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岳母在上[综]在线阅读黎卿殿

作者:郝连春水 来源:晋江文学城

足到未时,队伍才到了皇城门前。

镇国公远远看到承安门前皇帝的仪仗,当即下令众人下马,步行上前,走到皇帝近前撩袍下拜,“微臣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帝赶紧上前亲自扶起镇国公,“爱卿快快请起。”又对后面众人一挥手,面容温和的说道:“都起来吧。”

“谢主隆恩。”大家这才起来。

皇帝握着镇国公的手,亲切的说:“这两年辛苦爱卿了。”

镇国公恭敬垂首,“微臣惶恐。”

皇帝欣慰的拍拍镇国公的手,对身旁的大太监多福使了个眼色。

多福立刻上前,展开手中圣旨,拉长嗓音唱道:“镇国公接旨——”

镇国公以及身后众将士再次下拜。

“奉天承运皇帝敕曰:朕惟治世以文,戡乱以武。而军帅戎将实朝廷之砥柱,国家之干城也。东蒙扰我阜城,尔征战于边疆,擒贼酋于陛前。丰功伟绩,劳苦功高。兹特授尔为天策上将军,赐一品国公府,丹书铁券,黄金千两。另加丕绩,钦哉!”

多福唱完圣旨,收好,双手奉于黎老将军面前,笑眯眯说:“镇国公,接旨吧”

镇国公双手举过头顶,接过圣旨,扣下头恭敬回道:“微臣接旨,谢主隆恩。”心中微微震撼,却是没曾想到皇帝会如此加赏于他。

国公爵位是从一品,天策将军却是正一品,他当前的府邸是从一品的规制,若是改建一品将军府,毕竟没有爵位来的尊容,皇上赐他一品国公府,那可就是位同亲王。

且天策将军这个位置也不简单。

当年太/祖皇帝有两个儿子,打天下时两个儿子都是战功赫赫,劳苦功高,天下初定,大儿子封为太子,小儿子封为成王。

太/祖皇帝疼爱小儿,便特设了天策将军一职,位从一品,居武官之首,许自置官属,手握兵权,权利相当之大。

自成王之后,近两百年间,再无天策将军,可见天策将军一职有多么的仗节把钺。

圣旨颁布要走内阁,工部,礼部等多个部门,所以皇帝身后的百官基本都已知道这个消息,早先也有人反对,理由便是天策将军职权太大,不利于皇权,只是都被皇帝强力镇压。

现见圣旨已下,已成定局,羡慕者有之,嫉妒者自然也有之,当今天子还未立太子,天策将军职权比亲王还大,以后朝中镇国公还有谁能出其右?

皇帝再次亲自扶起镇国公,吩咐多福,“摆驾黎卿殿。”又回过头来温和的说:“今日不谈国事,后续事宜明日早朝再议,朕今日要大摆宴席,犒赏众将士,与黎卿不醉不归。”

镇国公微微一笑,“微臣却之不恭。”

当下所有人来到黎卿殿,路上多福还向镇国公详细介绍了黎卿殿的事。

废帝在时,荒淫无道,在一宠妃的建议下建造了神仙殿。

建神仙殿时耗费了无数钱财,累死上万劳工,极尽奢靡之风。殿内堆金砌玉,富丽堂皇,可同时容纳三千人。

当时建成后,废帝和他的后宫佳丽于此夜夜笙歌,纸醉金迷。

厚德皇帝上位,崇尚节简,不喜奢华之风,便封了这神仙殿,不许任何人靠近。

镇国公打了胜仗,皇帝高兴,便想大摆宴席,只是人数太多,场地没有合适的,为这事儿发愁了好几天。

有一天和荣贵妃说起这个事儿,荣贵妃甚的宠爱,倒不怕犯了忌讳,提到了神仙殿。

皇帝大喜,这是个好主意啊,神仙殿虽然太过奢华,但是场地大,以后说不得还会有大型宴会,便干脆解了神仙殿的封,换名黎卿殿,亲自提写了匾额,以示对黎老将军的荣宠。

黎老将军知道后也没有特别高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不过他也没有不高兴,那些小鱼小虾不足为惧,也就是以后麻烦一些罢了。

众臣分桌而坐,皇帝,黎老将军,禹王,瑞王,端王,定国公,孙太傅,周太尉,武安侯于一桌,一桌十人,特特空出了一个位置。

坐这儿的都是人精,各自猜测空出的位置要作何用处。

皇帝端坐首位,镇国公坐于皇帝左下侧,那空出来的位置便是镇国公左侧。

皇帝看向镇国公,温声说:“今日黎爱卿的女儿也在吧,朕早就想见见这位女英雄,不如让她过来坐可好?”

