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洪荒:开局获得盘古心脏之萧疏桐叶上

作者:一笑千金 来源:飞卢小说网

萧疏桐叶上

来到这个时代的头几天,我有意无意地将自己禁锢在自己所住的处所周围不敢出去。婴儿

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一声啼哭来源于他的害怕,面对这样一个环境,我与婴儿无异。可是婴儿终究要用手去触摸熟悉这个新世界,我自知已经回不去,那也只能学着去接受。

镜子里映射出来的轮廓模糊又畸形,我几乎将自己的脸贴在了镜面上。最终,放弃。打了一盆水,对着水里的倒影扎了一个半丸子头。这几乎是我能想到的且会梳的最贴近这个时代的发型,来回照了照,发现下面拖着的头发太长,简直邋遢又影响美观。干脆将头发拆了,拿了一把剪子将它修理地只有原来的一半长,重新扎起来。来回照了照,又修理了一下,才满意地点点头。

又打开衣柜看了看,有几套好像是儒家的“校服”,现在穿出去已经不合适了,剩下的几

套男装看大小也应该是子往留下的。我挑挑拣拣地看了一看,摇头叹道:“看来这个子往还

是个古代贫困生。也罢,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不改其乐。若她平时就是这么个节俭的

人,我穿得体面出去,反而给大麻烦落下口实,况且,我此刻身上一个铜板也没摸着,纵使

有了,也不懂得它的换算方式……这样一想,我要学的东西还真多,譬如他们的礼制、文字、

度量衡、交通规则……天呐!我在现代寒窗十五载,大学生活还没过够,现在又要重新学起

嘛~”我趴在榻上,哀嚎一声。

我走在去闻道书院的路上,此刻院内学生正在上课,时不时传来读书声。古人的读书声和

现代的人读古文不一样,现代的人没有这样的语用环境,也没有学过音韵训诂,读起书来毫

无感情。他们的读书声,抑扬顿挫,不及细听真的很像在唱歌。我想起教我古代文学的那个

教授老头,也是这样,摇头晃脑,故意将几个字变调拖长,那些文字传递了千年的魅力一下

子跃然纸上。

一片梧桐叶打着卷从我脸颊划过,这条路两旁栽满了梧桐,红得像可以滴下血来,可惜现

在已经入秋,梧桐叶相继凋零。我一抬头,只能看见残叶和斑驳的天空。倒是这条路,已经

被梧桐叶覆盖成了一片红色,相较树上的,倒是地上的景色更值得人一看。

我继续向前走去,故意用脚去踢地上的梧桐,听它们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我抑制不

了脸上的微笑,并加快了脚步。“刺啦刺啦”的声音愈加明显,回响在这条路上。这是我来

到这个世界第一次发自肺腑地笑,这条路太静了,此时此刻唯一能陪伴我的就是脚下的梧桐

叶,你们就算冻馁,就算凋零,尚且可以互相陪伴,葬在一处。我生而为人,却比这个世界

上任何一个人都要孤苦无依。我突然停下,“刺啦刺啦”的摩擦声戛然而止,被我踢起的梧

桐叶伴着尘埃悄然落定,四周一下子又变地静谧无声。我微低了头,脸上早已泪如泉涌。因

为这样的思念跨越了千年,竟比生死相隔更要孤助无依。

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只修长白净的手,握着一块叠得方正的灰色手帕。我蓦地抬头,对上

颜路的眼睛。我从未见过有人对我露出这样的眼神,是怜悯、是安抚、还是鼓励,仿佛在这

样镇静的眼神之下,我为它可以抛去一切。

我接了帕子,胡乱在脸上揩了一把。勉强挤出一丝笑,扬了扬手中的帕子:“多谢了!我

会把它洗干净还给你的。”

他摇了摇头:“不必。”

我的表情突然一僵,心里向被泼了一盆冷水,皱眉说道:“连你也嫌弃我么?”

