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代言情 > 正文

报告王爷祸妃来袭在线阅读第八节

作者:贫洛溪 来源:小说阅读网

朱筱桐对着文档枯坐良久,什么都写不出,于是她索性关了文档,打开视频网站,找李希幸比赛的视频看。

在此之前,她并没有特别关注过李希幸。《超级声音》的比赛她也只是零零碎碎看了些片段而已。虽然她拒绝了李希幸的邀约,可她却忍不住想要多了解李希幸一点。

她找到李希幸第一场比赛的视频,点开播放。

李希幸刚一上台就非常抢眼。一袭黑色连衣裙,一头浓密的黑色大波浪,脸够白,眼睛够黑,嘴唇够红,背上还背着一把民谣吉他。她美得明艳,且美得具有攻击性。

然而美丽的外表是一把双刃剑,若没有与之相匹配的实力,很容易被人当作绣花枕头一包草。

在李希幸开唱之前,视频的弹幕里就已经有很多质疑声了。

【这比赛到底是选美还是唱歌?妆化那么浓,恶心!】

【直男少说话!这妆哪里浓?用红色唇膏就叫浓妆?】

【看到现在终于有一个长得还不错的选手了。】

【我要是导师,长成这样,不管唱什么鬼样子都让她过啊!】

【我*一百,有黑幕!】

【她要是没干爹,我直播剁吊!】

朱筱桐看着满屏没素质的弹幕,一阵火大,四处寻找关闭弹幕的按钮。

这时候李希幸已经开唱了。

她有一把磁性的、感情充沛的好嗓子。她抱着吉他坐在台上好似慵懒地坐在台上浅吟低唱,民谣小调,如涓涓溪水般用音乐讲完了一个故事。而且那是她自己写的歌。

朱筱桐一边听,一边又重新打开了弹幕。

果不其然,弹幕里都是打脸之前那些先入为主的键盘党的。

【这叫唱得不好?你在逗我?】

【哇塞,创作型歌手,厉害了!】

【导师是聋了吗?这还不转身?有黑幕啊!】

【小姐姐长得漂亮还能写会唱,羡慕哭QAQ】

【啊啊啊啊啊啊我为小姐姐打CALL!怒转脑残粉!】

眼看着导师一个个转身,弹幕里一片褒奖之声,朱筱桐还真有种自家爱豆扬眉吐气的感觉,心情舒畅极了。

她连看了几段视频,忽然有了一个灵感,想写一个在追求梦想的道路上虽然遭遇挫折却不懈努力的主角的故事,于是她马上重新打开文档,在键盘上运指如飞。

她一口气写了几千字,正写到激情处,手机铃声忽然响了,打断了她的思路。她拿起手机一看,是个陌生号码的来电。她犹豫了几秒,按下了接听键。

“喂,您好,哪位?”

“筱桐,我在你家楼下,你能下来一趟吗?”——是江黎的声音。

朱筱桐猛地皱眉。她想立刻掐断电话,但是听到江黎又说在她家楼下,连忙跑到窗口去看。果不其然,眼熟的白色大奔就停在居民楼的正下方。

她深吸了一口气:“江黎,何必呢?”

“我真的很想你。”

“大哥,别闹了。”

“下来跟我见一面吧,我想和你聊聊。”

“我们之间没什么可聊的了。”

江黎还想再说话,朱筱桐却直接掐断了通话。

不到两秒钟,楼下突然响起了汽车连续鸣笛的声音。

上一次是大清早,这一次是大晚上。小区里很多住户都关灯睡觉了,江黎这种行为无疑是在扰民。如果她置之不理,过一会儿小区的保安倒是会来管,然而以江黎的性格,绝对不会善罢甘休,不知道要闹成什么样。

朱筱桐咬了咬牙,骂了声智障,气冲冲地换鞋下楼。

她一走出居民楼,江黎就从车里出来了。一个礼拜不见,江黎似乎瘦了些,下巴上一圈青茬,不知道几天没刮胡子了。

他向朱筱桐张开双臂:“筱桐,过来。”

朱筱桐没有上前,站在台阶上冷冷地看他。

江黎很执着:“过来。”

“不。”

江黎红了眼眶,已带上一点哭腔:“求你,别对我这么狠心。”

朱筱桐从来没有见过江黎哭。毕竟是曾经喜欢过的人,江黎这样子,让她也很难受。可是既然已经决定了要分手,心软反而是对彼此更深的伤害。

“江黎,如果你再不走,或者以后再来扰民,我就报警。我说得出,做得到。”

江黎不可思议地瞪着朱筱桐。眼泪已经在他的眼眶里打转,他睁大眼睛往上看,用力深呼吸,拼命把眼泪收回去。

他颤声道:“你真的要这么对我?”

