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仙侠小说 > 正文

救赎列车在线阅读第四节

作者:见青莲 来源:晋江文学城

Chapter 04

邋遢好几天,热水澡洗去大半疲乏。阮念初换上了阿新婆婆的白纱笼。

屋里没有镜子,她不知道自己穿着这身衣服是个什么造型,只觉得,偏大了些。不过衣物干净,无异味,颜色也浅淡雅致,总聊胜于无。如今这处境,今天不知道明天在哪儿,只能既来之,则安之。

她拿起干毛巾,推开窗,看着夜色擦头发。夜风中,可以看见空地上的火光,少年们三五成群,喝酒的喝酒,*钱的*钱,整个营寨就像一个缩小版的酒池肉林。

阮念初的目光变得有些迷茫。

人死了就什么都没了。所以,还能活着就是好的。如若有朝一日能逃出生天,那大概会是她这辈子最大的幸运。

这么想着,阮念初愣愣出神,半刻,又露出一个苦笑。抬手准备关窗,却忽的,察觉到来自窗外的视线。

她微怔,扭过头,数米外的水缸旁边蹲着几个牛高马大的男人。他们边抽烟,边交头接耳地说着什么,偶尔看她一眼,那眼神,说不出的下流猥琐。

阮念初心头骤慌,眼神却冷几分,捏紧毛巾,“哐”一声把窗关严。

外头立刻响起阵笑声,还有人对着紧闭的窗户吹口哨。

她红了眼,努力抬头盯着天花板,咬紧嘴唇,把眼泪往回憋。这里就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窟,留在这儿死路一条,她一定得想办法逃走。

但附近的八个雷区……

阮念初想起那人的警告,心沉到谷底。就在这时,外面有人凿门,砰砰砰一阵响。

她瞬间回过神,胡乱抹了把脸,深呼吸,过去把门打开。

是厉腾。

他短发湿漉,垂在额前的几绺还在淌水。顺着高挺鼻骨往下滑。上身只穿了一件黑色军用背心,胳膊露在空气中,肌腱分明,古铜色的皮肤上水珠涔涔,略反光,散发出雄性动物独具的强悍美。

阮念初只飞快扫一眼,便不敢多看了,以为他要进屋,便微垂头,侧过身,给他让出一条通道。

谁知头顶上方传来道声音,沉沉的,很冷淡,“把我打火机递出来。在桌上。”

“哦。”阮念初点点头,把那块方形的金属火机拿了出来,递给他。

厉腾冷脸接过来,什么话也没说,转身就走,几乎都没有看她一眼。可没走几步,背后极低地“欸”了声,音量微弱,语气迟疑,不细听根本察觉不到。

他顿住,侧过头,视线往后扫,依稀瞥见纱笼裙下两条小腿,纤细,笔直,而且白得晃眼。

阮念初咬了咬下唇,闷声道,“你今天晚上还回来么。”

这个问句,无论放在哪种情况,都引人浮想。厉腾微拧眉,终于掀起眼皮直视她。还是没吭声。

阮念初只好解释,“……我等下应该要锁门。到时候,你可能打不开。”那些男人对她不怀好意,他在时,他们不敢轻举妄动,他不在,又是另一番说法。她必须尽可能地保护自己。

厉腾静了静,道:“不回。你自个儿把门窗锁好。”

阮念初点头,“嗯,好。”话说完,她便把门关上了,咔哒一声,从里面反锁。

厉腾在门口站半刻,摸出根烟塞嘴里,点燃。目光隔着烟雾瞥远处,眯了下眼睛。水缸旁的几个壮汉悻悻,摸了摸鼻头,闲侃几句,没多久就散了。

他掸了掸烟灰。一转头,正好看见阿新婆婆从厨房出来,苍老的面容满是褶子纹,慈眉善目。

阿新婆婆主动招呼他,笑着用高棉语问:“对了,那件衣服小姑娘穿了么?”

厉腾点了下头,“嗯。”

婆婆咧嘴,脸上的笑容更灿烂,“她皮肤真白,穿着肯定漂亮。”

厉腾垂眸,脑海中浮现刚才阮念初穿纱笼的样子,微湿的长发披在肩头,莹润的双肩下是纤细的手臂,有种格外楚楚的况味。他面无表情,用力深吸一口烟,“嗯。”

后来厉腾睡在了竹木房的房顶。

头上夜色一望无垠,星空辽阔而深远,他看了会儿,忽然自嘲似的一笑。这鬼差事,真他妈不是人干的。

*

接下来的两天风平浪静。唯一的变化,是阮念初和厉腾说话的次数更少。两人的交流本就不多,通常都处于一个问,一个答的状态。他是这里唯一一个会说中文的人,这么一来,她便连偶尔开口的机会,都没了。

