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慧眼娇妻:鬼王老公太粘人在线阅读第八节

作者:帝灰狐 来源:言情小说吧

姜绿悠悠转醒时,看向窗外,约莫着已经是接近日落时分。

也许是因为起的太早,也许是因为疼痛不愿醒过来,总之她这一觉是睡得心满意足,神清气爽。

不知道什么时候,痛经的症状就已经消失了,只有着身下传来颇为不适的粘腻感。

姜绿手中无意间触到一片柔软丝滑,一偏头,看到垫在自己身下,充当着床单的白色外袍,马上惊得坐了起来。

这不是宋玉的衣服吗?

他居然会把自己的衣服当床单给自己垫着?

姜绿惊得下巴都要掉了。

紧接着,爬起身子的姜绿果不其然,看到那件白袍上突兀地映出了一大片淡红色,显得格外触目惊心。

姜绿痛苦地用手捂住了眼睛,不愿意再面对自己的杰作。

宋玉这人,好像还不算太坏?

不过他这件衣服看上去就很贵的样子,如果知道被自己弄脏了,他会不会有种想要拿她祭天的冲动……

不管了,先洗干净再说吧。

姜绿用凉水清了清自己的身子,又换上干净衣服后,看着缸中显然已经所剩无几的水,皱了皱眉头,不知道用完了以后要去哪里挑水。

用最后的水刚好把宋玉的外袍洗干净后,刚出屋门把它晾上,准备把已经晒干了的床单和衣服取下来时,宋玉他娘推门进来了。

一看到晾在细线上的那件白袍,宋大娘顿时笑开了花,对着姜绿说道:“玉儿这是开窍了啊,闺女。”

姜绿也不好直接接她的话,只有跟着笑了笑,边收下衣服和床单,边抛出了另一个话题,“宋大娘,您是来给我送饭的吗?”她早已经看到了宋玉他娘手上提着的那个食盒。

宋大娘一听,拉着她走向屋内,边说道:“这个倒是其次,最主要的阿,还是玉儿的事。”

姜绿一头雾水,“是怎么了?”

宋大娘把食盒放在了她床上的小桌子上,神情之中夹杂着几分焦急,“你子渊哥哥他,从我晌午回去后便已不在屋内了,这孩子连饭也没吃上,问了仲景那孩子,说是早上送你回屋后,没过多久便出门了,只说是去山里,这去干什么,也没留个准信,这不到现在,人还没回来。”

姜绿眼神颤动了一下,安慰道:“宋大娘,他会没事的。”

“唉……”宋大娘叹了口气,握住了姜绿的手,“我打算和仲景那孩子一起去山里寻寻他,你先吃饭,如果玉儿先回来了,就告诉他一声,我们过不了多久寻不到他,自然便会回来。”

“好。”她一口答应后,宋大娘方迈着步子出了门。

姜绿坐下来扒了几口饭,菜是清淡的蔬菜和酱黄豆,饭也没有昨天那般精致,口感粗糙了很多,她吃着吃着就停了筷子,却不是因为那饭菜不合胃口。

透过窗外,宋玉的白袍随着微风轻轻飘扬,梦中他的笑脸浮现在了她脑海。

宋玉他,应该不会有事吧……

想着想着,姜绿顾不得桌上的饭菜,直接推开门走出院子,往着宋玉他们家方向走去,刚到院门外,就看到了宋大娘和景差的身影。

“我跟你们一起去。”

听到姜绿说这句话后,宋大娘的脸上流露出了欣慰的表情,看向她的眼神就像是看到自己家养的猪终于学会拱白菜了,姜绿一脸懵逼。

“绿……”景差看到她,刚要喊出口,又看到了一旁的宋大娘,瞬间改口,“女儿家去不方便,你还是好好呆在家中吧。”

“多一个人就多一份力量,眼看天也快要黑了,不能再多耽搁了。”姜绿说完这句话后,不经意间瞥到宋大娘,她言溢于表的欣喜之色,让姜绿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对着她念了那首《如厕赋》。

“既然姜闺女都这么说了,那就同我们一块去吧,到时候跟紧些,还怕一个大活人丢了不成?”宋大娘发话了,景差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只能走过来将手中的火折子递给姜绿一个,实则借机幽怨地看了她一眼。

