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校园小说 > 正文

升学之后黑衣人

作者:轮回峰主 来源:纵横中文网

夜,寂静无声,一轮明月高高的挂在夜空中。

上官曦看着她,竟然有片刻的喜悦感和满足。真希望永远可以这样的拥她入睡。嗅着只属于她的馨香,他也慢慢的进入了梦乡。

杨冰心见他睡着,慢慢起来,轻轻的翻来他的衣服,找到了今天关押尹逸飞的钥匙,然后偷偷的跑到关押尹逸飞的地方,带了点食物过去。

杨冰心拿着食盒来到地牢,地牢守卫拦住了她问,“拜见夫人,夜深不知夫人到此做什么?”

“我只是过来送点吃的进去,麻烦你们通融一下。”说完塞了几锭银子给他们。

“放心,我只是不忍心送点酒菜进去,天冷你们也辛苦了,这是一点酒钱,你们拿着买酒吧!”杨冰心说。

两个守卫对看了一下说,“谢谢夫人,不过不能待的太久。”

“好,你们放心,有什么事我担着。”杨冰心说。

不一会守卫便带她来到尹逸飞的面前,杨冰心第一次见到牢房,来不及慢慢欣赏。

守卫退下,她走到尹逸飞面前说,“你干嘛跑来将军府呢?这不是找死嘛,我不是已经说清楚了吗?我们已经不可能了。这是钥匙,你走吧!”

尹逸飞拿起钥匙,抓住她的手说,“不可能,你是爱我的,我们一起走吧,你现在是在骗我,你看,你这不是舍不得我死嘛,来看我了。”

就算以前杨冰心喜欢他,但是看到他现在这样自暴自弃,也无法喜欢上他,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这么为了一点挫折就自暴自弃。

杨冰心说,“你别再自欺欺人了,我们已经结束了,我都嫁人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的,你一定是被逼的。”尹逸飞说完抓住她的肩就要吻了过来。

杨冰心左右躲避着,说着,“你放开我,你别忘了这是什么地方。”

“我不管,我不能失去你,你是我的。”尹逸飞说完像疯了似的,眼红布满血丝,青筋暴起,他撕开她的衣服,撕咬她的颈部。

“你放开我!”杨冰心用力推开,无奈他力气太大了,加上疯了似的,而且好像有点神志不清。他似乎被下药了,神志不清。

正在这时,上官曦赶到,一脚踢开尹逸飞,大吼到,“你们在做什么!”

然后把自己的外袍脱下给杨冰心穿上,一把拉过杨冰心。对着就身后的侍卫说,“把他给我打醒,今天的事谁都不准说出一个字,否则。”

一个森冷的眼神都像要把人杀了一样,侍卫就说,“属下等什么都没有看见。”

他们都知道上官曦的手段,谁要是敢背叛他,那绝对没有好下场。

说完就拖着杨冰心往外有,杨冰心说,“你放开我,你要带我去哪里啊!”

夜风冷冽的吹着,杨冰心冻的瑟瑟发抖

说,“喂,你放开我。”

上官曦太过生气而走的太快,拉着的杨冰心一个不稳脚扭了,“啊!我的脚。”

“你别装了,给我起来。”上官曦说,

“我没有,真的扭了,你腿长走的快,我腿短走的哪有那么快。”杨冰心委屈的说。

“你。”上官曦不想跟她计较这些,直接把她抱起来,不一会就来到了碧桂园的一处温泉,直接就把她扔进温泉里。

“啊,,呜。”杨冰心猝不及防,呛了好几口水。

“你给我好好洗干净,你这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整天只知道勾引男人。”上官曦铁着脸说。

“我没有。”杨冰心好不容易站稳说。

“你没有?你没有大半夜不好好待在房间里,跑到地牢来会情郎?”上官曦说。

“你,你简直不可理喻。你爱怎么说怎么说,反正我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杨冰心说。

上官曦抓住她的肩,“你还敢不承认,我都说了,你寂寞早点说啊,干嘛要找别人呢?我保证让你爽个够。”

杨冰心狠狠地甩了他一个巴掌,说“上官曦,你别太过分了,我们只是约定成亲而已,你别逼我!”

上官曦恼怒了,“哈哈,约定?你见过谁约定成亲?说出去谁信啊!”

