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玄幻:我被全服悬赏了在线阅读第二章

作者:魔者大人 来源:飞卢小说网

早晨,唐皓有时候喜欢自己一个人躺在村庄后面的山上。在他的旁边长着一片娇滴滴的山茶花,一阵清风吹来,把花淡淡的清香吹入唐皓的心里:“多让人舒服啊!可惜就要回去了。”他站起来舒展筋骨,看向自己的村庄——唐花村。

唐花村的村民正在为三年一度的鲜花祭神活动做准备,忙得不可开交,鲜有村民出入村口。在离村口不远处的哨卡上空无一人。

哨卡是用竹子搭建而成的,在哨卡的顶部挂着一个警钟,一条系着警钟的绳子被放到接近地面的位置。只要拉动绳子,警钟就会响起。

向远处看去,一个摇摇欲坠的孱弱身影向哨卡走来。当身影走近点时,可以看见是一个衣衫褴褛,头发凌乱的少年。他拖着沉重的身躯一步,两步,三步……缓慢地靠近哨卡。越接近哨卡,越能看清楚少年,苍白的脸庞,毫无血色的嘴唇和满身的刀伤。

即使少年遍体鳞伤、摇摇欲倒,但他的双眼还是那么的灼灼有神,死死的盯着越来越近的绳子,就是从哨卡垂下来的绳子。对于他来说这不是一条普普通通的绳子,是一条决定他能否存活下来绳子。终于,他来到哨卡处把将要倒下的身体倚靠在哨卡上,然后艰难地抬起那只如万斤重的手死死地抓住绳子。下一刻,他用尽全身的力量拉动绳子敲响警钟。当——当——当——!钟声响起,少年终于将沉重的身体放下,顺着哨卡的竹子滑倒在地,昏迷过去。

正走回家的唐皓突然听到警钟被拉响,心里害怕起来,加快脚步往家里跑去。原本唐花村所在的吉安镇是一个平静的地方。大概在三年前不知从哪里来了一群盗贼。这群盗贼轻则到村庄寻衅滋事,重则杀人掠夺。曾有一次,盗贼不知道从哪里得到郑家村最强五行者——郑杰离开了村庄的消息,盗贼的二头目带着一众小弟杀进郑家村,掠夺村里值钱的东西,还好村里的五者顽强抵抗,才能拖到郑杰的回来。虽然,郑家村最后击退了盗贼,但是郑家村还是伤亡惨重,财物损失严重。郑杰望着战后的家园,心里无比痛心。经过这一劫,他完全意识到唐花村唐容天从一年前开始就不停地在各个村庄游说他的一个计划,我们吉安镇要建立一个组织来抵御盗贼的入侵,并且共同培养更多强大的五行者,为以后歼灭盗贼做准备。我们不能再像以前一样各顾各的修炼,完全拒绝和其他村交往。因为,当盗贼足够强大的时候,我们还是老样子就会很容易被盗贼逐个击破,到时候吉安镇就会变成可怕的地狱。

后来,经过郑杰和唐容天的努力,吉安镇成立了一个组织——防护组织,这组织是一个抵御盗贼和各村民外出活动时可以到组织里聘请五行者做保镖。

能成立防护组织对于唐容天来说这是一个好的开始。

钟声响起,唐花村村门快速的被人关上。同时,在唐花村的围墙上马上出现了九个手拿弓弩的人,箭在弦上,他们用警惕的眼神扫视村外。

唐花村里面。一个身披竹甲,腰间佩戴一把柳叶刀,威风凛凛的站在二十人前,命令道:“唐雷,你立马带上五人有序地指挥、协调村民撤到避难所。其他人准备跟我出去迎战。”唐雷本想有话对唐容天说的,但撤离村民到避难所是当务之急,他不敢耽搁转身带上队员前去执行任务。

避难所的前身是个洞穴,之所以选择这个洞穴建造成避难所最重要的一点是里面有一个地下湖,解决了村民在避难时最基本的饮水问题,在里面的食物都是村民每家每户在特定的时间上交给村长,再有村长统一收集然后储存到这里,让村民在避难时不用挨饿。

村民排着队被唐雷和五位防卫队员护送到避难所里面后,唐雷顶着要被严惩的情况,急切的跑向唐容天。

在唐雷前去撤离村民的同时,唐容天带着防卫队来到村门前问:“有没有发现盗贼和可疑的人?”

围墙上的一个中年男子回道:“并没发现山贼,只有一个人躺在了哨卡旁。”

王冠比脸色有点凝重,思考了一会儿,问:“能不能看清这个人是谁?”

