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恃爱而骄在线阅读第三节

作者:以适 来源:晋江文学城

二月红携着丫头,身旁跟着齐铁嘴,一下火车便在新月饭店附近找了一家环境还算不错的饭店住了进去,“这佛爷的箱子在这,一会我给他送去。”齐铁嘴看看手上的皮箱,也要看看佛爷是否住进了新月饭店。

“好,我写个留言放到箱里,也好让佛爷知道我们的情况。”二月红提笔写下他们现在所在的住址。放到了皮箱。“那就麻烦老八你跑一趟了。”

齐铁嘴拿起皮箱出了门,其实二爷也是担心佛爷,只是碍于夫人在身边,希望佛爷一切顺利。到了新月饭店门口,对侍从说明来意,将皮箱交给侍从,顺手打赏了他。

等回去见到了二月红,“二爷,看来佛爷顺利住进新月饭店了,咱们也可放心了。等明日佛爷定会前来寻咱们的。”

“张爷,您的餐点送到了。”这时房间门外响起敲门声。

张启山起身将门打开,侍从推着餐车进来,“张爷,这是您朋友让转交给您的。”侍从将手上的皮箱交给张启山。

“好,摆盘吧。”看了眼手里的皮箱,张启山吩咐道。

“是红先生送来的?”

“恩,看来他们也到了。”

看到侍从走后,张启山打开皮箱,果然二爷给自己留言了。

“绮罗,他们也很顺利,放心。”岳绮罗知道隔墙有耳,不宜多说只点了点头。

“吃饭。”张启山拉开椅子让岳绮罗坐下。

岳绮罗看张启山心有所想,就埋头吃饭,张启山既然决定拍下药,那身上带的银票就不够了,还要给副官发封电报,让他去筹钱。还好家中宝物不少,这钱筹来也不难。

“绮罗,下午我有事出去,你就待在房间里休息。”张启山有些不放心的看看岳绮罗。

“好,我哪也不去,就在房里等你。”岳绮罗看着张启山面色凝重的想了一会,就知道他有要事去办,当然不能让他担心自己。

吃过饭,张启山就出门去邮局。到了邮局发好电报,看到夕阳西下,天色不早,想起绮罗喜欢甜食就拦了辆人力车去了冠生园,称了两斤糖果巧克力,又买了个蛋糕,就回到新月饭店。打开房门,看到岳绮罗侧卧在沙发上,竟是睡着了,有床不睡,喜欢这窄窄的沙发。张启山无奈抱起岳绮罗,轻轻放在床上。

岳绮罗本来就是看杂志看乏了,想着闭眼休息一下,睡得也浅。感觉有人把自己抱起来时,整个人都僵了,是启山,也不想装睡了。睁开眼“启山你回来了,还可顺利。”

“恩,我吵醒你了。”张启山一点也没有被发现的尴尬。

“本来睡的就浅,睡熟了,晚上就睡不着了。”岳绮罗第一次被人抱起,心里还是有微微羞涩。

“我给你买了些糖果,和蛋糕,你尝尝。”

冠生园,这不是梦里张显宗为了讨好自己,托人从外地给自己买过吗?他还说这个很有名,能买到很难。岳绮罗很惊喜,启山他出门办事也不忘了自己。

“尝尝看,合不合口味。”

岳绮罗顺手拿了奶糖,拨开糖纸放在了嘴里,好甜。

张启山看着绮罗低着头不敢看自己,“蛋糕也不错,你尝尝。”

怎么办,太甜了,心快要化了。不行不行,抱起面前的蛋糕挡住脸,“这蛋糕好大,我拿给尹小姐一起尝尝。”说完便跑出房间。一手提着蛋糕,一手用白纱把脸挡上。

“带我去见你家小姐。”看见女仆在门口。

“夫人跟我来。”女仆也听到了大小姐的命令。

张启山心想是自己做的过了,绮罗不能这么就跑出去了,万一出事怎么办,当即追了出去。

“张爷,不必担心,小姐知道夫人去寻她了。”这时门口的女仆开口道。

张启山回到房间,回想起刚才的一幕,摇头笑笑,看来这兔子急了,会跑的。以后还要慢慢来。

岳绮罗一路上微微喘气,心跳如雷,心里又后悔不已,自己真是蠢死了,干嘛跑出来,怪丢人的,下回定要撩回来。

“绮罗,这么喘,怎么了。”尹新月对着岳绮罗调笑道。自己对刚才的事,稍稍有些了解,只是有些奇怪,难道是两人新婚不久。不过这位张爷对自己的夫人可真是好,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有这样的运气。

