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言情 > 正文

末日凡人录第10章在线阅读

作者:小霸王一杆枪 来源:纵横中文网

“哼,强词歪理!”那个华服少年看到事情并没有如他所愿,就十分生硬地叉开话题,“你一个没读过书的人,又懂什么叫做“有教无类”?别是听了别人说两句,你就在那里鹦鹉学舌了!”他倒是会抓“重点”。

“敢问公子的姓名?”沈逸只是淡淡地问了。

“我姓王名应隆,我的哥哥是童生王应铭,我父亲就是这县城顶顶有名的大通商行的主人王有年,”说着,那个王应隆就鼻孔朝天地说,“你这种人大字不识,竟然也敢问我姓名?!这县学的先生是绝不会收你这样的人作学生的!”

“不知王小公子又是从哪里看出我大字不识?”沈逸挑了挑眉,“这县学是县太爷举办的,并不是王家的家族私塾,我能不能进,是由先生说了算。”

这王家的大通商行确实厉害,算是这县里头数一数二的大商行,但他们的风评并不好,听说王家老爷子在建立商行时可用了不少见不得光的手段。

本朝不限商人子弟读书考取功名,但他们也别想受到什么优待。如果王家真的只手通天,那王家的小公子就不会几次都入不了这县学了。这事还是沈逸听在场别的学子说的。

“你这个泥腿子倒是伶牙利嘴,”见弟弟落了下风,王应铭就开口了,“我不仅是这县学的学生,还是已经考过县试的童生,那我总有资格对你考验一番吧。”

王应铭读书还算厉害,在王家的重金培养下,好歹也是考了个童生出来,他心高气傲,很早就看沈逸不顺眼了。

县学的童生下场考验入学报名者!一听到这个消息,现场所有的报名者都沸腾了!

县学学子已经够让人向往了,更何况考验的人还是个童生。老师还没过来,并且以往老师考验学子的过程是不公开的,有热闹可看,大家都眼睛闪着光地看向这边。

沈逸本是想低调的,但现在既然有人挑衅,那他刚好可以换个路线。

“王大公子当然可以对我进行考验,”沈逸只是微微笑了一下,“既然两位王公子都这么瞧不起鄙人,王小公子又与鄙人一样都是报名入学者,那我们何不如一起参加考验?”

“哇哇”“哇”没想到这个报名者竟然这么杠,不仅是现场的入学报名者,就连在一旁看热闹的县学学子都发出惊呼。

王应铭也没想到沈逸竟然这么硬气,但还没等他说话,他的弟弟王应隆就直接应下了。

“好,我今天就要让你知道我的厉害,”王应隆大声笑了几声,“谁输了谁就退出这次的考试,并且三年内不许参加,你敢应么?”王应隆不怀好意地说。对上一个从来都没有上过一天学堂的人,他是志在必得的。

宁明山的私塾沈逸不可能去上,除去宁明山的私塾,整个县城也就只有县学这一家私塾。沈家也不是什么富裕人家,私塾离得太远,花费就会急剧增加,沈逸到远处读书跟本就不可能。如果沈逸输掉这场比赛,他将无法再读书!

而王应隆就不同,即便他输了比赛,他家有钱,他还可以请老师上门,当然,这老师的水平自然不如县学里头的。

更何况,出题的人是王应隆的哥哥,他自然知道自己弟弟有哪些内容是熟读的,有哪些内容是没有看过的。这场比赛根本就不公平!

宁浩虽然对沈逸充满信心,但他生性谨慎,并不愿意沈逸冒险。宁浩扯了扯沈逸的衣袖,想让他道歉退让,但沈逸却是直接应了下来!

“既然王小公子有这个意愿,那就直接开始吧。”沈逸给了宁浩一个安抚的眼神,就直接说了。

“《论语》第三篇,你先背。”王应隆的哥哥王应铭冷笑着指了指沈逸,已经很久没有人敢这么挑战自己的权威了。如果今天被这个小子下了面子,那他也不用在县学混了。

王应铭知道自己弟弟是个什么货色,如果王应隆读书好,那他早就能进县学了,但这《论语》是王应铭按着自己弟弟的头一字一句背下来的,所以他第一题就指定了《论语》。这《论语》第三篇是论语里面较难的,很显然,王应铭是想先下个下马威。

沈逸也不在乎,“论语八佾,孔子谓季氏,“八佾...””十分流利地,沈逸就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把整个第三篇都背下来了。

沈逸背得很快,但王应隆的冷汗都要下来了!

