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霸道总裁 > 列表
霸道总裁
  • “嗯。”我把自己的目光投向了外边,不知道什么原因,此时我竟然有些不敢看他。他也顺着我的眼神看向了玻璃花房外,天气在一个多星期之后竟然已经放晴了,虽然天空中白色的云彩格外的多,但是在云彩和云彩的某个缝隙间还是看到了蔚蓝的天空。外面到处都是湿漉漉的,可能昨晚的那场雨一直到今天早上的时候才停了下來吧!他掏
  • 一个君子,饱读诗书,恪守伦理,从不出入烟花之地是最基本的,在大多数人的眼中,夏巍大约就是这种人。出生在书香门第夏家,长相斯文,风度翩翩,举止言谈随和,许多大家闺秀心悦于他,他的表妹何姝盈也这是其中之一。何姝盈年芳十六,正是春心萌动的年纪,而她时常去夏家玩,一来二去的自然便将一颗芳心寄许在了夏巍身上。
  • 见事情已经办妥,李渊也不想在柳府多留。于是向柳文拱手道:“柳家主,既然事情已经办妥,在下还要回去负命,就此告辞。”“请,不送。”柳文呵呵一笑,大手一挥道。“毅儿,下个月梦儿和然儿大婚,你好呆也算两个小丫头的兄长,可不能不参加两个小丫头的婚礼,就再多留一个月如何?”柳文笑道。当天毅听到下个月两姐妹就要
  • 林天感觉到他一点一点轻飘飘地浮上了空中,身上没有了剧痛。他抬了抬手,踢了踢腿,虽然有种软绵绵的无力感,但是他确信这断了的四肢完好无损了。难道这是自杀福利,身体满血复活了林天无厘头的想着。还没等他高兴完,就被一声惊叫打断了思路。“这里有人服毒自杀了!”有个难民高喊着。林天顺着难民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呀,
  •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张若靖一身高定西装,整个人彬彬有礼的朝王柏松、唐冬雪打招呼,又将来意说了一遍。唐冬雪对张若靖的喜爱显示在了脸上,体现在了行动上,一边和他说着话,一边吩咐厨房,什么金酥脆皮虾、桂花糕、凉粉、各式各样的小点心,铺满了整张桌子。他喝着唐冬雪特意端来的甜汤,嘴里说着巧话,把唐冬雪逗的一笑
  • 第三章丹魔突然从戒指里飘出来一个人,那个人漂浮在空中,身体是半透明,那个人转头看向叶立天叶立天惊讶看向那个人,说道:“你到底是人还是鬼”“我?我即是人也是鬼”叶立天一听这话,脚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几步,同时,一脸警惕看着那个人,而在他身旁的裂地熊也一脸警惕地看着那个人,观察他的一举一动,怕他有什么对叶
  • 一句话发过去,聊天框顶部显示“对方正在输入……”,木耳心里头的酥痒就算抓破了胸口也止不住。那头输入得有些久,木耳的心越吊越高。男神是在写了删删了写犹豫不定吗?男神为什么删删写写那么犹豫?难不成男神喜欢我?莫不是这时候男神在犹豫着要不要表白?天啊男生要跟我表白!木耳忽然清醒过来,旋即感到一阵悲伤:男神
  • 全身覆满青色鳞甲的怪物高约一米,前世被称为青麟蛙兽,是一级怪物中最为难缠的一种,因为它的鳞甲防御极高,普通刀具难以破开,只有枪等强力火力和武器卡牌才能与之对抗。不仅如此,青麟蛙兽的舌头能弹射到一米开外,是一级怪物中真正意义上的捕猎者。青麟蛙兽灵活的跳到前一列椅背上,舌头迅猛的射出,正中旁边过道上一个
  • 七月十四,中元前夜。思旧的人家已经在临街的门口点上火盆,火盆里烧着剪好的纸钱,供还阳探亲的游魂取用,有些大方的人家甚至在大门口摆上了酒肉,点上了白烛。夹着丝丝暑气的秋风扫过,火盆里的纸钱被扬洒向空中,纸钱上燃着的火苗儿将黑夜点亮,却又在转瞬间被漫无边际的黑暗吞噬,璀璨熹微的火光就仿佛是凡俗之人飘摇短
  • 烈日炎炎的对练场上,很快开始了如火如荼的比试。这一次对练主要的目的是基础的体术锻炼,毕竟真正实战的时候没有忍者会傻乎乎的直接站在你的面前让你打,由此一来在一些查克拉耗尽,或者无法使用忍术幻术克敌制胜的情况下,体术作为一门忍者的必修课几乎是必不可少的。而在这次对练当中,只要把苦无横在对方的脖子上促使对
  • 接下来三天中,店里的生意一天比一天火爆,基本上每天的净利润都维持在1.8万元左右,同时张亚楠答应的人员已经招聘齐全,并且还给店里配了一个洗碗的阿姨,算下来,就这个小小的店里就有九个员工,这明显的已经超支了。但是苏浩洋也没有减少招人,只是让张亚楠将招聘的帖子不要撤,如果有人应聘的话继续推过来。“你怎么
  • 月如圆盆一样印在天空上,洁白的月光,照射在大地上,好似给大地铺上一层亮丽的被子。十灵村中一个破烂的石屋内,室内装饰极为简陋,一张床石床,以及一个早已破旧不堪的木桌。石床之上有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盘腿坐在地上,黑色长发披肩,亦*着上身,露出那健康古桐色皮肤,容貌稍有几分清秀,全身被一股淡红色光芒包围,
  • 赵淳熙醒来之后,只觉得头疼欲裂,打坐片刻后才缓过劲来。以后不能再喝酒了,赵淳熙揉着脑袋,一千年后的酒,劲太大了。赵庆元看到姑奶奶醒了,调侃道:“姑奶奶,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你还记得?”起床气加上脑袋疼,赵淳熙面无表情,“有话就说。”“咳咳,”赵庆元清清嗓子,“姑奶奶你这一喝醉就调戏别人的习惯一定要改,都
  • 教室门口站着个面容清秀的少年。班级里方才窃窃私语的声音都停了,所有人都望向这位不速之客。少年穿了件白衬衫,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颗,留着清爽的黑色短发。他的胸口有些许气喘的起伏,一只手还摁在门把上,刚刚那下动静让他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教室最后排,临澜面色苍白的站在原地,掩在厚重刘海下的眸子微微抬起。班上的
  • 灯光下的镌刻下,衬得男人无可挑剔的脸颊更是俊逸。只是此时的他脑袋无力的趴在桌上的手臂中,两只手紧紧握拳。眼角挂着的那颗泪,滑过他半边脸,濡湿的痕迹足以表达狼君霆的伤心,失望,以及隐隐的疼痛。是啊,怎么可能呢?她明明,明明与她有着惊人相似的潋眸,有着一样的生活习惯,就连平日里的言吐也几乎一致,怎么可能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