皇帝都发话了,镇国公哪能不给面子,便回:“小女性子鲁莽,不太识礼数,若是一会儿有冲撞之处,还望皇上不要见怪。”

皇帝不在意的摆摆手,“无妨,无妨,爱卿之女性子直率,爱卿莫要用规矩束缚了她。”说罢便吩咐多福去传黎静水。

镇国公在心里头嘀咕,他肯定是舍不得用规矩去束缚闺女的,不然也不能把好好一个闺女养的这么放荡不羁,当街就能耍流氓。

这边黎静水也很忐忑,不知道皇上突然叫她过去要做什么,多福公公一直是笑眯眯的表情,也看不出什么,问又不敢问。

一时又怕礼数不到位会给爹爹惹祸,她从小没了娘亲,一直在爹爹身边长大,每天净撒丫子到处野了,况从未见过皇上,哪里知道见皇上是个什么章程。

多福公公看出黎静水有些紧张,有心和这位献个殷情,便细声安慰道:“黎姑娘不必担心,皇上脾性温和,好相处着呢,就是叫您过去看看。”

“哦。”黎静水干巴巴的应了声,心里还在琢磨等会儿的礼节,应该就是和刚刚在承安门前一样吧。

正想着呢,就到了,多福公公鞠了个躬,“皇上,这便是黎姑娘。”

桌上九个人俱都向她看来,皆是目光如炬,黎静水心中一慌,扑通一声便跪在了地上,叩首唱道:“叩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所有人面上一愣,附近桌子的官员也都望向了这边,什么情况这是?

镇国公则是闭眼不忍看,太他娘的丢脸了,一大把岁数,老脸往哪儿搁?

皇帝反应过来,“快快请起。”,又凌厉的看向多福,沉声喝道:“多福!”

多福一个激灵,赶紧弓腰去扶黎静水,“黎姑娘,您快起来。”心中欲哭无泪,他哪里会想到堂堂镇国公的女儿,竟不懂礼节,而且跪的速度太快了些,他都来不及阻止。造孽啊,这下子肯定把镇国公得罪了,皇上那儿也讨不了好,好想哭。

黎静水惴惴不安的站起来,几位大臣和王爷极力忍着笑,皇上扫过几人,用眼神威胁了一番,然后温和的对黎静水说:“黎姑娘不必行此大礼,随意一些,像在家中用饭时那样即可,快坐到你爹爹身边去。”

黎静水局促的走到镇国公身边坐下,僵硬的对皇上笑笑,非常小声的问她爹:“爹爹,他们是不是在笑我?”

镇国公瞟了黎静水一眼,没好气的说:“少说话,多吃菜!”

估计自己还是做错了,黎静水委屈的“哦”了声,便端正坐好。

端王咳了一声,微微一笑,“本王久仰黎姑娘大名,今日终于得见,甚是直率可爱。”

黎静水不自在的笑笑,“多谢王爷夸奖。”

禹王高深莫测的瞥了端王一眼,嘴角几不可察的露出一抹讽刺的笑容,又很快隐去。

他故意用调侃的语气说:“听闻此次黎姑娘于战场上共斩杀东蒙三员大将,小兵更是不计其数,可爱这个形容词三弟用的怕不是特别恰当,依本王看英姿飒爽极为妥帖。”

黎静水被夸的有些尴尬,哈哈哈干笑了几声,谦虚的说:“我就是有膀子力气,再加个运气不错而已,不值当什么的。”说完继续僵硬干笑。

她平时里自在惯了,真是不适应这样正儿八经的氛围。

一旁孙太傅皱了皱眉头,有些不喜,一个女儿家不在后宅好好待着等嫁人,却上个什么战场。再看看这不修边幅的样子,女儿家当笑不露齿,端庄大方,这位笑的恨不得后槽牙都能看见,真真是不成体统。