“你,你竟然耍赖。”说完又要来打,被上官曦扣住,并且扣住她两只手。

“你才别太过分了,杨冰心,你以为你算什么。”上官曦说

“是,我是不算什么,能麻烦您把手拿开吗?”杨冰心冷冷的说。

看着杨冰心这样的态度,上官曦就气不打一出来,一手禁锢她的下巴吻了过来。杨冰心挣扎不开,便咬了上官曦,上官曦吃痛松开了她。

杨冰心看他松开马上准备逃离这里,刚走两步又被上官曦抓到了。

“你这个死女人,你竟敢这样对我。”上官曦说完把她抱到一旁温泉旁。

“你,你要干什么?”杨冰心说,连连往后退。

“我要干什么?你说呢?”上官曦说。

“你,你不要乱来。”杨冰心后退着说。

上官曦一把抓住她的脚,“现在知道怕了?”

“不可以!你不要这样?”杨冰心说。

“不要?不是你说了算的!”上官曦说完不管其他直接凑了过来啃咬着她的脖子,手上下游走着。

“你放开我。”杨冰心看着他恐惧感油然而生,无奈她力气太小,实在抵抗不了。

一阵凉风袭来,杨冰心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上官曦脱掉,她想抽出手来护住自己的隐私,无奈上官曦一只手紧紧的把她的手禁锢起来。

“不要,放开我。”杨冰心苦苦的哀求,上官曦似乎听不到一般。

杨冰心动弹不得,眼里都是泪水,苦苦哀求着他。

正在这时,一只利箭突然射向杨冰心,上官曦凭借着本能的战场反应马上反应过来,迅速用外套把杨冰心包裹起来,并且翻了个身为杨冰心挡了一箭。

后背吃痛上官曦马上松开了杨冰心起身,杨冰心自由后马上把外袍穿了起来,紧紧收紧,浑身还在发抖,

差一点,差一点就被这个恶魔欺负了,突然萌生了恨意。

但是看到突然围在温泉的黑衣人,加上上官曦为她挡的一箭,她又无法恨起来。

“你们到底是谁派来的?”上官曦冷冷的看着他们。

“大将军果然是风流不羁啊,真是有雅兴在这里享受美人,不过强迫别人可不是什么君子所为啊!”黑衣人说。

“哼,我与夫人恩爱关你们什么事,破坏了本将军的兴致,是你们得罪不起的!”上官曦说。

说完上官曦就很黑衣人打起来了,上官曦一面要保护她一面要面对这么多黑衣人,加上背上有伤,渐渐有点力不从心了。

杨冰心看着和黑衣人厮打的上官曦,对上官曦说,“你放开我吧,少一个负担就不会这么累了。”

上官曦说,“我是不会放开你的,你别想从我身边逃走。”

杨冰心说,“你你真是个疯子,不要命了吗?”

“你这个笨女人,到现在还不明白?”上官曦说。

杨冰心挣脱开他的手跳入了温泉,不想拖累他。上官曦见她跳进温泉也随着她进去了,只能这样,黑衣人实在太多了,不寻常像是有组织的行动。

杨冰心跳进水里后发现自己不会游泳,“完了,完了,自己只记得义气,忘了自己的性命。”

她快憋不住的时候,上官曦找到了她,拉过她,吻住了她,给她传送空气。杨冰心实在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抱着他昏睡过去了。

杨冰心醒过来的时候他们两人已经在一片林子里的河边,原来温泉底下是一个洞通往外面这一片林子。

杨冰心看着晕倒在旁边的上官曦一动不动的,她想如果现在杀了他好或许自己就再也不用担心害怕了。

但是她不能这样,上官曦身兼很多使命,我杀了他只会对不起老百姓对不起这个国家。这里又人生地不熟,她有点慌了叫着上官曦,“喂,上官曦,你快醒醒啊!”

看着上官曦没有反应,她摸了摸他脸都是冰冷的,她急了,虽然恨他,但是这么突然死了也不好,“你不能死啊,完了,完了,你要是倒了就没人做大将军了,你的国家怎么办呢?”