阮念初变得越来越沉默。

偶尔,她会反思自己的前二十年人生。她从出生到大学三年级,一直都是令老师父母头疼的角色,她随意,散漫,不喜欢被约束,高中时认识了些狐朋狗友,差点往问题少女的方向发展。

好在她胆子不大。扼制住这种发展趋势的原因,是她怕生病,不敢抽烟。一干问题少年们见她这么怂,都懒得再理她。

阮念初有时会想,如果自己从小到大都勤奋努力,品学兼优,她的命运大概会很不同。至少不至于因为语言障碍,在被绑架之后,都没办法和绑匪谈谈条件。

她就这样在认真反思和发呆之中,度过了一言不发的两天。

到第三日时,沉默终于被打破。这天,厉腾跟着图瓦出门在外,因此给阮念初送午饭的人,换了一个。

“砰砰”,外头传来敲门声。

阮念初把门打开,一抬头,愣住。门口站着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黑黑的皮肤,大大的眼睛,冲她笑,一口雪白整齐的牙齿在阳光下有些反光,个头和她差不多高。

她微拧眉,视线下移,看见少年手里端着食物。

小少年乐呵呵的,用高棉语说:“厉哥有事出去了,今天中午和晚上,都是我给你送饭。”说着把装食物的碗往她面前一递,“来,还热乎着呢。”

叽里咕噜说了一通,阮念初除了那个“Lee”字以外,什么都没听懂,但也大概猜到他想表达的意思。于是接过碗,有些冷淡地道:“Thank you.”

少年愣住,这才一拍脑门儿后知后觉,抓抓头发,好半晌才红着脸,挤出几个蹩脚至极的英语单词:“Hello……My name is 托里……Nice to meet you!”

虽然发音很不标准,阮念初还是艰难地听懂了。她点点头,见托里这么天真腼腆,内心的警惕和戒备也便削弱几分。

毕竟只是个小孩子,再坏,应该也坏不到哪里去。

思索着,阮念初扯唇,有些僵硬地挤出一个笑,“Nice to meet you,too.”

她长了张妖娆漂亮的脸,之前脏兮兮的分辨不出,洗完澡,显得干净而温和。托里被她的笑弄得不好意思,挠挠头,用高棉语说:“你先吃吧。晚饭我再给你送来,再见。”说完扭过头,一溜烟儿地跑远了。

下午无所事事,她睡了个午觉,睁眼便是傍晚。叫托里的少年果然又送来了晚饭。

这回,阮念初让托里进屋坐坐。

托里还是那副大笑脸,像忽然想起什么,赶忙压低声,用高棉语道:“厉哥今晚估计回不来,你一个住,得注意安全啊。”

阮念初微怔,有些尴尬地笑笑,说的汉语:“不好意思,我不懂你们柬埔寨的国语。”

少年的想象力总是无穷无尽的。小托里自己脑补了一下,想当然道,“虽然大家怕厉哥,明面上不敢对你乱来,但你还是要提高警惕才行。”

阮念初听他又提了一次“Lee”,想了想,道:“Lee啊……和这儿的其他人比,他人还不错。就是太闷了。”

托里继续高棉语:“你长得漂亮,漂亮的姑娘在这儿都危险。不过你放心,以后咱俩就是朋友,厉哥不在的时候,”一挺胸,拍得邦邦响,“我保护你。”

阮念初继续说中文,“嗯,你话就比较多,热闹。”

突的,托里眼睛一亮,“对了!”他拿起一把金黄色的花穗,递给阮念初,还是说的高棉语,“我下午的时候摘了些花,喏,送给你!”

她接过花细细打量了几眼,狐疑,“这是草么?”

托里:“厉哥送过这个给你?”

阮念初自言自语:“又有点像稻穗。”

屋子里,姑娘和少年各说各话,居然也聊了大半天。厉腾就站在门口,看见屋内光线柔和,阮念初的侧脸像笼在一层金黄色的薄纱里,实在是太年轻,几乎能看见皮肤上细而软的绒毛。

星月当空,他抽着烟,听着里头的鸡同鸭讲,忽然无声一弯唇,笑起来。

*

阮念初收下了那束花穗。

她在屋里找到一个缺了角的破花瓶,盛上清水,把花穗放了进去。那花穗一绺一绺,色泽金黄鲜亮,她看着这束花,忽然想起,这种花是水稻开出来的,叫稻花,也是柬埔寨的国花。

阮念初把花瓶放在桌上,单手托腮,仔细观察。她想起辛弃疾的《西江月·夜行黄沙道中》。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稻花象征丰收和希望,古往今来的诗人,都用稻花来寄托内心的喜悦。在阴森寒冷的长夜里收到一束希望,该是个好兆头吧。