这要是他的孙女,腿都得给打断。

孙太傅这人最是重规矩,为人古板,极为固执。

武安侯,官拜司徒,他倒是对黎静水非常感兴趣,怀化大将军单北是他羽下一员猛将,武功也是非常了得,但是败在了图塔塔手下,还搭上了一条腿,前不久他却收到消息,图塔塔竟被黎静水给斩杀了。

武安侯探究的看向黎静水,面上和善的笑着,“黎姑娘过谦了,战场上可不是运气好就行的,别人也就罢了,听闻呼儿木手下的左前锋图塔塔也是黎姑娘的刀下亡魂,老夫很是好奇黎姑娘是如何斩杀了图塔塔的?”

这事儿不止武安侯好奇,大家都好奇,皇帝也是一脸兴味的说:“朕也很是好奇,黎姑娘快同我们说说当时的情形。”

说到战场拼杀之事,当下黎静水也不觉得不自在了,来了劲儿,眉飞色舞的讲了起来,“当时情形,敌我双方僵持不下数月,一日,爹爹派出了一小支先锋部队,仅八百人,带足了战鼓,军号等物,往河清山山谷行军,一路故意用战鼓、军号等闹大动静。河清山山谷四面环山,仅一个小出口,爹爹说要给呼儿木我方引他们去山谷来个瓮中捉鳖的错觉,那呼儿木果然上当,留下图塔塔及两千士兵驻守军营,亲自带领余下数十万士兵围住了山谷出口,想将我方活活困死在山谷里”

说到兴起之处,黎静水兴奋的站起一脚踏于凳子上,狠狠拍了下桌子,“那个孙子......”话音刚落反应过来,面前这几位可不是军中战友,面皮一紧,糟!说秃噜嘴了。

皇帝,王爷及各位大臣也是目瞪口呆,即便是他们也不会说出孙子这个词,更别提现在是从一个姑娘的嘴里听到的了,虽然这姑娘传闻很彪悍,但是实在想不到会彪悍至此啊。

镇国公面上发黑,摇摇欲坠。

黎静水有些讪讪,她在军中习惯了,一兴奋就没搂住,当下吸了吸鼻子,默默放下腿坐回去,端端正正坐好,冲大家不好意思一笑,厚着脸皮继续说道:“那个呼儿木怎么也不会想到山谷中只有八百人,而后爹爹便趁机带着我们直攻敌方军营。当时图塔塔也确实厉害,在双方差距那么显著的情况下,敌方好多兵将都直接投降,即使是不投降的也没有了斗志,一杀一个准儿,只有他,越战越勇,竟杀了我方上百人。”

说到这黎静水惭愧的笑笑,“当时我与许多人一起围攻他一个,也没能将他拿下,后来我点了一支小队一起对付他,转移他的注意力,我则躲去他的背后,跟着他动,等了近半个时辰才等到一个破绽,斩下了他的头颅。”

顿了顿,黎静水又补充道:“斩杀图塔塔后,我方卷走了敌方所有粮草,呼儿木没了粮草和图塔塔,很快便被爹爹拿下了。”

众人听的认真,俱都入了迷,一边叹服镇国公运筹帷幄,一边佩服黎静水确有本事,真真是虎父无犬女。

皇帝啪啪啪拍了几下手,连赞三声“好,好,好。我夏邑有黎家父女是我夏邑的福气,是百姓的福气。”

皇帝发了话,众人也跟着说好听话儿,得了皇帝的夸奖,黎静水心里美的不行,傻呵呵的乐着,露出八颗大白牙。

镇国公端着一副荣辱不惊的样子,实则却是是不敢再轻易嘚瑟,怕一会儿又被那小丫头片子打脸,有这么个闺女日子不好过啊。

禹王和端王却是暗地里直嘬牙花子,禹王是荣贵妃的儿子,皇长子,自小努力,文武双全,母妃得宠,是皇位的种子选手之一。

另一位种子选手是端王,皇后的儿子,嫡子,虽然皇后不是非常得宠,但还算受皇上敬重,且皇后的娘家相当厉害,乃是定国公府,没错,就是桌上坐着的定国公。

定国公府是几百年的世家嫡支,鸣钟食鼎,定国公又官拜太师,当朝一品,而禹王的外祖只是几十年前的一个状元,因为有一个当了贵妃的女儿,才爬到从二品京兆府牧,哪里比得了定国公。

