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正文

审判之锤之砸场子

作者:一曲浊歌 来源:纵横中文网

她的肤色的确白的病态,涂抹上浓艳的水粉和青螺黛后,这种美丽便像是沙漠里流过的甘泉,勾动人的心魄,却又脆弱而单薄,不知是否会在瞬息之间支离破碎。

额前的碎发遮挡住她的神情,但冀临霄知道,那一定不是什么安详的神色。而当他看清了那揪心的神色时,他才惊觉,自己竟伸手将她散落的碎发拢到了她耳后。

尴尬的把手收回来,一片赤霞笼罩脸孔,冀临霄想松开她,又怕她会掉到地上去,只好就这么抱着,努力把视线搁在远离她的位置。

想起从前也曾因为突发事件,搀扶过义父家的干女儿,还被那小妮子故意吃豆腐,软绵绵赖在他怀里。当时他甚是不满她的恩将仇报,凶巴巴的命令她老实跟着他去找郎中,不许对他动手动脚。

而现在他抱着夏舞雩,却感到所有感觉都和那时不一样,身体竟隐隐有些燥热,视线也像是被看不见的蛛丝牵引着,总想拐到她身上去,这真是一种痛恨自己的心猿意马却又欲罢不能的矛盾感。

无意中瞥见她锁骨下的那半朵花形的刺青,冀临霄的脑海中浮现出两个字:

罂粟。

***

连夜的雨不曾停歇,满城淅淅沥沥,间或有寒鸦的悲啼。

夏舞雩自回到软红阁,就被安置在自己的房间里休息。一层层的帘子隔绝了床榻和外面的光线,整间屋子黑的伸手不见五指。

醒过来的时候,夏舞雩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了。手心下滑腻温软的衾被给她很熟悉的触感,她用指腹摩挲过衾被上的绣花,不敢相信这竟是她自己的床。

她回到软红阁了?她是怎么回来的?软红阁现在还被贴着封条吗?

很多问题相继涌入脑海,夏舞雩弯腰摸到绣鞋,蹬在足上,摸黑找出火石,点燃了烛台。

这里真的是软红阁,她自己的房间,所有的帘幕都被放下来了,窗户被遮得牢牢的,没有任何光线照射进来。

夏舞雩托起一盏烛台,走到窗边,小心的将窗帘撩开一个小角。外面黑漆漆的,窗纸上都是模糊的水迹,还能听见雨水滴打的声音和远处打更人的高唱声。

看起来,她这一觉睡到晚上了。

忆及晕倒之前的事,便能猜到是冀临霄送她回来的,她在精神异常的时候也许做了什么伤害他的事,她有些记不清,也有些愧疚。

不管怎么说,这次是她拖累御史大人了。

托着烛台,将置于室内的其它烛台一一点燃,奢华的闺房总算明亮起来。夏舞雩放下烛台,焚香净手,随着清心提神的熏香缓缓满溢在室内,有人敲响了她的门。

“请进。”

来者是老鸨,显然是见到房间里亮灯就来了,还送来了晚饭。

夏舞雩正好有事要问她:“是御史大人送我回来的?”

“……是。”老鸨神情忧郁的说:“姑娘今天不该在外面跑啊,明知道今天可能会犯‘旧病’。”

“没办法,晓月书院那么多孩子,不能不管。”夏舞雩说罢,拉了个椅子出来,示意老鸨坐下,又给自己也拉了个椅子落座,“敢问妈妈,软红阁现在可还贴着封条?”

“已经撤了,你回来没多久,京兆尹衙门那边就过来撤掉封条了,听说是御史大人说服了京兆尹衙门。”

御史大人竟还做了这事?夏舞雩有些没想到。

她再问:“十天前是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京兆尹衙门要查封软红阁?”

