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在港黑搬砖后我被团宠了[综]洪福齐天

作者:抑扶 来源:晋江文学城

40.

虽然师兄这句话听起来很酷,可张小元觉得,这时候说这句话,也太不对劲了吧!

这么说好像更让人误会了啊!

不,现在不是说这些闲话的时候,他得先想办法帮师兄把这些人对付过去才对。

周有义已再度笑了起来,道:“你这人年纪轻轻,倒是很会说大话。”

他说完这句话,便已将刀举在了胸前,对着陆昭明猛扑了过来——

而后他一脚踩在被陆昭明丢了老远的铁锁上,山洞潮湿,满地青苔,他一脚滑出老远,勉强以轻功稳住身形,却又绊着了丢在不远处的铁链,扑通一声摔倒在地。

他的刀举在胸前,摔倒时,那刀刃好像正对着自己。

噗呲一声利刃入体,张小元目瞪口呆,而后别开眼去,实在不忍再看。

这都可以?!

大师兄这运气也太好了吧!

不管怎么说!周有义自己让自己重伤了,那他们的敌人,就只剩下从恬与那些个杂鱼小兵了。

所有人均是一脸茫然,此事来得实在太过突然,大家好像全都没有反应过来。

从恬终于回了过神,她气得脸色发青,将手中长鞭凌空一甩,发出啪地一声破空声响,大声吼道:“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

她的其余手下才接连回过神,她自己率先打了头阵,举起长鞭直朝陆昭明冲来,陆昭明压根不曾抬起剑,从恬却一脚踏进了周有义的血泊里,猛地一个趔趄——她的武功可没有周有义好,这意外也来得太突然了,她压根没有稳住身子,往前一滑,脑袋猛地磕在了一块凸出的石头上,两眼一翻,倒在了周有义身旁。

张小元:“……”

文亭亭:“……”

41.

文亭亭惊恐转过头,再度试图用唇语与张小元沟通。

「你师兄怎么回事!他是不是八字太硬天煞孤星靠近他的人都会横死啊!」

张小元不停摇头。

他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

这算什么?

别人是不战而屈人之兵,师兄这是不战而令人送死?!

他战战兢兢抬头看向陆昭明,颤声唤:“师……师兄?”

陆昭明并未回答他,他看着从恬与周有义的那些手下,方开口道:“我从不说大话。”

那些个蒙面大汉已全部慌了,甚至刚才跟着那人冲锋的几个人,也已默默退了回去,瑟瑟发抖,满面惊恐,生怕再踏前一步,自己也会莫名其妙身受重伤。

张小元呆滞看着陆昭明的背影,忽而听得熟悉的叮咚声响,张小元呆愣愣抬起头,便见他一向看不透的陆昭明头上多了几个字。

「陆昭明,无名之辈。」

「福缘:极」

「鸿运当头,遇事必逢凶化吉。」

张小元:“……”

这……这是什么意思?

从师兄头顶多出的那几个字来看,大师兄肯定不是八字过硬天煞孤星,他好像就是……就是单纯的运气好?

他甚至不用自己动手,想杀他的敌人都会把自己打成重伤?

不不不,这怎么可能!

运气这种事!怎么可能次次都中,这一定是巧合!

可就算这只是巧合,从恬的那些手下也已不敢动了,而洞穴外传来狗叫人声,屁墩与其余衙役终于赶到了,他们气势汹汹冲进洞穴,便见一群如初生小鸡崽一般瑟瑟发抖的蒙面大汉,与地上重伤昏迷不醒的一男一女两名贼匪,一时竟不知眼下究竟是何场面。

半晌,方有衙役开了口,高声称赞,道:“陆少侠果真武功盖世,了不起啊。”

张小元:“……”

文亭亭:“……”

文亭亭拉住了张小元的胳膊。

“我我我决定。”文亭亭惊恐说,“以以以后离你师兄远一点。”

42.

贼匪尽数被捕,甚至不曾过多反抗,而被救出的新娘们却仿佛受到了极大的惊吓。

接连看到两名贼匪意外重伤,张小元觉得自己也受到了惊吓。

不管怎么说,至少各家的重金酬谢是稳了。

他们回去就可以为师门盖青瓦房啦!