听到尹新月调笑自己,岳绮罗觉得稍微缓和的脸颊,腾的更红了。“你不都知道了,还问。”

“你俩是不是新婚燕尔,你也太容易害羞了。”

岳绮罗心里一惊,差点露馅。“恩,是我不好。”

尹新月看着岳绮罗,她定是刚出闺阁,这夫妻俩真有意思,也真可爱。“好了,不逗你了,喝口茶。”

岳绮罗把蛋糕放在前面的桌上,接过茶喝了一大口,可还是心跳如雷,不能平静。“这是启山买的蛋糕,我带来咱俩一起尝尝。”

“你舍得。”尹新月看到解下面纱的岳绮罗,真是红霞满面。本已倾城的容貌,更是让人移不开眼。“幸好你还知道带着面纱,不然我这新月饭店也放不下你这尊大佛了。绮罗你可真漂亮,我看了都心动。”

“你可别再开我玩笑了,我可是来你这静静的。”蛋糕当然舍不得,可说出来的话总不能再收回去。

“你们把蛋糕去切一下。”尹新月吩咐道。“你们这是新婚不久,结婚前你不认识他吧。”尹新月把自己的猜测问出了口。

“恩,不认识。”说实话自己跟启山才认识不过一天。

“这就是了,不过你可真幸运。我就倒霉了。”尹新月心里很是羡慕,这结婚一般都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婚期不认识的大有人在,婚后多半是相敬如宾,情谊不深。怎会像这两个人简直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唉,跟自己一比,自己更是显的可怜。彭三鞭本小姐是绝对不会嫁。

“怎么了?”岳绮罗听出了尹新月话语中的无奈。

“你不知道?”彭三鞭那货竟没到处显摆。“你家张爷的兄弟彭三鞭,与我有婚约,他这次来是提亲的。”尹新月说出这话时,愤愤不已。

“啊,我知道,只是当时并不认识新月你,所以便没放心上。”岳绮罗突然想到在火车站时曾经听到,彭三鞭对着他手下显摆道,“老子这次去北平是要当这新月饭店的乘龙快婿。”后来遇到的事太多,便给忘了。

“你说,就他这样的,我尹新月,能嫁给他。”

“他是配不上新月你,只是我不明白,你怎会与他有婚约。”

“还不是我爹,不知被他下了什么迷魂汤。”

“不对,新月,你是新月饭店的大小姐,是少东家,新月饭店早晚是你的。若不是这彭三鞭有你家的把柄,又或者是这彭三鞭与你爹有什么交易条件。”一看新月就是从小娇养长大的大小姐,她父亲这么会把这样一朵娇花许配给一个莽汉。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了,我偷听到,我爹交代拍师,只要彭三鞭在拍卖会的第二场,点一次天灯,便算作我的聘礼,我就要嫁给他。”

“这就对了,可这天灯是什么?”

“就是拍卖时拍品不管竞价多高,这点了天灯的人就要用最高价买下这件拍品。”

“看来你爹是想宰这彭三鞭,那这第二场有几件拍品。”

“三件。”

“也就是说这彭三鞭有三次机会点天灯。”这怎么办,若是尹新月硬要拦下彭三鞭,不让他参加拍卖会,那这次启山便要空手而归了。“这三件是什么?”