姜绿被这眼浑身看得发毛,快步走到宋大娘身边,一路不再看他。

这离村里最近的也就只有一座深山,因为山中奇花异草颇多,也偶尔有珍兽出没,所以村里有本事的人多半是靠采药和打猎为生,往往比老实种地的人们过的日子更好。

当然,这都是宋大娘一路碎碎念叨讲给景差的,姜绿也沾了几分光,默默听全了。

进到山中后,景差和她们分道扬镳,往着进山一边的背面寻去,而宋大娘和姜绿则是在这面搜索,两人始终保持着一段距离。

“玉儿……玉儿……”

宋大娘的呼喊声不断传来,姜绿也想学着喊几声,却又一时之间发现不知道该喊什么,自己好像从来没有叫过他的名字。

“宋大娘,这样下去不是办法,实在是太慢了,我们分开些吧,搜完后不管有没有找到,再到山脚处汇合。”姜绿手中拿着点燃的火折子,火光衬得她面部柔和婉约了几分。

宋大娘点头赞同,“闺女,脚下看仔细些。”说完便往另外一边走去,一边呼喊着,“玉儿……”

看到她慢慢远去的身影,姜绿也往着她的反方向走去,终于鼓起勇气,喊出了声,“宋玉……宋玉……你在哪……”

谁知道刚走出没几十步,姜绿突然脚下一踩空,手中一晃,火折子掉在了地面上,人却是往下直直坠落下去。

原本以为自己要被摔个七荤八素,头破血流时,底下却传来异常柔软的触感,同时伴随着一声痛苦的闷哼。

姜绿连忙跳起来一看,原来这是个高三米左右的陷阱,虽然不算高但是边缘光滑,没有借助工具和外力的情况下,是绝对无法徒手爬出去的。

而刚才被自己当**肉垫子,缓解了冲击力的人,借着月光一打量,赫然就是他们一直在寻找的宋玉。

此刻他已经是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睫毛微微颤动着,嘴唇也有些苍白,身上那件褚色的棉麻衣衫已经是沾满了草屑灰尘,膝盖处隐隐渗出血渍,手上和脸上也有着几处擦伤,鲜血沿着他的额头左侧那个口子,顺延而下,淌出了一道血痕,显得触目惊心。

姜绿看到他这个样子,一想到自己刚才又那么重的摔在他身上,害怕和羞愧的心情交杂在一起,眼中隐隐有泪花涌动,颤抖中带着哭腔喊道:“宋玉……宋玉……”

“我还没死。”宋玉听到她的鬼哭狼嚎,似乎是终于忍受不住般,睁开眼睛缓缓开口。

平日里高傲清冷的少年此时显得那么的虚弱,眸中的寒冰隐去,只留下一片平静无波的湖水,乍看上去再多的痛楚都与他无关一般,可是那过于苍白的脸色出卖了他,本就肌肤通透,此时在月光的映衬下更是晶莹如玉,多了几分透明感,看上去像个脆弱不堪的瓷人儿。

精致,美好,一碰就碎。

“你,你怎么样……”姜绿颤抖着双手,想去触碰他,却又怕自己笨手笨脚,一直没敢做出这个举动。

宋玉瞥了她一眼,淡淡开口,“不算很重。”

短短几个字,姜绿的心情复杂,面上也呈现出各种表情,“那你身上的伤……”

“看着严重,实际并无大碍。”宋玉抬头望了望上方,继续说道:“只是现下我腿脚不便,所以一时被困至于此。”

姜绿盯着他看了良久,垂下眸子,缓缓开口道:“对不起。”

宋玉一怔,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如果不是我碰了你,你就不会这么倒霉了。”姜绿声音酸涩。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白天为了破除封建迷信的一碰,还没过多久,宋玉就真的遭受了血光之灾,难道这个世界这么灵验?

“巧合罢了。”宋玉状似不在意地开口,顿了顿又说道:“我只是不喜欢女子莫名的亲近,跟你没有关系。”

这话听到姜绿耳朵里,她瞬间就懂了什么。

难怪,难怪啊……

居然面对如此貌美的自己都毫不动心,除了性冷淡之外,那就只有一个可能性了。

姜绿连忙表示,“我懂的,我懂的。”

不喜欢女子亲近,那不就是只有男子可以?

宋玉:“……”

你到底懂了什么?