他们走出洞穴,此处荒山野岭,衙役要护送各家的姑娘先返回凤集县衙,还要押送贼匪,人手难免略有不足,张小元与陆昭明自然留下帮忙,而张小元心心念着赶紧换下自己这身乱七八糟的新娘行头,到贼匪平日所居的洞穴里看了看,竟然没有一件干净衣服,每件衣服都带着汗臭味,他只能咬牙忍着,待回到凤集县后再说。

他离了洞穴,走到外头,正见陆昭明四处张望,那模样实在像极了一只警惕万分的猫儿,张小元便跟过去,问陆昭明:“师兄,你……怎么了?”

陆昭明说:“有人在跟着我们。”

张小元什么也没察觉到,他想他们刚抓了一波贼匪,也许是余党,便也有些紧张:“那我去告诉文捕头。”

陆昭明抬起手,让张小元先不着急去找文亭亭,他正要说话,却见昏迷了许久的从恬醒了——衙役虽已将她捆住了,可似乎捆得太松,她不知怎么将绳子挣开了一些,正不住反抗,陆昭明像是要过去帮忙,朝那边走了几步,将剑自剑鞘中抽出,忽而猛地回身,将剑鞘朝一旁的草丛中打去。

那草丛内蹿出一个蒙面身影,看身形像是女子,匆匆避闪,陆昭明的剑已到,她不得不再躲,那身子朝边上一躲,陆昭明的剑鞘已脱了手,正打在她的后心,那女子猛地趔趄一步,竟直接就喷了一口血。

张小元还愣在原地,脑中先想师兄下手还是这么重,接着便意识到——

师兄怎么又丢剑鞘!师父知道又要伤心了啊!

等等,这女人是谁?她为什么躲在草丛里?

眼见着那女子要逃,张小元急忙朝她头顶一看,那儿正飘过一行字。

「邢妍,魔教右护法,魔教教主莫问天派其暗中保护少主裴君则,几日前方行至凤集县,听闻少主为劫新娘一案万分忧心,便私下调查,为主分忧。」

张小元:“……”

师兄!打错了!她是好人!

不,魔教的人,说是好人,好像也不对。

邢妍受了伤,又觉得陆昭明下手重得好像想要她的命,若是不逃走,也许会将小命都交代在这个地方,眼见陆昭明长剑将到,她匆忙抬手,袖中蹿出烟尘,将她笼在其间,陆昭明皱眉挥散白烟,人却已经不见了。

……

张小元却看得清楚。

他虽然也不知邢妍在何方,却眼睁睁看见那行字一路远去,越来越小,消失在远方。

他觉得那毕竟是魔教右护法,与裴君则也有些关系,若是动了她,魔教势必要报复,还是不要告诉师兄她往哪儿跑了比较好。

陆昭明轻轻咋舌,弯腰捡起剑鞘,道:“可惜。”

张小元忍不住问他:“师兄,那是师父给你的剑。”

陆昭明:“是。”

张小元:“你丢来丢去的,一点都不心疼吗!”

陆昭明皱着眉反问:“剑不就是让人取胜的武器吗?”

张小元:“这个倒是……”

“我胜了。”陆昭明还剑归鞘,侧眸看他,“有问题吗?”

张小元:“……”

没有,有也不敢说,就是有些心疼师父。

张小元深吸一口气,抬眼便看见文亭亭站在老远看着他,一步也不敢往这边靠近,拔高了嗓子问他们:“出……出什么事了啊!”

张小元知道文亭亭还在坚信她的那个命硬理论,坚持觉得靠近陆昭明的每个人都会惨遭厄运,他只好摆了摆手,表示无事发生,而后与陆昭明说:“师兄,我们先过去吧?”