她静静地想。

过了一夜,第二天傍晚,令阮念初诧异的是,她又在窗前台子上看见了一束金色的新鲜稻花。她感到很欣喜。后来,在那个叫托里的少年路过窗前时,她扬了扬手里的花穗,勾起唇,对少年说了句“Thank you”。

托里眼神里写着困惑,但还是一个劲儿地挠头嘿嘿,冲她笑。

就这样,从天而降的稻花,连续三天,都未间断。阮念初把花都养在那个破花瓶里。那几束失去了根,但生命力顽强的花穗,竟愈发漂亮。与此同时,她也愈发觉得那名少年善良可爱。

第三天的晚上,厉腾回来了。

彼时,阮念初刚好对路过的托里说完今天的谢谢。厉腾闻言,绑靴带的动作一顿,转眸看她。挑了下眉,“你跟他说谢谢?”

阮念初完全没料到他会主动跟自己说话。她微滞,须臾才点了点头,低声说,“托里每天都会送一束花给我。他很有心。”

厉腾没有笑意地笑了下,什么话都没说。转身出去了。

这一日,照样是夜,照样的星云当空,他照样睡在房顶上。一手拎着个还剩大半的酒瓶,一手把玩那把99式空降兵伞刀,目光穿过黑夜落在未知的远方,神色冷峻。

阿新婆婆坐在厨房门口缝衣裳,忽然,她笑了笑,用高棉语问:“花是你送的,为什么不告诉她?”

厉腾仰头灌进一大口烈酒,阖上眼,语气冷淡漫不经心,“没那个必要。”

延伸阅读

寡妇多娇重新归来  http://www.woniutianshi.cn/dxu3.shtml
时间:翌日地点:千氏集团——业务部“你们听说了吗?端木弦月就是我们的千羽夜总裁!”“

霸天雷神第4章在线阅读  http://www.woniutianshi.cn/yog7.shtml
蜂蜜水到手上了,黎冬还是不知道这位靓仔是个什么身份,但对方的作为已经隐隐让他有了一些

科幻:从爱情公寓开始在线阅读第7节  http://www.woniutianshi.cn/seqt.shtml
“当然,责任心和耐心也是少不了的,鸣人……”白免说着看向了正一脸少有的认真的黄毛小子

浪迹在武侠世界之星辰之河  http://www.woniutianshi.cn/nh4l.shtml
蓝家别墅一楼的厅堂,蓝凌天一身蓝色休闲装,交叠着双腿,悠闲的靠在暗青的沙发上,双手捧

地球弹弓第8章在线阅读  http://www.woniutianshi.cn/bjh4.shtml
靠,峰远白了一眼千百度葬礼后转过头来,直接让五只野狼群体出动,峰远相信BOSS刚才用

来不及说再见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woniutianshi.cn/fz1.shtml
肖艺刚迈入准备大厅便看到站在休息椅上的艾伦用力的挥着手,随即一路小跑到其面前,相互握

武侠之最强空间霸主之苏寒的第一种超能!(新书求收藏求鲜花和评价票)(2)  http://www.woniutianshi.cn/swnc.shtml
苏寒听到突然出现在脑海的声音整个人都蒙了,这什么情况?难道是幻觉?他偷偷的观察周围,

魔道祖师离影之细致观察(8)  http://www.woniutianshi.cn/d7dy.shtml
仔细观察是成就一切的一大因素。——(英国)斯宾塞所谓天才,不过是一种以非习惯性的方式

轮回亿万次之后在线阅读第6章  http://www.woniutianshi.cn/s2z4.shtml
宗正是宗族之内极有名望的老人,这一任的宗正季回一向负有贤名,又是武德天帝的亲弟弟,就

明星奴隶在线阅读第2章  http://www.woniutianshi.cn/bb25.shtml
新助理吗?江落扶着楼梯下楼,问道:“我哥呢?”没想到新助理十分疑惑,问道:“什么哥,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你是我努力的星辰为什么要帮她?