姜绿站起身来,扯开嗓子大喊:“宋大娘……宋大娘……”

喊了半天都没有什么效果,反倒是宋玉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别喊了。”

姜绿马上闭嘴,接着看了看他的神色,才轻轻说道:“你娘和景差他们都在附近,把他们喊过来,我们就可以出去了,你的伤口也可以早点包扎。”

宋玉听闻没有再说话,阖上眼,似乎是默认准许了。

于是在姜绿使出了吃奶的劲,卖力地喊着,终于在快要断气之时,一个脑袋出现在了陷阱的上方,看着他们。

姜绿喜极而泣,“宋大娘,你来了,太好了,快去找景差来,想办法救我们出去。”

宋玉这时也睁开眼睛,有气无力地唤了声,“母亲。”

“玉儿,你受伤了,伤的重不重啊?”上方只探出一个脑袋的美人热泪盈眶,眼中充满了心疼。

“只是些皮外伤,并无大碍。”宋玉把之前对姜绿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那就好,那就好……在这里等着阿,我马上去找人,姜闺女你好好照顾玉儿。”美人说话之间,把一个用油纸包裹着的东西扔了下来,姜绿一把接住了。

在看着那个脑袋消失在上方后,姜绿又坐了下来,一边好奇地摊开了那个油纸,一边对着宋玉说:“你娘对你真好,还给你带了吃的。”

“吃的?”宋玉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最后在看到姜绿摊开油纸后,里面的两个饼时,瞬间黑了下去。

“她不会回来了。”

姜绿:“……?”

延伸阅读

奥力来健身加盟  http://www.angiovascular.com/6bj7.shtml
奥力来隶属于奥力来集团是亚洲历史悠久、规模较大的健身、康体和运动训练的品牌,成立于上

麻朵姑娘饮品加盟  http://www.angiovascular.com/be7e.shtml
山东必普电子商务股份有限公司是一家具有互联网基因、全球化视野的商业项目创新研发与服务

璨玉尊琥珀加盟  http://www.angiovascular.com/skye.shtml
璨玉尊琥珀加盟_公司简介北京璨玉樽商贸有限公司主营天然琥珀。原材料主要包括波罗地海琥

海娜化妆品加盟  http://www.angiovascular.com/dep2.shtml
海娜化妆品成立于2001年4月16日,是目前中国从事研发天然植物养发产品、生产的化化

华希加盟  http://www.angiovascular.com/yd9d.shtml
华希竹炭净化用品是重庆华希活性炭有限公司旗下产品,是一家从事活性炭生产、加工、研发、

彼此的茶加盟  http://www.angiovascular.com/e37.shtml
彼此的茶是一个专注茶叶销售的电商平台,主要包括摩登泡茶法、博古架下午茶、罐装茶叶、袋

外婆桥加盟  http://www.angiovascular.com/bor7.shtml
外婆桥加盟详情吴江市外婆桥家纺有限公司,是一家集研发、生产、销售床上用品为一体的资深

八方泉红啤酒加盟  http://www.angiovascular.com/giuf.shtml
八方泉红啤酒,经销批发的进口啤酒、洋酒、红酒、1664啤酒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

石意珠宝加盟  http://www.angiovascular.com/uyie.shtml
石意珠宝加盟详情:石意珠宝品牌自创立至今,一直努力用高质量的产品与较好的服务对待用户

蓓佳生鲜超市加盟  http://www.angiovascular.com/6xtl.shtml
生鲜超市的出现,不仅革新了传统大卖场的不错和商业模式,更多的体现在它对人们的消费生活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言情小说吧》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金庸绝学独霸西游之又一次靠近死亡(4)

    第二天天蒙蒙亮,周围空无一人,我拖着疲惫的身躯,缓缓打开寺庙大门,眼前血红的草地让我感觉不太对劲,我揉了揉双眼,这才发现,草地上尽是鲜血,我的心脏扑通扑通的跳着,我转过身去,只见一根木棒煞的一下落了下来,视线瞬间被血染红,视线模糊了起来,我不能就此放弃,但是我的眼睛不受控制的闭上了,我想,结束了吧?