朱筱桐狠心道:“是。”

“筱桐……”他难过地说不出话来,把脸埋进掌心里,用力地搓了搓脸,才能断断续续地说下去,“我到底哪里对不起你?”

“我知道我不是一个完美的人,我有很多的缺点,可我一直在努力,我想成为这个世界上对你最好的人。你说的每一句话我都记在心上。你说过想要一件复式的房子,打造一个环绕楼梯的书柜,我连房子都选好了,本来打算今年你生日的时候向你求婚,给你一个惊喜。我真的很爱你。”

“我承认,我不喜欢你写东西,我是不想你太辛苦,也不喜欢你为了工作忽略我。我希望你能更依赖我,更需要我。我有能力给你你想要的生活啊!”

朱筱桐深吸了一口气。

“你觉得我想要的生活是什么?”

江黎一怔。

“衣食无忧,家庭美满,并且自豪地认为自己拥有的是全世界最好的男人?这种生活吗?”

江黎嘴唇动了动。

“不好意思,那是你希望你的女人拥有的生活,因为你希望有人把你当成最好的。”朱筱桐一字一顿道,“但那不是我想要的生活。真的。因为我也想成为最好的我自己。”

假如一篇小说,小说的结尾主角只是拥有了巨大的物质财富,这一定不是一篇爽文,而是一篇讽刺小说,是葛朗台。真正让人畅快淋漓的爽文,荣誉、梦想、友情、爱情,以及他人的认可,缺一不可。

“我当然喜欢钱,越多越好,我也想要一个英俊多金的男朋友。”她说到这里,忽然觉得鼻子发酸。她停顿片刻,轻轻吸了吸鼻子,认真地说,“可我更希望,也能有一个人觉得我是最好的。他会支持我所做的,我所热爱的一切,甚至帮助我做得更好。而不是让我变成谁的附属品。”

她忽然想起李希幸曾说过的话。李希幸说过,她希望她的音乐能够被人认可,并且赚得到钱。即使她把赚钱当成了目标之一,但是朱筱桐毫不怀疑地相信,即使有人给她再多的钱,要她放弃音乐这件事,她都绝对不会答应。

——因为那是她的爱与梦想。

江黎愣愣地看着朱筱桐。他一直以来都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更不能理解朱筱桐为什么会为了他一点点的小失误就要如此决绝地跟他分手。可是直到这一刻,他忽然意识到,或许他真的错得很离谱。

“我不想指责你,其实你并没有做错什么。或许换一个人,她会觉得你很好很好。只是我们不合适。”朱筱桐退到了大门口,“你真的不要再来找我了。江黎。再见。”

她进入楼道,关上了大门。一道铁门无情地将她和江黎隔绝开。

江黎在楼下呆呆地站了很久很久。

一个小时以后,他终于驱车离开了。

=====

朱筱桐回到电脑前,电脑的界面还停留在她下楼前写了一半的文档上。思路被人打断,写作的激情已经烟消云散,于是她又把自己刚才写的东西重新看了一遍。刚才写的时候明明很满意的内容,现在却越看越糟糕,简直毫无可取之处。她一怒之下把刚写的东西全删了,然后又开始对着电脑发呆。

忽然,她拿起手机,给左天扬发了条消息。

“话说,以前是不是也有人想潜规则你?”

消息刚发出去没多久,左天扬的回信就来了。她点开一看,左天扬居然发了一张在健身房镜子面前自拍的□□上半身的照片过来——他最近开始健身了,刚练出一点肌肉线条就迫不及待地找人夸奖。

左天扬:“呵呵。”

左天扬:“开玩笑。”

左天扬:“睁大眼睛认真看。我这脸,我这身材。你有没有觉得你的问题很白痴?”