他根本就没想到,一个没上过学堂的穷小子,竟然真的能把书背出来!

很快,沈逸背完后就轮到王应隆了,王应隆确实背过这篇文章,但他现在冷汗直冒,又哪里能想到其他?!

但他看着自己哥哥冷若冰霜的脸,他还是磕磕跘跘地开始背起来,“论语八佾,孔子...孔子谓季...氏...“八…八...八...””

看到王应隆这副憋红了脸的猪头样,现场的人都笑了。等到王应隆好不容易才背完,王应铭才是冷着脸说。

“平手!下一道,《论语》第七篇!”明眼人都知道这次是沈逸更胜一筹,但王应铭却是在明晃晃地偏袒。

“嘘”“嘘”现场一篇嘘声,但王应铭却管不了那么多了!他绝对不能在这里丢脸!

这次王应铭还没有指定谁先背,但沈逸却是先背了,“第七篇,论语述而,

子曰:“述而不作...”

沈逸又是以一种极快,几乎不带停顿的语速把整篇文章全都背了下来。是的,他就是故意的,他知道在王应铭的小心思,他就是要以这种及其具有攻击性的气势,先击败王应隆的自信。

果然,看到沈逸又拿下一局,王应隆的脸都白了,他突然想起之前的打*,输的人三年内都不能参加县学的入学考试!

王应隆也是有个做大官的梦的,想到不能做大官,他的脑海就一片空白,根本就什么都记不起。

“论语述而,述...述...述...”他根本就什么都背不出!

胜负已经很明显,但王应铭却是不认账,“刚刚那道题是我出错了,论语的第七篇超纲了,那道题不算。”

王应铭不管现场其他人的议论纷纷,他又极快地说,“《大学》第五段!《大学》第五段!你们要背的是《大学》第五段!”

《大学》!《大学》讲的是为人君为人臣甚至是为人的大道理,不要说区区一个入学考试,便是童生都不会考到这样的内容!《论语》第七篇有没有超纲大家不知道,但《大学》肯定超纲了!

大家都为沈逸捏了一把汗。王应铭仗着自己家有钱,在县学也是横行霸道惯的,大家都希望这个“新人”能搓搓他的脾气。

王应铭冷笑着看向沈逸,他当然知道自己弟弟不会背《大学》,但只要沈逸也背不出,那他就能判定平手!

但让王应铭失望的是,沈逸只是在看了他一眼后,就又以之前的快语速把《大学》第五段给背了下来!

“《诗》云:“邦畿千里,惟民所止...”等到沈逸把书背下来后,他就看向王家兄弟,“现在可以判定输赢了吧。”

“你...不,这不是...”王应铭还想抵赖些什么,但从人群中,却出现了一声呵斥声。

“够了!愿*服输,你身为读书人本应当起榜样作用,但用的却尽是些下作的手段!”原来竟是县学的学教过来了!

县学里最大的当然是作为发起人的县太爷,其次就是学教。这个学教姓李,是个秀才,平日当得“刚正不阿”这四个字。

王应铭确实会读书,但他的为人一直都遭人诟病。李学教以为他会变好,但他却让李学教失望了。

“你走吧,”李学教对王应隆说,“愿*服输,我们这些先生一直在楼上看着你们的表现,是你先提出*约的,既然是你输了,那就走罢。”

说着,李学教又看向王应铭,“你虽已过了县试,但成为童生只是成为读书人的第一步。”

“读书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人品与处事,若你还继续这般做人,恐怕也走不了多远。”李学教对王应铭摇了摇头,“你还是回到乙班继续练练吧。”

王应铭本是想替弟弟扬名,又哪里会想到是这样一个结果?!

王应铭高傲惯了,他又怎么能忍受自己从甲班跌落到乙班?他可是过了县试的童生!

