有他一人,其余几位还没有到。叶文最大的爱好就是看小说,立马躺在床上看起小说来,过了一会,便陆陆续续来了三人。看着颜值都还行,只不过有一个实在太壮了。他们三人简单的整理了一会,便有一人说道:“来来来,以后咱们四个就是同一个宿舍的了,以后也是兄弟了,大家都互相

  • 和亲[星际]你是不是讨厌我了

    o((⊙﹏⊙))o叶欣一点都不觉得这是个好消息。柜哥的联系方式在哪?积家今天有新款吗?把自己坑了的人,欲哭无泪,却不得不露出一副欣喜的模样,思绪翻涌,第一时间想出折中的办法。“这样是不是太麻烦了?要不还是跟专柜约个时间,让他们别接待旁人,我们进去慢慢挑,”她转头看向心动的陆宝贝,又加了一把火:“店里

  • 星际最强纹章师在线阅读第三章

    司辙把车停在客栈门口,周扬坐在靠外的桌椅旁打电话,看见司辙进来,他飞速把电话挂了。“你可算是回来了,今天玩得开心吗?”周扬说完,伸手去捞司辙手上的相机,“让我看看你出山的作品。”“少来。”司辙看他一眼,不着痕迹的把相机放在桌子右侧,“说正经的。”周扬左右看了看,才说:“那群人现在正在招兵买马,指明要

  • 魔道祖师之入魔修炼在线阅读第1节

    春季的风总是夹杂着丝丝的凉意,尤其是被阴雨绵延着的伦敦,街道上的行人匆匆忙忙,一切都显得格外的冷清。撩开马车的窗帘,雨后的略带潮湿的空气扑面而来,却比马车里的沉闷好多了,苏丽丝如是想。苏丽丝·斯图尔特是一位小贵族家的幺女,上有一个兄长,虽然说斯图尔特家族在伦敦就算是大海里的一粒沙子罢了,但是因为家族

  • 月十一在线阅读第五节

    叶臻搬到202的第七天,程青松与叶臻的豪车刚驶离,另一台车就低调的开进C栋停车场,车停稳后,看见一个男人戴着口罩,手压低着鸭舌帽快速的走进了电梯。203房的门悄悄的开了,一个人影溜了进去,只见他摘了帽子,脱了口罩,露出了有着黄金比例的脸庞,在那双深邃的眼睛里,带着笑意。秋白此时还在睡梦中,她睡的是那

  • [网王]转角遇到兔子耳在线阅读第2节

    当鹿鸣醒来的时候,是在深夜。他怀中紧紧抱着房产证跟一沓公证。鹿鸣愣了愣,他以为时间会很快穿梭回去,他以为这一切都是昙花一现,没想到再次醒来的时候还是在2025年。鹿鸣深吸了口气,心不受控制的狂跳动起来,任谁在穷了十八年后突然发现自己拥有一个超大的房子,心都不会平静。2013年的时候,热播的韩剧《来自

hCxbunj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