双方各有各的优势,又各有各的劣势,于是都打起了黎静水的主意,一品天策上将军的女儿,而且是唯一的女儿,自己也有战功在身,说不得以后就是个女将军,娶了黎静水相当于娶了镇国公手下整个黎家军,多划算的买卖。

只是这黎静水比想象中更彪悍,武力值也更高,万一娶回家后一言不合就揍人怎么办?打又打不过,休又休不得,说不定稍稍冷落就会被镇国公请去喝茶......

还是从长计议吧。

瑞王就没那么多弯弯绕绕了,他双眼亮晶晶的盯着黎静水看,一脸的崇拜,真是太帅了,没想到女子竟也能做到这种地步,再想想他自己......算了,不提也罢。

当下由衷夸赞道:“黎姑娘好生厉害。”

黎静水咧嘴嘿嘿乐着道了谢。

皇上轻拍了几下桌子,“好了好了,故事也听了,好听话也说了,都吃起来喝起来吧,不要拘着,今日爱卿门都得尽兴才是。”

众人回是,纷纷开始向皇帝和镇国公轮番敬酒,边吃边喝好不快活,最后都是醉醺醺的回了家。

延伸阅读

佳运加盟  http://www.a-aabyss.com/yril.shtml
佳运渔具专门生产、经营火炬、鱼网、竹篱笆、竹拉网、庭园装置等各种竹制品。我司将“以消

uCoser 漫装加盟  http://www.a-aabyss.com/u5kg.shtml
一、COSPLAY服装市场分析1、cosplay在日本uCoser漫装就是根据COS

大课堂网校加盟  http://www.a-aabyss.com/ss04.shtml
大课堂网校加盟_公司简介大课堂网校是广州大课堂教育公司旗下的在线视频教学网站,依托大

蒙养加盟  http://www.a-aabyss.com/ad8u.shtml
蒙养保健褥是一家从事植物保健褥产品的高科公司,公司集研发、生产、销售保健褥系列产品为

慧安明视力保健加盟  http://www.a-aabyss.com/gpzs.shtml
慧安明视力保健加盟品牌采用三维视觉训练系统采用3D变频视力训练技术是现代眼科领域里的

温尔思加盟  http://www.a-aabyss.com/djom.shtml
浙江温尔思家纺有限公司创建于1989年,是一家专职从事床上用品研发、设计、生产、销售

汉潮加盟  http://www.a-aabyss.com/dne1.shtml
汉潮车饰以深厚的文化底蕴和巧夺天工的工艺,衍生了典藏精品和车用香薰两大主题。出众是一

爱摄影儿童摄影加盟  http://www.a-aabyss.com/uamk.shtml
爱摄影主要以拍孕妇照和宝宝照为主,占地面积近200平米,在一高档小区里面,出门就是公

雷瓦电器加盟  http://www.a-aabyss.com/b777.shtml
Riwa雷瓦创办于2000年,在意大利设立海外研发及服务中心;为欧洲、美洲以及亚太地

禧福珠宝加盟  http://www.a-aabyss.com/nrbj.shtml
禧福珠宝(集团)有限公司是香港专项珠宝人士张婉仪家族拥有的一个实力雄厚私人商业集团.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海贼王之无限果实第三章

    摄政帝女决定了的事情,自然不容再更改,即便小皇帝万般不情愿,还是让钦天监的人夜观星象,为颜空选了个良辰吉日。如果皇姐非要娶个男人回来,那最好是由他亲自挑出来的,长得好看不要紧,关键是性子要温顺听话,野心越小的那种越好。颜空是不知道自家弟弟心里头是怎么想的,她也不关心。毕竟是她选男人,最终还是得由她来

  • 我偷吃了人参果后在线阅读第二节

    我和张公躲进墓边草丛中,彼此不说活,静等女鬼回来,一晃几小时后,女鬼还是没回来,张公沉不住气了,坐起来说:“太闷了,小钟,我们聊聊天吧”于是我两开始聊天解闷。我问张公:“大葬山这么多坟墓,有没有好坟墓?”张公说:“从风水的角度来说,由于人多坟杂,朝位各异,相互破坏,没有好坟墓,一座好墓葬地要具备很多

