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江太太恃宠而骄在线阅读第8节

作者:晴空舞 来源:小说阅读网

这场阔别五年的相见,于她,是惊诧。于他,是惊喜。

五年,一千八百多个日夜的距离,横亘在他们之间。

茶室的服务员将茶拿进来之后便退下了,现在整个包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空气中弥漫着暖暖的茶叶清香,因为一时的不适应,也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两人都不说话,安静得可以听见对方的呼吸声和喝茶的吞咽声。

时间慢慢的过去了,两人只是喝茶,谁都没有开口,或许是在等着对方开口,放下茶杯,苏落柠不安的双手揪紧裙脚,因为用力过大,手背的青筋突起可见。

安又离扫了苏落柠一眼,清晰的看见她额头步满了细汗,便抽出一张纸巾凑近给她擦汗,她防备的身子后仰,不让他碰她。

她很紧张么?安又离猜测着。

五年不见,她当年的勇敢哪里去了,在美国究竟经历了什么,让她现在见到他变得这样的拘束、局促、不安和慌张。好吧,其实他自己很紧张,不然也不会一连喝了三杯茶了还是一言不发。

苏落柠也一言不语,可她眼角的余光始终定个在他身上,自从发生那样的事后,她现在连直视她的勇气都失去了。

安静,太安静了,安又离突然间讨厌死了这该死的安静!

他拿起茶杯,一口灌下剩余的所有茶水。

“这几年,你过得好么?”终究还是问了出来,无论多久不见,无论他心里有多大的怨气,只要一看她的眼睛,他就无法对她生气。

因为在所有问题之外,他发现自己最关心的还是这几年没有他在身边她过得好不好。

无论时间过去多久,她始终是他世界中心位置的主角,他比任何人都希望她过得好,即使没有他在身边。

苏落柠没想到安又离会突然说话,毕竟从进茶室到现在,两人还是零交流的,听到安又离这么一问,有一瞬的发愣,没想到安又离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是这样的,刚才在家门口,他的语气里满是责备和质问,好像今晚得不到一个答案不会罢休一般。

苏落柠为了掩饰自己的不安,端起茶杯轻抿一口,掩盖自己此时内心的慌乱。

“不好不坏吧”,放下茶杯,平静的回了这么一句,“你呢,这几年过的……?”

她很想知道,这几年他和吴稚弦发展到哪种地步了,是不是很甜蜜,甚至是,已经结婚了,或者,已经有看可爱的宝宝。

一家三口,应该过得很好吧。

“不好”,在苏落柠“好么”的话还没说完的时候,他抢先回了一句。

苏落柠一阵心痛,就像烈火灼烧一般,烫得她体无完肤。他说他过的不好,他怎么可以过的不好?他怎么会过得不好?难道吴稚弦不够爱他吗?

安又离在听到苏落柠说这几年过的不好不坏的时候,是生气的,所以才会在她话还没问完就说自己过的不好,她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过的不好?既然抛弃了她,为什么还要允许自己过的不好,那现在这场五年之后的回归又算什么?她至少要能高傲的站在他面前,昂头挺胸的对对他说,“安又离,你看,离开了你,我一样可以活的很好! ”

“怎么会……”

苏落柠从来没有想过他会过的不好的,真的从来没想过,她现在脑袋里全是疑问,吴稚弦不够爱他么?怎么就没能给他幸福?

安又离听着苏落柠嘴间溢出的呢喃,将她震惊的表情全看在眼里。

“没有你在身边,我一个人怎么幸福。”

轰!这句话就像一枚炸弹,将她炸得整个思绪粉身碎骨,身体僵住了,头脑失灵了,完全无法思考。

阿又,阿又……

苏落柠的泪水再也抑制不住的决堤而出,就像泄洪一般,喷薄而发,在听到他说过得不好的时候隐忍着的泪水,因为这一句话终于可以放肆的大哭出来了。

安又离看着泪流满面的苏落柠,关心的话语想要说出口,但一想到这几年的煎熬等候,他没办法一下子原谅她的不辞而别,他有生气的资格。

“你哭什么?苏落柠,我们之间最没有资格哭的,是你,当初是你丢下我的! ”本来是想要擦拭她泪湿的脸庞,可一开口,说出的话竟完全变了。

苏落柠听见安又离这么一吼,被吓了一跳,丢下?是啊,当初要不是她执意一个人去美国,也许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情了,可她,不是有意的啊。

