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正文

我浪过的虐文都HE(快穿)在线阅读第九节

作者:清风不解忧 来源:晋江文学城

丹尼丝和阿芙拉同岁,来自北方一位领主所管辖的小城市。

热心亲切,脸上挂着热情的微笑,两个小女孩很快就聊在了一起。

她之所以被遗漏,是因为北方高地常年积雪。

在这个年纪好不容易等到了测试,唯一的传送阵却不巧损坏,等传信的侍者靠坐骑把消息传出来时,已经过了种子的采选期。

“真是不幸,”阿芙拉唏嘘,把床上的一堆衣物推到一边,邀请丹尼丝坐上来,“没有人维护传送阵吗?”

丹尼丝摇头:“因为北地公约,很少会使用传送阵,谁会知道突然就坏了。”

阿芙拉对北地公约有所耳闻,北方临近提瑞斯帝国的边疆,为了边境的和谐,两大帝国签署了许多协议,其中最著名的便是北地公约。

其中最让人费解的一条是除非必要时期,不要大量使用传送法阵,于是运送往北地的物资往往是通过异兽和人力。

只能安慰道:“幸好消息传达到了,如果不是路过的游侠帮助了我,我根本没有机会到大城市来。”

丹尼丝点头,笑了:“你说的没错。”

她们互相安慰,只是谈起住在这栋楼的其他种子时,丹尼丝说:“现在整栋楼就只有四个人,除了你和我外,还有一男一女。”

提起女生,丹尼丝压低了声音:“她……唉,仰起头来鼻孔朝天,一副看不起别人的样子,大家都是种子,应该互相帮助,做出那样子给谁看!”

阿芙拉皱眉。

男生似乎也不是很美好,丹尼丝没有给出正面的评价:“就是艾琳的跟屁虫,明明人家理都不理他,还跟着献殷情,真是太可怜了。”说完叹口气。

没有附和,也没有打断,阿芙拉没有顺着丹尼丝的话题,而是面露不安:“我现在好紧张。听一位大人说,如果资质不达标会把人送回去。”

说罢叹了声更大的气,丹尼丝连忙甩开了话题,转而安慰起来。

她们在房间内一起享用了晚餐,等婉拒了丹尼丝帮忙收拾的提议,阿芙拉亲切地同她告别:“谢谢,和你说完后我感觉好多了,早点睡吧,晚安。”

“我也是,晚安,亲爱的阿芙拉。”

关上门,长吁一口气。

暮色城中照明的魔法道具有很多种类,大型的珠子镶嵌在内墙深处,需要的时候会自动亮起,明亮如白昼,称作夜星灯。

在光辉下,面无表情的阿芙拉至少看起来没那么阴沉。

尽管没有多少上一世的记忆,但在脾性和思维上,她是个彻头彻尾的成年人。

一个多戏的十岁小女孩还无法动摇她的内心,强压下蠢蠢欲动的恶意,阿芙拉郁闷地把藏在被子下的笔记取了出来。

太糟糕了,才出来两天而已啊。

她干脆更用心在冥想上,结果发现和昨晚一样,那些银亮的光点再次融化进了肌肤,顿时睡意全消,专注地吸收这些光点。

看着比昨晚更多一些的光点化进皮肤,莫名多了很多满足感。

直到再次无法招揽更多的光团后,阿芙拉陷入了思考。

一直都是光点主动撞上来。能不能反过来,她主动去吸收呢?可该怎么做,才能主动吸收这些漂浮的光?

靠意念是没用的,就算脑子里拼命呐喊着过来,那些小光点也没有一点反应。

整晚的时间,阿芙拉还是没能整理出头绪。

冥想时思考的速度很快,这导致第二天醒来时,脑袋不仅没有像昨天一样清爽,反而剧痛难耐。

不好,难道说冥想的时候最好少进行多余的思考。

阿芙拉捂着脑袋,后知后觉地猜测。

随便吃了点东西,正好躲掉了又凑过来的丹尼丝,连门都没开,理由现成的,“明天就是测试了,如果把病气传染给你就不好了。”

