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悬疑灵异 > 正文

我追吸血鬼大佬的日常之白骨城(二)(8)

作者:十散十生 来源:晋江文学城

“那就好莫非就是这个意思,灵澈君不怎么在道中,道中关于灵澈君的传说却从来没有少过。”谢安和走到灵澈的身边。

“我觉得我稍微走开一点点,会更好促进大家的交流。”灵澈真心真意说道。

谢安和笑着请他走开两步,“请吧,灵澈君。”

众人一看两人一起走开,本来只是安慰两人的队伍突然又热闹了。“天啊!真的是灵澈君!”

然后大家一起热烈讨论关于灵澈那些年做过的那些大大小小的事。

谢安和倒是和他一起安稳地在偏房坐着。“这次你和两位新秀在一起,千万不要再作弄人家了。”

他微笑,“我晓得的。”

“千万千万。”谢安和不安心。

灵澈还是那句话。“我晓得的。”

谢安和天性温良,也不忍对他说出什么过分的话,只好点头。“我相信灵澈君是有分寸的人。”

灵澈惊讶道:“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个有分寸的人,谢峰主倒是晓得了。”

“灵澈君。”他哭笑不得。

“说正事吧。”灵澈挥了挥手。

谢安和端正了身板。“灵澈君长年游览各地,应该也有所耳闻,最近天地异变。”

“天地异变你要找麒麟山的人说话。”他不会算天。

“麒麟山的人已经在进行算天了,只是天道并无指示,而且表明这一切都不是天灾。然后听说灵澈君也去了盘丝岭对吧。”

灵澈抬眼。“你怎么知道我去了盘丝岭?”

“龙光旗的长老前段日子来向我诉苦。”他点到即止。“就是从盘丝岭的异变开始,现在越来越多的地方不对劲。”

“我也在查明原因当中。”灵澈并不避讳。

“我这里倒是有些线索。”谢安和说,然后起身,从里面拿出来一个盒子。“我去了一个异变的地方,取走了众怪围着的一个东西,没多久妖怪们就恢复了原状,你看。”他打开盒子。

灵澈凑前去。盒子里面放着半截黑色的羽毛。“你的宝塔是不是可以收尽世间之物?”

灵澈明白了他的意思,反手拿出宝塔。

谢安和与他一起,静候结果。

没一会儿,灵澈便收起了宝塔。“我的塔不收它。”

“可是这半根羽毛绝非凡品,你的塔不会看不上的。”谢安和觉得奇怪。

这件事其实灵澈早就在思考了,毕竟他早就拿到了一根羽毛。“这事我还要琢磨一下,只是,谢峰主,你觉得这是什么东西身上掉下来的羽毛?”

“像是鸟。”谢安和想都不想。

“可是我没有见过哪种鸟有这种羽毛。”这就是灵澈觉得奇怪的地方。

“走兽类身上不会掉落这样的羽毛,一定是鸟类。”

两人望着那半根羽毛沉默。

“算了吧,不知道就先查着,我们现在这样光看着有点傻。”灵澈出声。

谢安和笑着合上了盒子。“也是。”谢安和接着道:“最近道中多了很多了不起的新秀啊。”

“嗯。”对于谢安和的溢美之词,灵澈听着都是要打对折的,这个谢安和,太喜欢鼓励人了。有时候鼓励过了头,搞得有些人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我说的就是是将要和你一起的五凌轩掌门朱颜,还有业云派的少主云深,就连带着我还看中了九星氏的一个新门徒司马静,可惜后面那个人没有进峰里,不然也可以引见给灵澈君。”

灵澈点头。“这世上恐怕只有谢峰主想让别人认识我,别人可都是避之不及的!”

谢安和大笑,“我倒是觉得灵澈君一片冰心,是世上难得的清澈的人。”

“佩服佩服,谢峰主果然目光独到。”灵澈服气。

谢安和也不理会他的调侃,只是笑笑。

灵澈不喜欢跟别人寒暄,所以讲完大概的事情以后就离开了。

“灵澈君,你的同伴在峰下等你。”有好事者看到灵澈走出来,马上起哄道。

灵澈问他。“你是哪个门派的谁?我去申请把你一起带去怎么样?”