他又摇了摇头:“不是。”

我的眼泪在眼眶里打转:“你们小圣贤庄的所有人,都看不起我是一个女子,认为我不配

和你们一起学习,我当着整个院子的人撞了柱子,连我自己都是一个不惜命的人,你们就

更加看不起我,要撵我离开了。”

他看了我好一会儿,淡淡笑道:“你大可不必这样。”

“什么?”

“我说你大可不必这样,子往,小圣贤庄并非看不起你,只是这是祖师爷的规定,师兄一

方面看你可怜,一方面又绝不肯为你一个人打破规矩,只要你答应不再在院内学习,事情绝

不是没有转圜余地。子往,你相信我,没有人看不起你,你不必将我们所有人看作是想要赶

你离开的坏人。”

我怔怔地看着他,如果说他对我伤中的照顾是出于一个医者的人本主义关怀,那么这几句

发自肺腑的话则是我来到这个世界感受到的第一丝温暖。

“颜先生,谢谢你……”

“当……当……当……”我回身看了看闻道书院的方向,梧桐树的尽头隐隐传来人谈笑风

生的声音。我转过头对颜路嫣然一笑:“颜先生,我这就去找师尊,我不要再拖下去了。”

“等等,我和你一起去。”

这是我第一次踏入闻道书院,里面的布局严谨,纤尘不染,让人不禁肃然起敬。我好奇地

左顾右盼,恨不得将这座两千多年前的高等教育学校的教学楼尽收眼底。颜路回身看了看我,

“子往,是这里,不要跟丢了。”

“嗯嗯,好!”我最后摸了摸院中的大钟锤,这么重,那个每天撞钟的人得多大的手劲,

这份差事不容易,肯定很累。

他走到一扇紧闭的房门前,突然停下脚步,回身看着我。我会意,整了整衣冠,朝他点了

点头。他敲了敲门,里面传来一个雄浑严肃的男音:“谁?”

“师兄,是我。我带着子往来见你。”

里面静了片刻,不一会儿,门被“吱欸”打开。我惊得睁大了眼睛,开门的不是别人,竟然是那个大麻烦!

他见了我,眼中闪过一丝促狭,含笑看着我俯身朝颜路做了一揖:“师兄,请。”

我的脑袋顿时“轰”地一声炸开,原来他就是我想要投靠的张良张子房!我本欲刻意拉拢他,谁知得罪的第一个人就是他!

我这下是骑虎难下,若是他是一个记仇之人,以他“谋圣”之名,我只怕难以留下了。可转眼颜路已经走进屋里,只得期期艾艾跟了进去。

儒尊伏念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一身黑黄衣袍,生得儒雅端庄。他放下手中的竹简看了我一眼,皱眉道:“你这是什么表情?”

“‘人亦有言,进退维谷’,大概说的就是子往这样的表情了。”

完了完了,他果然记仇。

伏念看了看张良,又看了看我,眉头皱得更深“你的头发是怎么回事?”

“呃,是……是子往之前做了些傻事,差点酿成不可挽回的后果,我想把头发剪了,寓意‘从头改过’。”

“简直胡闹!怎么说你也在庄内学了一年多的先贤经典,怎么会不知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这句话,若说要找一个悔过的方法,什么要不得,偏偏摧残自己的头发。这样做,如何对得起生你养你的父母?”

“儒尊教导的是,子往知错了。”

伏念的神色微微平静:“也罢,你不必再叫我儒尊,横竖,我们留不得你。”

“我知道伏念先生不会容我再在庄内学习,我只想说一句,孔老夫子一生所求,不过‘仁心’二字,所要建立的社会,也是一个人人得以自足的大同社会。伏念先生留不得我,于这乱世之中,我不过是一介孤野荷萍,不知什么时候就触底而死了。孟老夫子曾云;‘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若我真的遭遇不测,伏念先生每每思及我,难道不会心有愧恧么?”