丹尼丝果然站在门口好生安慰几句后就离开了,阿芙拉甚至感觉她的心情好了不少。

到底只是个小孩子……

她无奈地想。

破天荒在白天睡了一觉,晚饭前醒来的阿芙拉感觉又有了精神气,再次应征了她的猜测。冥想实在是太舒服了,就像全身上下浸泡在了温暖舒适的液体中,那种神清气爽的感觉让人无法停下。

熄灭了光,小女孩盘腿坐在床上,闭眼一动不动,像一尊没有活力的雕塑。

当黎明的曙光再次打破黑暗,雕塑睁开了眼,眼底有一抹喜色,很快又陷入了沉思。

阿芙拉能感觉到每一天摄取的光点比前一天更多,但无论如何,她都找不到占据主动权的方法。中途她想用手去主动触碰,但当她移动时,立刻退出了冥想状态,所有的光点都消失不见。

许久,异味重新带回了思绪,皱着鼻子,阿芙拉觉得自己应该先去洗个澡。

今天是正式接受测试的日子。

阿芙拉换上了指定的服饰,到吃早餐的时间,送餐的人却换了,高大的年轻男人带她下楼,楼下的餐厅中,三个孩子正在品尝早餐。

丹尼丝正亲热地跟一个女生说话,对方有一头罕见的银发,眸子是浅蓝色,笑起来时格外甜美,一看就是美人胚子;另一个栗色头发的男生正一脸微笑地听她们聊天,身着布甲,样貌清秀。

见到阿芙拉,丹尼丝热情地招呼:“阿芙拉,这里这里。”

她指着对面的椅子,阿芙拉也轻快地走了过去。

银发女孩就是丹尼丝嘴里瞧不起人的艾琳,另一个男孩叫冈特,阿芙拉打过招呼后,快速解决掉面前的早餐(火腿肉和鲜奶),偶尔加入女孩子们的对话,时机掌握得很不错。

不想动多余的嘴皮子,看着一口一个艾琳的丹尼丝,阿芙拉觉得这孩子在某方面很有天赋。

随后,他们被送上了一辆马车,在近日见多了异兽后,看见普通的高大骏马反而有些稀奇。

艾琳在的时候,丹尼丝就围着她叽叽喳喳,倒不怎么和新朋友交谈了。乐于此的阿芙拉注视着窗外的景象。

直到艾琳说:“暮色城的样子我都看腻了。”

“因为艾琳你一直在暮色城长大嘛,”丹尼丝摇了摇她的胳膊,“我们没来过暮色城,很好奇也很正常。”

艾琳用很不可爱的视线瞥了眼阿芙拉,说:“但是一直盯着其他人很不礼貌,你可不要这样。”

“……”

在针对她?

凭借这种挤兑人的套路,阿芙拉估摸了一下这孩子的智商,没有兴致地继续望着窗外。

虽然很讨厌,但谁没在野外遇到过一两条恶心的青虫,还不得不相处一夜呢,没有搭理熊孩子的必要。

艾琳看她不爽,八成是因为丹尼丝的本能污蔑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当然主要是这孩子智商一般,天赋点都点在了脸蛋上。

对于这样的孩子,保持怜悯心很重要,因为不知道他们会被怎样利用干净。

接下来,艾琳继续着没有礼貌的发言,大多都是无关痛痒的小孩子排挤人的话语,如果——如果阿芙拉是个真正十一岁的小女孩,八成会被怼到郁闷神伤,敏感的年纪,再加上丹尼丝比起圆场更像在添火,不可能高兴得起来。

大概见阿芙拉没有理睬,对这种年纪的孩子来说,无视比拌嘴的伤害大多。

艾琳嘴巴一张一合,竟然大声说:“没有教养的孩子才会不懂的礼数。”

这一回带上了阿芙拉的父母,当事人终于转头,安静看向不知收敛的小女孩。

“怎么,我又没在说你!”对上那双平静的黑瞳,艾琳不知道为什么下意识瑟缩了一下。

很快又找回了自我,因气恼而恼怒,“看什么看,你也没有礼貌吗?”

然而阿芙拉视线轻蔑,并没有想象中的怒火,丹尼丝感到不妙,正想要开口:“艾……”

一直观望的男孩子察觉到不对,担心地看过来,却见阿芙拉不屑地开口,说:“丹尼丝果然说的没错,你这样的人一副看不起别人的样子,总喜欢说人坏话。还要让人哄,真想知道哪儿来的脸!”