王应铭还想说些什么,但很快李学教就又转向沈逸了。

“处事不惊,遇到他人挑衅不退缩也不发怒,你不错,”李学教很少称赞学生,但沈逸却是受到了他极大的赞许,“我刚刚看你把《大学》背了,你还背了哪些书?”

沈逸看到李学教过来也不卑不亢,“先生多赞,学生在家也略读了《中庸》《孟子》...”

李学教看沈逸身姿挺拔,眉清目朗又目光有神,在与他多加交谈后,便是愈发欣赏这个少年人。

看到李学教与沈逸相谈甚欢的场面,在场的报名者都羡慕极了。这下子这个沈逸是一定能进县学了。

而王应铭看到这一幕,他却要被气疯了。

“不!我要挑战他!”王应铭决不允许一个白身骑在自己头上,他竟然出声挑战沈逸!

延伸阅读

petgroup加盟  http://www.nubianobsessions.com/yqpi.shtml
petgroup宠物用品是岱山县恩特宠物用品制造有限公司旗下产品,经过几年的发展,已

钟药师药膏铺加盟  http://www.nubianobsessions.com/bg4t.shtml
吉林省钟药师药业有限公司是一家非常知名的企业,由吉林数十位名老中医研究创建,遵循《黄

云清新空气净化器加盟  http://www.nubianobsessions.com/u0dy.shtml
云清新空气净化器加盟简介山东宝梵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坐落于美丽的旅游城市--泰山脚下,

卜鲁卜鲁亲子游泳中心加盟  http://www.nubianobsessions.com/c0a.shtml
卜鲁卜鲁亲子游泳在婴儿游泳馆行业内是知名的连锁品牌,一直是市场上龙头品牌,致力于为消

佰氏特加盟  http://www.nubianobsessions.com/ghjd.shtml
佰氏特工艺品品牌调性:积很的、时髦的、多元的、协调的。佰氏特以高品质的设计,创新品牌

蔻丽首饰加盟  http://www.nubianobsessions.com/nm4q.shtml
公司简介韩国OKNEW蔻丽饰品牌是由韩国OKNEW蔻丽饰会社倾力打造的风行韩国、流行

长城胶印机加盟  http://www.nubianobsessions.com/dbc0.shtml
潍坊长城精密机器有限公司始建于1992年,公司成立初期为建设部金属结构协会定点生产塑

握茶加盟  http://www.nubianobsessions.com/w94.shtml
近几年来,比起正餐,消费者更喜欢甜品、茶饮,在这上面花的钱也更多,所以现在茶饮店生意

ITAT加盟  http://www.nubianobsessions.com/a9sp.shtml
深圳ITAT通过致力于建立与品牌服装生产商及少售商双赢的合作关系,以远低于市场价的会

加信通加盟  http://www.nubianobsessions.com/ap7h.shtml
加信通手机套是手机套、手机套制作素材、3C数码配件、手机套、手机套制作素材等产品生产

本站仅展示免费章节,版权归属原作者,完整版请到《纵横中文网》阅读。本站为公益性非盈利网站,在本网转载稿件是为传播更多的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如果本网转载的稿件涉及您的版权、名益权等问题,请尽快与我们联系,我们将第一时间处理!
  • 双界祭司在线阅读第五章

    “娘,您说,要给她吃的?”张锁婆娘孙氏捂着被砸的乌青的眼眶,疼的一抽一抽的,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从这个狐狸精到了庄子,就把自己男人张锁勾的魂不守舍的,平日里张锁看自己这个原配老婆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那个小娘皮倒好,就那么腰肢扭一扭,细声细气的说句话,张锁就找不到东西南北了。今儿个早上

  • 流氓大法师在线阅读第3节

    头脑昏沉,全身无力,林夕迷迷糊糊地醒来。“小姐,小姐你醒啦”“冬梅,快去告诉夫人,小姐醒啦”“我这是怎么了?”“小姐,你别动,大夫马上就来了,你都昏迷好几天了,夫人都担心坏了。”“大夫,我女儿怎么样?”“夫人请放心,热已消退,小姐已经没什么大碍,老夫再开几味药,好好养几个月就没事儿了。”“多谢徐大夫