她不能回来,她怎么能破败不堪的回来,接受完美的他。

她比任何人都希望过往的一切都只是一个梦。

一向温润如玉的安又离何时这样大声呵斥过她,以前,不论她如何无理取闹,他始终会一脸宠你的笑着看他,揉揉她的头发,哄她,吻她,纵容她。

看来,这五年,他也变了。

苏落柠忍住哭声,但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流,苏落柠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是爱哭鬼。

安又离看着苏落柠因为自己那一吼而吓的全身颤抖了一下,有些心疼了,这是他们认识这么久以来,他说话语气最重的一次,这一吼不仅吓着了苏落柠,他自己也被吓了一跳,但一想到她当年的不辞而别,想要安慰的话语还是吞了回去。

“把眼泪擦一擦,哭得丑死了! ”安又离嫌弃的看了一眼苏落柠被泪水模糊的脸,嫌弃着将纸巾丢给苏落柠,他还是喜欢看她没心没肺的笑,至少那样的苏落柠是真正的开心,幸福,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哭得一身狼狈。

苏落柠胡乱扯出一堆纸,将脸上的泪水擦拭干净,露出红肿的眼睛和鼻头,她这幅样子,看得安又离心里一阵烦闷,很后悔刚才干嘛吼她,但说出话犹如泼出去的水,永远也收不回来。

苏落柠用最短的时间收拾好情绪,佯装出一副笑脸,拿起茶杯喝茶。

安又离看着苏落柠慢慢恢复平静的情绪,自己也控制着,压抑着不再说出语气很重的话,面对一个自己爱到深入骨髓的女人,他是完全没法狠得下心的。

“这次回来后,还走么?”他怕她哪一天又突然消失不见了,在那种情况发生之前,他必须把这些问清楚。

“不走了,以后就定居在A市了,毕竟这里是我的故乡,而且我觉得A市很好啊,有那么多老师,同学,朋友”,心里默默补充了一句“还有你”。

安又离懊恼,这个留下看来的理由,不包括他。

安又离讷讷的哦了一声,“那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回来这段时间已经都安排好了,我开了个工作室,叫【羽】,前段时间已经正式营业了,同步的还有一个画廊,叫【苍瞳】,专门展出我爸爸的作品。”

“那就好”,安又离默默记下了画廊的名字。

突然想起什么,就拿起苏落柠放在手边的手机,递给苏落柠,“解锁,我给你存一下我的手机号码,这样以后方便联系”。

其实是方便他以后找她。

苏落柠身形一僵,接过手机,强装镇定,肢体都有点不自然,“好啊,你说号码,我存一下。”

慌乱的解开手机锁,打开通讯录,“你说号码吧,我存。”

“152xxxxxxxx”,安又离不有怀疑的爆出自己的号码,“你打过来一下,我顺便存下你的号码。

“好”,然后自己号码,安又离存下,并备注了一个“她”字。

苏落柠看着通讯录里的号码和备注,他的号码一直存放在她的通讯的第一位,备注是“阿又”。这么多年,其实她是知道他一直没有换过号码的,她尝试着打过很多次,但每次都只是接通之后,听到他熟悉的嗓音之后就马上挂断。

有时候,听见他的声音,会给她坚强下去的勇气。

刚才她真害怕被他发现,这是她的秘密,她不希望被他知道她对他还有眷恋。

因为她知道经过五年前那件事后,他们永远不可能了。

之后气氛缓和了很多,两人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苏落柠没有说在美国的事情,索性,安又离也不问了,他知道她还没有都她敞开心扉,他等她愿意主动对他说的那一天,希望那一天不要等得太久。

喝完一壶茶,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安又离送苏落柠回家。跟来时一样,苏落柠走在前面,他跟在后面。