老鸨的眼底闪过一丝薄怨:“还不都是若情那丫头做的好事。”

“若情?她做了什么?”夏舞雩没有想到。

老鸨说:“她瞧着你不在,就想把你的生意抢过来,也不管那些命妇尚还盯着我们呢,成天招摇的不行。这下好了,那些曾经迷恋你的官宦们全捧她去了,这些日子她海赚了一笔,也教那些命妇又盯上我们,告到京兆尹衙门那儿,把软红阁给查封了。”

“弄巧成拙,实在不聪明啊。”夏舞雩听得哭笑不得。

“可不是么?要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我早将她赶出去了,这种善妒的货色,我最是看不上。”老鸨越说越生气。

夏舞雩刚醒没多久,脑子发懵,想东西多了就觉得脑仁疼,也不想再管若情的事了。嘱咐老鸨一句“看着她点就是”,便拿起竹筷夹菜吃。

她已饿了许久。

可还没能吃饱,就听见房外寻芳客们的喧哗声有些奇怪。往日里寻芳客们吵吵闹闹的内容都是差不多的,却不像现在这样,净是一个男人哈哈大笑的声音,且这声音还有点耳熟。

夏舞雩正要仔细听,房门就又被敲响。敲门的姑娘都没得到她的首肯,就推门匆匆进来,慌里慌张道:“织艳姐姐,不得了不得了了,软红阁来了个麻烦的家伙!”

“麻烦的家伙?”夏舞雩挑眉,不解的问。

姑娘气鼓鼓的说:“我还从来没见过这种人!跑到软红阁来,用三百两银子包下三个姐妹,却是和她们在大厅里打马吊!那人倒是能耐啊,回回等着姐妹们给他点炮,胡了一把又一把!三个姐妹把那三百两银子全给输回去了,就改变策略不给他点炮!谁知那人接下来居然回回自摸,连东西南北中发白都能自摸,结果还倒赢回两百多两!织艳姐姐你看看,这到底是哪里来的泼皮,是隔壁青楼派来砸场子的吧!”

“你别着急,我去看看。”夏舞雩安慰了她,这便起身过去。

她怎么觉得,姑娘口中那痞子的行事作风,甚是熟悉呢?

走出房间,夏舞雩朝一楼大厅看去,一眼就看到一张四人桌子上满桌子的马吊,软红阁的三个姑娘各坐在南北西位,跟东位那男子打得如火如荼,没一会儿又传来姑娘们的唉声叹气,和那男子自摸后得意的笑声。

“哥又赢了!小娘子承让、承让!来来,把钱给哥!都不许耍赖啊!”

夏舞雩的唇角抽了抽,这声音,这口气……

她加快步子沿着楼梯走下去,随手扯过老鸨手里的绢帕,如软风似的踱到男人身后,冷冷一笑:“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个把青楼当*坊的糊涂人。我说公子你赢的也够多了吧?就别为难我这几个姐妹了,让我来陪你*个几局可好?”

男子在看到夏舞雩时,眼睛立刻就亮了,笑道:“好啊好啊,正好鄙人也想换个东西玩了,小娘子请上位,先说好鄙人可不会手下留情哦。”

“公子且放马过来就是。”夏舞雩小手一挥,绢帕悠悠落在男子的面前,如下战书。

三个姑娘盼到救星了,连忙逃离*桌,顺便把桌上的马吊连着桌布一起兜走。

夏舞雩给老鸨使了个眼色,老鸨立刻拿来两人用的*具,放到桌上。软红阁的寻芳客们原本就有好些都是冲着夏舞雩来的,这会儿一见她出现,就两眼发直的围过来,不到须臾,就将*桌围的水泄不通。

“*大小,如何?”夏舞雩笑问。

“随意随意,鄙人听小娘子的。”对方乐呵无比。

夏舞雩心里无语的很,还得装出为软红阁出头的样子,全力以赴。

众人就听他们骰子摇得响,一局又一局,夏舞雩乌发披散,唇红如血,始终含着莫测的笑意,与对方不断周旋。

“小娘子你不厚道啊,怎么还出老千。”

“公子你没出吗?你可回回都在出。”

“喂,有本事咱来局不出的。”

“是你出千出不过我,现在耍赖没用,我还是头一遭见着有人卑鄙到从青楼女子身上赚钱的,更没见过有谁像公子这样,玩个马吊还局局都偷换牌。”

男子被戳到痛脚,五官都发皱,将骰子朝后一扔,啐道:“切!哥不玩了!钱都给你!”

夏舞雩接住他抛回来的钱,转手就抛给那三个姑娘:“收好了。”

“谢谢织艳姐!谢谢织艳姐!”姑娘们连连道谢。

夏舞雩莲步走到男子的跟前,盯着他,冰冷的眸底闪过一丝狡黠,笑问:“既然公子不玩了,那是不是该离开我软红阁了?”