伏念低头沉吟半晌,问道:“你适才所言孔老夫子想要建立一个大同社会,何为大同?”

我一愣,背道:“‘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伏念先生,我失去记忆,堪算半个废疾者,希望伏念先生也可以让我有所归,有所养。”

伏念听后,久久不语,我转过头看看颜路张良,前者低头沉吟,后者只是将眼睛放在我身上,含笑打量。我自觉气氛不对,暗暗盘算着。突然想起,是了,《大同》出自《礼记》,虽辑录的是孔子言行,但后世流传的都为汉代的《大戴礼记》和《小戴礼记》,此刻怕是连他们听也未曾听过的。

自觉失语,连忙急急将话题岔开:“闻道书院前的路都被梧桐叶覆盖了,伏念先生若不嫌弃我是一个女子,便派我去那里扫梧桐叶吧。等秋季过去了,我还可以扫雪去冰。若是没什么好扫的了,我还可以跑腿、洗衣服。正所谓‘君子不器’,我可以不再踏入闻道书院学习,我可以留在庄内自力更生。”

“你们两位的意见如何?”

“子往伶牙俐齿,我想说的,她已经可以为自己辩白。”颜路笑看着我道。

“子房呢?”

我看着他,不知他会如何回答。

“近日来,院中弟子多有向我替她求情的。所引经据典的决不亚于今日子往所言,若是将她赶出去,的确有违夫子原意,只怕引起弟子不快。既是她已经答应不再学习,不如将她留下吧。不管如何,究竟是师徒一场。”

伏念一手稔着竹简上的韦编,一边沉吟了一会儿,继而抬头道:“那你便留在庄子里吧,将梧桐叶扫了之后,院子里扫地浇花这样的小事也留给你去做,其他杂事,我们原有人安排着,你不必操心。这样,一来你大伤初愈,不会太辛苦;二来,留给你的活虽然简单,但也绝不轻松,庄子里从不养富贵闲人。你听明白了么?”

“明白了!”我喜不自禁,连连答应。

“子房,我将妥善安顿她的事情交由你去办。”

“子房明白。”

我回身瞥了瞥他,实在是不知他究竟为何愿意帮我。不过转念一想,既然已经可以留下,日后还会不知他的意图?现在暂且顾不上,大概以后见了他,还是得存三分敬畏,七分提防的了。

出了闻道书院,我长吁一口气。想起半个小时之前的自己,真真是“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如今得以留下,再看眼前的梧桐树,都是可爱的了!

“你终于可以继续留下来,难道不感念一下我和师兄替你求情么?”张良从背后走上前来,笑意吟吟地看着我。

我转身,看见他们一前一后走出了门。颜路依旧背着手,步履沉稳,面带笑意。

“当然感念!颜先生先替我说话,是雪中送炭,而张良先生随后也替我求情,更是锦上添花。子往在此谢过!” 说着,像模像样地做了一揖。

“‘雪中送炭’、‘锦上添花’……这八个字倒是别致有趣,只不过听似意思相近,仔细品味,意味可就不同了。”张良笑道。

我见心思被他琢磨透,不绝有些尴尬沮丧,只得道:“今日所为,可还算得上是‘窃德之贼’?”

“我说为何死活不肯感激我,原来还是为当日之事恼我。我既说你‘德之贼’,你也回了我一个‘人之患’,我本就是老师,还平白被你说了一句‘好为人师’之过,我初听时的确有些生气,可后来回去一想,也觉得你这人十分有趣,也便不再生气,今日在大师兄面前替你求情,还跑到你跟前巴巴地讨情,姿态已经放得足够低,便是这样,你还不肯原谅我么?”

我一听,“噗嗤”一声笑出来:“你说我有趣,我还觉得你这人倒是有趣得很。你既然生气,当时骂我几句,纵使不过,再打我两拳,也就是了,横竖我也打不过你,怎么反倒像个孩子似的回去自个儿生闷气?生既生了,还自个儿开导自己,到最后,反倒为我求起情来。不过呢,你这性子,随情而往,率性而为,真真是魏晋名士风流,不错!很对我的胃口!”