大家马上散开。

“灵澈君?”谢安和倚在门口看他。

“好的好的,不捉弄小辈。”他无奈地叹气。“我年纪也和他们一般大啊,怎么我就没有人照顾一下呢。”

灵澈独自下山,山下两位少年站在一起,一位英气蓬勃,一位容姿瑰丽,引得路人频频回头。

灵澈自诩也算是俊雅少年一枚,可惜世人大多不能放下成见,好好欣赏他的外表。“也许我的内在比较吸引人吧。”

“可不是,只要你一有作为,管你长得是沉鱼落雁还是青脸獠牙,恐怕都不会有人在意。”狐狸化成了普通狐狸的形状,缠在他的身上。

“小白。”他任由它出现,“这真是一个忧伤的故事。”当年他还小,就算众道嫉伏羲院如仇,可是看到他都会忍不住称赞,真是一个可爱伶俐的小孩,而等他长大了以后,他们纷纷表示就算他皮囊再好,大家都不会再上当了。

“也许这跟我的师父焚声道人有关系。”他的师父,长得可那是一个正派人士的传统长相,什么正气凛然什么刚正不阿都是可以往那张脸上套的形容词。总之就像是传说中道行高、脾气好的道长。而事实上,他也觉得师父确实道行高啊,脾气好啊,只是杀人于无形,在你死之前,还会送你一个非常有礼貌的笑容。

“灵澈君!”云深先看到了他。

“他看到我好像很开心的样子。”灵澈也很开心。

小白为那名少年祈祷。

“灵澈君,我们已经打探好了,我们御剑向东,大概三个时辰就能到达泸州了。”

灵澈摇头。“不御剑。”

云深犹豫了一下,“可是不御剑我们要怎么赶路?”

灵澈老神在在,“他们有要求我们什么时候到吗?”

“没有。”

“那就不御剑。”

“为什么?”他不解。

知道原因的朱颜也是在期待他的回答。

“新秀们,学着点。”说完,他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往东方向走了。

朱颜和云深只能跟上他的脚步。“灵澈君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学着点?意思是他觉得修行就要脚踏实地,不能那么虚浮?他带我们上路,然后要教我们什么吗?”云深在后面猜测。

朱颜:“不要想太多。”

灵澈:“不然你们先去也行,不过我可能会晚点到。”

云深想起一个好心人在他出发前告诫他,“灵澈君呢,也许不是什么好的长辈,可是他就算把你们作弄得再过分也会保你们周全,但你们要是离开他胡作非为,估计出事了也问天无门。你们把他想象成一个顽劣的小孩,好好对待就好。”

回忆至此,他马上摇头。“我们想在灵澈君身边好好学习一下。”

灵澈嘴角微微上扬,“你们多大了?”

云深马上抢先回答道:“我旁边的朱颜掌门今年二十二,我是二十三岁。”

灵澈听到后挂上了一副笑脸,“那么一路上就拜托两位哥哥多多照顾了。”

云深震惊地看着他。

朱颜开口。“若我没有记错,灵澈君今年差不多弱冠。”

云深终于抬头认真打量他,细看之下,他比他们两人还要矮一点,面容算上还是稚嫩,脸上那顽劣的神态让他看上去更显小。

“我讨厌别人这样俯视我。”灵澈说道,语气之中满满都是威胁的味道。

“不敢。”云深觉得喉咙有些干涩。“只是感慨,真是英雄年少。”

三人便是这样做了简单的交流,然后便上路了。朱颜和云深时有交流,可是灵澈却走快两人几步,仿佛故意避开他们似的。走到第三天,云深忍不住揉了揉小腿。说实话,自从他学会御剑以后,很久都没有这样步行了。“轻雪,你累吗?”他比起自己累,更看不惯旁边像璧人一样的朱颜,因为赶路他稍有倦容,看得人实在是怜惜。

这时,坐在狐狸上面的灵澈慢慢地超过他们。

是的,这三天他们可是实打实用走的,而这位提议走路的主呢,反而没有走过多少路,几乎都是骑在狐狸或者老虎身上,慢悠悠地上路。“我说了你们可以先御剑去,我迟一点到。”

是的,他一开始就说过这句话。云深这时候觉得心里很苦。

“那我们就先走一步吧。”朱颜先开口了。“我们在泸州大门进去的第一家客栈等灵澈君。”

“走吧走吧。”他随意地摆了摆手。

云深犹豫了一下,可是朱颜已经拔剑出来,下一瞬间,已经不见人影。

“失礼了,告辞。”他也只好跟上去。

待他们走后,这里又是只剩下灵澈和狐狸了。

“灵澈。”小白终于敢说话,“一路上那两个人偷看了你很多次,尤其是那个漂亮的,总之你一转身就盯着你。”

“大概是觉得寒心吧。”蟒蛇女也出来凑热闹。“想想啊,上次灵澈又是救了人家的命,又是跑去人家的家里摘梨子,还邀请了他去参观伏羲院,现在见了人呢,好像认识都不认识一样。”末了,她还调笑道;“多漂亮的脸蛋啊,怕是初次见面的人都忍不住热络几句吧。”

灵澈淡淡一笑,“小青,你倒是通几分人情世故。”

青泫缩了缩脑袋。“你敢说不是,你不知道他在盯着你?”