  • [柱斑]追求我的白痴总想把我关起来怎么办小试身手

    “左前方发现敌方,暂时一人,怀疑是诱饵!”“嗯,不要管他!躲过去。先把装备捡满!”“队长,庚龙跑过去了!”庚龙这突兀的举动,着实让战队的人都炸了窝。此时就算是龙影也是有些把持不住,吼着让庚龙回来。不过此时庚龙已经进入到对方的攻击范围内。“没办法了,结成梯队向庚龙靠拢!老五,你在外围负责掩护!”“队长

  • 虐文女主当学霸[穿书]第2章在线阅读

    想到这一点,叶牧便是忍不住吸了口凉气,但是紧接着,眼中更是精光闪烁,迸发出兴奋的神色来。这简直就是天大的惊喜啊。这个世界上其他人都不知道这个世界的情况,但是自己知道。自己不仅知道,而且还特么成为了九蛇岛国王,有着一个强大的势力帮助自己迅速变强。而其他人呢?只能慢慢的摸索。这领先的程度,简直不要太多。

  • 我的学姐才不能可能是猫娘呢在线阅读第八章

    张强掏出一根烟坐在办公椅上便吞云吐雾起来,从第一堂课的情况来看,虽然自己今天暴打教导主任的场面暂时算是将他们给镇住了,他们不敢和自己明着来,但是却开始来阴的了,俗话说的好,明枪易躲,暗箭难防,看样子自己还是要多多小心才是。张强掐灭烟头,走出办公室,准备去厕所解决一下生理问题,在距离厕所很远的地方便看

  • 花钱!真是太难了上热搜

    拍完定妆照没几天,就等官微发图一一宣布主演阵营了,由于《青丘帝姬》的小说很红,书粉纷纷推测自己心仪的演员,也有人担心选角不符合书粉心中的帝姬。官微很会卖弄神秘感,一一刷了其他主演的正面定妆照后,最后一张图发了一张姚荆的侧面照!照片中倩影窈窕,女子眼眸低垂,轻抿红唇,墨发白衣,背景中舞动的九尾为人物添

  • 远穹在线阅读神秘来客

    这天,岳无双还是和往常一样,听着江月和姬云讲以前的事,这时,从外面进来一个中年汉子,他来到岳无双面前躬身行礼道:“龙头,庄中来了几位胡人,指明了要见你,还带来了信物,杜将军不敢耽搁,让小的前来禀报。这是那几个胡人带来的信物。”说着那中年汉子递过一支黄金珠花,珠花是纯金所制打造得十分精制,上面有一张渔

  • 洪荒:开局甩了女娲在线阅读第二节

    XX快递公司门口“14分钟26秒,孝全哥,这个月又迟到3次啦。”张孝全电瓶车还没停稳,一个声音便说道。这人叫何长春,一个20来岁的小伙子,平时跟张孝全关系不错,也知道张孝全家里的情况,有个7岁的白血病女儿,所以平时对张孝全特别好。张孝全下车后回道:“才3次而已。”何长春笑道:“关键今天才3号啊!孝全

  • 重生之末世来客在线阅读九尾妖狐

    又是一个惬意悠闲的下午,在时下最火的抖声上拥有两千多万粉丝的超人气网红、陈小雨正充满幸福地挽着男朋友秦墨庭的手臂踏在青玉山的阶梯上。作为一名时装设计师陈小雨通常都穿自己设计的服装来拍摄视频,而迷人的气质和绝佳的容颜为她的作品加分不少,因此陈小雨在抖声上收获了大批粉丝。这次和男朋友来青玉山,则是为了向

  • 异能魔都之老婆的秘密在线阅读第六章

    颜华听语音时没有外放,但妖兽耳朵比人类灵敏,所以旁边的宴江也听到了时寒发的语音。“呵,我就说你心中的乖弟弟,有两幅面孔。”宴江坐起来搂住颜华,把头抵在她肩膀上,声音沙哑道:“这不,又给我上眼药了。”颜华知道宴江心里对时寒有芥蒂,所以见怪不怪,只是——“你昨晚是不是给小寒打电话了?”宴江酸溜溜说了一句