安又离失神的看着苏落柠的背景,她更清瘦了,以前圆润的腿,现在变得消瘦而细长,腰也是不盈一握,一头波浪卷的长发延伸要腰际,在夜风的吹拂下缓缓飘动,耳际传来笃笃的高跟鞋敲打地面的声音,那声音穿透过所有飞驰的车马声,清晰的钻进他的耳膜,看着前方摇曳的身姿,安又离才反应过来今晚的一切不是梦。

她,真的回来了。

从今以后,他不用再忍受思念却不知道她在何方的煎熬了。

这一路,原本路途不长,但两人都走得很慢,仿佛走慢一点,时间就不会流逝得那么快,所希望的,不过是和对方多一点相处的时间而已。

二十分钟后,到了苏落柠的住所,安又离停下脚步,意识到,不论多长的路,不论你走得多慢,始终都是会到达终点的。

“我到家了,时间不早了,你也回去休息吧”,苏落柠还没有完全从今晚的惊愕中恢复过来,她也知道两人之间有一种疏离感,所以也就不请他进家里坐坐了。

因为现在已经不是五年前了,他们现在的关系还没恢复到原来的那种程度。

“好,你进去吧,我看着你进门了我再走”,对于今晚这场时隔五年的相见,他很不舍,想再多看看她。

苏落柠嗯的一声,转身向家门走去,过程中她很多次的想要回头,但都还是忍住了,五年不见都没事,她相信这一次的见面也不会改变什么。径直的走向门口,拿出钥匙,开门,进门,关门,动作一气呵成,没有任何犹疑。

安又离看着消失在眼前的身影,进门的动作没有一丝眷恋,他看着门口发呆,看了许久,懊恼自己这是怎么了,变得这样婆婆妈妈,自嘲一笑,转身走向车子,驱车回家,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也不急在今晚。

耳畔传来隐隐约约的发动机的声音,苏落柠知道,他走了。仿佛是被抽走了所有力气一般,她虚软的靠在门上,失声痛苦。

突然,客厅的等亮起,苏落柠一下子没适应光线,被刺激的睁不开双眼。

阿九本来在房间看书的,突然好像听见哭声,便好奇的出门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谁曾想,看到的竟然是苏落柠靠在门上痛苦,头发杂乱的狼狈样子,她一下子慌神了,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怎么就哭成这幅模样了,出门时候还好好的呀。

阿九跨步奔向苏落柠,将她从地上拉起,“Lorry,怎么了,怎么哭了,告诉我,谁欺负你了,我帮你去教训他! ”

苏落柠眼神飘忽,脚步虚浮,胡乱整理了一下乱糟糟的头发,吸了下鼻子,说:“我没事,没人欺负我看,就是今晚和朋友吃饭,喝了点酒,回来的路上吹着风了,头疼的厉害,太难受就哭出来了。”

对于苏落柠的说辞,阿九相信不疑,“哦,我记得上次我买了些药,其中就有治头痛的,我去拿来给你”,说完就奔向抽屉找药。

苏落柠看着阿九忙碌的身影,想着,这几年,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就是这个迷糊蛋了,每次看着阿九的娃娃脸,心情都会莫名的好一些。

“阿九,没事,不用找了,我不想吃药,我睡一觉就好了。”

“你怎么行,头痛跟难受的,还是吃点药好些”,阿九坚持。

“真的没事,我真的不想吃药,这几年吃的药够多了,我实在不想问到其他药味”。

阿九找药的动作愣了一下,这几年苏落柠吃了多少药,受了多少苦她是知道的,听苏落柠这么一说,她也就不坚持找药了。

“那好吧,那你记得好好休息。”

“嗯,别担心我,你也去休息吧,时间不早了。”

阿九这才乖乖的回了房间,苏落柠也回了房间。

缓解了下沉重的心情,苏落柠前往浴室洗漱,洗漱完毕出来,正好听见手机传来短信的声音。苏落柠拿起手机,查看讯息,是安又离发过来的。

“这一次,我终于确定,你真的回来了,从此以后,我不必再陷入遥遥无期的等待,我们可以享受同一片城市的天空,阳光,微风,雨露,呼吸同一片天空的空气,有你在的城市,感觉真美好。晚安~祝好梦! ”