“因为他三天前吓到我了,我还没有缓过来。”他拿了青泫的手帕蒙住眼睛来挡阳光。

“他怎么吓到你了?”青泫上半身枕在他的旁边。

“他那天一回头我都懵住了,真是惊为天人啊。”

“嘻嘻。”青泫笑得见牙不见眼。

“蛇妖!下去!重死了!”小白用尾巴拍她。

青泫不满地瞪了它一眼,随后下身化为人形也坐到它的身上。“主人,我来给你扇风。”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出了一把扇子,在灵澈旁边摇啊摇。

“小白,多担待点吧。”他觉得这个风正好。

青泫得意地朝它做了一个鬼脸,小白见状气得大力一哼。

延伸阅读

灼的眼在线阅读找上门的麻烦  http://www.coderlin.cn/dq7l.shtml
“车是你撞坏的,你还问我要怎么样?”沈悦舒将双手附在胸前,质疑道。冉枫暗自不爽,然而

诱惑!拽少爷的女管家白莲教  http://www.coderlin.cn/n71n.shtml
少妇把我带进了一个房间,把我衣服全部脱了,我身上的伤痕,吓了她一跳,她把我放进木桶里

刀剑光影在线阅读第三章  http://www.coderlin.cn/dm19.shtml
一双手恰到好处地伸过来,托住苏洛白的胳肢窝将他稳稳扶住,拉着他退开几步,毕竟刚刚吐在

元道友修行纪事第三章  http://www.coderlin.cn/s04c.shtml
卫连笑的有点贱,虽然他不知道苏晟凉为什么执意要找卫陵,但是他也不是笨蛋,这起码证明,

我是个懒人在线阅读背井离乡  http://www.coderlin.cn/aul6.shtml
剑修向来是修真界里遗世独立的奇葩。比如因为入门太难同时顶多有两三位啦,比如仗着战斗力

全民复苏三军联合作战  http://www.coderlin.cn/x21h.shtml
“秀儿”,跟紧为夫,说完一把抓住身边女子,向前狂奔运起内气大声狂吼道:“乡亲们,都往

千古长歌在线阅读第1节  http://www.coderlin.cn/e19.shtml
在一家名为魔幻糕点坊里面,一个丫鬟在厨房门口走来走去,看样子很想闯进去偷师,可惜那厨

暖阳予她第3章在线阅读  http://www.coderlin.cn/nu34.shtml
不过显然,宫槿想多了,打来电话的人不是邢一诚,而是她妈。毕竟是大年初一,再加上新年她

眼前人是心上人之华光溢彩  http://www.coderlin.cn/snqu.shtml
一个月后,皇帝寿诞,殷曜轩与楚嫣盛装出席。美轮美奂的开场舞结束后,便听到一曲悠扬的琴

晴雯种田记[系统]第三章在线阅读  http://www.coderlin.cn/nu92.shtml
寂静无人的雁鸣山的悬崖小道上,萧竹礼带着他最爱的斗笠不急不慢地走着,碧影剑鞘在阳光的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鱼色[洪荒]第9章在线阅读

    “我看这畜生是在试探。”荀芷观察着周围的水纹,手中紧握着古琴。“你们几个待会小心点啊,能打的就上,小心点。”老柒转头看向旁边的四个女生。突然,大片湖水荡起涟漪,水花四溅。“来了!”荀芷叫道。你们倒是拉啊,要死啊。余子叶又在心里暗骂一句。在他身后是盘旋着往上游动的巨蟒,速度非常快,蓝色的蛇皮更显其凶残