“既是这样,不如就此做个朋友。”

我巴不得和他缓解关系,几分真心几分假意,笑道:“好啊,正所谓‘相逢一笑泯恩仇’,你若不嫌弃我的身份微贱,我们便做朋友!”

我与张良两人握手言和,偶然回头,见颜路正笑意晏晏地看着我们。我趁他没发现,讪讪收回目光。

延伸阅读

凡迪皮具护理加盟  http://www.mittelalternetzwerk.com/f55.shtml
皮具护理属于新兴行业,在未来的5-10年之内,皮具护理技师将成为炙手可热的技术人员,

天锦加盟  http://www.mittelalternetzwerk.com/xrt1.shtml
天锦十字绣在中国拥有很过40家分店与2个分厂,我们的湘绣销往国外30多个,全厂拥有3

巴珀加盟  http://www.mittelalternetzwerk.com/ym91.shtml
巴珀渔具主营海竿、台钓竿、手竿、渔具配件、外贸渔具、海钓用品等。公司秉承“顾客至上,

欧美龙洗衣加盟  http://www.mittelalternetzwerk.com/blk1.shtml
四川美龙洗涤服务有限公司汇聚了国内品牌策化业和洗衣行业的高素质专业人才,为加盟商提供

皇家加盟  http://www.mittelalternetzwerk.com/xvq1.shtml
杭州唯我擦鞋有限公司是一个各省市擦鞋、皮革护理品牌,公司在国内有多家加工工厂,产品及

鹰兽防护用品加盟  http://www.mittelalternetzwerk.com/6eus.shtml
鹰兽防护用品隶属于温州市来利斯安全防护用品有限公司成立于2003年,位于温州市。隶属

福瑞德调味品加盟  http://www.mittelalternetzwerk.com/bfyk.shtml
福瑞德调味品加盟详情黄骅福瑞德番茄制品有限公司是番茄酱等产品专业生产加工的有限责任公

城隍珠宝加盟  http://www.mittelalternetzwerk.com/gocj.shtml
上海城隍珠宝有限公司坐落于上海市豫园商圈的城隍珠宝创建于1996年。公司凭借企业前身

联华快客加盟  http://www.mittelalternetzwerk.com/62b0.shtml
联华快客便利店成立于1997年11月28日,系联华超市股份有限公司全额投资的子公司。

帝臣加盟  http://www.mittelalternetzwerk.com/aeb9.shtml
帝臣汽车用品总部是汽车用品、汽车用品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十六中异闻录之阿狗之仇不过夜,废敌抢劫(第二更)(2)

    寂静辽远的荒漠,遍地狼尸。褐色裘袍被鲜血染红,叶昊傲立天地之间,脚下踩着狼王。这一刻他的表情分外冷厉,双目中似乎蕴含着尸山血海,无尽煞气。砰!脚下劲力纵横,猛虎般壮硕的狼王头颅直接爆碎。……眼前的一幕幕轰然消散,叶昊的意识重新回归到现实中。他的面前,出现了三个人。这三个人在叶昊的记忆中,并不陌生。因

  • 网游三国:副职业宗师第十章在线阅读

    没几日,庐陵王便派人送来了厚重的聘礼。看着聘礼,杨府上下皆未见欢喜,毕竟如今的庐陵王已不同往昔,能成为皇帝的机会已然是越来越渺茫了。“庐陵王这个时候,送来聘礼,在有心人眼中,恐怕,我们已经是昭然若揭地站在庐陵王这边了,毫无退路可言啊!”杨廷安对着身旁的大夫人,叹息道。“庐陵王如今再无胜算可言了吗?”