“你胡说!”艾琳尖叫。

阿芙拉呵了一声,懒得理她:“你是舒服了,丹尼丝却必须违心撒谎……这么欺负一个善良的女孩子,还有脸说别人没教养,也不知道在讽刺谁。你对得起她吗?真是看够了。”

“我没有这么说过!”丹尼丝急忙表态,但效果不佳,阿芙拉从头到尾都在为她说话,听到当事人这么说,她没有出声,眼神嘲弄地看了眼艾琳,“看吧,果然如此”,冷笑着转过头继续望向窗外。

这个举动点起了艾琳心中的怒意,她一把推开丹尼丝的手,大声叫喊:“理我远一点,乡巴佬!”

所以说小孩子的友谊……阿芙拉在心里翻了个白眼。

这回轮到丹尼丝小声啜泣,这孩子还真的在难过地哭泣。冈特不住地安慰,艾琳气鼓鼓了一会儿,包着眼泪,也很委屈。

接人的骑士闻声赶了过来。

他的坐骑是一匹狰狞的狼獒,银色的毛发在阳光下闪闪发光,骑士与马车并行,看见哭泣的两个小女孩,问:“发生了什么?”

阿芙拉瞥了一眼手忙脚乱的小屁孩们,哦了一声,答:“没事的大人,她们只是想家了。”

延伸阅读

谢锡亮艾灸养生馆加盟  http://www.covenantsporthorses.com/63d1.shtml
品牌简介:御正康业文化传播(北京)有限公司创立于2004年,谢锡亮艾灸养生馆是集项目

丹璐洗衣加盟  http://www.covenantsporthorses.com/6fif.shtml
作为在引入先进设备的基础上打造的专业干洗品牌,丹璐洗衣多年来立足于市场,始终秉承服务

梦德加盟  http://www.covenantsporthorses.com/n1rh.shtml
梦德家纺布艺总部是一家集开发设计,生产加工贴牌,销售为一体的企业。目前主要为网商客户

宏威洁加盟  http://www.covenantsporthorses.com/a0f2.shtml
宏威洁榨水车由深圳市宏威洁酒店用品有限公司出品。属榨水车系列产品,经济实惠,效果好。

永乐化妆品加盟  http://www.covenantsporthorses.com/ar9f.shtml
永乐化妆品为了寻求配方,在承传祖先的传世组方基础上,他翻阅了上千种古方方法,拜访了药

小叫驴火锅加盟  http://www.covenantsporthorses.com/dfl1.shtml
小叫驴火锅系一家各地连锁企业,成立于2007年3月,是长沙连锁经营协会的会员单位,前

兴鸿艺加盟  http://www.covenantsporthorses.com/dili.shtml
兴鸿艺毛绒公仔总部是一家生产【毛绒玩具】【抱枕】【抱枕被【公仔玩具购物袋】【音乐枕】

跨克加盟  http://www.covenantsporthorses.com/yy0n.shtml
跨克保健品创建于2006年,座落在太湖之滨的无锡市前洲镇,是一家致力于食品及化妆品微

科宇长鸿加盟  http://www.covenantsporthorses.com/n2gq.shtml
深圳市科宇长鸿科技有限公司生产基地位于深圳市宝安区福永街道工业村,是从事无尘无菌室设

全能通空调坐垫加盟  http://www.covenantsporthorses.com/sjv0.shtml
夏季:热,太热,特别热!夏天烈日炎炎,出汗不断,车厢如烤箱,浑身不舒服,怎么办?冬季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百战穿金之引煞入体(7)

    老者身上灰蒙蒙的煞气弥漫而出,“修罗天障!”老者身上出现一层灰色屏障,风帝的招式打在屏障上,如石沉大海,消失不见。老者暼了风帝一眼,“大修罗印!”黑铁棍直直向前刺出,一股奇异的波动从棍前端出现,笼罩了前方所有人。风帝顿觉身上灵气固涩,难以操控,跟其他人一样,施展不出半分手段。十几人被封闭了修为,在高

  • 只有亚修斯不在的世界在线阅读第九节

    令人窒息的沉默在屋内蔓延,伊势月槿打量着屋子内的装饰,这里的每一件物品都是她和她哥哥一同选择摆放的。那时十七岁的哥哥刚刚从德国留学回家,准备结婚,但是他也没有忘记小了自己十一岁的妹妹,带着伊势月槿到处玩,甚至还盖了这样一间隐秘的房间,保存着他们的秘密。伊势月槿从小就很早熟,她没有掩饰自己的与众不同,