“目标比较远,而且脸没朝向我们,不清楚是谁。”

“好!开门——!”在唐容天的命令下,村的大门被人打开。五位举着盾牌的防卫队员先行出去,再次确认四周安全后,唐容天做了一个手势,队员以五人一小组分别向四周散去。

一个身体健壮,身后背着一把斧头,气喘吁吁地来到唐容天身边。按照平时的演练,这时候的唐雷应该是和村民一起,保护村民。而不是像现在这样,站在唐容天身边。但,唐容天并没责骂唐雷,而是和他一起走向躺在哨卡边的人。

当唐容天和唐雷看到昏迷的少年瞬间,都露出疑惑的表情好像在问,这人不是唐壹,那唐壹去哪里了?

唐壹是唐雷的弟弟,他们是由他们奶奶一手带大的,就在前不久他们的奶奶去世了。唐雷非常伤心,从此之后心里只有一个简单的想法,就是和弟弟好好的生活。

唐容天从腰间取出一个小竹筒,手拿竹筒向空中发射出一束黄色烟火。正在唐花村四周查看的防卫队队员听到“嘭——”的一声,向空中望去,黄色的烟火,顿时个个面色担忧,因为这颜色的烟火表示:有村民失踪。每组的防卫队各分出两人去寻找失踪的村民,其他的队员继续检查周围环境是否安全。

唐雷站了起来说:“我也去找。”唐容天说:“去吧。”

唐容天先仔细观察了一圈哨卡,并没发现打斗的痕迹。他再次蹲在少年旁边,检查了一番,说:“伤得真重啊。”他站起来正要叫人把少年先带回村里疗伤的时候,迎面来了两位行色匆匆的队员。其中高个子的队员说:“唐队长!河边有发现。”

“发现了什么?”

“盗贼的尸体。经过初步判断,他死了没超过两个时辰。”

“是怎么确定死者的身份是盗贼?”

高个子队员有点自豪的回道:“有一次,我在护送村民进城时遇到了五个盗贼,其中的一个虽然是擅长使用水之气的五者,但还是被我的火焰剑所伤,就是现在死在河边的那个。”

“记得那么清楚?”

“在那次的交战中,我把他的一只耳朵给斩下来了。”

王冠必思考了一会儿,从腰间拿出刻有“领”字的玉佩交到矮个子队员手中说:“你先把少年带进牢房。然后,拿着我给你的玉佩进到避难所,告诉村长危机解除了,村民可以回到村子里。最后,请唐大夫看看少年的伤。”

“知道,我现在去办。”

王冠必对高个子队员说:“走,我们去河边。”

河边的草丛上有一条被人用身体压过的痕迹,沿着痕迹望去,一个防卫队队员正在看守着现场,旁边的盗贼死得让人脊背发凉,不敢直视。四肢流出的血渗出衣服,流得满地都是。最为可怕的是,透过胸口中间的伤口可以看见地面被血液浸泡过的土地。王冠必望向胸口处的窟窿说:“盗贼的对手是个恶魔。”突然,他双眼一眯,伸出两指捏起盗贼胸口处的粉末儿搓了搓,再闻了闻问,“这伤口附近的粉末儿是什么 ?”

原本站得离尸体比较远的高个子队员靠了过来,看向盗贼胸口处的伤口:“是啊,怎么这么多粉末的?里面好像也有。是不是地上的尘土,弄到伤口处了?”

唐容天摇摇头说:“不是。伤口处的颗粒状明显大一点,搓起来的感觉也非常硬。不知道是不是盗贼的对手撒的?”

“这对手将一个毫无还手能力的对手玩弄于鼓掌之间不止,还在死后的盗贼身上撒上一些不明粉末儿。这个人真的非常变态,丧心病狂。”

唐容天拍了拍高个子队员问:“为什么说玩弄于鼓掌之间?”

高个子队员指着地面的血迹回道:“这条血迹一直带到我们去到一个泥泞的地方,盗贼应该是从那个地方开始被人挑断了手筋,一边流着血一边往河边的方向跑。”

他带着唐容天来到了他所说的地方。

唐容天顺着脚印的方向往回走。再往前是一片树林。他皱了皱眉说:“确实,前面的地方没有血的痕迹。盗贼应该是在这里被人挑断了手筋。不过,怎么回事?从地上脚印的大小和深浅,都只能说明当时只有一个人。”

“盗贼的对手会不会是天之境的强者?”

