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穿越小说 > 列表
穿越小说
  • 离糖正在商场买东西。他目前所穿的身体刚因熬夜听剧,多日未曾进水饮食等多种原因导致猝死。所以他收拾完自己,即刻出门为家里的冰箱增添食材主料。商场人多,排了一条很长的队伍。按理来说,人多口杂,商场应该比较喧哗,然而离糖排了半个小时队耳根始终清净。因为不管是排在前头或者后方,所有排队的人都很有默契地戴着耳
  • 叶九思向来秉持着一个信念:自己不开心的时候,要让别人更不开心。于是他步行上了街,直奔京都如今最大的*场——有间*场。远远的看见叶九思,站在*场门口的两个看门人就已经大惊失色。叶九思靠近百步之内,其中一个立刻匆匆忙忙掀开帘子跑进去报信。待叶九思离*场门只差十几步时,*场老板领着一帮人出来迎接,“这不是
  • 治愈术(两千点):普通医疗忍术,免除查克拉控制能力要求。混蛋系统,你这是在嘲笑九尾大人查克拉控制能力低下吗!九尾心痛的兑换了这个忍术,查克拉一动,九条尾巴贴合在水户的全身上下,绿油油的光芒让水户身上刚刚被九尾查克拉烧伤的地方迅速的愈合。只是,唯一有点美中不足的是,查克拉太多导致治愈忍术光芒大放的九尾
  • “怎么,我千里迢迢出差给你带回来的礼物你不喜欢吗?”阮籍天眉眼一挑,硬是嘟嘴装出来了一个可怜巴巴的表情。阮籍天这可怜巴巴的表情并没有让左绵绵动容。反倒是阮籍天手中笼子里的贵宾犬那可怜巴巴摇着尾巴的样子,更让她心软不已。最后,左绵绵还是没有忍住内心的波动。收下了贵宾犬。见到左绵绵没有跟以前一样大发雷霆
  • 齐啸琰是一个人来的,也没联系他,临下课的时候直接站在了窗外。简黎心脏一阵怦怦跳,班里的女生也皆是一阵躁动。尤其是纪彤,对着窗外的人直接俏皮的打了个招呼,“嗨,简黎叔叔好……”齐啸琰眉头一挑,不动声色的点点头,然后转向埋着头收拾东西的某人。叔叔?他嘴角抽了抽,他就是这样跟同学介绍自己的?简黎心里打鼓,
  • 噗!林风没忍住,直接一口水喷了出去,洒的满茶桌都是水,随后才转过头苦笑道:“伊叔叔您逗我玩儿呢?好几个?我现在一个都没有呢!”伊天华拍着林风的肩膀笑了笑,根本没有一丝董事长的派头,当然,这时候也不会对林风拿出什么董事长的派头来。“哈哈,开玩笑的呢。”伊天华笑着说道。林风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感情是在拿自
  • 亚林森特大陆有三个帝国,三十二个公国。它们都有森严的等级划分,帝王或国王、亲王、大公、公爵、侯爵、伯爵、子爵、男爵、平民、奴隶。其中奴隶作为最低贱的人群来说,他们没有自由,没有公平,有的仅仅是最痛苦的非人生活。无论是落魄的贵族,还是权倾朝野的贵族,对于他们来说,奴隶不过是他们手中的“工具”,有的甚至
  • 马智郁觉得自己上辈子一定是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所以现在她才会有这种被疯和尚称为事故体质的人生。7岁以前的马智郁有一个幸福的家,虽然这个家庭并不富裕,虽然她总是被卷入奇怪的案子,但是她每天都过得很幸福。她有一个画漫画的父亲,他总是会在她哭泣的时候摸着她的头微笑,说:“我们智郁啊,应该是‘不要哭’小姐才对
  • 尽管叶幽接下来几日极尽热情地怂恿叶知秋去浴池泡泡,可只要一看到叶幽他们这些新弟子跑去浴池的劲头,叶知秋这人的别扭心思又上来了。别说他前世活得穷,过得糙,可让他在那荒郊野外找个池塘,独自一人洗洗还成,一群人聚在一起,想想叶幽绘声绘色描述的画面,什么可以互相搓个背,那个谁谁谁别看身上没有二两肉,身体可结
  • 谢清川独自一人在御书房练字,难得空闲。却写了好几张都不甚满意。李建福尖锐的嗓音从殿外传进来,似有大事,万分急促。皇帝平时独自在御书房,不得入内。李建福平时都守在殿外,无大事便只能等谢清川自己出来。谢清川搁下笔,准他入殿。李建福迈着小碎步跑上前,扑跪在桌前:“陛下——丞相殁了!”李建福跪着不敢抬头,就
  • 现在本人还是个高中生,但是已经年满十八岁了。那是一个有点冷的清晨,我起来吃了点早饭,准备出去转转,刚到校门口看到一个女孩趴在一个男孩肩膀上哭,我当时有点好奇,这是怎么了,我故意靠近听听,可是什么声音也没有,我感觉应该是有什么委屈吧。我从她前面走过,看看我认识不,意外的事情发生了,她是我的前桌。怎么会
  • 许鹿嫌家里那张桌子有点小了,她想换张大的,看了很久没有中意的。下午下班后路过中心大厦的楼下,先前楼下有家家居城但是关门了,如今又开了,她走进去才发现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以前是家居城,全是沙发桌椅,偏成套的家具。现在里面全成了办公桌椅家具,家居用品也全成了单品,有点北欧风,大多都是中式家具,而且还有大
  • 夜幕像从天外被人拉下,没有月光的夜晚显得格外寒冷与阴森。叶轻沐一时先打消被赶出风寒山的悲伤。他找了些木材生火,对于别人来讲是不用的,因为他们只要以元气罩住全身就可以抵御寒冷,但是叶轻沐修炼才起步,还无法那样运转元气。生完火后,叶轻沐在篝火旁清理出一片空地坐下,脑海中思索着修炼方法,以前不能修炼,索性
  • “我的天哪!这是怎么回事?”一声尖叫打破了深夜的寂静,声音的主人但是没有丝毫自觉,结果直接悲剧了。“那个混蛋!”“让不让人睡觉了!”“是谁!有种站出来,哥保证不打死你!”……瞬间楼上楼下,一片叫骂声此起彼伏,而作为引起一切根源,某人却是脸上比城墙还厚,没有一点羞愧的神色,反而是一股凉意直冲脑门。“我
  • 如果可以,我希望永远也别醒过来。千言万语也描述不出当我睁开眼后看到百鬼丸的心情。更重要的是,我的手居然还放在他的身上。“我到底做了什么...?”我揉了揉发痛的脑袋。生锈的大脑缓慢的开始转动,我在一片混乱的记忆里想起昨天自己跑到了百鬼丸的房间。但我一开始只想看看他而已啊......百鬼丸似乎早就醒了,
第一页1234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