陆昭明点头。

张小元扭头走了几步,山路崎岖难行,他又穿着极繁琐复杂的长裙与绣鞋,下坡时显然行动不便,陆昭明见状伸手,像是要扶他下去,张小元反而吓了一跳,心中略觉得有些古怪不说,他可不敢扶大师兄的手,尴尬与陆昭明笑了笑,说:“大师兄,我自己走便好。”

话音未落,他脚下忽而一滑,泥土陷落。

张小元:“……”

最后一刻,他眼疾手快抓住了陆昭明的胳膊,整个人往下一蹿,顺着那条路便滑了下去。

陆昭明反应迅速,立即反握住他的手,他好歹没有摔倒,身上蹭了一大片青苔泥土,鞋子本就不合脚,掉了老远,那只脚似乎还崴着了,脚踝胀痛不已,他连踮着脚站住都不敢,落地便觉得极疼,他只能勉强攥着陆昭明的胳膊单脚站着,极为狼狈。

陆昭明将他往上一拉,拽到身边,左右一看,只见一块石头还算干净,他便扶着一蹦一跳的张小元走到那石头边上,与他说:“你先坐下。”

张小元身上的衣服早脏了,他乖乖在石头上坐下,揉了揉自己的脚,疼得他龇牙咧嘴,心中这才觉得是真的不好了。

他们还在荒郊野岭,而他的脚就这么崴了,伤得好像还不轻,待会儿他要怎么走回去?

陆昭明下了斜坡为他捡鞋,张小元又转头一看——文亭亭满面惊恐,甚至对他露出了“你看吧果然是这样”的表情。

张小元:“……”

完了。

文亭亭对师兄命硬克身边所有人的看法,是不是再也解释不清楚了?!

延伸阅读

万岁爷还吃吗在线阅读绯闻  http://www.fouzhua.cn/x4d0.shtml
回到家的第一天晚上林枫美美的睡了一觉,第二天八点多才起来。林枫躺在床上心里想着:“还

名门甜妻萌萌哒之新的任务,刘梦琪(8)  http://www.fouzhua.cn/6nd7.shtml
韩峰给老田面子,并没有至今从教室走掉,而是坐在座位上认真听课。虽然,他也没什么好听的

绝地求生:差评陪玩之第一章 出世,招妖幡现!  http://www.fouzhua.cn/pnqg.shtml
第一章出世,招妖幡现!在一个普通的早晨,阳光充斥这整个紫菱大陆,所有人都沉浸这这宁静

站住,打劫!在线阅读第4章  http://www.fouzhua.cn/ss7l.shtml
经过这次打败,孙策在支援的路上再次遇到袁术的大部队,虽然孙坚的部队回来了,但此战也损

越界之禁技 · 红莲业火  http://www.fouzhua.cn/sede.shtml
操控天地极尽之力。式摧山崩,招毁海灭,形成某种具有极强破坏力,与极端危险性的,不可随

乡村爱情之任意逍遥之孵化(5)  http://www.fouzhua.cn/y8zn.shtml
回到洞里之后,看了一下洞里有没有被入侵的痕迹。神识一扫,与离开时近乎相同。在确定没有

网游之皇权之下第五章在线阅读  http://www.fouzhua.cn/6a3s.shtml
金时空芭乐高中门口,此时站着三个神情复杂的男子,“自大狂每次都这么慢,早知道这样就多

第一仙师之獠牙  http://www.fouzhua.cn/pcz7.shtml
站在山顶,卡莲眺望着眼前这个未知的神秘地域。精灵们穿过“门”后,发现自己所在之地虽然

噬灵师I第四章在线阅读  http://www.fouzhua.cn/d23l.shtml
庭院。审神者摇晃刀铃,将刀剑们召集了过来。看到大多数刀剑在长谷部的安排下排列整齐,审

我在异界开宝箱之东海玄龟(上)  http://www.fouzhua.cn/nbw8.shtml
不知从何时开始,一片片暗黑的云彩出现在天空,遮去了头顶炽烈的骄阳。天色阴沉了下来,空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晋江文学城》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天暗任邪行在线阅读第8章

    “坚儿,今年算起来的话,十六岁已经及冠。”“并且,再有莫大的功绩在身,也是时候成立家室。”由于两家是生死世交的缘故,端坐在木案前的独孤信,以一个长辈的身份出言说道。仔细看上去,既是对后辈的一种欣慰,又是一道莫大的肯定,并没有一丝一毫的作假。“独孤叔父说的是,家父也曾提过此事,还向我唠叨过不少回。”对

  • 那时年少正青春[女穿男]打开男枪的新方式

    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都一脑子问号。男枪转职剑士?男枪拿枪去砍人吗?这是什么套路?这主播是思想出了问题吧。沈炎没有继续解释,做法他已经说了,接下来要靠事实说话,不然光说不练假把式,大家无法想象男枪抽筋的画面,多说无益。又一个回合开始,沈炎还是4级。在这个时间点,只要没有花钱,大家都是4级,不过有人运气不