“是三味药材,蓝蛇草,麒麟竭,鹿活草。”

“鹿活草,”岳绮罗一听到,便抬高了嗓音。“新月,不瞒你说此次我与启山前来便是为了求鹿活草这味药。启山一位兄弟的夫人身患重病只有用了这鹿活草才有救。当时打听到新月饭店要拍卖鹿活草,却苦于没有请帖不能参加拍卖,这便找到了彭三鞭,让他帮我们拍这鹿活草。”岳绮罗担心再生变数,只得坦言相告。

“原是这样,请帖好办,我现在就帮你办张新的。不过鹿活草可不是好得的。”尹新月本想告诉岳绮罗第二场是盲拍,但现在告诉了她,岂不是给他们徒增烦恼,既然对鹿活草势在必得。唉,这迟早也要面对,若是他们到时银钱不够,自己也可以帮衬。如此这般倒是解决了彭三鞭。

“新月,大恩不言谢。”启山亲自参加拍卖,也不用受制于彭三鞭了,少了这份变数,又更多了几分把握。

“举手而已。”其实是解决了自己的问题,也不用怕彭三鞭把这天灯点成了。尹新月暗自松了口气,可却又不能明说,等拍卖会结束,自己再好好谢谢他们。

“我们倒是差点为彭三鞭做了嫁衣。”岳绮罗不让彭三鞭参加拍卖会也就是一句话的事。

“光顾着说话了,你家爷给你买的蛋糕你可还没尝呢。”尹新月看见听奴把蛋糕切好还端了红茶。

“恩,我都饿了。”岳绮罗脸又泛红了。这蛋糕可真好吃,入口即化,甜而不腻。

“大小姐,这是您要的请帖,您再签个名就行了。”听奴把刚写好的请帖交给尹新月。

尹新月顺手接过笔,签好字,递给了岳绮罗。“这时候不早了,你赶紧回去,省的你家爷担心。”尹新月知道此事对他们极为重要。

“那我走了,明天你要来找我。”岳绮罗接过请帖,心里一喜,还是赶紧拿给启山比较好。

岳绮罗回到房间看到张启山静静的坐着,“启山,你不会生我气了吧。我只是一时紧张,对不起。”

“过来,”张启山拉过岳绮罗,让她坐在自己身边,“以后不管再怎么样,都不要一个人跑出去,知道了。”

“恩。”岳绮罗觉得自己反应过大了。

“今天,是我不对。”自己唐突了佳人。

“没有,都怪我。但是你看这个。”岳绮罗想赶紧告诉张启山,把请帖递给了他。

张启山把请帖拿在手里,这样便可光明正大的拍药了,也不用受制于彭三鞭了。“绮罗谢谢你。”

岳绮罗摇了摇头,“我们之间不说谢谢。启山你有请帖了,我们是不是……”要分开了。岳绮罗犹豫的开了口。

“不妥。”张启山一下子就明白了岳绮罗话里的意思,说是自己有私心也好,顾全大局也罢。自己都不能让绮罗离开。

“恩。”岳绮罗低下头掩饰着自己心里的高兴。

“时候不早了,赶紧洗漱一下早点睡,你明天不是跟尹小姐约好了吗?”张启山没忍住摸了摸岳绮罗的脑袋。

岳绮罗脑袋昏昏的进了厕所,洗漱好,看到在挂着的浴袍,宽宽大大很柔软舒服,便穿在身上。长长的头发用毛巾裹好。“启山,你也去洗漱吧。”

张启山也进了厕所开始洗漱,岳绮罗听到哗啦啦的流水声,很不好意思便把头埋在了枕头里,不一会就睡着了。

张启山洗漱好出来就看到岳绮罗睡的香甜,却发现她还是头发一缕一缕的,分明是没有擦干,这不擦干是会着凉的,张启山又不忍叫醒她,就拿着毛巾小心翼翼的给她擦头发。擦干后又把枕头换成干的。就抱起一床被子躺在了沙发上。

半夜岳绮罗起夜,就看见张启山睡在沙发上,两条腿蜷的难受。真是个傻子,床这么大,一起睡也不会挤。

“启山,起来。”岳绮罗轻轻的叫着张启山。

“绮罗,怎么了。”张启山向来警觉,马上就醒了。

“嘘。”岳绮罗食指竖在嘴前,让张启山不要说话。

岳绮罗拉着张启山来到床边,推到床上,“没事,启山好好睡觉。”就躺在另一边,微微能感觉到有启山的气息,岳绮罗心里羞羞的,但很开心。

绮罗不知道,这样对一个成年男子有多危险,张启山深深地看了眼岳绮罗,要是绮罗愿意跟自己回长沙,那就要让这个关系名正言顺。

二人一夜好眠,岳绮罗睁开眼就看到张启山躺在自己旁边。便静静的看着张启山,浓浓的眉毛,挺直的鼻梁,不厚不薄的嘴唇,昨天早上就想这么做,可实在不好意思仔细看他。岳绮罗边看边傻笑,他怎么能这么好看呢!若是有他陪伴自己一生,便是不能长生不老又如何。陪他一起慢慢变老,想起来也是幸福的。