唐容天深深吸了一口气,并没回答队员的问题,而是站在刚开始有血液旁边的脚印上,并不是同脚印一个方向,而是反方向。然后,他面向树林,直直地走向树林。他一边走一边仔细地观察外围的树。一段时间后,他对队员胆大心细地分析了起来:“从血迹来看盗贼确实是从那片较为泥泞的地方开始被人挑断了手筋,因为后面的地面并没有血迹。之后,盗贼非常害怕的往前跑,才弄出两种截然不同的脚印。而他的对手站在后面的树上看着他跑,”说到这里,他指向一棵树,“他的对手一个纵跃,树枝断裂掉到地上。树枝上还有一双不怎么明显的脚印。他跳过了这一片泥泞,一直跟在盗贼身后,直到靠近河边,他无情地挑断盗贼的脚筋。失去手脚活动能力的盗贼犹如虫子一般在地上扭动身体妄想着可以逃离恶魔的爪牙,这才在刚刚的河边的草丛上留下一条痕迹。最后他的对手直接打穿盗贼的胸口,捏碎他体内的五行精核。直到现在,盗贼留下了一双惊恐万状的眼睛,死不瞑目。”

唐容天把手掌横放在眉前,遮挡正午的阳光:“这里也没什么了,回去吧。”

当唐容天他们回到河边的时候,唐雷已经蹲在盗贼尸体旁:“怎么死得那么恐怖。”

唐容天看见唐雷能到这里说明他的弟弟唐壹已找到了,关心的问:“唐雷,你弟弟没事吧?”

唐雷站了起来,指向前方:“就在前面河边的地方找到了他。当时他已经昏迷不醒了。我立马把他带回了村里让唐大夫看看,经过初步诊断,唐壹是使用五行力量过度才晕到在地的。”

“使用过度也不会晕这么久啊?警钟响起到你找回唐壹,差不多有一个时辰了。”

“我也向唐大夫这么问。他的回答是:‘这是初步的检查,要再仔细看看才行。’之后,我得知发现了盗贼的尸体,就赶来了这里。”

“看到盗贼的尸体有什么想法?”唐容天问。

“盗贼的对手还没找到。村民会有危险”

“这是一个大问题。看来只能等唐壹醒来,问问他值守的时候的情况了。”唐容天深深吸了口气,说:“把盗贼尸体带回去,给唐大夫检验,看看能不能从中得到什么线索。”

延伸阅读

恋银饰品加盟  http://www.teamgeronimo.com/bhaj.shtml
LOVEIN恋银是成都景和商贸有限公司旗下品牌之一,始于2008年,经过9年的创新发

古利亚加盟  http://www.teamgeronimo.com/d9v2.shtml
古利亚女装生产加工各类时尚女装,自产自销模式的厂家,也代销部分总公司的外贸余货。产品

快乐星猫儿童密室加盟  http://www.teamgeronimo.com/uynp.shtml
星猫——贝克街主题密室,是南京儿童主题密室,是根据儿童年龄特征设计的一套具有互动性、

西麦宝宝加盟  http://www.teamgeronimo.com/h13.shtml
西麦宝宝是上海润素日化有限公司旗下品牌之一,主要经营婴幼儿护肤、洗护用品。西麦宝宝针

北清状元课堂加盟  http://www.teamgeronimo.com/guyo.shtml
暂无

净衣坊洗衣加盟  http://www.teamgeronimo.com/bcl3.shtml
净衣坊洗衣加盟详情英国净衣坊洗衣连锁集团成立于2003年初,于2004年5月通过上海

垭康加盟  http://www.teamgeronimo.com/xh8g.shtml
垭康毛绒公仔总部是毛绒玩具、毛绒公仔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

GRIFFIN国际英语加盟  http://www.teamgeronimo.com/6e8b.shtml
GRIFFIN国际英语成立于2005年,拥有过硬的师资团队,先进的服务理念,螺旋式上

硒施汰加盟  http://www.teamgeronimo.com/yqr7.shtml
硒施汰节能涂料优势1、广阔的市场发展空间;2、可持续性的巨大利润空间;3、投资少,回

埃尔莎干洗设备加盟  http://www.teamgeronimo.com/gda7.shtml
◇全封闭干洗机性能:全进口意大利埃尔莎洗染集团生产的第五代全系列干洗机。埃尔莎洗衣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飞卢小说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毒医本色在线阅读第四节

    开了个头儿以后,接下来的交谈就变得顺畅了许多。薛雁声又询问了越朝如今是谁在位,年号又是什么。“现在是延和元年的九月。”沈正泽慢慢地开口,“叡(ruì)帝在位的第十二个年头。”“第十二年?”薛雁声疑惑地歪了歪脑袋,在位十二年,但是今年的年号却是元年,“他很喜欢改年号吗?”他可一点儿也不喜欢总是改年号的

  • 踏江行观音的等级掉落了!