  • 白夜之计划之外

    “啊?!”胖子的这句话吓了郑峰一大跳。可是还没容他完全反应过来,那胖子已经继续说了下去。“我平生最敬仰的就是你们这种读了很多书的人。也不怕你笑话,我这辈子就是跟书犯了冲,磨盘大的字是一个也不认识。道理什么的更是啥都不懂,就是凭着运气才挣下来了这点家业。但是我就是喜欢读书人啊,就想要请一个您这样的来帮

  • [综日剧]青木与久利生在线阅读第七章

    “唉,你听说没有,那谢家两虎昨天好像来了这里啊。”一身布衣的汉子朝同伴说道。“谢家两虎?”被问的人一愣,随后脸色一变,“他们来这里干什么,难不成这镇子出了什么变故?据说那谢家三兄弟武艺不俗,平日里行事心狠手辣,这次来的是哪两个?”“是老大和老二。”布衣汉子带着点笑意回道“至于原因嘛,却是那老三小半月

  • 异界之魔兽崛起在线阅读第二章

    清晨迷迷糊糊的房小遗从睡梦中醒来,一个婢女伺候着穿好衣服。不是房小遗懒是他真的搞不懂唐朝的衣服该怎么穿,婢女的动作很熟练,看来她以前就是这么伺候房遗爱的。看了看木桌上的铜镜,不由感叹道还是太落后了,静养生活房小遗早就待不下去了,他决定到传说中的长安街看看。长安街道两侧,商铺众多,琳琅满目。房小遗原本

  • 我成了胡一菲的师哥之难道我就不可怜呢?(9)

    李然再次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的事了,父母还没有回来,看来还在上班,这让他松了一口气。父母由于工作原因一般回家较晚,且没有固定的时间,当然,这也和他们的工作有关。父亲是一名客车司机,来回跑邬镇到枫城,跑完最后一趟还要花两个钟头的时间开回邬镇,再者,最近赶上民工出门打工,所以会来回加一趟,虽

  • 穿越后我成了校园女神在线阅读误解

    “嗷呜。。”清亮狼啸,在空气中回荡,狼群随之应和,啸声如潮水般连绵,冲击着李牧的耳膜;一条月白毛发,体态娇小的狼影,出现在了李牧的眼前;与之相随的是,群狼那嗜血的幽光,以及条条飞扑而至的狼影。“群狼环伺,就为我一人?”“过分了啊?”血色的长枪,旋转于头顶,击得数条狼影倒飞;李牧身随枪转,手握枪身,极

  • [综]站在主角对面的男神之魂入斗罗(1)

    “这是哪?我的头怎么这么昏,我现在不是在家里码字吗?怎么会来到这里?”韩玄想用手去揉一揉脑袋,可是却发现自己的手似乎有些变短了摸不到脑袋。此时韩玄瞬间清醒将自己的手放在眼前看了看顿时惊慌道:“这不是我的手,这分明就是个婴儿的手,难道我穿越重生了吗?”可是发出来的不是话语,而是几声哭声再看了看自己的四

  • NBA旅程在线阅读第4节

    齐湛真是头大!唐阮坐在旁边不停的抽泣,声音确实不大,也谈不上影响,不过啊……“哭够了吗?”齐湛静不下心。唐阮就像一只小兔,红红的眼睛看着他,身子缩了缩,马上就要把自己团成团了。“你别生气我不哭了,我,我出去……”她慢慢的站起身,把椅子推进了桌子下,还没离开就被齐湛拉住了手腕。唐阮缩着肩看着他,眼神里

  • 一睡着就会变成女神!之女主觉醒了咋办?(10)

    话才出口,赵暖暖自己就愣住了,随后立马着急忙慌道:“……对,对不起如意姐,我,我只是太难过了……你,你别生气,别不理我……呜呜呜~”……自己又没怎么她,她自己就哭得跟什么似得。或许是书里自强不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女主给她的印象太过深刻,这个拉着自己就哭得不能自己的女主让赵如意觉得非常不适应:“那个

hCxbunj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