其实绮罗在盯着自己的时候,张启山就已经醒了,但是听到耳边浅浅的傻笑声,就没有睁眼。绮罗一大早就盯着自己犯傻,自己要是突然睁了眼,不又要吓到她了。

岳绮罗觉得光是看还不过瘾,就伸出小手,一下摸摸眉,一下摸摸嘴。自己真的好喜欢啊!突然张启山抓住了岳绮罗作怪的手,并把她抱在怀里,就不动了。岳绮罗僵着身子,心里犹豫道启山是不是醒了,可他就动了这一下。岳绮罗犹犹豫豫的想着,可能是张启山的怀抱太过温暖,岳绮罗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张启山看着岳绮罗又睡着了,轻轻的吻在了岳绮罗的额头上,又像是护如珍宝般环抱着她,自己的人生在这一刻有了色彩。

延伸阅读

格润机器人教育加盟  http://www.portvilaparasailing.com/6rhp.shtml
格润机器人教育加盟,格润机器人教育隶属于北京格润智多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格润机器人教育

美+1美缝剂加盟  http://www.portvilaparasailing.com/yyw.shtml
美+1美缝剂绚丽色彩,多种颜色任你挑,适合各种色彩瓷砖,使用寿命长,施工便捷,施工后

车邦士洗车加盟  http://www.portvilaparasailing.com/st40.shtml
宁波高新区车邦士节能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车邦士)创立于2007年,专注于汽车自助养护领

品之易茶饮机加盟  http://www.portvilaparasailing.com/6gub.shtml
品之易智能茶饮专用茶叶盒可循环利用、有效减低包装成本、价格实惠。品之易智能茶饮与传统

海澳斯加盟  http://www.portvilaparasailing.com/p4w1.shtml
设备设备设备设备

洋聚惠/洋货小镇加盟  http://www.portvilaparasailing.com/shyp.shtml
洋货小镇进口生活馆总部的地理位置是优越的义乌。义乌借力“一带一路”打造进出口一体的国

川图腾四川特产连锁店加盟  http://www.portvilaparasailing.com/slq5.shtml
川图腾四川特产连锁店招商连锁代理_公司简介北京川图腾在四川省政府驻京办事处和四川商会

达人嘉酒店加盟  http://www.portvilaparasailing.com/61ed.shtml
达人嘉酒店以“成为人人喜爱的品牌”为品牌愿景,拥有一支专业的核心管理团队,来自各大酒

天矿所招商代理加盟  http://www.portvilaparasailing.com/gpoh.shtml
天津市矿产资源交易所广招(个人、公司)代理1个人代理返佣80%起;公司代理返佣170

嘉奇加盟  http://www.portvilaparasailing.com/yhcf.shtml
嘉奇钥匙扣是五金饰品、玩具模型、动漫衍生品、网游周边等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秋风瑟瑟染情丝之第五章

    林沐回到家收拾好的时候已经三点过了,虽然比她最近熬夜打**的时间还早了那么一点,但她还是觉得很累——心累。男神不是想象中神仙般高冷俯视众生的人。而是一个能够面无表情,无情嘲讽,嘴毒大过鹤顶红的人。好就好在长了一张不管做了什么事,都可以轻易得到别人原谅的脸……林沐抱着被男神的颜值强行粘在一起的刚才破碎

  • 地星洪炉第3章在线阅读

    多谢少爷赐名,陈大道。嗯,以后,就这么叫我吧!来,我们先出去看看外面去。“少爷!我们这是要去哪?”陈大道。这个嘛!就是出去看看,我还不清楚。哦,那么我就跟在少爷你身边,保护你,陈大道。陈柳出了房门,出现在了外面,而那个少女“盐虹角”,正站在对面那间屋子外,正打量着陈柳。陈柳也不好多看她几眼,毕竟以前