  • 洪荒:签到就变强!第2章在线阅读

    既然选择航空公司,那我还是从事之前的N航航空公司,中国三大航空之一。我先把自己的简历,放在N航的官网官网招聘信息上进行投稿,然后。N航网站会进行筛选。没几天我便如愿以偿的得到了N航官网的回复消息,网上简历已顺利通过。耶,顺利。接下来就准备去面试啦,N航的官网招聘信息让我去广西桂林那边去面试。感觉又回

  • 在偏执的他头上撒个野之第七章(7)

    他手上没松,程音也垂着眼没敢动,可余光里男人的视线定定不移。这样的安静持续了大概十几秒,到程音渐渐有些扛不住。她眼睫微微颤着,考虑要不要将自己不动声色后退,让下巴脱离他的魔爪,男人忽然开口了,语气依旧意味不明。“长得还是挺好看的。”“……”傅景泽说完,便起身去了办公室里面的休息间。望着他走去的背影,

  • 秘境探险录在线阅读第二章

    那长袍道人便是上清派掌门人“道剑子”杨羲。杨羲虽年过五十,但步态如飞、稳健自如,他收起道玄剑,捋着长须道:“妖魔邪道,围攻一个后辈青年算什么本事?我今天就要替天行道,铲除妖魔!”神咒教忽见上清天师杨羲从天而降,个个吓得不敢出声。李弘作揖笑道:“杨天师别来无恙啊。”杨羲一向对神咒教在江湖上为非作歹而心

  • 从云顶开始当欧皇在线阅读第三节

    “谢景羿你他妈怎么跟个小学生一样。”陆星夜觉得今天的谢景羿不对劲,出奇的欠打,一而再再而三地撩拨她的怒火。就在两人剑拔弩张地时候,上课铃突然响了。玩归玩,闹归闹,陆星夜从来就不是忽视学习的人,尽管她成绩中等,也是凭借真才实学考上了一中,至于谢景羿,听他说是从外市转过来的,可能是天才の陨落,或者是普通

  • 七零小锦鲤出生之三

    腹中胎儿头朝左脚朝右,硬是横在腹中,这种胎位哪怕经脉不碎,怕也是要难产的。孤松池捏着刀往林薇兰脐下三分,由右至左横切而去。这一刀没有伤到胎儿,但是这么大的口子出血肯定是止不住了。“我看见孩子了!”主事的产婆凝着神,刀口刚开她就发现了胎儿的小脚。孤松池听言一惊,稳着颤抖的手放下刀,赶紧伸手把腹中的胎儿

  • 狼行三国在线阅读第5章

    翌日。袁绍点卯升帐,齐聚十六镇诸侯,孙坚不耻于袁术同帐,推辞不出。三通鼓毕,还没等袁绍提议进军,营外军士慌忙来报,“华雄搦战。”袁绍奋然而起,“哪位将军愿意取逆贼首级?”汜水关离关东大营尚有五十里之遥,华雄弃关而出,前来搦战,摆明了没把关东联盟军放在眼里,首次出现在袁绍身边的郑纶不禁心动。袁术好歹想

  • 九窍劫在线阅读第十章

    路星辰心知必须速战速决,势必让他失去理智,失去冷静,作为武术家,自乱阵脚是大事。路星辰有心使用激将法,将那个年轻彻底地激怒,于是道:“朋友,我还没有躺下,更谈不上休息了。”年轻听了更加大怒,狠狠地扑了上来。路星辰不了解这个年轻人的性格,其性格的阴鸷深沉的一面,他一听了他的话后,面上的怒容,反为敛去,

  • 我靠考试升级在线阅读第7章

    感叹了一会,苏羽也不闲着,看着眼前这具尸体。第一次杀人,虽然感觉到很不好,但至少没有见到尸体就呕吐,使得苏羽自己都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有点变态了。强忍着不适,搜刮起来。因为他现在实在太穷了,不说现金一分没有,就是连值钱的东西也没有,倒是有张原主人的银行卡,但是得知道密码啊,自己是魂穿可是没有继承原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