朱筱桐:“……”

左天扬:“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从东方明珠排队到□□。”

朱筱桐:“……你赢了。”

朱筱桐:“以后请把衣服穿上再拍照,我不想英年早瞎。”

左天扬:“呵呵。”

左天扬:“赶紧把你的口水擦干吧。”

朱筱桐捧着手机直乐。跟左天扬撕|逼简直是人生一大乐趣。

**圈这个地方,有人把它想得太干净,也有人把它想得太龌龊。虽然不是所有人都干净,但也不是所有人都不干净。哪里都有想走捷径的人,也哪里都有不服输的人。

她当然知道左天扬曾经受到过很多骚扰,其实她想问的是左天扬的感受。有没有哪一次,他被压力压得喘不过气来,也曾想过低头?

虽然左天扬以前没有跟她聊过这个话题,但她仔细想了一会儿,又觉得应该是没有的。

左天扬刚出道的时候势头的确是很好的,并不是因为有背景,而是因为好运气赶上了好时机。可他后面的路越走越不顺,直到最后灰溜溜地退了圈,始终没有贵人出来帮扶一把。她可以想象如果她问出了这个问题,左天扬应该会一脸不屑地冷笑说,“老子要是愿意,早红遍全宇宙了!现在还能有贾斯丁比伯什么事儿?”

过了一会儿,她又拿起手机给左天扬发消息。

“那些人癞蛤蟆想吃天鹅肉的时候,你是怎么想的?”

这一次左天扬很久都没有回复。

朱筱桐等得无聊,先去做了会儿其他的事。等她再拿起手机的时候,发现左天扬竟然给她回了很长的一段话。

“我刚进**圈那会儿,想睡我?就算把席琳迪昂的制作人找来给我做专辑,让我上奥运会开幕式唱歌,那又怎样?只要你长得没有抖森帅,鸡|巴没有十八公分长,那就滚回家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小爷我才不稀罕呢!”

“在我还没下决心退出**圈之前那会儿,只要谁能帮我出张唱片,就算你是三寸丁谷树皮的武大郎,你让我跪着舔我绝对不蹲着。”

“嘛……说真的,我现在回过头看,幸好没真碰上那个让我跪下的人。世界这么大,眼皮子何必要那么浅?我那个时候,大概也是魔怔了吧。”

这段话朱筱桐来来回回看了很多遍。左天扬真的从来没有跟她说过这些。

左天扬这个人,一点小事就叫得呱呱响。有一次他切水果的时候不小心割破了手指,对着自己受伤的手指三百六十度取景拍了N张照片,又发微博又发朋友圈,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不小心把手指给剁了,实际上也就米粒长一道小口子。可真遇上让他无能为力的大挫折的时候,他反倒沉闷了。在他最低谷的那段时间,他经常叫朱筱桐陪他出去喝酒,喝的酩酊大醉就回去睡一觉,第二天该干嘛还干嘛,他没对朱筱桐说过什么,社交网上也是一片岁月静好。

在她眼里,左天扬一直是只高傲的、毒舌的小孔雀,虽然有时候讨厌得得让人想揍他,却又漂亮得让人下不去手,最后只能磨牙嚯嚯地作罢。

朱筱桐放下手机,走到阳台上去吹风。

半小时后,她重新回到电脑前,打开微博,点开了和李希幸的聊天记录。

今天的歌李希幸已经发过来了,她还没有听。她点下播放键。

这首歌的名字叫做《翅膀》,词曲都是李希幸自己写的。

“那天我们坐在操场旁/

淋过雨的青草油亮/

年轻的我们聊着梦想/

我记得你眼中闪着光/

说毕业后想去远方/

我笑着没有说话/

藏起背后幼小的翅膀/

那天以后我们就踏上各自的路/

你背上行囊匆匆忙忙/

我抛下一切跌跌撞撞/

你看过一路春光/

我越过满山荆棘/

也曾迷失在人海茫茫/

Dalala dalala/

今天我们终于重逢/

我听你说起远方的见闻/

你看见我翅膀的伤痕/

我们聊起年少的梦/

曾经稚嫩的孩子们/

如今都已张开了翅膀/

没有辜负那年的青春/”

无论是旋律、歌词,还是唱腔,似乎都有一种淡淡的感觉。可是很奇妙的,朱筱桐的脑海中却浮现出一幅浓郁的画面。五光十色的舞台上,那个穿着红色皮夹克、涂着红唇女孩儿弹奏着吉他,她的笑容温柔,她的眼神炽热,她的音乐充满了生命力和鲜活感。

她的听众热泪盈眶。

朱筱桐把这首歌循环播放了三遍,重新打开对话框,发了条消息过去。

“你真的这么相信我?”