  • 穿书之炮灰女配只想杀男主在线阅读第2章

    “别任性,快喝吧。”那个女人一副习以为常的样子,反而露出了笑,声音越发温柔。犹豫了一下,葛予诗梗着脖子,大口大口吞咽下了那碗药。没想到那个女人反应更加奇怪,眼里含泪:“我儿变了!”葛予诗心里一紧,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怎么表现才算正常。不经意间对上了那个少年的目光。黑眸沉沉,似乎藏着深深的厌恶。却在发现

  • 总有人要先离开在线阅读第3节

    想不到自己一世枭雄,竟然附身于这劣等身体,连灵魂也十分无趣。有个霸气的名字,但为人却非常懦弱。不过这些都是过去式了,自己怎能活成一个窝囊废。“叮叮叮叮”下午上课的铃声响起了,龙浩天已经知道学校的所有规矩,于是快步跑去教室。刚到门口,就被老班叫住了,老班姓李,中年油腻男一个。高一到高三都是李班在带20

  • 初识已凛冬第七章

    第7章颜沐沐也怕这个疯子真的跑下来,连忙通过了申请。“您已添加了L,现在可以开始聊天了。”颜沐沐盯着聊天框等了一会儿,也没见连褚发什么消息过来,看来就是没什么话要跟她说的。她想了想,还是打了字发过去。“怎么知道我微信的?”她刚刚明明没给他。连褚倒是回得很快,“傻,《围城》群里。”甘霖在开机前就建了微

  • 网游之逆帝遮天之淋雨(8)

    “阿……”宋钊犹豫了一下,还是把到了嘴边的称呼咽了下去,另外问道:“你真的是顾熙琳吗?”他不太善于言辞,此时心情又特别激动,反而连高声一点儿都不敢,跟在顾熙琳的身后,生怕惊到了她。可是这么一会儿的功夫,顾熙琳已经没心思听他说什么了——远远的透过图书馆的落地玻璃门,她看到,外面又下雨了。等下还要去做新

  • 穿越大明星不劳您费心

    听得九宁儿的话语,安国庆心生好奇,不由睁开眼。妈耶!这么高!下意识便双手使力“小师弟,腰……快断了!”安国庆这才松了劲,催促着九宁儿落下,感受到了久违的厚实感后,安国庆长长的松了口气。不过,他很快就发现了不对劲。走动进行试探。好嘛。视线全在我身上是什么意思?“可是安国庆?”“我是。”安国庆被这么多人

  • 重生之最强帝王系统之离开山村,步入武林“求鲜花,收藏”

    “爹娘,孩儿不孝,不能再身边侍候了。”村口,无极跪在地上对着自己的父母三叩首。“无极...”无极的母亲早已经泣不成声,自昨晚无极提出要走出这小村庄去外面的世界闯荡的时候,夫妻两个就开始难过。“娘子,相信无极,我儿一定会在外面混出个人样的,别难过,我们等着无极回来接我们两个出去享福。”作为一家之主,无

  • 这个公主我罩了在线阅读山海飞天 万岁降临

    李斯,大秦的丞相,此刻也站在大雨之中,望着皇城方向。他的儿子李由撑着油纸伞,站在他的身后。北方边关,王离刚刚从阴暗的地牢出来,他在劝蒙恬自杀。此刻,却不由自主的望向咸阳方向。狱中的蒙恬,执拗的活着,他伤心扶苏的死,却也无能为力。天恩难测,他之所以不死,就是想到咸阳问个究竟。出身兵家的蒙恬,也感受到了

  • 当王爷捡到未来脑公智斗

    “大和尚,你不好好呆在寺里吃斋念经,却偏偏跑来给人家充当打手,不知佛祖知道后,会不会怪罪于你!”“哈哈,小子,你还有空管我?先想想你自己的处境吧!提醒你一下,破坏你的装甲对我来说,只是时间问题。况且,这个时间不会太久的。所以,你还是好好想想怎么应付眼前的事儿吧。”“老小子挺自大,我就不相信你身上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