  • 武警突袭第5章在线阅读

    周峰知道的这些信息虽然不是星空中的全部。但也算普及了基础常识。在加上联想到之前卢正金问自己机甲的事。这么说,自己炼制的机甲已经勉强达标一级水准了?岂不是自己现在的身份地位就要高人一等了?周峰开始无限意…淫…正在周峰遐想连篇时。“大哥哥,你是几级战士修为啊!我听爷爷说你炼金术不错,修为应该也不差吧!”

  • 神级大导演之夺冠,琼华盛宴(1)(7)

    混乱又虐心的周末总算过去,周一,姜婠婠简直是迫不及待地回到了工作岗位。“琼华宴”已经紧锣密鼓地开赛,作为珠宝圈中备受瞩目的盛事,同事们津津乐道,有着与有荣焉的骄傲。小王毕业就在这里工作,刚做了一年,对未来还有着灼热的追求和幻想,在网上看了看最新的报道,眼中洋溢着明晃晃的上进之情:“我给自己定个目标,

  • 【暮光+HP+克苏鲁神话】杀死夜莺(上卷)在线阅读第六节

    陆小凤是个闲不住的人,送了李寻欢往北去后没几天,他也就在这江南呆不住了,江湖上最不缺的便是新鲜事,今天听说苦瓜大师的素斋又做出了新花样,明天又听说珠光宝气阁新进了一批好货,红珊瑚足有三尺高,价值连城,一桩桩一件件勾得他本就野的心长了草似得痒,扭头跑到仲彦秋的酒馆里拎了两壶酒,斗篷一披就没了踪影。他是

  • 寻仙路在线阅读天才还是白痴

    001章天才还是白痴高寒迎风卓立,昂首望向那无尽的苍穹,清冷的星光透过大气层外的各种粉尘离子之间的空隙直直的照射下来。一颗流星倏地从那云淡星稀的太空里爆发出璀璨的光芒扑了下来,在夜空中划出一条长长的白线。紧接着又是数十道耀眼的光芒划过夜空!天上一颗星对应着地上的一个人,一颗流星划过星空就代表着一个生

  • 重生之仙君归来第10章在线阅读

    “秦局长好!郑局长好!快里面请!”冯大队长恭敬的上前问好,反贪局郑局长在县里那是赫赫有名的实权官,谁不认识?谁又敢不认识?接着,郑局长先走进了办公室,随后是秦副局长,然后是冯大队长,最后是于大宝,进门的顺序是很有讲究的。进入办公室后,三人各自的坐下,秦副局长和冯大队长分别坐到单人沙发上,在这间办公室

  • [综/刀剑]一心求死的剑仙刚来就被怼?

    “卧槽,这是哪儿?”突然睁开眼的沈苍生一脸惊愕的看着自己身上的盔甲和放在床边的冲锋枪。“真穿越了?我靠,不会吧,网上不是说那是闹着玩的吗?”他一下子从军营中很常见的行军床上爬起来,还是满脸不可置信的打量起自己。“我这是什么身份啊,话说穿越不都是穿到古代吗?看我这身打扮是穿到了未来?”不过一向心大的沈

  • 九天术士之我还是放不下他

    我依旧还是放不下他,我原以为我可以的。我觉得我需要远离他,只要不看见他,我就可以很开心的生活,我可以做我自己,我可以无限的疯狂肆无忌惮开心快乐的活着。走在马路上的我,仿佛一具行尸走肉,眼泪不小心从我的眼眶中溢出,我连忙抬起头看着天空,我绝不能哭,绝对不能。“大河向东流,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就这样,我

  • [综电影]邪神反派日记来自圣光团的追杀

    走出赛丽亚旅馆白武总是感觉心里有些不安稳,不知道这种感觉从何而起,他打开地图朝着格林之森的方向走去,突然感觉身后有杀气传来,猛地一回头只见一个一身黑衣的女子遮着脸,手中拿着一把十字架砸向自己,白武一个后跳躲开了对方的攻击,只见十字架没有击中落在地面上,砸出一个小坑。“好强的力量。”白武脸色瞬间就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