男子眉头一竖,昂头道:“哥才不走!哥要上你房间喝酒去,记得给我拿两壶好酒!我要帝京最有名的‘纸醉金迷’!”

说罢,竟是大摇大摆的走上楼梯,推开夏舞雩的房门,进去了,就这么走进去了……直接看呆了在场所有人。

夏舞雩拾起散落在桌角上的绢帕,执着绢帕朝楼梯走去,在路过老鸨的时候,顺手将绢帕还给她,然后在众目睽睽之下淡定的回到自己的房间,还关上了房门,把自己和那男子关在了同一间屋子里。

众人面面相觑。谁能告诉他们,这是个什么情况?

那男子眼下已经坐在了闺房的桌子前,从衣襟里拿出双老木头筷子,兴奋的吃起夏舞雩没吃完的饭菜,吃的狼吞虎咽。

夏舞雩在他面前站定,一手撑着桌面,一手叉腰,柔软的身段斜斜靠在椅背旁,侧目瞧着男子,冷笑:“应长安,你有毛病是不是?”

延伸阅读

阴阳师战国物语在线阅读归  http://www.jarmack.cn/ur9c.shtml
夜,“子夜”内。从一下飞机重新踏上祖国国土的那一刻起,韩子衿就知道,她这一生注定了是

[瓶邪] 张起灵!你的瓶盖掉啦!在线阅读第9章  http://www.jarmack.cn/pgdw.shtml
修宁打开机器,处理掉沾血的载玻片,清除记录结果,检查一遍准备卖掉。转眼又该吃晚饭,时

天元灭魔传第5章在线阅读  http://www.jarmack.cn/u2o2.shtml
东澜城魔元学院连心湖。坐落于魔法系和元气系中间,两个爱心形状的巨大湖泊把魔法系,和元

妖话连篇之蛛儿之第一章(1)  http://www.jarmack.cn/d062.shtml
洛初依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手指却在手机上快速的点击着。屏幕中,短发萝莉慢悠悠的追着前

[死神+fate]悬崖上的蓝染花之一个人的旅行  http://www.jarmack.cn/6z1t.shtml
我带他来到了房顶,这里没有人,我已经气的浑身直发抖了,很大声的说道,“我已经跟你说过

悠然飞升记在线阅读第十节  http://www.jarmack.cn/pi6u.shtml
第九章。冰心,危险系的Trump(王牌)!{早知道刚才就不净化了凸=。=凸。By冰心

轩辕传奇2在线阅读第2节  http://www.jarmack.cn/btbj.shtml
镇灵石,传闻乃毛家千年至宝,可以令魂体附体重生。千百年来,百鬼无不趋之若鹜用尽各种手

诸凡在线阅读第五节  http://www.jarmack.cn/lp5.shtml
裴烨走到一半,红灯亮起。他蓦然回过神,这才想起自己干了什么蠢事。迈出去的脚步停了下来

毛绒绒在修仙界在线阅读第九节  http://www.jarmack.cn/ssi7.shtml
期末考试出成绩那天,申小深和庞冲约好了一起到的学校。两个人都绕了点路,现在距离学校几

[魔道祖师同人]云梦犹在卷刃的环首刀  http://www.jarmack.cn/a97u.shtml
“嚯嚯.....”一名衣衫褴褛的中年男子正低着头静静地磨着刀。刀即不华丽,也不名贵。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无敌系统穿异界第10章在线阅读

    …………………………………男生厕所里……………………………敏哲拨通了君晨至的号码。“嘟…嘟…嘟…喂?”君晨至接通了电话。“哥,那丫头现在正堵在厕所门口呢!她好像不太好惹啊!”敏哲边通电话边打转,眼看就要上课了。“哈哈…什么?她在那儿干吗?”君晨至好奇的笑出了声,心里觉得韩孝尹真是个绝版顽皮鬼。“这还

  • 九曜封魔传雾妖乱

    无论任天兰怎么喊怎么摇,任昙魌就是醒不过来,也许是冷,也许是惊吓过度,抽泣着的任天兰不久之后也晕倒在了旁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的任昙魌好像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里的自己好像成了什么首领,带着一把行似柳叶的刀杀敌人的千军万马之中,而对方首领手中却拿的是一把金光闪闪的宝剑!相比之下,自己是处于劣势