杨冰心看他还是没反应,他不会是溺水了吧!额,不会要人工呼吸吧,杨冰心立刻站起来,还是不管了算了,然后又蹲下,不行啊,那样太不是人了。

杨冰心闭着眼睛,不管了,就当吹气球了,大呼一口气对着上官曦的嘴吹了一口气,然后又吹了一口气,正准备起身的时候头突然被按住与上官曦深深的吻住了。

“嗯,你。。”杨冰心马上挣脱开了,说,“你无耻,我是在救你啊!你竟然,竟然。”

上官曦说,“来而不往非礼也,你这么热情,我怎么能没有回应呢?哈哈!”

“你。”杨冰心气急打了上官曦一下,不小心打到伤口。

上官曦痛的嘶了一声,杨冰心发觉自己弄伤了他便急急的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上官曦说,“那你要是有意的那还得了?”

“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你的伤怎么办?”杨冰心指了指上官曦的伤口。

“你帮我拔了吧!我昨天救你上岸实在没力气了。”上官曦说。

“啊!我不会拔箭啊,万一伤到你。”杨冰心说。

“没事,快点帮我拔了。”上官曦说。

杨冰心闭上眼睛,用力拔出了箭。杨冰心看着上官曦痛的冷汗直冒,说,“你要是觉得疼可以喊出来的,强忍着不好。”

“不是所有的强忍都可以说出来的,如你一般。”上官曦感叹着。

杨冰心一时没听懂什么意思。杨冰心看着血冒了出来,马上撕了自己的衣边帮他把伤口包裹好。并对上官曦说,“这样不行,你

需要药物来止血啊。”

延伸阅读

俏凤凰苗家牛肉粉加盟  http://www.sammyyammy.com/ux1f.shtml
【俏凤凰起源的背景】中国的餐饮市场非常初级,要么就是“颜值低”,要么就是“不放心”,

维客佳便利店加盟  http://www.sammyyammy.com/6yya.shtml
维客佳便利店成立于2010年,系由广东维客佳便利店有限公司全资控股的便利店连锁特许经

优快品加盟  http://www.sammyyammy.com/nso5.shtml
暂无

贝贝帕克加盟  http://www.sammyyammy.com/6uhh.shtml
贝贝帕克(BB.Park)隶属于无锡天一集团,是国内知名的婴童用品品牌,地处中国轻工

美点美家加盟  http://www.sammyyammy.com/dq6b.shtml
美点美家钻石画总部批发的钻石画销量节节高消费者市场,在消费者当中享有较高的地位,公司

贝博氏加盟  http://www.sammyyammy.com/6nkc.shtml
贝博氏隶属于上海蓓慈妇婴用品有限公司,总部位于上海金山,“BABYBOX”妇婴用品一

万家暖智能电地暖加盟  http://www.sammyyammy.com/deyk.shtml
电地暖加盟电地暖代理万家暖智能电地暖诚招各地经销商-万家暖智能电地暖优势:1、地面辐

衣广盛加盟  http://www.sammyyammy.com/dn38.shtml
衣广盛女装总部是女装装产品生产加工的公司,拥有完整、科学的质量管理体系。公司秉承顾客

创举加盟  http://www.sammyyammy.com/xjrc.shtml
创举硅胶手机保护套是手机壳、保护套、硅胶套、行货手机保护壳等产品生产加工,创举硅胶手

康福达加盟  http://www.sammyyammy.com/d6c7.shtml
康福达医疗设备有着精干的医疗资质的人才,懂技术、懂管理、懂医学。康福达医疗设备以诚信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就想当个魔头[重生]在线阅读第五章

    他打量着这个奇怪的光头,不由自主迎上那双灰色的,富有神秘色彩的眼睛。智慧,希望,坚定,忠诚,以及……荣耀……一瞬间,行星防卫军中校,就感受到了一股早已忘却的奇妙体验,他狠狠抹了一把脸,似乎要再次确定。这一定是一位了不得的大人物……谢洛夫心想。他顿了顿,改变措辞:“先生,不……我是说,大人……您到这个

  • 玄幻:我家师傅明明超强却过分慎重在线阅读第九节

    “宇智波宸,这家伙又去了哪里?”红豆四处望了望,刚才还站在一旁的宇智波宸此刻却是不见了踪迹。“偏偏是在这个时候,既然这样,那就只好一个人行动了。”另一边,宇智波宸已经进入了死亡森林中。刚才那几名忍者的惨状让他想起了一个人,也只有那个钻研转生之术的家伙,才能做到这种地步。“大蛇丸…这个时候回到村子,是