苏落柠将短信看来一遍又一遍,看着安又离发过来的文字,每一个字,好像都包含着他的喜悦。

拿起手机,本想着回复的,可敲了几个字,发现这么说不合适,那样说也不合适,索性什么都没回。

而另一头的安又离在短信发送成功后等了半小时都没见回复,一阵心酸袭来,但还是自我安慰着也许是因为时间太晚了,睡下了所以才没回的。

安又离拿着手机斜靠在沙发上,自嘲的笑了笑:安又离,你什么时候心态这么好了。

苏落柠吃每天必吃的药,抱着手机,将安又离传过来的简讯看了一遍又一遍,一个字一个字的品位着。

辗转反侧,一夜无眠。

而另一头的安又离也一样,他还陷在苏落柠回来的喜悦中,一个人傻傻的笑着,根本没有一丝睡意,他害怕明天醒来发现一切不过是一场梦。

他害怕这会是一场梦。

这一夜,城市夜空的星星变得越发的多,越发的亮,钢筋水泥有了和煦灯光的包围,变得不再冰冷,风吹过,撞击墙壁的声音,演变成美妙的旋律,远处窗外的烟花张扬的亮了又灭,久久没有散场。

这是一个值得失眠的夜晚。

延伸阅读

小眼睛聚光早晚要嫁人  http://www.mailize.cn/a9na.shtml
看这宁瑞接过碗走了出去,宁瑶也下了床,既然自己已经没事也该为家里做点什么,这让自己格

问仙路在何方在线阅读第十章  http://www.mailize.cn/spzc.shtml
第十章天气大好,御花园的那个姑娘已经不见了。长宁在后宫转了一大圈,这么多年过去了,永

和大魔王青梅竹马的日子在线阅读第3章  http://www.mailize.cn/62su.shtml
“我会变美,嗯,我会变美,我要减肥,今天不吃夜宵了!”胡萌萌握拳说,圆圆的脸上都是严

斗鱼之海洋求生之第八章(8)  http://www.mailize.cn/u95y.shtml
哈哈哈,戚童一时没忍住,兀自笑出声,心里的那点不自在,也随之消散了。她将电脑关机,侧

炼梦之被阻止的死刑  http://www.mailize.cn/blkk.shtml
1432年9月17日,早上七点。太阳还没完全升起,冷雾被风吹得微微拂动,灰色的默恩塔

二哈:我把罪犯逼疯了!横竖都是个输  http://www.mailize.cn/gdem.shtml
余林嘿嘿一笑,资源很大程度了决定了一个学生的成就,自己开的这么优厚的条件,不相信对方

且行且撩之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mailize.cn/pyq6.shtml
突然出现的变故,让整个拍卖场中一片哗然。“这是怎么回事?”“拍卖场的工作人员怎么突然

落花悲剑录指挥部  http://www.mailize.cn/u7nv.shtml
翌日,唐尘跟唐绫和唐潇打了个招呼,便准备出门。走到别墅门口的时候,唐绫一直拉着唐尘的

打脸,我是认真的!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mailize.cn/xqw7.shtml
在解决那个小鬼以后,叶云并没有过多的停留,很快照着地图他成功的找到了444号便利店。

贪得星光旖旎之合作(2)  http://www.mailize.cn/gq9b.shtml
虽然才刚临近五月,但这边的天气总是时冷时热。这两天应该是下雨的前兆,几乎闷得人喘不过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小说阅读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浮世在线阅读秀操作

    ‘萌芽’主播新秀大视觉季度主播大奖最佳女主播颁发环节,一匹黑马脱颖而出。谁也没想到,得住花落奇迹传媒公司的沐歌。一个才播三个月的新人主播,凭什么干过‘萌芽’一姐孙伟伟。不公平。暗想着有没有黑幕。孙伟伟是‘萌芽’三年的播主,平均每天时长之久达8小时。这样勤奋得到的平台‘一姐’地位,粉丝作何感想。往年,

  • 校园三霸主之第四章

    楚礼爸爸不想说话,只想让身边已经开始激动掐他手臂的傻儿子放手。撒手,都青了!但但但这是松风解带啊!林景铄表示自己根本冷静不下来,只能在俞浦深转身的时候狂掐手臂克制自己濒临失控的表情。他居然真的见到松风大大了。林景铄恍惚身在梦中,不然你看他掐着自己的手臂怎么一点都不觉得疼!楚爸爸:……行叭。后面窸窸窣