  • 从包租公开始做大佬之秋岚哭了(8)

    夏林走出校门,感觉一身轻松。王凯正等得着急,一看到夏林,赶紧从人群中挤过来。“林哥,这儿呢,这儿呢!”王凯递给夏林一瓶冷冻的饮料,自己也拿另一瓶拧开瓶盖,抿了一小口。夏林接过来,一口气咕咚咕咚喝光,把瓶子扔进垃圾回收箱。“怎么样?考得怎么样?”王凯眼巴巴看着夏林。“嗯,我感觉不错,就等一个星期后的高

  • 追梦狂刃之第四章(4)

    人本质是他自身经验的产物,一旦将他放进经验以外的环境中就会不知所措。因为那超出了我们的理解能力。把老鼠放进迷宫里,它们会迷惑的打转,会在经过的地方左嗅右嗅,它们觉得自己一直在向前,但怎么又回到了原地?老鼠只会困惑,人的问题就严重的多。人的问题在于他试图理解他感受到的一切,将它固化为经验。但两者并不兼

  • 枯叶城的崛起系统升级

    胖子他们几个人已经早早回金崚城去了。相信不久之后,一切正式工作就开始运作了。回到苍岩山的别墅当中,李峰开启了跃迁系统。恍惚瞬间,又来到了小行星上面。只见整个基地的外围,都闪烁着淡淡的光彩。所有的灰尘都被清扫一空!连仓库的合金墙壁都更加坚固了一些!“科技树已经升级到2级,请宿主及时查看!”虚空的巨大科

  • 少年问仙录之第十章

    “我喜欢你,请你和我交往。”在国见毫无预兆的示爱发言下,金田一张大的嘴巴足以塞下一盒牛奶,然而就在他要发出尖叫的同时,又听见国见用极为冷静的音调说道。“这句话要连着说才可以,所以前面的两种发言,不管是谁,全部拒绝掉就可以了,他们都不是认真的。前者只是想要倾诉自己的感情,并没有在乎你的想法,这叫做自私

  • 江湖不挨刀之第八章

    在地下停车场里,乔瑾把已经睡着了的林若曦交给司机,司机将林若曦抱进了车中,乔瑾有些生气地关上车门,正要打开副驾驶座的门,就发现不远处的顾城楠和组合的队长康俊皓。“小叶你先上车等我,我去和城楠哥打个招呼,”说着正要转身,又立刻转过头,“看好若曦啊!”司机小叶点点头,“好的我知道了,会看好林小姐的,乔姐

  • [全职]叶神是女生在线阅读有发现就要去

    王闯回到自己的吊脚楼,又弄了一点吃食。刚才那点粥真的太少,一点感觉都没有。就那样的碗,起码也得四碗。开启电脑后,又开始一整天的地图对比。这地图跟现在的地图时间相差几百年,几十年稍微有点变动,几百年就是十几个大变化。要想找到,那真是水磨工夫,以及一些小小的运气。历史更迭中,还是这山是变化最小的,河道变

  • 争霸高武在线阅读第九章

    “晞晞……”俞涵坐在沙发上,对着正在逗猫的余未晞低喝道:“你什么时候和封影帝搭上了?!”“搭你□□。”余未晞把糯米放进盒子里,戳了戳糯米的小脸蛋。怎么看着那么没精神,病恹恹的,难不成是因为怕生?年糕手搭在纸箱边做鬼脸想要逗糯米开心,但是糯米缩在角落,“可是我看你们俩刚才都很不对劲啊,没搭上你们这么开

  • 一念仙魔诀在线阅读第一节

    金秋十月,寒意已日渐冷冽,可却也挡不住丰收的喜悦,此时正值傍晚时分,夜幕渐渐来临,东河谷村内外出辛勤劳作的农民才依依不舍的纷纷从田间返回。不远处,坐落在连绵群山脚下的东河谷村内,袅袅的烟雾从散落在田间的农舍里陆续的散发出来,显然是那些留守在家的女人为自己外出劳作的丈夫准备晚餐,真是好一片温馨和谐的田

hCxbunj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