  • 糟糠丫鬟不下堂(重生)第10章在线阅读

    “花子,我的神奇宝贝就是它了,快龙,上阵吧。”秋子明的神奇宝贝是快龙。“那么,秋前辈,我的神奇宝贝是胡地。”花子派出了胡地。“是胡地啊,这对于子明就难打了。”大木博士担心道。“那么,秋前辈,我先攻击了哦!胡地,使用念力。”花子先发动攻击。“快龙,挣脱掉念力,使用喷射火焰。”秋子明冷静的发动攻击。胡地

  • 天地迷之六界在线阅读第五节

    第五章:第一战!来人明显带有任务,确定方向之后,没有丝毫的停留,很快追去。而此时,黄雨梦依然不知道危险已经向自己靠近。李佑一路上跟随在后,不断对身旁之人询问很多东西。对于后面叽叽喳喳的的李佑,前面黄凯皱一下眉头,最后懒得理会。“所有人都注意了,前面地形复杂,遍地布满巨大石头,加强戒备。”黄凯说完,眼

  • 我家天师要离婚在线阅读第六节

    第六章世界不同,道理想同!卢英远等人离开。福伯说道:“少爷,太出气了。”“老早我就想打他了,但是我身份限制,无法出手,真是过瘾!”张岳说道:“是他先出手的,不然这一次,我还会忍,因为不到时候!”突然福伯好像反应过来什么,激动不已,看着张岳,说道:“雀哥,你,你逼出了余毒,凝元四重了!”激动之下,福伯

  • 小骄纵在线阅读第七章

    双方势均力敌,身后神魔虚影的男孩力大无穷,但是小女孩却是他的克星,眉心上奇异光彩闪烁,放出阵阵让人头疼的奇光,被这种光束笼罩,身体移动艰难,纵然有天纵神武,却打不到人也是白搭。“有本事不要天眼束缚,我们真刀真枪的搏击。”身后雄伟狮身人头巨大虚影中小男孩,满脸的憋屈,有力量却打不到人。“巾明你说笑了吧

  • 被心机夫君套路后在线阅读第八节

    虽然地上的脚印没有了,但是他却发现旁边的树干上,有一点泥印,只是这点泥印与褐色的树干几乎相差不大,寻常人肯定会把他们忽略。但是对于可长弓这种老手来讲,这就是足以致命的纰漏。“这小子到底还是修炼的不到家呀,”先前没有发现他的去向,自然要考察的东西比较多,也就没有发现,但是现在了解他的去向之后,一前方一

  • 犬夜叉之一朵花的生活帝者重生

    “老陈老陈,快醒醒,你要是醒来我可以承认你比我帅……”朦胧之际,陈鞅听见耳旁有人呼唤着自己,可他就是醒不来,似是挣扎了许久,陈鞅全身突然一震,目若铜铃般的死盯着前方,随后也不见有什么动作,就僵在了那里。这一幕可使得呼唤陈鞅的人吓了一跳,此人憨憨呆呆的,悠悠挪动着胖胖的身躯远离了陈鞅一大步。接着又调息

  • 艾尔摩大陆之修行任务

    村长招募忍者的速度令沢田纲吉惊叹,招募忍者的标准同样令他惊叹。这才多久的功夫村长就又招了个忍者回来,可是上次是个六岁的小男孩,这次就干脆是个双目失明的少年了。午饭时友里随口道:“吃完饭以后,你们和我去见一下止水吧。”“止水?”“就是新招募的忍者。”友里没有说止水的姓氏,毕竟鸣人也在场,回村如果说漏嘴

  • 给我的月亮写封信在线阅读第9节

    “等等事情不是这样的!!”夏阮阮瞬间跳起来回首就对身后的少年挥了一爪子,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情绪激动,这一爪子在空中挥出了四道火星,飞到少年面前差不多已经快要熄灭,卷成一股热风吹起了发梢。“说话能不能不要跳过重点你这样很容易引起误会好吗!”封灼挑眉,对上夏阮阮极力否认的模样,无所谓耸耸肩:“行,你是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