  • 末世重生之颜玺第一章

    宁娇手中举着梭子,迟迟没有将它穿过眼前的斑斓丝线。放下梭子,宁娇跟老太太似得叹了一口气,站起身来,走出织机,来到窗前,扶着窗框,看屋檐下的燕子窝。这一窝燕子,宁娇听自己娘说,自她出生起便年年来,从未断过。谁都说这是一个好兆头。前头的声音断断续续传来,比刚出壳的小燕子还要吵人。黄媒婆翘着个二郎腿,手里

  • 光子矩阵在线阅读第十节

    “今天在典当金钗的时候,奴婢听到了许多人在外面议论小姐......”“是不是议论我德行有失?”独孤怜月轻笑,手中动作不见慢,反而是越发的快速。不过是三两下功夫,便是把一株红阳毒草种植好。“小姐,你知道?”桃子愕然,小姐这是不是也太淡定了?这怎么一点都不急啊?“我自然是知道的,而且还知道,他们说我在外

  • 夜半之前世今生之少掌门,重于一切(求收藏、鲜花、票票)

    北冥子转过身来,看着赤松子等人,神情肃穆的说道:“整理衣冠,与为师一同入内,拜见少掌门!”北冥子一向教徒有方,门下弟子更是对他恭敬无比,但从来没有见过北冥子面见他人的时候,如此的神情肃穆。但包括赤松子在内的所有弟子都明白,易尘身份非凡,乃是祖师老子唯一血脉传人,无论是他们之中的哪一个人,都要以弟子之

  • 随心集第十章在线阅读

    方远显然不是一个讲理的主,之后他被压在浴室里又做了一次,第二天上早课的时候,身上酸得眉头一个劲儿得拧。“林老师!”下早课后林择正准备回办公室接杯水,身后突然传来一个饱满的声音截住了他。他应声望去,看见了一张带着酒窝的笑脸。一双鹿眼很有灵气,只是他看着眼生。“你不记得我了?”林择的表情很直接地告诉了她

  • 玄幻之最强门主在线阅读第1章

    岳举背着一个大竹箩,手里拿着一把砍柴刀,咬紧牙齿,“嘎吱嘎吱”一步步走在村子里铺满了冰雪的小路上。冰冷刺骨的寒风吹在他瘦小的身上,让他忍不住直打哆嗦,一张稚嫩的小脸上也被冻得一片通红,可他依旧迈着步子这般走着,并没有停下来。岳举的身后,还紧紧的跟着一个也背着大竹筐的女孩子,这女孩的眼睛虽然很美丽,身

  • 囚腥传之预兆(4)

    刚准备调用神魂力感应的秦念就被病房外传来的争执打断。秦羽熙不耐烦地看着挡在身前的男人,这家伙从刚才到现在就一直纠缠不休,自己都已经赔礼道歉了还不依不饶。“嘿你个小娘皮,烫伤我的胳膊就想跑?老子这胳膊要是废了就让你来给我养老!”“这位先生,摆脱你别再这么无理取闹了行吗?”秦羽熙听完柳眉倒竖,玉脸饱含不

  • 孤注一掷的温柔第二章

    报社的社长是个长相憨厚的中年男人,大概56岁?应该不算是中年了吧,犹豫。他是导师上大学时期的同校学长,介于两个人私交很深,我的情况他好像十分了解。他看着我的简历,滚动着眼珠上下打量着我。话说,人的智慧难道真的与年龄成正比么?我承认,他的目光真是够犀利,看的我有一种胃穿孔的感觉。“咳咳~”社长轻声的咳

  • 夏清的逆袭人生之你这么弱(小修)

    面试的人带着聂小安走进一栋豪华公寓,刚进门,迎面就砸来一个茶杯。“小二,你今天做的太招摇了,下次注意点。”小二很精准的伸手把茶杯接下,十分认真的回答:“知道了。”“不过你招过来的人不错,真像个小可爱,小可爱你叫什么名字啊,你真的不喜欢皇子殿下吗?那你肯定喜欢我这一型的,你看我长的怎么样?”不知道从哪

hCxbunj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