  • 希归归兮气海之间,武夫开门

    沉塘关总兵府,有一轮圆月钻出云海升起在校场上空,巨大的六边形校场只有一名披头散发的男子坐在校场边沿的石阶上,借着月光看书。他侧着身子,好让光线尽量多照一些在书页上,半张侧脸淹没在黑暗中,影子很长。校场之外是一片雪亮的辽阔云海,云海之上,一座座雕梁画栋的亭台楼阁紧紧相连,以总兵府为中心,一层一层如湖水

  • 一吻天堂在线阅读第十章

    “以嬛儿的聪明才智,知晓这些只是时间的问题,我早就知道的,只是没想到这么快。”他叹了口气,复又说道:“也罢,既然嬛儿不退缩,那今后的事,我便告知于你,与你共进退。当然的,我定会尽全力护你周全”。“谢王爷坦诚相待”随后,我又缓缓落下一字“王爷,你输了”。“哈哈……”是本王输了,王妃的才华,本王敬佩无比

  • 被迫和学渣称兄道弟[穿书]第1章在线阅读

    我有一个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只有二十几天才能见到面的父母我有一个为了音乐梦想抛弃妹妹的兄长。现在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只有二十几天才能见到面的父母在电话里面要求我跟我那位为了音乐梦想抛弃妹妹的兄长去接机。我可能就这么原谅他们带给我的伤害吗?肯定不能啊。“你最近钱很多吗?”听到我的拒绝之词我的父亲在电话那头心

  • 一世长河星落第六章

    室内气氛格外沉重,农家小院外篱笆上的虫鸣声都渐渐变轻了。覃九寒继续算着账,“就如大哥所说,我侥幸能一次考中,过了府试,那便是院试了。那我来回赶路便耗费时日了,因此必定要在锦州府租个院子安定下来,少则两个月,多则半年。那就算两个月好了,锦州府租赁一处房舍,三两银子一个月,还不包其它衣食行,光是住这一项

  • 向往的生活之最强天王燕云十八骑【求收藏】

    “真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代替自己了。”凌啸摇头叹息一声,轻轻擦拭着染血的剑。他虽然平静,但是旁边的魏忠贤却是脸色剧变,额头上瞬间冒出星星点点的汗珠。不是说皇长子心性软弱,无所作为吗?现在出剑就杀人是怎么回事!李选侍颤颤巍巍,失魂落魄的跟在身后又是怎么一回事!擦拭完宝剑,凌啸剑尖一转,不偏不倚的指着魏忠

  • 春日歌第十章在线阅读

    “可是这不是大头老师的风格嘛,他可不是一个丢三落四的老师,不然俺也不会上他的课程这么积极了,这都是他每天点名认人的结果啊!”王芳芳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果然,讲台上的一个戴着黒框眼镜穿着黑色西服打着深蓝色领带的三十岁左右的男老师从讲桌上拿起了一张纸,然后开口说道:“今天我就不点名了,因为有件更重要的

  • 从魔法学渣到最强法神在线阅读第十节

    最后几人还是带足了各种成分血,反正背包栏里能装不少,四人都装满了才走。“我觉得还是新鲜的好。”吕医生小声嘀咕了一声。“你想都别想!”齐乐人斜了他一眼,坚持不肯做那个放血的倒霉鬼。“最好还是测试一下血浆的效果,看到那边的白影了吧?我们可以试试。”苏和远远地指着前方环形楼道,镇静地说道。三人应声抬头,隔

  • 超神学院之面对疾风吧第2章在线阅读

    第二日顾相檀的烧仍是未退,寒症反而越发重了,太医们不由开始着急。才下了朝,新任的摄政王赵溯便急急赶过来探视,见了顾相檀的模样,立时将太医们一通好骂,又把昨儿个通风报信的小太监直接拖出来乱棍打死了。“灵佛要有一丝闪失,你们便先一步替他去伺候佛祖吧!”摔下这句话,赵溯进了内室,一守就是一天,临到晚了,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