李希幸几乎秒回了她的消息。

“嗯。”

朱筱桐:“……”

朱筱桐:“我以前只有追着明星跑,从来没有被明星追着跑过。”

李希幸:“那你答应以后追着我跑了吗?”

朱筱桐:“说实话,我真的快要扛不住了。”

朱筱桐:“我扛不住了。”

朱筱桐:“好。”

李希幸拿着手机,当她看到朱筱桐说快要扛不住了的时候,她刚打出一句“那就不要扛了”,对面手速更快的朱筱桐就已经给她发来了后面两条消息。她愣了一会儿,看着手机笑了。

然后她打了个电话过去。

接通之后,两个人谁都没有先开口。

就这么相互沉默了半分钟之后,朱筱桐先忍不住笑了。

“那么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迷妹了。”她说,“小姐姐,你喜欢粉丝怎么叫你?希幸?幸幸?小希?小幸?小姐姐?或者——老婆?”

“你喜欢就好。”李希幸含笑的声音传来,“我都喜欢。”

“……”朱筱桐有一种撩妹不成反被撩的感觉。她迅速清了清嗓子,“那么,我们来谈一下工作计划吧。”

延伸阅读

国师教我去奋斗第九章在线阅读  http://www.whexpo.cn/02i.shtml
人杰按书店老板的描述前往平安公寓,途中果然见到一条不急不缓的河流,想必没有走岔。人杰

尘缘(倩女幽魂-七金)在线阅读又加谜团  http://www.whexpo.cn/ybkn.shtml
木村英雄的格斗术一拳下去,可以说是已经达到了这个世界人类的顶峰了,每一拳都可以说是非

终极三国之再战天下在线阅读第四章  http://www.whexpo.cn/srao.shtml
叶暖觉得她比较幸运的一点就是离开家的时候她已经十八岁。如果未满十八岁,签订合约就需要

阴阳超度在线阅读鬼打车  http://www.whexpo.cn/dazl.shtml
张半是个出租车司机,这天晚上,他载完最后一个乘客,一看已经十二点一刻,是时候打卡下班

反派强攻男主一百种方法[快穿]第一章  http://www.whexpo.cn/gwcn.shtml
方圆千里的破败残垣中,伏着一只与周围格格不入的巨型钢铁怪兽,漆黑怪兽中心一支尖锥直耸

重生之后有点毒第9章在线阅读  http://www.whexpo.cn/6pre.shtml
四周是一片阴风阵阵的黑暗,明明目不能视的陈松却感觉不远处,某些不知名的存在缓缓靠近着

英雄战火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whexpo.cn/nfeo.shtml
距离上一次关晨昏迷的时间已经过了两个月了……“父亲,我来帮你吧.关晨胖嘟嘟的脸庞正看

红楼之智能机器人穿林黛玉散华显威  http://www.whexpo.cn/d57i.shtml
“什么,教皇是假的?那你们把我们的教皇藏到哪里了!”白云怒吼道。“呵呵呵呵,那个老东

我有很多身份第八章在线阅读  http://www.whexpo.cn/gwxc.shtml
第8章有笔生意齐轩离开鬼霞山后,却并未朝自家去,而是调转方向,朝着玄云派集市走去。他

(红楼+琼瑶)寒木春华在线阅读人比人要死啊(求收藏!!!)  http://www.whexpo.cn/67ze.shtml
正在看向杨凡的茱莉亚立刻把头摆向一边,同时发出一声冷哼之声。“原本以为他是个人才,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小说阅读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小号被扒以后之第六章

    谁也没有想到他死后的魂魄就附着在那骨刀里随着遗骨回到了自己所在的村子。这一日,本是晴空万里却突然天降大雨,村里的人对那只金毛小狗很好也都在向天祈愿盼望着他的主人早日凯旋而归,从远方归来的却不是军队的锣鼓喝彩声而是吹奏着一段很悲伤的号角,婉娩空荡的声音飘荡在山谷之中镀着金漆的楠木棺材被抬进村门,落在那

  • 三国之老子是吕布之千里不留行

    “有兴趣吗?”问鼎天下见我“哦”了一声,以为我有兴趣,便再次问到。但他不料,面对他的追问,我却冷冷的甩出一句:“没兴趣!”“什么?”问鼎天下吃惊了,霸唱公会好歹是中国前五的**公会,一般人想进都进不了,这小子居然说“没兴趣”?“对,就是没兴趣!”正在这时,耳边又响起了主光脑的声音:“主光脑:外界留言