    旁边的妈妈拉了她一下,她顺势就坐了下去,不敢说话了。陆慎行是老爷子最小的一个儿子,跟陆晗晨叔侄辈分也不过相差六岁。虽然这几年一直在加拿大管理分公司,但是陆家所有人对他很是忌惮,包括老爷子都得让他三分。陆慎行淡漠的眼神扫过餐桌上的所有人,声音清冷淡淡的:“不是给我置办的接风宴吗,吃个饭都那么聒噪,是对

  • 重生之嫁个猎户来种田之城主摩根,t-1000机器人(五更)

    “好。”正在保养重力体的红寇轻巧的从重力体中跳了出来笑着说道。在埃隆的带领下,张玄和红寇一起朝灯塔中央电梯井走去。随着大门缓缓打开,一个庞大的深井出现在张玄的面前。刚踏进大门的张玄被眼前的中央电磁炮发射轨道深深的震撼到了。张玄抬头朝上方看去,一道道蓝色的光芒不断的自上而下快算的闪过。“很壮观吧。”“

  • 颜狗爱情故事在线阅读第二节

    虽然发现的早,可是人类怎么可能跑得过黑熊,而且还是我们这样的小萝卜头。“出久!”我听到声响回头一看,发现绿色发的小正太因为跑的太快而摔倒在了地上,而他身后,那只黑熊已经迫近了。爆豪胜己也注意到了,说不害怕是假的,可是他还是义无反顾的往前跑了过去,手掌心的火星噼里啪啦,尽他最大的力量将朝着那只黑熊攻击

  • 盛宠金枝在线阅读第七章

    黎勒说完这句话,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也不等黎渊回应,慌忙带着手下落荒而逃了。等到黎勒的人马离开,黎渊才移开了暗中按着腰侧的手,手掌下的伤口处竟渗透着大片黑色的血迹。一旁的老管家失声惊呼:“少爷!”黎渊重重地咳嗽了两声,自嘲地笑了一下:“惊慌什么,每隔一两日总是要犯的。”倪然抱着

  • 奇传回忆之后!

    “嘛呢?”郭芃昱一开门就看见郭麒麟站在自己门口,背对着自己不知道在干嘛,走上前勾住自家神兽弟弟的脖子“不是说九驰要回去了嘛,你还站在这干嘛?”郭麒麟侧头看着那个和自己有七分相似的面孔,依稀才有了点儿她真的回来了的真实感。两人勾肩搭背的下了楼,高老板,栾云平,岳云鹏,孙越等几个看着郭芃昱长大的人,看见

  • 亏本可以让我成为世界首富之我能修仙?别骗我

    空场上的测试还在继续着,一个一个的孩子上前测试,大家也都看到了郭大冲的变化,也就知道了应该是什么样子,也就带来了一个个的失望。“赵名弼。”村长还在喊。这个孩子也慢慢走到石珠前,将手放到上面,还是没有变化,小孩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村长脸色突的一变,连忙看向身边年老道士道:“上仙,孩子小不懂事,请上仙原

  • 微观修世者在线阅读第八章

    皇帝传召,自然要飞马来见。刘旭带着上百人,前往东都洛阳,一路风尘仆仆,终于到了洛阳城。东都洛阳,物华天宝,虽然此时的东汉已经腐败至极,可是这里却依旧繁华,穷苦的幽州和这里跟本不能比,刘旭带来的那些人,看到东都的繁华,都像是土包子进城一样,看花了眼,而刘旭来到这里,也有些眼花缭乱,心说洛阳就是洛阳,可

  • 看不见的朋友们在线阅读第9节

    夜晚,星月交辉,繁星点缀的天空下,乾坤山脉绵延无边,丝丝冷风从遥远处刮来,尽管有一轮寒月悬在天际,星空下的大地依然给人一种极度阴暗的感觉。山脉边缘,周遭万物早已烧成灰烬,一大堆炭火旁,秦月璃懒懒的靠在小九身上,望着火红的木炭,凝神发呆。别误会,如果小九醒着,她绝不敢那样!通俗的话讲,小九下线了,角色

  • 愿你我可共老(谭宗明×凌远)第9章在线阅读

    永安,觐天王朝国都,取自‘诸神永眷,长治久安’之意,为觐朝的政治文化中心。其地处王朝中部偏东北一点,位于妊州与并州之间,妊河北岸,地势开阔,城墙高大。城中宫阙林立,街道繁华,楼台高阁。城中人口众多,多世族。今日,主街道之上,一匹快马急驰,马上有一兵士手持八百里急报,快速向皇城而行。路上行人纷纷避让,

  • [综]我身为宝石怎么可能跟远古生物谈恋爱第三章

    手拉着两个崽子,延安觉得,她可能理解那些所谓的,带着孩子,独自打拼的单亲妈妈是如何的辛苦。她此刻就是,伴侣都没有,就开始带孩子了,还是带两。两只非人类“孩子”。“荒川你吃鱼就不能自己去湖里抓吗?!我们这里水性最好的不是你吗!”狐妖语气里满满的抱怨。因为被扔下水里捉鱼的,不是延安这个觉得“辛苦”的契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