  • 景观社会第3章在线阅读

    秦宇,云柔走入迷雾重重的山中,四周可见度极低,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就这样他们二人在山中不断前进。秦宇在前面,云柔紧跟其后,二人都没有说话,山中可以看见的地方,杂草丛生,树木高耸入云,十分恢宏。云柔问秦宇“感觉如何?我们迷路了吗?”秦宇回过头来说“应该没有出错,我的计算应该不会失误,此时,应该快到了

  • 反穿后帝女每天都帅炸了和女神逛街

    剑客流木是黄少天,一点都不难猜。凭他一口一个叶秋、苏沐橙。当然,最主要的是他的话唠属性。看过蓝雨比赛的,最为印象深刻的便是某位话唠剑圣了。说的一点儿都不为过。索性大家有的是小白,有的是同行。要不然,就算是换蓝河来,都免不了震惊一番。乔一帆也是愣了愣,再想想叶修是叶秋,流木是黄少天也想的通。况且在之前

  • 我是大菩萨第十章在线阅读

    夏日午后的阳光洋洋洒洒而又温暖的照在张子涵身上,只是他现在完全感觉不到。秦殇这些天一直守护在张子涵身边,可以说是寸步不离,即使外面已经有兄弟把守着。或许这两天太累睡得晚,这会秦殇趴在了病床上睡着了,没有像往日一样大白天都会做春梦,只是睡得很安详!“阿殇,阿殇”恍惚中秦殇听见似乎有人在叫自己名字,“这

  • 都市之王的诞生之吕子乔你是不是误会了点什么

    “见过欢迎仪式,但是没有见过如此欢迎。”“这简直就是这个世界的奇葩。”“这要是一个老头老太太看到这种欢迎仪式,有高血压心脏病的心理极差的嘎嘣都过去了”就问你们怕不怕?小孙驰坐在主位上,看着长长的桌子上面盖着一个白布,这要谁不知道的,还以为谁牺牲了在上面躺着呢,已经盖白布了。小孙驰的老师赵妍希微笑的坐

  • 都市之我是宇宙天雪中尉

    中华联邦“天之刃”部队,指挥室。“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叶之夜带你们去干什么了?”“那个,天雪中尉,您消消气。”王岩对着一位身穿军官制服的女生说道。“我还消消气?上将军传达的命名是让叶之夜看护好栖木王子,保证他在学院的安全,可你们倒好,他昨天刚到,屁股还没坐热乎,你们就把他的护卫队给炸了?””“你们

  • 云朵有点甜之不是冤家不聚头

    夜幕降临,月光缓缓升起。痛,裴雨晴觉得一双脚,都快不是自己的了,她停下脚步喘着粗气,一想到她费了老大劲才找到的唯一的单车被摧毁了,心里别提有多恨。车坏了不说,最关键的,手机也没电了。人倒霉的时候真叫喝凉水都会塞牙缝!所以,别让她在遇到这个男人,否则她真会撕碎这个人!裴雨晴回到家,已经是晚上十点整,裴

  • 盗墓:开局采集麒麟血在线阅读第10节

    接着,梁凯生开始连续打哈欠、出汗、流鼻涕,眼泪、食欲不振、不思茶饭。一会儿,梁凯生又立即蹲在地上,蜷缩成一团,像是冷得瑟瑟发·抖,又热得开始脱衣服,出现寒热交替的症状。渐渐由于竖毛肌收缩,周身起鸡皮,手脚出现轻微震颤。48—72小时后。梁凯生的毒瘾症状严重程度可达顶点。梁凯生的脸上,出现明显的极度惊

  • 沧穹之月在线阅读第8节

    二中在下午上课之前会响两遍的铃。第一遍是提醒同学们距离上课还有半个小时,让午睡和玩耍的同学都有时间清醒一下和赶回教室。而第二遍铃才是正式的上课铃。孟喻和戚喜刚走回教学楼楼下的时候,第一遍铃响起。戚喜突然拍了拍自己的头,声音带着一丝懊恼:“哎呀,饭盒忘在茶水间了!”“你先回去吧,我去取饭盒!”孟喻口罩

  • 当白富美成为贫困女第7章在线阅读

    江晚晚好一番梳妆打扮之后才跟着浮游一起出了门。由于老板没有检查过御剑这方面的研究成果,江晚晚水平相当一般,自认属于无证驾驶马路杀手的她本来还有点小慌张,好在这次两人同乘一驾飞舟。在外面一观便知,舱内地方不大,江晚晚站在一边等着浮游先落座。然而浮游没坐。他压根没进船舱。江晚晚只好站在他身边,和他一起迎

hCxbunj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