  • 戏说骊靬古城第7章在线阅读

    那人径直走向了窗前,挡住了大半的光线。苏轻黎逆着光望过去,那颀长伟岸的背拢在光中,与前两日大有不同。“太子殿下……”苏轻黎的声音依旧糯糯的,难不成,这一世,那高高在上的某人还真看上她了?当然,苏轻黎被自己这种念头吓了一跳,悄摸摸地掐自己的虎口,那里本就淤青,再一用力,禁不住“嗞”出了声。戚成昊转身在

  • 重生零五之炒股发家第八章在线阅读

    解散的时候,各班级按方队带回。前面还规规矩矩的走,到了楼梯口,就乱成一锅粥。于是,陈风起又意外听到一件事。走在他前面的两个男生在讨论,“刚才台上讲话那女生,不就是上回江弥森英雄救美那女生吗?原来是高三的学姐,还是校花,难怪当时我说怎么那么漂亮。”陈风起一听,英雄救美?啥意思?一把拉住人校服后摆,挤上

  • 抬杠之王在线阅读第十章

    这些话周起听得清清楚楚,不由得皱了皱眉,有些怀疑这老娘们是不是陶然的亲姑姑,哪有逼着自己的侄女给人家当小三的。周起哪里知道,陶然姑姑在刘老板的工厂上班,陶然昨天来找姑姑的时候,姑姑正在厂子里值夜班,陶然只好去厂子里找姑姑,恰巧被刘老板看到了,这个老色鬼当时就动心了。背着陶然,刘老板告诉陶然姑姑,只要

  • 天使与恶魔之依恋之有家难归

    张猛连牛车都来不及放好,便冲了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我在县城里听说当今皇帝要练仙丹,把好多县里的郎中都抓去辰州采药了,你爹也在其中,我知道后,吓得立刻赶回来告诉你,这下你们家如何是好啊?”云岚哭了,她这命还真是苦不堪言,前面想着自己走了家里好歹还有爹爹,如今连爹都没有了,三个小萝卜头该如何活下

  • 异入练世之骨火,混沌之火(9)

    昆秀撇了撇嘴,似乎十分不高兴,可是最终却没有说什么。这一场小摩擦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可是却闹的昆家众人心中各怀心思。……这一天,昆朗打算和昆铁一同前往胡深大师那里学习炼丹。两人来到了丹华阁,守卫还是一样冷漠,只是,里面炼丹的人却没有漠视两人,他们早听说流星锤乃是来自昆家之时,只当昆家都是莽汉,走了运才

  • 古今最强养成系统第二章在线阅读

    当漠苍颜转身看到出租屋时,一脸的不可置信这真的是家吗?mmp!怕不是个狗窝吧!脏乱差已经不足以形容了!还有,为什么这套女装是粉领水手服?这粉色短假发又是什么鬼?最过分的还是这迷之YouHuo的黑色丝袜!这叫自己怎么穿?光是想想自己穿上去时的画面,漠苍颜差点把几个小时之前吃的晚饭吐出来!只能以三个字来

  • 太穹第五章在线阅读

    他不说,胡曼曼却清楚得很。第一场梦中,她就知道这件事。那丫鬟也是幸运,枪子崩歪了,擦到了腿上,满身是血抬出去了,后面怎么样,她就不知道了。在梦里,她听说归听说,一见到沈纪堂,几乎立刻就失了心,把那丫鬟的下场抛之脑后。“明白了,庄先生。”她当然得管好自己了。庄开诚满意地点头,不愧是申城第一牙婆孔妈妈介

  • 鸿哥讲故事在线阅读第4节

    蛇道人这段时间也没有闲着,一面观察着周围被镇域鼎布置出来的大阵,一面疯狂运转自身内息调理受伤之躯。金色巨剑临身刹那,蛇道人一声冷哼,侧过身躯,双手变为龙爪牢牢的抓住剑刃,爪剑相击居然爆发出一阵金铁交鸣的声音。虽然蛇道人一身法宝多数在天劫中被击毁消散,但是已经化为龙躯的肉身,就已经胜过原来任何一件法宝

hCxbunj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