    这一次观音似乎有些坐不住了,脸色微微一变,声音也变大了不少:“唐玄奘休要放肆,切勿怠慢了佛法。”“非也,非也……”江流儿摇摇头,又继续道:“佛祖割肉喂鹰,天道不以少而论多,不以多而论少。正如那狼要吃羊,乃天性,要裹腹充饥,你要救羊,就要让狼饿死。你如不管,羊又觉得你对他不平了。”“若是羊吃草。草木也

  • 天河洗刀策在线阅读第8节

    “你们是什么人?”秦辂盘坐在地上,身上仿佛流淌着一条金色河流。这般虚幻景象,反而让几个漂浮的灵魂不敢上前。“你别乱动,识海初辟,最容易反噬。”最左边一个戴着眼镜穿着长袍,显得不伦不类的灵魂说。最右边一位衣着华丽,气质非凡的女性灵魂接话:“夺舍还能开识海,真是头一遭,气运了得呀。”这话令秦辂诧异,自己

  • 嘤嘤怪与总裁受第一章在线阅读

    路晴可回到家时已经筋疲力尽了,到处投简历,好不容易才收到一份面试通知。屋里没有开灯,细听之下居然有女人的声音从卧室传出来,晴可以为自己听错了,轻轻地又走近了些。“好了,别闹,晴可待会儿回来发现就不好了。”娇媚的声音清清楚楚的传进晴可的耳朵。晴可一个激灵,周身像是跌入寒冰里,一片冰凉,先前的疲累也一扫

  • 帝国往事第9章在线阅读

    陆宇网咖不知为何今天的人少的可怜,似乎都是说好的一样,都跑去对面刚开的阳阳网咖。耀凡洗着盘子,透过玻璃望向隔壁的网吧,心里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五味杂陈,只可会意不可言传。“阿凡,最近婆婆身体怎么样了?实在不行,你今天就去看看吧,反正这个网吧今天应该没有什么收入了。”老板望了望四周,只有少数的人在上网,

  • 极品兵王俏总裁在线阅读第3节

    黄尚闻言立刻往前冲去,原来发出尖叫声的人是林婶,林婶此刻正惊恐地看着自己田地里的大蝗虫。从林婶手中拿过锄头,黄尚对着正在啃食蔬菜的大蝗虫直接招呼了过去,他连忙把大蝗虫弄死,然后冲向自己的田地。可是已经太迟了,田地那几棵尝试种植的黄瓜,已经面目全非。这时,黄尚的爹妈赶了过来,看到这田地里只剩下残枝败叶

  • 红楼之咱们组队吧在线阅读第6章

    负责?负责?负责....张浩然觉得十分的不可思议,这TM什么年代了,难不成这小妞儿还是初吻?额...我也是啊。“这个...终身大事需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哈哈哈,我与姑娘萍水相逢,刚才只因情况危急,才多多冒犯...”张浩然准备打个哈哈先将少女稳住再说。“我知道我丑...你是不是嫌弃我啊...”不料少女听

  • 所亡之壹零

    巨怪走路缓慢而迟钝,高大的影子被火光拉长,可以看见它渐渐从右侧走廊靠近。臭袜子混合着无人打扫的公共厕所的臭味浓郁得令人窒息。哈利下意识地向后退了两步。事情果然开始脱离控制了……看来事先做出最坏打算也不是没有预见性啊……在巨怪完全出现在哈利所在走廊的那一刻,哈利暗自叫苦。对付巨怪最好的方法是以魔力为依

  • [综]幻影移形之第二章(2)

    阮流君再次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潮湿幽暗的陷阱洞里,那陷阱洞一人多高,阳光从洞外投射进来,晃的她微微眯了眯眼,她坐起来呆了一下,以为之前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个梦,什么李四什么直播……可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指,伤口已经完好如初,胸口戴着的绿色萤石一闪一闪的亮着光。怎么回事?她不是在李四的屋子里……换脸吗?她忙

  • [综影视]当悲剧换了一个主演之第四章(4)

    李伯“嗯”了一声便自顾自的写方子去了。妙提转头无措的看着知语,伸手扯了扯她的衣袖,希望她能阻止李伯。那样子看得知语心酸不已,拍拍她的手,示意她放心:“尼师放心,这是郎主吩咐的。”妙提心像是被热水烫了一下,暖烘烘的,眼眶微热,谁不想好好活着呢!手指微微颤抖的松开知语的衣袖,攥拳放在膝上,她决定往后日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