  • 女配不想继承亿万家产之话痨都是天生的吗

    “说!你姓什么?叫什么?从哪里来?往哪里去?家里有几口人?人均几亩地?地里几头牛?说!说!说!”洛克装出一副凶狠的样子先发制人。“我是彼得·帕克,从···从家里出来,家里还有本叔叔和梅姨,地···牛···我们家没地没牛。”名叫帕克的小孩被洛克的表情吓了一跳,一脸要哭的样子唯唯诺诺的说着。看到眼前小孩

  • 我的青梅重生了新的工作

    山间雨声淅淅沥沥,成了这个世界唯一的声音。独处在这样的情境下,真切地体会到了仿佛被全世界抛弃了的感觉乔安逸身上沾了一层土,只敢坐在木椅上,望着天边腾起的迷雾,趁此情此景,再想一想刚才下山上山的经过,就显得不太真实了。一个人的生活是什么样的感觉,只有试过的那个人才能真正去体会。她才想起来其实魏南城没必

  • 我和诸天有个交易在线阅读第10章

    瀛洲,夜晚,落樱古村。Hannya行走于漫无边际的幽暗竹林中,远远望去,远处的陡峭山崖边,一座竹制大楼阁静默伫立着,下端被用数根木制包铁的柱子支撑在崖壁上。看起来,那应该就是忍者的修行道场。Hannya静默数秒,俯下身,双腿发力,高高跃起。竹林间留下数道残影,只几息间,Hannya稳稳落在后方被柱支

  • 好纯好暧昧第五章在线阅读

    陆云正在往新月村方向狂奔,一声惨叫声传来。他寻声望去,只见苍翠的古树下,一只体型巨大的蓝毛野狼站在一个女玩家身上。红色的鲜血正从它尖利的牙齿上滴落下来,而那女玩家的尸体已经血肉模糊,惨不忍睹。这只狼不仅凶残,而且肯定还是一只色狼。当陆云看到它的爪子按在那女玩家高耸的胸脯上时,对蓝毛狼表示了一番鄙视。

  • 校园女神进化论附录 西方传

    附录西方传西方大陆地处人界与神魔妖三界之间,自古以来都是四战之地,直到今天,西方大地上已发现上古战场的遗迹足有一百二十三个之多,而且皆是大战遗迹,可想而知这片土地是经过了多少战争的折磨。其中,位于东西大陆接连点上的跨世城,便是各界大战的主场地,直到现在跨世城一带遗留的上古兵器仍然吸引了众多寻兵者前来

  • 述世在线阅读第9章

    亲自把马家父子送出坞堡之后,林烈便急急赶了回去,在内堂见到了几名林家其他的当事之人后,便把情况仔细地道了出来。听他把话说完,几人的眉头都深深地皱了起来:“竟有这样的事情?你确信马腾没有在此事上说谎欺骗?”“看他们的模样应该不象。”林烈到了这个时候自然不能改口了,不然其他人会怎么看他?他在族中的地位也

  • 无限之虐之报道

    八月,并州,某小区。“啥?跟我哥一个班儿?!我哥难道不应该是附中清北班的标准?怎么屈尊到这来了?x双语这学校是挺好,问题这是普通班啊!我凌哥就算再不行也不能是这样的吧?”一间蓝色调的房内,一个萝莉模样的女孩坐在床上胡思乱想,小声嘀咕着。祺祺,想什么呢?该出发了。”一道淡漠但较平常来说却带些温柔的声音

  • 择天记—再见,长生第十章在线阅读

    蛮东放下成为脉士的兴奋,又和晓天上路前往高月帝国。黄昏已经谢去,夜幕早已铺开。高高的法国梧桐,被刺眼的白色路灯照亮。在黑色的夜空里镶了一圈又一圈攫绿,有时被拂过的夜风飘动,发出轻轻的沙沙声,只那么一阵,就消失在无限的宁静之中。为了尽早赶到高月帝国境内,晓天,蛮东决定连夜赶路。这次晓天选择走官道。在宽

  • 超神学院之新王加冕青葱岁月 1

    陆瀚云和沈辞已经相识近十年了。沈辞记得,在那年开学伊始的新生班会上,环境学院的大一新生们轮流上台自我介绍。大家刚从紧张压抑的高中进入自由开放的大学,在新的环境里,虽然心怀忐忑,但脸上都洋溢着质朴纯真的笑意。沈辞坐在角落里,也耐不住兴奋东张西望,对所有人所有事都兴致勃勃。自我介绍按部就班地进行着,新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